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03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6103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continua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tice

7lYHBT.jpg

一张SCP-6103的照片,摄于1890年。照片因暴露在强光下显示出褪色迹象。照片已经过编辑,使SCP-6103尽可能得可视化。

特殊收容措施: 针对SCP-6103的新收容措施正在制订中。SCP-6103已被转入暂时性的人形收容室,并被安排了定期观察。任何进一步的显著行为变化应当被立即上报。

描述: 以下描述已过期。

SCP-6103是一个人形实体,外貌近似一不确定种族的老年人类女性。SCP-6103的整个身体不断释放13000-6000流明的光,光强在实体头部附近升高。 SCP-6103似乎不被自身所发出的光干扰。

SCP-6103自1807年起就处于基金会的拘留下。从最初的收容以来,SCP-6103的身体机能并无老化的现象,但多年来SCP-6103的心智显著退化。由于这种心智退化,想要获取SCP-6103在被基金会拘留前的具体行踪是困难以及不可靠的。从最初的捕获地保留的唯一证据表明,SCP-6103来自银河系外的某个地方。

附录6103.1: Tyme Sias特工的采访

1807年12月12日,基金会接到报告:有一位老妇人在乔治亚州法拉第镇外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所有报道都提及,其身体散发出大量光线,因此难以看清。该名女性已被基金会发现并拘留,并证实其有异常性质,但该异常似乎不能也不愿与基金会人员交流。

1979年2月23日,基金会指派Tyme Sias特工与SCP-6103交流。Sias特工被选中是因为其有学习心理学的背景,并且在人际调解方面有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录。接下来的对话是在Sias特工出勤那日进行的。

受访者: SCP-6103

采访者: Tyme Sias特工

前言: Sias特工在谈话前被提供了有关SCP-6103的所有资料。

<开始记录>

Sias特工: 你好,女士。今天过得怎么样?

[SCP-6103表现出紧张,似乎在无意识地用手挑它的衣服。]

SCP-6103: 亲爱的,我很好。谢谢你这么问。

Sias特工: 如果我能做什么事来让你感到舒服,请告诉我。需要我帮你拿点什么东西吗?

SCP-6103: 我们可以…算了,别介意。这不重要。

Sias特工: 什么都可以,没事的。你刚刚想问我什么?

SCP-6103: 我在想我们能不能去一个能让我看到外面的地方?这样我就能看清方向了。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在星系中的位置。

Sias特工用他的大哥大联络站点主管。SCP-6103在他说话时好奇地用眼睛看着他。指挥准许他们移动到地表上的可以看到建筑外部的采访室。Sias特工与SCP-6103移动到了房间内,随着Sias特工打开屋内的窗户,SCP-6103的身体似乎开始放松。

Sias特工: 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SCP-6103: 哦,谢谢你亲爱的。我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过你们的太阳了。它如此温暖,散发出光明。 你知道,我在我的房间里没有方法看到它。

Sias特工: 是这样吗?啊,我会和上级谈谈改变一下这个情况。

SCP-6103: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为我做这件事?

Sias特工: 当然。就像我说的那样,如果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

SCP-6103: 你很善良,你叫…?

Sias特工: Sias。额,我的名字是Tyme Sias.。你可以叫我 Tyme。

SCP-6103: Tyme…好的。我会尽力去记住这个名字。我的头脑已经大不如前了。

Sias特工: 没关系的,只要你需要 我就会提醒你的。你有什么名字吗?我可以用名字称呼你,有机会的话。

SCP-6103: 哦,emm…应该是SCP-6103吧,我认为。我被这样叫了太久了,已经不能回想起之前的名字了。

Sias特工: 你喜欢被叫做SCP-6103吗?

SCP-6103: 我不能说我在这个名字上考虑过什么。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名字。

Sias特工: 好的,那就SCP-6103吧。如果你想改名,随时跟我说!

SCP-6103: 我确实有几个问题想问你,我可以问吗?

Sias特工: 好的,具体是什么呢?

SCP-6103: 那个你之前对着它说话的小盒子,是什么东西?

