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0-L5

从总部传来了对于Site A下方隧道进行人员突袭侦察以确定SCP-610的感染程度行动的准许,对于Site A和Site C的摧毁事实说明了SCP-610是可以收容的,并且摧毁造成感染的感染源是最高优先级事件。最初下降进入隧道中的队伍由5组队员组成,2队研究人员和3队保卫人员,他们都携带了足够的装备以建立一个地下探索基地。

下降进入隧道的手段确定采用皮带滑轮系统并且装备由简易升降梯运送下去。保卫人员队先行下降,他们装备了火焰喷射装置来将SCP-610驱赶出下降到的目的地。这样一来所有的队伍都会在无变故的情况下下降到洞窟之中,火焰喷射装置可以确保他们在前进到我们失去RSCP610无人机的水源地之前有一个不受打扰的旅途。

我们在三条路的交汇点建立了SCP-610的基本探索营地,如果把河流也算上的话那就是4条路了。第一条路是通往Site A和洞窟探索总部的。第二条路则是通往那个在山上的废弃村庄而RSCP610无人机就是在那里被庞大的未知610实体所袭击的。第三条路则是向西延伸,似乎是沿着河流的方向延伸了一段未知的距离。这里的洞穴区域是相当大的,由相当数量的覆盖着死去的610组织的石柱所支撑着。这些物质的状态说明它们已经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了,似乎它们也同时增强了石柱的结构,这是无意之举还是有意而为现在不得而知。

两队研究人员此时开始分头行动,一队开始建设洞窟探索总部,而另一队则在周边区域之中收集610的材料样品。在该区域之中没有发现有感染性的材料,并且之前无人机发现的生物现阶段也没有出现在队员面前。在4队研究者之中(怎么又变成4队了,这作者何等神展开还是没睡醒啊。。Jr.),3队被派遣前去继续探索那条未曾探索过但无人机发现了一秒钟一条垂直向下的井壁的通道。

在第三条通道之中3km以内没有发现610的感染情况,而严重的感染情况是在16km处才开始出现。即便是保卫人员所探索过的所有路径之中没有遭遇任何610的感染生物,并且覆盖着整个洞壁的610血肉物质也没有队队员形成威胁。现阶段最有价值的报告指出了这些材料的厚度越来越高了,这指出了这些材料可能的来源方向,并且这报告之中还指出水中没有任何的610物质存在。作为一次测试,一小块从洞壁上剪下来的610物质被放入了水流中,它没有表现出任何不寻常的反应之后很快被水流冲走了。

在大约20km的地方守卫者小队向总部请求派遣一部运输小车。在地面总部之中有一架可用的小车,但是如果把它运送到洞穴总部处,并且再次转运到小队所在地需要时间。守卫者小队所携带的给养仍然足够,所以在小车运送到达的时间里一个营地已经建立起来了。

在这段时间里一个飞行无人机也被送进了垂直的洞壁之中进行探索。这次探索的结果就在小车到达洞穴总部时一并出来了,并且最终归类在文档[数据删除]之中。

该小车对于守卫者小队来说暂时是无用的,因为没有什么用得到它的事情发生,但是在这东西刚刚到达并且守卫者小队想要继续进行探索时他们被一大群感染的SCP-610生命体攻击了,这些生命体是从他们面前的通道之中出现的。在后来发现的守卫者小队的摄像机之中的视频记录之中发现守卫者小队根本就猝不及防,因为这些感染体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并且同样是不可探测的。在某个一到两秒的片段之中显示这些感染体是从覆盖着洞壁的610物质中出现的,在此之前没有过这样从墙壁上的物质中生成如此多的感染体,并且生成之后这些感染体就脱离了墙壁可以进行独立的行动。

在这次袭击之中出于想要保护小车的努力,██个成员跌入了水流之中,并且与他们的联系也断绝了。但是稍后联系又重新建立了并且记录在SCP-610-L6之中。现在所剩下的守卫者小队由3个人组成,装备着一架火焰喷射器。用着火焰喷射器来试图阻止袭击的行为证明了至关重要的一点——标准的武器攻击只能对这些感染体造成很小的伤害。这些感染体表现出了极少的该区域之中它们原来的生命形式的特征,这使得我们开始相信它们已经被SCP-610本身所重新孵化过了,这被认为是一种防御手段。

共计██:██:██的时间之后守卫者小队终于到达了这个隧道的尽头。在一个地域的周长已经知晓大约就像Site B一样大的地方该小队又遭到了一群数量较少但是体型比之前的感染体要大得多的个体的袭击。这些感染体出现的方式就好像它们是躺在通道里就等着探索队经过一样。这些感染体在火焰喷射器面前退却了,虽然火焰喷射器之中的所有燃料都在这一次袭击之中耗尽了,探索队所有的武装仅限于标准武器和个人的小型火焰喷射器了。

在探索队成功进入Site B之前又过去了5分钟,他们一直很警惕着任何610感染体的袭击。隧道变宽了并且通向了一个曾经在某个时候是村庄的地方,这里的建筑比起Site A和Site C来更为原始,但是的确是人类的建筑。许多建筑物都倾斜着或是成角度地相互依靠着,这证明了它们是在一次塌方之中被摧毁的。引起了探索队兴趣的是一座有着仍然在工作的钟塔的教堂。该建筑是建立在2幢已经彻底坍塌并且都有着肉眼可见的坚固地基的建筑上的。

