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0-L1

在建立了SCP-610的收容区域后,俄罗斯政府允许我们对区域进行研究和调查。第一次此类探索将使用一个小型的摄像机搭载单位,称之为“Herbie”将从安全距离上派出并深入Site A。Herbie的电池可以维持12小时行动,其遥控距离也完全满足要求。

Herbie成功无事的进入了Site A。Site A周围的地面显示了早期的吸收迹象,单个的SCP-610感染体以很大的间隔随机的分布在村庄废墟中。许多房子似乎发生了火灾不过还有相当一部分保持完好。Site A的空中侦察和热成像图象显示估计约有79%的人口被感染了。固定感染体也包括在这个数目内,尽管很难确认固定感染体和移动感染体确切百分比。

根据在Site A内由于SCP-610而产生的各种程度的物理突变,已假定所有的居民都已处于感染末期。Herbie在村庄外观测了2小时,这段时间内所有感染体的行为表明似乎它们似乎处于一种宽松的社会结构中。由于Herbie在观测期间保持不动,因此无法得知每个感染体到底在做什么,尽管中央广场似乎偶尔会有感染体行动和休息。需要更多信息,Herbie之后跟随一个感染体进入了一间房子中。

Herbie跟在快速拖步走的感染体后,行进在碎石路上让摄像机镜头上颠簸个不停。房子内部的景象和SCP-610主文件上描述的一致。被跟踪的感染体坐在桌子边。在进入房子后为了防止引起注意,Herbie慢慢的提升起摄像头。此行动既没有被注意也没有被无视。一个感染体在房子内走来走去并从走廊上观察房间,并最后停在另一个可见的感染体前。尽管它似乎无视了桌子下的感染体,尽管它不是固定的,但是没有离开区域。感染体感染之前的样子未知。

Herbie跟在快速拖步走的感染体后,行进在碎石路上让摄像机镜头上颠簸个不停。房子内部的景象和SCP-610主文件上描述的一致。被跟踪的感染体坐在桌子边。在进入房子后为了防止引起注意,Herbie慢慢的提升起摄像头。此行动既没有被注意也没有被无视。一个感染体在房子内走来走去并从走廊上观察房间,并最后停在另一个可见的感染体前。尽管它似乎无视了桌子下的感染体,尽管它不是固定的,但是没有离开区域。感染体感染之前的样子未知。

在转了两圈后Alpha坐在了桌边,并放出了三个盘子就好像在准备餐具一样。在放好盘子后,Alpha的面部卷须伸出,扭曲,并盘在盘子上,并在之后自行断开。它重复了三次装满了所有盘子,该行为的静态图像附加在SCP-610的主文件中。

在每个盘子都装满了Alpha的血肉后,Alpha离开了桌子并靠近Herbie,Herbie随后让开了路让Alpha通过。Alpha离开了房子但Herbie的摄像头仍旧对准了桌子。数分钟后一组6-7个感染体从外面进入了房子,仍旧无视了Herbie。每个感染者都蹒跚而行似乎走路很难的样子,大个头的走得颠簸,小个头的像在蠕动。这些感染体围绕在桌子旁边,每个都轮流拿了一些Alpha留下的血肉物质,并把这些物质塞入了它们身上任意的孔洞里;这些孔洞有得在嘴部,有得在胸腔,有的在背后,有的在手臂下。在所有盘子被拿空后这组感染体离开了。Herbie在这里多留了数分钟来收回摄像头,并在没有观测到其他行动后离开。

在离开房子后Herbie马上撞上了东西。挡在镜头前的似乎是和Alpah有相同突变的卷须。这次撞击被无视,两个感染体在数分钟后分开。Herbie在之后把注意力转向探索村庄的更多区域。

有一间残留的似乎是商店的房子,有数处火灾痕迹,似乎内部仍有活动,Herbie于是前去调查。房子的门半掩着,Herbie通过移动把门推开了。这个行为没有引起注意或被无视了。

商店内有数个被感染人员,大部分站着,但是有一个在一英尺一下的空间内来回滚动,这个感染体被其他人无视了。Herbie从出纳区和顾客区之间的隔板下,柜台后周围散落的平底锅上开过。柜台后的地窖门里探出半个人类的上半身,此人似乎没有进入末期感染阶段,其穿戴像是个俄国士兵。Herbie放大了镜头以确认他的身份,并注意到他的眼睛保持不动,一直紧紧盯着Herbie。其他的士兵似乎没有移动。

Herbie直接离开了这个区域并去向后面的房间。这个储存区堆放着许多尸体,可以看到一些衣服的碎片,包括军服和日常服饰。由于这些尸体被叠在一起,无法识别他们的面部特征。尸体堆上坐着一个感染体,其下半身似乎溶解在尸体堆中,其上半身则处于癫痫发作的状态,并不断拍打。约每10秒钟该感染体的顶部会释放出一堆孢子并飘散在空中。Herbie直接离开了房子。

在离开了房子后Herbie路过了村庄的井,井周围被一系列固定感染体所占据,全部面对井。这些感染体的手都伸着,一个一个互相牵着,形成一个完美的连锁,只有一个感染体的手臂垂在它旁边。在这些感染体变得可以移动并开始四处漫游时,Herbie接近了一个似乎是市政厅或村长办公室的建筑物并从最后一个感染体旁边经过。

从Herbie传来的图像对准了这个感染体的脸,该感染体的脸不可思议的保持了完美形状,而它的其他部位都已经肿胀不堪。该感染体应该曾经是个小女孩,年龄越10-12。Herbie被这个感染体紧紧的抓住并晃来晃去,而感染体的脸则保持凝视着机器人。感染体的脸忽然肿胀并爆炸,向外喷出一系列血肉物质并渗入被抓住的Herbie内部。Herbie的图像信号在这里中断。

Herbie此时被认为损失掉了。尽管没人记得关掉电子信号,假定信号被切断了。5小时后Herbie的电子信号恢复了,机器人被固定在村庄的井的上部边缘。图像由于某种粘滑的薄膜经常渗出镜头而变得有些模糊,但在没有遮盖时图像记录非常清晰。Herbie没有回应任何遥控指令,不过它的电子镜头在目标和目标之间来回拉动,并自行放大和缩小焦距。电子信号被手动切断,而所有Herbie单位的连接都被下令抹去了。

前進至下一個文檔,SCP-610-L2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