<结束记录>

结尾陈述: SCP-6103和我在其余的访问时间内讨论了我用来联系站点主管的大哥大手机。她看上去被这种科技吸引住了,很多次她说到:“从我第一次来这里开始算,我们发展得太快了。”

我知道,总地来说这次采访并没有获得多少新信息。我的首要目标是建立我和SCP-6103间的信任。我认为继续像我们今天这样做不仅会在得知她的身份与来源地上成功,也能改善她的精神健康。我们要在这里弥补对其100多年的隔离。

-Tyme Sias特工

附录6103.2: 第二次采访

受访者: SCP-6103

采访人: Tyme Sias特工

前言: Sias特工此前为了继续与SCP-6103建立信任而产生了一种进行非正式会议的倾向。这是从第一次会谈以来进行的第一次正式会谈。

<开始记录>

Sias特工: 早上好,SCP-6103。你今天感觉怎么样?需要什么食物和饮料吗?

SCP-6103: 你太善良了,Mr. Sias, 但我什么也不需要。

Sias特工: 不用太拘于礼节了,夫人。叫我Tyme就好。

SCP-6103: 你怎么说都行,亲爱的。好了,现在你想玩跳棋吗?

Sias特工: 当然了。你介意我在玩的过程中问几个问题吗?

SCP-6103: 我没有拒绝的理由,但是我不能保证我能回答所有问题。

Sias特工: 你做什么都很棒,我只是想多了解一些关于你的事。

Sias特工从SCP-610的橱柜中取出一套棋,开始在桌上摆好。SCP-6103继续注视着窗外。

Sias特工: 我总是很难想到从哪里开始问。让我们从简入手,你有家人吗?父亲母亲之类的?

SCP-6103微笑了,她散发出的光强有所增加。

SCP-6103: 哦,妈妈。我很想念她。她身材高大,和蔼可亲。母亲用她伟大的手臂于尘土中创造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我有几个姐妹…你应该知道,她们十分难缠。当母亲把我们分别送走后她们就开始四处捣乱。我想知道她们中是否有人曾尝试在自己占有的几个行星中定居下来。我还记得凯西…哦 是的,那就是她的名字,凯西!凯西一直想要个小星系来照顾。你有见过凯西吗?

Sias特工: 不,不。我不认为我见过她。

SCP-6103: 凯西是那么明亮。我想她应该是蓝色的? 不不不,白色的? 唉,我一时有点想不起来。 她是我们中最可爱的,也最像目前。啊,对了,你想听有关妈妈的事。我不确定她是否还在,距离我们上一次谈话已经有很久了。 她一定很想听听我在这里的生活,尤其是我遇到了多少人! 你怎么知道在有个地方给我取了个有趣的名字。 甜招…天招…天照大神!是的就是这个名字!哦,我的妈妈一定会很喜欢这些故事的!

SCP-6103陷入沉默,盯着棋盘。它轻轻放下一颗手握已久的棋子。

SCP-6103: 我应该和妈妈谈谈。你介意我和她谈谈吗?

Sias特工: 一点也不介意。我觉得我们今天可以休息一下了,我们会试着联系她,好吗?

<结束记录>

结尾陈述: 我不确定继续询问有关SCP-6103母亲的事是否合适。我打算在我们的日常会面中非正式调查一下,看看她反应如何,之后再设计一个计划。

-Tyme Sias特工

附录6103.3: 第十五次采访

受访者: SCP-6103

采访者: Tyme Sias特工

前言: 从上次访谈到现在,我已经与SCP-6103进行了一些与她自己有关的小范围的谈话,既有非正式的,也有正式的。SCP-6103也开始与基金会人员进行更多社交活动。当她外出娱乐时,会定期与他们打招呼。在几次谈话中有重复的信息,但每次采访都让我们进一步了解SCP-6103。

<开始记录>

SCP-6103: 哦 嗨,先生!最近过得怎么样?今天可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Sias特工: 今天当然很好!我最近也过得不错。事实上 我妻子不久前生了个孩子,你想看看他的照片吗?

