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20




已成功载入SCP-6120的草稿文件
欢迎,O5-9。您有独占15分钟的页面锁定以阻止其它编辑者在您工作时编辑该页面。页面锁定将在您未做任何操作900秒后解除。
您的页面锁定已解除。
6120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120
等级等級5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Eparch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keneq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ritical

特殊收容措施:基金会所有站点及人员须立即将一切与Daniel Ashworth位置相关的信息立刻汇报至O5-9。隐瞒行为将会被视作叛乱并会对涉事人员进行立即处决。

由于SCP-6120已经发生,对它的遏制既不可能也没必要。但是为确保所有参与其中人员的安全,Site-120 但是为确保所有人员在该事件发生后的安全,Site-120将在目前处于锁定状态,以求抓捕并处决袭击者的头目1——假如他们仍位于其内部的话。

描述:SCP-6120是由最近成立的反基金会组织对Site-120发动的军事方面和奇术方面的叛乱袭击。2该事件发生在1985.06.09,其实质上没有任何异常3——然而,攻击者和它们用来攻击的方式均有异常属性。它们使用了奇术与本质促动能力,并从精灵(Homo sapiens sidhe)和夜之子 (Homo sapiens noctis)处获得了支援,它们主要的目的是捕获SCP-5292-24,通过使用它的知识去促进它们目标的实现。


[文件结束]

登入页面

> 正在初始化监督者议会登录协议…

登录:O5-9

> 警告:一旦检测到非监督者议会成员,将对冒充者进行处决。

密钥:且听兽万声,此时日千落

> 身份已通过验证。欢迎,O5-9。

> 警告:您的账户目前保持登录状态,并正在Site-120的一台终端上对一份SCP-6120未保存的草稿文件进行编辑。

删除文件

> 您确定要删除文件?请记住,对未保存的草稿进行一次删除将导致它无法恢复。

> 文件已删除。

显示:当前时间,Site-120的摄像头

> 正在进行访问……

摄像头#:A-09

位置:传送门出入口室5

日期:当前时间(1985.06.09,18:23)


在三个悬浮着的不活跃门径之间,另一个门径伴随着响亮的涡流声显现,共计3名人员从中走了出来。其中一名被确认为Daniel Asheworth,向他的追随者喊着什么无法分辨的命令。6Jessie Rivera和Jeremy Cornwell望向房间周围时,他们注意到有几名站点工作人员正僵立在这座房间当中,一动不动,像是在空气中冻结住了。他们有的保持着交谈的姿势,有的脚步刚刚迈出一半,有的定格在房间内的机械前,他们全身都覆盖着一侧似冰的薄薄的透明外壳。他们大多数人身上可见到少量的尘埃——然而,他们没有一个像是注意到了自己所处的状态;没有一个人显露出任何恐惧,他们脸上带着十分正常的表情。唯一打破寂静的只有三人的脚步声。Asheworth同样也注意到了他们,并接近其中一名离他最近的人。

Asheworth:这到底是……?

当他触摸其中一名女性身体周围的冰层时,可以辨认出她的身份为Magdaleine Cornwell,Site-120主管议会中的一员。奇术师的眼睛发出微弱的蓝光,随后他闭上双眼,小声地自语了几个无法被听清的词语。从他的手掌心里,如同绳子般链接着他双手的东西就这样出现在泛起阵阵蓝光的房间内,他将那个站立的人形物体包围在“绳索”当中,然后拧动他的双手。紧接着,“绳索”与冰层外壳慢慢结合。然后冰层的结构破碎,使得主管从中坠落到地上。她恍惚地醒了过来,试图确认自己身在何处。

Asheworth:<轻抚她的脸颊:>Mag,一切都还——

在突然注意到是谁唤醒了她后,Cornwell立刻向后退步,尽量避免摔倒在她身后那些冻结的人身上,对来者保持着警惕的姿态。

M.Cornwell:走开!

她再一次地尝试站立,却只是又一次地摔倒在地面。

Asheworth:求求你了,没必要这样——

她露出痛苦的表情。

M.Cornwell:我可不会再他妈地栽一次(跟头)了,你这该死的混蛋,将我们玩弄了那么久……

这时她注意到她的哥哥Jeremy Cornwell就站在他的身后,她的话语停止在了中途。她慢慢地站了起来并走向Jeremy。

M.Cornwell:我……J-Jay?Jeremy?

他点了点头,她跑向他并拥抱了他,明显的笑容浮现在她的脸上,随后她开始抽泣。

M.Cornwell:我的天啊,我——<抽泣>日他妈的,你这混蛋!

