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36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 内容警告: 包含部分暴力、内脏、煤气灯效应情节

SCP-6136文件

项目提案2022-001:SCP-6136

项目等级: Thaumiel(待定)

特殊收容措施:SCP-6136收容于Site-12中的安全储存箱中,开启储存箱需进行特殊生物特征识别。生物特征长期与基金会人员生物学数据保持一致,以防人员私自开启。SCP-6136的使用需接受非常规劝导部的监督。

测试:有关SCP-6136的测试应接受严格管理。测试前,所有参与者必须接受最低强度的3级记忆消除,随后需回答与钳子相关的提问。提问示例如下:

  • 你是否有任何与钳子有关的童年记忆?
  • 你在工作单位是否见过或亲自用过钳子?
  • 你知道钳子的用途是什么吗?

其后,参与者将观看一张钳子的图像资料,并进行单词联想,同时被给予一把钳子及若干金属材料用于加工,最后接受最低强度的1级记忆消除。

完成上述步骤后测试方可进行。

描述:SCP-6136是一把自制的钳子,具有实体记忆术的性质,其容量正在探索中。

欢迎,Filia博士。

Site-12神秘学应用主管Bullo博士,别来无恙?考虑到仅在一行脚注里解释“实体记忆术”有些复杂,请容我冒昧地稍稍打破一下惯例。

首先,大家都知道什么叫记忆术。专业点地说,它是一种用于帮助唤醒和留存信息的记忆手段。不幸的是,对于SCP-6136来说,这个定义有着很大不同。

传统的记忆术应用包括易记短语、短诗、歌曲等,大部分都和听觉有关。我就有个和行星名称有关的小技巧。现在我们的太阳系是不是就是出现在你脑海中了?这就是通常的记忆术。

然而,记忆术还有一种类型是基于物理世界的。

disaster

想想看记忆术的起源。

古希腊诗人,凯奥岛的西蒙尼德斯受斯珂帕斯邀请前往其宴会进行表演。西蒙尼德斯如约前来。斯珂帕斯要求他为一名拳手作颂歌,他从命,并为传说中的双子卡斯托尔和波鲁克斯献上了溢美之词。然而斯珂帕斯对过分的赞美感到厌烦,并决定只支付一半报酬,而剩下一半西蒙尼德斯只得去拳手那里讨要。

过了一会儿,西蒙尼德斯收到一条神秘讯息,催促他赶紧去户外。他刚到门口,天花板就砸向了斯珂帕斯以及他的宾客们。无人幸免,且尸首死状凄惨,难以辨认,至少对于那时的古希腊法医学来说如此。

好在西蒙尼德斯有能力根据每位宾客的位置回忆起了尸体们的身份,这才使他们得以无误而体面地下葬。于是希腊哲学家们开始思考一些新的思维方式,并且催生了位点法:记忆宫殿,利用空间环境来唤醒记忆。

“in the first place1”之类的短语可能就是源于记忆宫殿。所谓记忆宫殿,就是将一个特定的记忆存放于某人所熟悉的位置。它非常灵活,许多思想家都会练习这种技巧。然而,记忆宫殿法的实践正在衰落,而且很少有人知道,记忆宫殿是指真实存在的地点。

SCP-6136就是这样一个工具,它就来自于一个记忆宫殿。

SCP-6136是一个具象化的记忆,它已传承数代,只是终被遗忘。而正因如此,它最终才成为了现在的SCP-6136。如果它并未被忘却,那它就只是一个模因而已,那就该别的部门来管了。可一旦它被遗忘,就会完全转化成另一事物,而被记起时又会转化回来。

就像一般的工具会逐渐失去光泽,不再锋利,SCP-6136同样易损,随之被忽视遗忘。同时也如普通工具一样,它是可修复的。













测试ID SCP-TEST-LD10
相关要求 TBD2
测试输入 SCP-6136是一副自制的钳子。
指令 由测试监督员决定。
预期 SCP-6136将是一副钳子。
评估标准 TBD

安全线:1
2022/01/03 7:29UTC
799120 记录编号 799119
英语

参与人员:
Jeremy Filia博士(测试监督员)
D-2002,Fischer Price(测试对象)


[记录开始]

Filia博士与D-2002处于一经改造的讯问室中。博士对着眼神涣散的D-2002打了响指,重新唤起其注意。


Filia博士: 那我们开始吧。来,看着我的手,你看到多少只手指?

D-2002: 五只。

Filia博士: 很好。我们从6:44开始的评估,现在几点了?

Filia博士挽起袖子,露出手表。他伸出手展示给D-2002。


D-2002: 七点……半?

Filia博士: 不错。你现在感受如何?你是否相信你的脑子还是你自己的?