在该区域之中的所有建筑周围都环绕着一圈填满了液态的610物质的洼地。这些池子似乎正以分钟为周期被某种不可见的力量所推动着,在某些隐形的接触点上泛起波纹,并且在某些不可感知的风的作用下微微地翻起波浪。探索队在任何时候都尽量不去接触这些池子并且尽量在坚实的地基上向废墟深处推进着,将教堂作为他们的目标。

那教堂和整个废墟看起来都是杳无人迹的,并且探索教堂的目的看起来就像是没有意义的,直到那钟楼上的钟鸣响了。这鸣响的钟声导致了该建筑的一阵颤抖并且伴随着天花板上人类的悲鸣声。照在天花板上的灯光显示出了一大团610物质,并且它们是被悬挂在一系列的6个圆环下面的,每一个圆环之中都固定着一个从脖子到脚趾都被610物质所覆盖,但是仍然露出明显未被感染的头部的人类。这些俘虏尖叫着而钟声一直鸣响着并且这些圆环降到了地面上。队员们想要靠近这些圆环以进行调查,而此时在这建筑外面某种未知的生物大声咆哮了起来,这使得所有队员都进入到了布道坛的阴影之中以寻求掩护。灯光被熄灭了,这使得整个区域都陷入了黑暗之中,为了避免队员的位置暴露,夜视模式开启了。

这声音从教堂外部持续地传来并且越来越近了,然而这仍然比不上那些人类俘虏的狂乱尖叫声。这些声源之中至少有一个注意到了队员们,因为其中的一名人类俘虏持续不断地尖叫着想要得到援助。在教堂的入口处,一支蜡烛在门廊的一侧点燃了,而稍后另一支蜡烛也在另一侧被点燃了。队员们看到了一个举着小小的火炬的人形,它在这些蜡烛之间来回移动以将门廊照亮。之后火焰蔓延到了一条覆盖着610物质的绳索上,它迅速地被点燃了并且火焰蔓延到了教堂入口处一系列奇异的枝形吊灯上。从这些吊灯上发出的光照亮了几乎每一个角落,但是没有照亮队员们躲藏的地方。这些俘虏暴露在光下时没有表现出典型的被610物质感染的米黄色,而是像是被包裹在一团红色的变幻不定的东西里,那东西看起来有自主的意识,自己缓缓地泛着波纹。

从教堂外面一排610的感染体蹒跚地迅速走进了教堂,无视了那个点亮蜡烛的男人并且站在了房间的中央。它们向那些困在圆环里的俘虏走去并且开始撕扯那些红色的610物质,这导致了更多的尖叫和哭喊。从已传回的录像之中可以收集到的信息,这些红色的610物质看起来是与这些俘虏们融合为一体的,并且用他们作为食物来生长以喂养那些普通的610感染体。过于疯狂的感染体们太过用力地撕扯着那些红色610物质以至于扯出了那下面的人类俘虏的皮肤和组织。这些暴露的地方很快又被红色的物质所覆盖并且迅速地长大了。这样的喂养行为持续了大约6分钟,之后那名点亮蜡烛的人形发出了一声如同锣敲响的声音,所有的感染体都移动到了教堂之中的长凳上。有好几名感染体超出了长凳的数量,但是它们之中没有一个坐到头一排座位上。

发出如同锣鸣响般声音的人形没有移动,而是自发崩溃了就好像它是用满是洞的陶土做成的一样。在圣坛区某些行为被注意到了,一条由610的血肉物质所组成的长柱从洞中伸出,并且不断延伸伸向那些集中了的感染体们。没有听到任何声音,在这根长柱停止移动时也没有记录到任何感染体的运动。这样的沉默持续了10分钟,即便是那些人类俘虏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陷入了完全的沉默之中。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这根长柱缩回了它出现的洞之中,而所有的感染体开始离开这建筑。蜡烛仍然亮着,队员们在所有感染者看起来都离开了这建筑之后重新离开了遮蔽他们的阴影。那些降下来的俘虏们仍然在地面上,他们所有的尖叫行为都停止了,但是仍然以粗重的喘息和挣扎行为表现他们的生命迹象。

在离开教堂之后3名队员的摄影机开始变得古怪了。1号摄影机完全停止了数据传输,2号摄影机直直的对准着数米高处的天空,3号摄影机拍到了带着2号摄影机的队员被从地上自行生长出来的勾爪所抓住,并且将他甩出了视野,甩到了废墟的另一边。1号摄影机的视频传输重新进行了,拍到了3号摄影机的主人只是简单地向着那名被甩出去的队员方向跑去,但是不久之后又跑了回来因为大量的610感染体像潮水一样从建筑之间冲了出来。

两名队员开始了战斗,他们使用突击步枪和单兵火焰喷射器向这些感染体倾泻火力,成功地将这些感染体逼退了好一段距离使得他们能够有足够的时间往小车方向逃跑。在经过一栋建筑时,1号摄影机的主人被一个看起来就是在教堂之中点亮蜡烛的人形所埋伏了,它挥舞着一把巨大的镰刀。3号摄像机的主人没有停顿地向着小车所在地撤退,但是发现小车已经被覆盖着地面的610物质覆盖了一半。当他回头想要找到另一条逃跑路线时,他看到了那个同样挥舞着巨大镰刀的人形正在接近,它挥起了武器,这名队员开了2枪而视频就此中断了。

5个小时之后当如何收容或是彻底根除610威胁的决定出来之后,迟来的那些跌落到地下河水流之中的队员的视频信号传来了,并且它们被放在了SCP-610-L6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