她轻轻地在怀里锤着她的哥哥。

J.Cornwell:嗷!你在干什么啊?!

M.Cornwell:你他妈地知道我要干什么!

她耸了耸鼻子,又再一次地拥抱了他。

M.Cornwell:<靠近他的耳畔:>下次不要再丢下我一个人了。

J.Cornwell:<小声地:>不会了。

Magdaleine注意到Rivera正站在一处控制面板旁边,假装没有注意到他们俩。Cornwell试图和她打招呼,只是动作做到一半时两人的眼神就交汇了。她停下了,然后两人突然脸红了起来。

M.Cornwell:我…

Rivera: 不。

女主管此刻突然拨了拨她凌乱的头发,咳了一声后,以更加严肃的态度走向了Asheworth。

M.Cornwell:你还有20秒去解释你自己(为何来到这里)。

Asheworth:<叹气>你是想听“你绝对不会相信我”的完全版,还是想听“说不定他们不会以为我疯了”的简短版?

M.Cornwell:我……简短版的?

Asheworth:<直接指向摄像头:>O5-9是一个婊子然后她想把我们全都玩死在这里,先拿我开刀的原因是我知道怎样能杀死她。

Cornwell抬起了她的眉毛。

Asheworth:她将不惜一切代价去登神,为了确保没有人能阻止她的野心,她解散了整个监督者议会,她捏造了我帮助Nowak的事,都是为了保证能威胁到她的人近不了她的身。现在,她知道我回来了,而且这一次带着军队的支援,她就来到这里完成第四阶段的仪式。而且,从周围这一切看来……

Asheworth注意到墙壁刻满了不明的语言,它们都由一种像是血液的材料所写。他走了过去,左手稍稍地抬动了起来,他挪开了一位挡在路上的被冻结的人员,用一个咒语将其轻轻推到一边,他闻了闻符文,用舌头进行了触摸。他愤怒地叹了口气,然后小声念叨着:“四个破了,还剩一个”。

Asheworth:…她已经成功了。

Cornwell吸了口气,颇具疑惑地看向Asheworth。

M.Cornwell:我……什么?怎么回事啊,操。你不能就这样过了两个月又回来,在我好不容易放下这件事的时候宣布我的哥哥和女——朋友还活着,说我多年以来一直为之工作的上司是个天杀的敌基督之类的人物,而你领导这起叛乱是为了拿下你所说的这个敌基督。

她停顿下来。

M.Cornwell:好吧,对不起,就这些了,请继续。

Asheworth:<改变了语气:>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望向周围已经被冻结了的人员们:> 随便什么都行?

Cornwell拨弄着她的发丝。在背景当中,她看到了Rivera和她(Cornwell)的哥哥在检查现场当中剩余的人员。Rivera按下了传送门室的控制面板上的一些按钮,之后除了他们进来时所用的门径之外的一切传送门都关闭了。

M.Cornwell:<呼气:>我……不这么觉得,不。我能感受到的就只有类似热浪来袭的感觉,然后,是的,嘣,我就成了这个下场。为什么这么问?

Asheworth:我们知道九号正在计划带着她的那个恶魔狗腿子亲自进入这里抓住馆长,他是唯一一个知道如何正确执行她的最终仪式的人;希望你至少能知道她是怎样进来的。<叹气>你知道MacCarthy Jr.和Micheals发生了什么吗?

M.Cornwell:你走后MacCarthy到异地去完成他的治疗了;我不知道Micheals出了什么事,但他应该在他的办公室里。你应该到那里去找他。

Cornwell在她的手机中搜索着什么,不断地刷着(屏幕)。

M.Cornwell:虽说前往大图书馆的电梯已经被关闭了,但是它们还在安保设施的控制范围内。你应该可以从主管办公室当中解锁它们。

Asheworth示意团队的成员们一起过来,然后他们循步而去,他走向出口然后望向Magdalaine。

Asheworth:你来吗?