SCP-6103: 哦,这太让人高兴了!我经常把你当做父亲看待。Stern还是一个孩子,和母亲很像。我也很想看看他的照片。

Sias特工掏出钱包,将一台宝丽来相机递给SCP-6103。SCP-6103接过相机并在离她面部有一定距离的地方举着相机。

SCP-6103: 他真是个天使,他的名字是什么?

Sias特工: Basil。Basil Sias。说实话,我很高兴有人能和我分享这个消息。跟你聊天总是很开心,这里的其他特工看上去都毫不在意。

SCP-6103: 亲爱的,你知道我只是很喜欢你的陪伴,我为你的陪伴感到振奋。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和这个小家伙见面。现在,我猜你有事情要和我讨论吧?

Sias特工: 恐怕是的,你介意我多问你几个问题吗?

SCP-6103笑了。

SCP-6103: 你对一个老太太的胡言乱语如此着迷。当然,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回忆过去是件好事。

Sias特工: 事实上,我很想了解这几个世纪以来的事。恕我问一句你多大了?

SCP-6103: 哦,唔,我不确定我是否理解这个问题。

Sias特工: 你存在多久了?无论与你能比较的任何事物相比。

SCP-6103: 我想我可以和银河系相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母亲在你们的银河系诞生的时候创造了我们。那也是我在这里漂泊的原因之一。我的姐妹们只想要做她们自己的事情,如你所见。凯西,我之前有向你提到凯西吗?凯西想拥有自己的星系。而我想游览整个宇宙。

Sias特工: 之后是什么把你引到这里呢?特别是我们离你出生的地方并不远。

SCP-6103: 宇宙是一个旖旎的地方,亲爱的。真的。它充满着无穷的风景与色彩的海洋,但它也是个寒冷又空虚的地方。当我的姐妹们独自出走时,我是唯一一个留下来照顾母亲的。我不能只是把她孤单地抛下。她给我讲述故事,我把那些故事存留在这里。

SCP-6103 拍了拍她的胸部,也就是人类心脏的部位。

SCP-6103: 她讲述的故事中,我最喜欢的是她告诉我她的妹妹有一颗星球,一个充满奇迹的星球。我只是看了看它。

Sias特工: 所以后来你离开了母亲?

SCP-6103: 我…

SCP-6103的声音逐渐减小,双眼凝视前方。

SCP-6103: 不,不我没有。母亲她…她最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有很多次我们都在反复谈同一件事,谈了很多年。有许多次她会看着我,但我知道实际她看的不是我。我告诉我的姐妹她身体不太好,需要我们陪伴她。但她们都很忙,奔波在自己的生活之中。

SCP-6103发出的光变得昏暗。

SCP-6103: 事情发生的太快了。她去世了,是的,就那样,她去世了。

Sias特工: 很抱歉听到这些话,SCP-6103。

SCP-6103: 你知道吗?Sias先生。让我恐惧的并非她的消逝,而是在最后的时光中见到的她。我不想这么说,但我希望在她将逝之时她能睡去,永远沉睡。我真的不想看到她那个样子。所以真正让我恐惧的,是我将来也可能像她一样终结。她曾经十分迷惑,Sias先生。如此迷惑。

Sias特工和SCP-6103都沉默了片刻。

SCP-6103: 我有多少次和你说这件事了,Tyme?

<结束记录>

结尾陈述: 我建议暂时停止对SCP-6103的采访。进一步的接触应当仅限于日常对话。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让SCP-6103停止适应社会。

-Tyme Sias特工

附录6103.4: 近年采访

受访者: SCP-6103

采访者: Basil Sias特工

前言: 随着Tyme Sias特工过早去世, SCP-6103 越来越孤立,使得采访很难进行。尽管在SCP-6103被最初收容以来,基金会的收容措施进行了更新,但为了该实体的精神健康,基金会决定其舱室保持不变,与最初收容其的一致。

在雇佣Sias特工的儿子Bail Sias后,基金会尝试开始对SCP-6103的再次采访。

<开始记录>

Sias特工: 你好!SCP-6103!今天过得怎么样?

SCP-6103: 额?哦,你应该是… 天哪!Tyme Sias,是你吗?我的眼睛已经不如以前了,但我肯定就是你。这么久过去了,你还过得好吗?