D-2002大笑。


D-2002: 我的天,我永远也搞不懂你们这些博士。我对过去的这个小时毫无印象,我也不知道这是件好事还是坏事。

Filia博士: 不好不坏。不过好在你还保留着自我意识。

D-2002: 那我猜我该为此感到高兴?

Filia博士: 确实如此。

D-2002靠在了椅背上,把手垫在脑后。


D-2002: 这个测试不会就这么完了吧?

Filia博士: 为什么你会这么认为?

D-2002: 那个盒子刚才不在这儿。

D-2002指了指收容着SCP-6136的盒子,盒子被藏在了房间角落。


Filia博士: 你不用管那个盒子。下次你可以凑近点去看看它,不过现在,你需要回你的监室。来杯咖啡?

D-2002: 半脱脂的。

Filia博士: 我会注意的。

两人同时起立离开讯问室,再次与外面的安保会合。


[记录结束]


测试ID SCP-TEST-LD11
相关要求 D-2002
测试输入 SCP-6136对于你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指令 由测试监督员决定。
预期 SCP-6136将呈现新属性。
评估标准 TBD

安全线:1
2022/01/05 7:29UTC
799121记录编号799120
英语

参与人员:
Jeremy Filia博士(测试监督员)
D-2002,Fischer Price(测试对象)


[记录开始]

Filia博士和D-2002处于同一经改造的讯问室中。博士向D-2002挥手,重新唤起其注意。


D-2002:行了行了,天啊,我头好痛。

Filia博士:严重吗?

D-2002:还好,只是普通的偏头痛。我小时候总是这样。我能不能——?

Filia博士:好的,你等我一下。

Filia博士离开并带着一杯水及止痛药返回。D-2002将其服用,后将空杯放回Filia博士那边。


Filia博士:现在可以继续了吗?

D-2002:行,好的,可以了。

Filia博士:你现在感觉怎样?

D-2002:好多了。哇哦,你们给的那是——刚才那绝对不是泰诺吧?

Filia博士:是基金会制的解热镇痛剂。它能止痛,让你清醒,还有其他一些效果。为此我还不得不去补充那个医疗包,不过我觉得这应该是值得的。

D-2002:早知道我就一直说我偏头痛了。好吧,来吧。

Filia博士:我再确认一次,你感觉如何?

D-2002:超棒。

Filia博士:这可能会让结果有点乱,不过不碍事。现在闭上你的眼睛,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

D-2002缓缓闭眼,放松地呼气。


D-2002:我在我老家,一个小街区外面,我在吃一个甜甜圈,还有一个熊爪包3。这也谈不上是我最喜欢的食物,毕竟我当年可是镇上的著名小胖子。我喜欢吃它只是因为这名字听起来很酷。我还呆在我爸的车库里,坐在上漆台边。

Filia博士:上漆台?我想想,某种小工坊……之类的?

D-2002:是的,就是那种。我爸那时对车啊家具什么的都有点兴趣。他对啥都有兴趣,我甚至还记得他折腾过烟花,不过他从没在我面前放过。

Filia博士:你可以睁眼了。

D-2002睁开眼睛,Filia博士点了点头,并把装有SCP-6136的盒子放在他面前。


Filia博士:把你的拇指放在这个小垫子上,务必注意这可能有些疼。

D-2002:我的后颈都没感觉了。好吧我会没事的。

D-2002将其左手拇指放在垫子上。盒子起火,拇指开始流血。盒子发出嘶嘶声,活栓一个接一个弹开。Filia博士戴上一副SCRAMBLE护目镜和心灵遮断头盔。


D-2002:这都啥跟啥啊?这是个炸弹吗?

Filia博士:如果这是炸弹的话我也不可能坐在这里了。

D-2002:等等,这说明你上个月给我的那玩意曾是个炸弹?

Filia博士:我倒希望如此。现在把这个异常从容器中拿出。

D-2002取出SCP-6136并查看之。


Filia博士:你看见了什么?

D-2002:看起来像把钳子,特普通的那种。

Filia博士:你会用它来做什么?

D-2002:我……

D-2002声音渐小。


D-2002:我不会做什么。

Filia博士:我换个说法吧。这件物品能被怎样利用?我不是问你个人想拿它做什么事。

D-2002:那我也说明一点:你无法用它来做任何事。

Filia博士思考该回答。


Filia博士:好吧,把这件物品重新放回盒子。

D-2002照办。


Filia博士:现在想象一把钳子,就像你刚才见到的那把。不过这次这把是更加现代的工业制品。它有着橡胶手柄,易于抓握,并且拥有蚀刻槽,可以更方便地处理金属制品。

D-2002:用来固定金属,或者弯折铁丝,挫一下管子上的炉渣什么的。

Filia博士:这是不是跟刚才那个异常有差别

D-2002:对。

Filia博士:明白了。好吧,今天就到这里。你提供了一些值得探究的信息。现在让我们把你送回去吧,来杯咖啡?