Cornwell点了点头,之后四个人离开了摄像头所能监控到的范围,他们进入了通过员工的办公室前往自助餐厅的走廊。Asheworth举起手,随着他的一个微笑,限制他们进入建筑物的其他部分的大门就这样被撕裂成了两半。他再次抬起两手,让入口被扩张得大一点,这时他的眼睛和前额的记号开始在亮光中燃烧。Magdaleine疑惑地望向Rivera,又望向Asheworth。Rivera回之以耸肩后又跟着Asheworth进入到站点内的其它地方。

调取-摄像头-B-24

> 访问中…

摄像头#:B-24

位置:站点主管议会办公室

日期:当前时间(1985.06.09,18:38)


用4级权限卡刷完识别门禁之后,M.Cornwell,与团队中的其他人一起进入到了站点主管议会办公室。房间较为宽广,中心的圆桌与其中的五张椅子构成了房间的布局。在其中一道墙上有面大荧幕,画面永远显示着正在旋转着的基金会图标的屏幕保护程序。在一道座位上,可以看见一名被冻住前正试图抽烟的男人,他的眼神正表露着其中的恐惧。他的身份也被证实是站点主管议会的一份子,Dr.James Micheals,男人此刻正将烟放在离他嘴唇的2厘米处;很显然它已经没在燃烧了,但可以看到它的烟灰沾染在主管桌面最顶端的文档上。

Asheworth再度抬起他的手,将这座被冻住的Micheals冰雕从座位上移开,就像他几分钟之前对M.Cornwell做的那样,在他看着J.Cornwell的同时,Magdaleine和Rivera顺势望向主管面前的文件并拂去上面的烟灰。

Rivera: "关于近日以来的叛乱:一份由O5-9做出的官方声明。"什么鬼。

M.Cornwell:哦,对,那已经是……几个月前了,真奇怪。

Rivera:实际上我正要问呢。这几个月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呃……

M.Cornwell 叹了口气。

M.Cornwell:好吧,呃,自Asheworth逃脱那场审判后O5-9的做法就一直有点出格。她曾试图以“基金会充满着敌对的GoI特工和乱七八糟的狗屎”的幌子说服所有人。然后,嗯,她用完整的管理员权限回驳了所有要她到此为止的请求,控制了所有阻碍她的人们。她说她要一些与魔法有关的资源去阻止Asheworth的部队。所有人都对此深信不疑,直到监督者散了——

Rivera:它还没散。

M.Cornwell:什么?

Rivera:噢,忘了你并不知道,嗯,其实这也是她捏造出来的。她在用 她自己的方式攻击了整个议会——基本上就是把他们也冻起来——之后就已经接管了议会本身。

M.Cornwell:哦。

Rivera:是吧。

两人都默默站在原地,Rivera依然在审视眼前的文档。与此同时,随着一片苍蓝迷雾充斥了整个房间,Asheworth完成了他的仪式。当仪式的光渐渐暗下来时,地面上似雪的构造物亦是如此。Micheals从冰封当中解除禁锢,然后第一时间将烟丢在了地面,他在从椅子上站起来之前(就像之前的Cornwells一样)摔向了地面。

Micheals:——书馆!我再重申一遍——图书馆附近马上就要遭到门径入侵!

他突然意识到他已经不再坐在桌子面前了,随后开始惊慌失措,看向Asheworth后他开始大肆地咳嗽,不禁放大了眼神。

Micheals: 什——

M.Cornwell看着他,试图用她的双手让主管冷静。

M.Cornwell:稍后我再进行解释。别担心,他很好。

Micheals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只是注意到他的眼镜丢了。他不得不再度戴起来然后继续眨了眨眼。Asheworth蹲下来望向他的眼眸。Micheals走近他,焦躁地在口袋中翻找手机。

Micheals:它——它在哪?

Asheworth:什么?

Micheals:我的手机,我的手机呢?我…我得-去通知所有人,图-书馆要——

Asheworth:别担心,没有人陷入到危险中。<靠近:>看,我知道这让你有点困惑——但我需要你仔细回想,图书馆发生了什么?只是一个传送门被打开了吗?

Micheals站了起来,从桌上拿起他的手机。

Micheals:“已—已经发生了吗?”

Asheworth:所有的事情都已经结束了。整个站点被冻结在了发生攻击的一瞬,在那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Micheals在手机上搜索着,试图寻找什么。过了一会,他解锁了所有的电梯。

Micheals:我,唔……K-Kaufmann在5292的安保级别最高的区域发现一道门径正在形成,同时还发现有Akiva辐射穿过屋顶,如此稠密的辐射我们迄今为止都未曾见过。我曾试图向安保报告这件事,然后,我——我就这样醒过来了。

Asheworth:<自言自语:>所以她是亲自来了。

Micheals:什么?

