SCP-6087

项目编号: SCP-6087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所有已知SCP-6087-A实例均收容于Site-24,C侧的独立单元。机动特遣队Pi-1(“城市滑头”)负责调查所有可疑案例,转移确诊案例至Site-24,并对所有目击者实施B级记忆清除。针对其源头的调查正在进行中。

描述:SCP-6087为一种在英国发生的地区性现象,影响五至十四岁的儿童。感染者(指定为SCP-6087-A)会不由自主失去任何形式的口头交流能力。医学分析显示,此种情况与生理问题无关,且大多案例为永久性影响。所有试图逆转其效应的尝试(包括强化言语治疗与喉部移植)均遭严重失败。

研究发现,那些习惯性撒谎、语言含欺辱和/或露骨内容的儿童更易受SCP-6087影响。在所有已归档案例中,SCP-6087-A表现异常的同时会陷入睡眠,特别是在GMT10100至0400区段。

几日后,大多数实例会感到咽喉疼痛,且伴有一种令人不适的味道,通常描述为与变质肉类似,该情况或将持续一周。与此同时,个别实例注意到床罩上大量家蝇(Musca domestica) 与其幼虫,意义不明。所有SCP-6087-A实例均会遭受周期性幻听,常发生于对象独处时,表现为婴儿的哭号呻吟。大多案例中,幻听的频率和强度会随时间而增加。

目前,已有五例SCP-6087-A在基金会监护期间自发重拾语言能力,幻听亦同时消失。然而,这些对象的音调、声线及地方口音均非本人所有,进一步调查正在进行中。

尽管承自女王超自然安全收容基金会(HMFSCP)的已归档文件认为,针对SCP-6087的收容措施早在十九世纪早期已首次实施,但其首次出现的确切时间尚不明确。

附录:SCP-6087的发现时间大致与已知最早有关“夺声者”——一位源自英国民间传说的神话人物的文献出版相同步。以下是英国历史学家和民俗学家贺拉斯·格林布拉特(Horace Greenblatt)的《神话与怪物》(1910年)修订版的摘录,为基金会目前拥有的关于“夺声者”最详描述之一,由神话与民俗学部门提供:

夺声者

Voice-Taker.jpg

夺声者的现代描绘。

…数个世纪以来,对于这个被称为“掠声者”(voice taker)的幽灵的描述,文学和艺术一直保持着惊人的一致性——对顽邪无礼的孩子的鞭挞。这个丑恶的鬼怪被描述为身形高大,皮肤腐烂,长着一副由无数苍蝇和蛆组成的胡子。据说这位“掠声者”(没有教名)生来便有一张大过脸盘的巨口,大多数人认为这是他那爱说闲话的母亲造成的。由于这种痛苦,他在整个婴儿时期的哭声总是那么响亮和频繁,以至于地板都摇晃起来,常使他的家人和邻居们彻夜难眠。

男孩的父亲在焦躁与绝望之下向当地一位精通古老炼金术的牧师寻求帮助,牧师提供了一种金色的药。他声称,这种灵丹妙药可以让他的儿子在一岁生日之前不再尖叫,让他的父母得到一些急需的休息。老牧师明确说只要三滴就能达到预期效果,男孩的父亲却对灵丹妙药的功效持怀疑态度,坚持要把药水全部倒进儿子的大嘴巴里。后果是不幸的,这个男孩再也说不出话来,并受到其他孩子的嘲笑。

几年过去了,男孩很快就被派到家里的农场工作,直到十九岁时,他的生命悲惨地缩短了。他在取柴火时绊了一跤,掉进了一口早已废弃的老石井里。镇上的居民在之后搜寻了几个星期,但这个男孩不能大声呼救,因而一直无法获救,很快因饥饿和恶劣的天气而死。由于遗体一直未找到,夺声者无法得到基督教式的葬礼,他的灵魂仍然被迫在尘世中游荡。
 
“夺声者”的经历让他对语言的价值有了更深的理解,并对那些通过大喊大叫、咒骂和不尊重长辈而认为语言能力是理所当然的孩子们产生了更强烈的鄙视。不听话的孩子会被警告,如果他们拒绝纠正这种行为,夺声者会在晚上拜访他们。孩子们将在泥土味和腐臭中醒来,随后瞥见这个无声的、长着蛆虫胡子的怪物,他们会无可避免地尖叫起来。在声音冲出喉咙之前,这个鬼怪开始无声攻击,伸出一只瘦骨嶙峋的手臂,顺着这个不守规矩的孩子的喉咙,偷走他们的声音,然后塞进他的麻袋。

一旦口袋被装满,“夺声者”便会把偷来的声音放在主人永远也找不到的地方——它失去生命的井底。据说,在晴朗的夜晚,受害者的声音(在脱离身体的状态下,它们只能发出本能的尖叫和呻吟)在风中会有微弱的回响。一些说法认为,如果受害者改过自新,夺声者可能会将声音归还原主。然而,由于粗心大意,常常导致男孩被错误地赋予女孩的声音,反之亦然。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