Sias特工: 哦,抱歉,我的夫人,我是Bail Sias。Tyme Sias是我的父亲。

SCP-6103: 天哪,对不起亲爱的。可爱的小Bail!自从上次Tyme给我看过你的照片后你仿佛长大了许多。亲爱的Tyme在哪里?他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

Sias特工: 我…我很抱歉,但他去世了,在几年前。

SCP-6103: 啊。听到这个消息真不幸。

Sias特工: 实际上,我会像他一样问你一些问题。如果可以的话?

SCP-6103: 像谁一样?

Sias特工: 哦,呃…Sias特工?

SCP-6103: 哦!Tyme!是的我喜欢他! 当然了,亲爱的,你问我什么都可以。

Sias特工: 好的,呃… 我相信你已经和Sias特工谈论了你如何来到地球了。你可以再进一步说说吗?

SCP-6103: 我们有讨论过吗? 我一定是忘记了。我只是想看看我的姨母照顾的地球,如果你记得的话。 我想看看这个独一无二的充满生机与奇迹的地方,与宇宙中的其他地方毫不相同。老实说,我总是想有一个自己的星系,但我恐怕现在已经太迟了。

Sias特工: 你为什么这么说?

SCP-6103: 我已经行将就木了,亲爱的。我现在离我的主星太远了。每天我都觉得身体越来越累。我没有精力去像我的姐妹一样供养一个星系。我之前提到过她们吗?我相信…我相信凯西应该给自己弄到了一些行星?是的,没错。我真应该去看看她,我们太久没见了。

Sias特工: 你已经待在这里太久了,说实话,感觉这个星球就像是你的一样。

SCP-6103: 啊,你真的那么想吗?我觉得应该是对的,我已经来这里太久了。时间…Tyme1…哈哈哈! 这听上去就是你的名字, Sias先生!

Sias特工: 啊,是的…我想。

SCP-6103: 你们在这对我很好,这真的很棒。但我确实应该去看望一下母亲了。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

Sias特工: 你想用我的电话吗?2

SCP-6103: 你的…电话? 那不是一个电话。那不可能是一个电话。上次你给我看的电话是有着大而卷曲的线,并且被固定在墙上。这是一块砖头。

SCP-6103的身体开始紧绷,脸上显露出怒色。

Agent Sias: 没错没错,你是对的。这只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我很抱歉,SCP-6103。

<结束记录,[optional time info]>

结尾陈述: 为了减少SCP-6103的焦虑,我决定更进一步并且让她叫我Tyme。在这次采访的基础上,我建议以后的所有问题都要尽可能得简单。尽你们所能去让她安心,并且尽可能保证她的平静与快乐。如果她开始生气或焦虑,尽一切可能去转移她的注意力。

她在经历人生中的困难时期,几百万年的记忆在她的脑中混乱不堪。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事就是保持她的舒适。

-Basil Sias特工

附录6103.5: 最后一次采访

由于SCP-6103对其他采访者毫无反应。Bail Sias特工被指派为基金会对这异常的永久联络人。SCP-6103永久被分配给人际关系部照看。基金会在上次采访后的七年内对其进行了数次采访,但没有一次获取到有关SCP-6103的任何有意义的新信息。基金会决定避免其暴露在1856后发展的技术和文化中,因为这可能对实体产生影响。

受访者: SCP-6103

采访者: Basil Sias特工

前言: 本次访谈是为了通过标准的人际交往来保持SCP-6103的心理健康。

<开始记录>

Sias特工: SCP-6103?你感觉还好吗?

SCP-6103: Tyme? 又该我们来说说话了吗?我以为你已经离开了。

Sias特工: 该怎么说呢,我真的很享受和你交谈。

SCP-6103: 相框3很漂亮,亲爱的,谢谢你。我很好奇他们为什么把这些随机的人放在里面。

Sias特工: 哦,那是你的一张照片,SCP-6103。

SCP-6103: 一张我的…

SCP-6103的声音渐渐低沉。其发出的光强度明显增加。

Sias特工:一个很美的相片,不是吗?我知道你会喜欢的。

SCP-6103: 你总是那么替人考虑,亲爱的。谢谢你。

Sias特工: SCP-6103?我知道这个要求很过分,但是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SCP-6103: 额? 是什么呢?