Asheworth:别担心。<对Cornwell兄妹说:>照顾好他,他需要缓缓。

两名人员随后点了点头,然后走向Micheals,带着他走出了摄像头范围并走到了办公室的休息区。Asheworth一阵叹息地走向Rivera。

Asheworth:不论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她要找的东西肯定在5292的最后区域。她应该亲自来过这里。

Rivera:什么?为什么,这根本就说不通,我——

Asheworth:<叹气>在5292的底部,我和Vemhoff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这里存放着一本书7。它……它是记载着一个人如何能够将禁忌开发到极致的禁书——其中的咒语是如此强大而不可饶恕,我们不敢冒险将它的存在告知除Maria Jones以外的任何人。它在很多年前就被我编织的一个咒术所保护,这样就没有人可以得到它;这咒术是我的杰作,它是如此地复杂,除非你有一支真正的奇术师军队来分解其中的每个绳结,并不断地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保持它们分离的状态,或者你是真神,否则你将根本解不开它。

Rivera:哦。

Asheworth:我们得立刻赶往那里,毕竟如果真让她拿到了…

Rivera:……那打破第五封印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对吗?

Asheworth点了点头,在一秒后,他悄悄地对Cornwell兄妹说了什么,后者点了点头,之后他和Rivera开始一同走向出口。

当他们正要打开大门时,大门突然向两人敞开。虽然没有人从门里走出来,但外面走廊里的阴影突然开始消失,接着它们像液体般涌入了办公室。对他们来说,走廊里突然没了影子,而房间里充满了影子,影子开始形成一名人形实体,实体将它的手同时伸向Rivera和Asheworth,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尖啸。此时,Rivera立刻摆出进攻的姿态,之后她的眼睛里开始出现炽色的紫光。她周围的物体开始悬浮,但就在她使用现实扭曲的能力之前,Asheworth立刻掐住了实体的喉咙,他开始默念咒语,然后他的手开始浮现浓烟。

然后,实体直接原地爆散成千块阴影并逃到了房间里的角落。Asheworth眨眼三次然后抓紧了他的头。方才的法术使他很明显地耗费了他的精力。

Rivera:这……这到底是什么鬼……?

Asheworth闭上了他的眼睛并开始深深吸气,他的眼部开始发出光芒,五秒后光消失了,他重新睁开了双眸。

Asheworth:一个来刺杀我们的刺客,它刚刚被召唤到这里。

Rivera:“刚刚被召唤到这里?”你他妈是怎么知——

Asheworth额头上的印记开始闪烁微光。

Asheworth:这……很难解释得清,就信我这一次吧。

Rivera:但这不就意味着她知道我们在这里?我的意思是,既然她已经走了,没别的理由会派人来这里了吧?

Asheworth:对……就是这样。我一直都没想到这一点。她……她一定是在里面有什么情报渠道……

Asheworth注意到房间角落里的摄像头,在看到这里后,他眯着眼睛突然叹气然后捂着脸。

Asheworth:……这就意味着她可以随时随地地看着我们。

Asheworth恼怒地挥动他的手指,之后摄像头爆炸,实时记录就此中断。

调取-摄像头-D-56

> 访问中……

摄像头 #:D-56

位置:大图书馆

日期:当前时间(1985.06.09,18:52)


Asheworth,和走在旁边的Rivera一同走出电梯2B并前往SCP-5292的最底层。整座大图书馆以一座地下洞穴的外貌所呈现,墙壁、地板和天花板都由石头所筑成,书架被镶嵌在墙内而非独立。穿过这些墙壁,可以看见墙壁上布满了无数圣经故事的铭文和描绘圣经中恶魔形象的石雕。这个区域被挂在链条上、散发冷肃光芒的灯笼照亮。整个楼层中的书架明显可见被破坏过的痕迹,其中不乏被丢弃在周遭的书籍,就像曾有什么人过来寻找一样。

在走廊的尽头,粗大却纹理精细的石门此刻正躺在地板上——它们被毁了,石门中有一处大洞,就像是有什么人引爆了它。在门内,可见一处圣所。房间本身比通向它的大型走廊要小得多。这其中还可以见到一个底座——没有看见可供展示的书柜与手稿。墙壁上装有以镶嵌的形式展现《出埃及记》的内容,特别是起始之初人接受诱惑,犯下罪孽,最终被逐出伊甸园的典故。两人进入此处,仔细审视着底座的方方面面。它被细心地雕琢,上面可见一处书本形状的凹陷,但是真正存放在里面的书籍早已不知去向。

Rivera:我们来晚了。

Asheworth生气地踢着一块在他脚边的石头。

Asheworth:操!草!艹!艸!屮!