D-2002:好的。

两人站起,但D-2002脚步踉跄,扶住了桌子。Filia示意两名安保帮助D-2002,然后随D-2002及安保人员之后退出讯问室。

[记录结束]


测试ID SCP-TEST-LD12
相关要求 D-2002
测试输入 SCP-6136不是钳子。SCP-6136什么也不是。
指令 由测试监督员决定。
预期 SCP-6136将不复存在。
评估标准 TBD

安全线:1
2022/01/07 5:22UTC
799122记录编号799121
英语

参与人员:
Jeremy Filia博士(测试监督员)
D-2002,Fischer Price(测试对象)


[记录开始]

Filia博士和D-2002处于一经改造的讯问室。桌子边缘置有一台投影仪,位于二人之间。


D-2002:我突然就想不起来之前那个小时里的事儿了。我猜我们要开始测试了是不是?

Filia博士:不急。我今天过得也不怎么样,还是让我们慢慢来吧。

D-2002:这还真是非同寻常。

Filia博士:是吗?

D-2002拿起遥控并打开了投影仪。Filia博士一直观察着他。


Filia博士:我觉得你也有些不同以往,你今天特别主动,尤其是考虑到你之前经历过的那些测试。

D-2002:不敢苟同,到现在还没习惯这些奇葩狗屎玩意的才叫奇怪呢。抱歉我不该说脏话,我们能继续了吗?

Filia博士:慢慢来,我已经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了。

D-2002:是要搞什么机要大事?

Filia博士:那倒不是,只是我在某种程度上还在管后勤。

D-2002:那得做些什么?

Filia博士:不停骚扰L&T直到他们放弃抵抗并给我们更多补给。

Filia博士打了个呵欠,并挥手表示继续。


Filia博士:按一下按钮——右边那个。

D-2002按了按钮,投影开始无声播放一段无关影片。


Filia博士:再来一次。

D-2002低头看着遥控,再次按下按钮,这次正确放映了一张现代钳子的图像。


Filia博士:请说出图像中的物品名称。

D-2002:一副钳子。

Filia博士:你曾用它做过什么?

D-2002沉默。


D-2002:你说这把钳子?

Filia博士:这只是个巧合。

D-2002:所以你确实知道。

Filia博士:我只是想要一个诚实的回答。

D-2002:即使你已经知道答案?

Filia博士:请继续测试,Price先生。

D-2002盯着Filia博士。


D-2002: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在耍我。我成了个D级当然是有原因的。

Filia博士耸肩。


Filia博士:就像我说的,我只是想要一个诚实回答。

D-2002犹豫了。


D-2002:我曾经是某个团伙的一员,好吧,不是一般团伙,是黑手党,我一直在为他们做些破事,但有一件事我印象特别深刻,那次他们邀我去参加一次谈判,他们装得跟一次周末团建似的。我都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在邀请我出去喝酒。

Filia博士:那钳子呢?

D-2002缓缓点头。


D-2002:我……就快说到那儿了。Romero,一个大佬,觉得我差不多该是时候从保镖毕业,去干票真正的“业务”了。我却问他“酒在哪儿?”情况已经很清楚了,然而他们只是大笑,之后塞了把钳子给我,就是那样的钳子。接下来的……你已经知道了。

D-2002声音渐弱。Filia博士示意其继续,D-2002做了一次深呼吸。


D-2002:他们说从牙开始,哈,也没法从别的地方开始,但是……反正他们这么说的。那些牙齿很白,很干净,就像象征着纯洁,有点诗意的讽刺对吧。他们还拿来个……金属泵?有点像个小千斤顶,就像汽车用的那种,不过这个是用在他嘴里。我得撬开他的嘴,但他一点也不肯让步,所以我照他眼睛来了一拳。

D-2002搓了搓手,因为寒冷而微颤。


D-2002:他没有喊也没有叫,我觉得他挺勇敢的,不过这也可能是由于——算了当我没说。接着我拿钳子拔、拔他的牙。从前面右下方的牙开始,因为他坐在椅子上,这些牙齿是最顺手的。然后我告诉他,跟他说“我接下来要拔这颗了,别动。”我在想是不是我搞得快点他痛苦就会少些。回、回想起来挺野蛮的,历历在目。

D-2002吸了吸鼻子,并揉了揉。


D-2002:他确实没动弹。但我、我开始出汗——我真的很紧张,手都在抖,我、我甚至钳不住他的牙。你知道牙齿其实很难钳住的吗?比钢材还难。这让我——所以我……

D-2002声音渐小,望向左手边的墙。他清了清嗓子后继续。


D-2002:我弄碎了他的牙齿,他的牙太他妈——抱歉,太难搞出来了。我手滑了一下,把他的脸划破了,但我并不想让他吃这种苦头。所以我钳得更紧了于是——它碎了,那些牙齿碎了。没出什么血,但他开始大笑,喊叫,那是种、是种沉闷的尖叫,听起来真的、真的很……