Sias特工: 我回顾了一下你们之前的对话,发现…我是说 我们的 对话,但我发现你从来没有真正告诉过我你为什么来这。我知道你认为我们有独一无二的地方,但我们到底是怎么独一无二?我知道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你要是不想可以不—-

SCP-6103: 母亲给我讲述了太阳神的故事与她的第三颗星球。但不止那些,不,我记得…我记得…

SCP-6103做出沮丧的表情。

Sias特工: 如果你不记得也没事,我只是好奇一下。

SCP-6103: 不,我记得。我…是的。我的妹妹。不是凯西,是另一个,哈雷。她会经常给过这颗行星。每次她回来的时候她都会告诉我这里有多么不同。它每次都发展得那么快,从巨大的野兽漫步在大地上,彼此吞食,到你们从穴居中迈出脚步,建立你们自己的社会。这一切如眨眼般迅速,但哈雷每次都不做长时间的停留,让我对这里了解尚浅。我需要亲自看看它,我想要看着这颗星球的光速发展。我每时每刻也不想错过。永恒是一段漫长的时间,Tyme,如果没人亲眼见证,这些宝贵的时刻会永远迷失在虚空中。我已经活了很久,活了一段相当长的时间,我生命中的许多岁月是那么平静。

SCP-6103沉寂了片刻。

SCP-6103: 我来到这里时发现的并不只是绚烂的世界。我结交了一个好朋友。事实上,是一些好朋友。

SCP-6103 轻轻叹息。

SCP-6103: 我试着去记住他们所有人。我非常努力去记住他们所有人。几个世纪以来的所有人…不管我怎么努力 他们都只是我脑海中的一滩泡沫。人们对我很好,我知道,但是我永远也不记得为什么他们对我这么好。

Sias特工与SCP-6103沉寂了许久,SCP-6103沉稳地呼吸着。

SCP-6103: 亲爱的Tyme,我们可以去外面转转吗?

Sias特工: 当然。

Sias特工带着SCP-6103走出外面。两人并排坐在长椅上,盯着星空。SCP-6103指着比邻星的大概方位。

SCP-6103: 时间过去太久了。那就是她。

Sias特工: 谁?

SCP-6103: 凯西,我亲爱的凯西。我像你提起过她,对吗?

Sias特工点了点头。

SCP-6103: 我很高兴她最后并不孤独。她成功实现了她的小梦想。

Sias特工: 那你呢?

SCP-6103: 我…?

Sias特工: 你实现了你的梦想吗?

SCP-6103: 我的梦想…

SCP-6103看向Sias特工,微微一笑。

SCP-6103: 亲爱的,我想是的。亲爱的?

Sias特工: 怎么了?

SCP-6103: 你不是Tyme,对吗?

Sias特工:…不我不是,我很抱歉。

SCP-6103: 这一切太快了。你们都变得那么快。老实说,已经有多长时间了?

Sias特工和SCP-6103坐在那儿沉默了片刻。Sias特工拿起SCP-6103的手,用他的大拇指轻轻抚摸她的手背。SCP-6103发出的光变成了暗红色。

SCP-6103: 我比我想象中更像母亲。Tyme?

Agent Sias: 怎么了?

SCP-6103: 我好害怕。

Agent Sias: 没关系的。有我在。

<结束记录>

结尾陈述: Sias特工在谈话后不久就带着SCP-6103回到了房间。大约在凌晨三点,SCP-6103开始发颤,之后剧烈爆炸成一团光与灰尘,损坏了它的收容室。没有任何遗体残留下来,从它身体中迸发出来的物质漂浮了两天。最后突然合并成一个由星际物质组成的外形类似于人类婴儿的实体。新的实体似乎有知觉,并会对人类的互动做出反应。这个实体现在被收容在一个临时的人形收容室内,SCP-6103的旧收容室也已修复完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