他的眼睛与身体的剪影开始重新散发蓝光,然后他开始环视整座房间。虽然他细致地检查了它,但这里只能看见这个底座,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Asheworth愤怒地叹了口气。

Asheworth:都……结束了,我们输了。

Rivera:不,还没有。

Rivera示意Asheworth靠近,然后她开始走向一台本地基金会终端。取消了其中显示的锁定,她开始透过屏幕搜索着什么。

Rivera:哦。

她突然看到了一处写有SCP-6120的草稿文件,随后打开了它。

Asheworth:这个婊子。真不敢相信这婊子敢这样。

Rivera:至少她还没发布这份(档案),但说实话,他们因此对我们树立敌意已经实打实了。

她关闭了档案,打开了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在袭击发生时摄像头记录下的画面。

Rivera:你得看看这个。

实时画面显示在SCP-5292的最底层地区,里面出现了一道深红色的传送门,在那之后,O5-9,和一位身份不明的红衣人,与7名主管Dr.MacCarthy Jr.的复制体走出其中。一行人走向被激光保护着的通往大门的走廊。其中一个复制体向门禁系统出示了真正的主管的权限卡进行身份验证,之后大门的安保措施被停用,所有人径直走向了大门。

Asheworth:日……

Rivera:嗯?

Asheworth:这些克隆人,我以为……我以为Nowak在死掉前就已经杀光了他们。再不济也让他们从5795之后被全体移除3级权限,我猜。

O5-9面带微笑地举起双臂,伸向了眼前的大门。之后她整个人开始散发出让人眼花缭乱的红光,当红光消失时,可以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阻隔他们通过圣所的门早已不再将他们拒之门外,在圣所里面,SCP-5292-2正摆出进攻姿态,挡在底座上的那本书前面。

SCP-5292-2:别过来,你们这群凶恶的野兽,否则我发誓,我将毫不留情。我已经让祂失望了一次,这次我将不再重蹈覆辙了。

O5-9滚动她的眼球。

O5-9:哦,得了吧。

监督者弹了弹手指,这名如同鬼魅般的人形突然开始从地面上漂浮起来,直至在画面中彻底消失。他那几近透明的身体开始染上红色,直至看不到一点绿色。九号笑了,之后她再度挥了挥手,这具鬼魅的身体被移至后方。她向一名SCP-5890-1点了点头,后者便结出一张灰色的网覆盖了他并将他传送至正门当中。

当她准备向那本书伸出手的时候,她的表情瞬间变成了担忧且惊慌失措的样子。

O5-9:你没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九号咳嗽了一下,之后她的表情又回归至最开始的样子。

O5-9:你输了,奇术婊子。这一切将在你的小英雄反应过来之前便会结束。

她再次进行咳嗽,这一次她注意到手上沾有咳出来的鲜血。

O5-9:你在害怕。你以为你赢了,但是这场战争还远未结束,我猜我们会在那之后一同见证你的失败。<大笑>

监督者此刻给自己的脸上来了一记渡着殷红的烟拳,之后让自己清醒地回到了现实。她拿起了书籍,疯狂地笑着。

O5-9:你他妈最好祈祷我们能一起看。

一些类似于SCP-5795-2的人形遮蔽了屏幕,这时终端中断了连接。他们摆出狞笑的鬼脸,之后电脑便停止了工作。Rivera和Asheworth都震惊地盯着终端。

Rivera:我日,我们得阻止她。

Asheworth:我……我知道。

Rivera以神情凝重的担忧望向他。

Rivera:不,我们必须得阻止她,Daniel,你知道吗?这将不再是你一直以来去杀死你讨厌的人,这将不再是一个人的追逐,这将不再是一起复仇的使命。这将是事关整个操蛋的世界,Asheworth。我们已经搞砸了四次,现在挡在这个世界和彻底完蛋的末日之间的就只有那个天杀的最后封印了,而她已经知道该如何解除它。以及,相信我,她将毫不犹豫。不论我们经历了什么,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地杀了她,再不动手就来不及了。

Asheworth:<叹气>但是我们要怎样做?我的意思是……就算是这样了,<触碰额头上的印记:>我又不能确保在面对她时能够镇定自若。

Rivera:我猜我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直接进入监督者议会,在她察觉前杀了她。

Asheworth叹了口气。

Asheworth:召集所有人。让Tier'ney也招呼一批人,我们需要所有人。

Rivera:什么?为什么?

Asheworth:因为我们得攻下监督者议会。

> O5-9,你的终端已闲置长达10分钟,是否重置访问?

输入:千重黎明协议

> 你确定?千重黎明协议需要通过所有O5议会成员的批准。

激活:管理员-覆盖-密钥

> 千重黎明协议已成功启动,我们在另一头再见,O5-9。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