D-2002:那些大牙是最难搞的。我能感觉到他的呕吐反射,但我们把他绑了那么久,他已经没啥可吐的了。他、他身上都是尿和屎,所以过后我还得拿水管冲他。在牙齿、牙被压碎了之后,我们给他灌了酒精,为了——你知道吧?酒精。然后我继续……

D-2002:那些就是重头戏,其他部分我记不太清了。我记得他们把他吊了起来——倒吊我是说,吊着他的脚踝。然后用一把军刀侧着划了口子,带着角度,我猜那是为了搞出、割出小杯子一样的空间,然后我们就往里面灌伏特加,一整瓶,一瓶接一瓶,很浪费对吧?然、然后——

D-2002剧烈颤抖,不停用鞋跟敲击地面。他吞了吞口水,擦去额上的汗。Filia博士示意其停止。双方皆沉默稍许。


Filia博士:谢谢。

D-2002轻笑。


D-2002:谢谢——为啥?

Filia博士犹豫了。


Filia博士:你的经历……会带来一个……更好的未来。

D-2002哂笑后大笑,偶尔吸一下鼻子。


D-2002:我——我就知道我吓到你了。你就是那么一说而已。你想要一直表现得够专业,但我吓到你了。

Filia博士:让我们继续。

D-2002:谢谢你。

Filia博士皱眉,欲言又止。他将盒子放在D-2002面前。


Filia博士:打开容器,然后取出其中的物品。

D-2002:你知道吗,我刚来这儿的时候觉得你们全都是法西斯,只许干这个,不许干那个的。不过现在我看到了一线曙光。

D-2002取出SCP-6136。


Filia博士:请描述——

D-2002:这是一副钳子。我说的一线曙光是指你们有在听我们说话。

Filia博士: D-2002。

D-2002:世界上最邪恶的罪犯和最伟大的头脑共处一室,真是神奇,真的。这五年来一直有人跟我打听监狱的内部消息。他们并不是关心我,他们只是想知道我我在这里都干些啥。我就是个杂鱼,他们只会拿我去做些没屁用的烂事。他们根本不关心我,他们只是喜欢指着我的鼻子然后说“快看他这逼样”。我已、已经见识过很多,你是唯一一个、一个……

沉默。


D-2002:能倾听的人,你是唯一一个听我说话的人,而且我知道你会听的。每次测试之前你都消除了我的记忆,但我知道你记得,我从你对待我的方式中就可以看出来。

Filia博士:呃这……这只是我的工作。我——咳,让我们带你回监室吧。来点咖啡?

D-2002:今天算了,谢谢你。

二人同起身并离开讯问室。离开时Filia博士递给D-2002一包纸巾,D-2002点头致谢。

[记录结束]


笔记:以上按程序执行,与本人情绪状态无关。

测试ID SCP-TEST-LD13
相关要求 D-2002
测试输入 SCP-6136是一段记忆。SCP-6136是另一个工具。
指令 由测试监督员决定。
预期 SCP-6136将转化成另一事物。
评估标准 TBD

安全线:1
2022/01/09 6:00UTC
799123记录编号799122
英语

参与者:
Jeremy Filia博士(测试监督员)
D-2002,Fischer Price(测试对象)


[记录开始]

Filia博士和D-2002处于一经改造的讯问室。二人之间未放置桌子,Filia博士握着SCP-6136的容器。


D-2002:我之前有问过桌子的事吗?

Filia博士:问过了。

D-2002:我能再问一遍吗?

Filia博士:隔壁的讯问室借走了。

D-2002唔,我觉得一个世界顶级秘密组织的讯问室应该有足够的桌子,我有合法权利表示不满。

Filia博士:Price先生,你拥有一切合法权利,除了那些不合法的4

D-2002装作惊讶,并兴奋地和Filia博士对话。


D-2002:你还会讲笑话?怎么心情这么好?

Filia博士:没怎么,今天天气不错。

D-2002:天气不错?我可是知道你不关心天气的,你是个工作狂,你宁愿住在办公室里,而不是花三十去坐车。你知道吗,我能看出一些事情,一些逆反心理学,可以这么说。

Filia博士:逆反心理学不是这样的。

D-2002:你根本不知道,你就是随口一说,对吧?

Filia博士点头


D-2002:我还挺喜欢你的,你有点像漫画里的超级英雄。我看得出来,其实你很谨慎,虽然你总在很愉快地与同事交往,就像现在这样。但说话的时候你也总只是默默地听。我的推测是你真实的性格其实是安静又严肃的,但不知道为什么你一直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大概这个Site不允许消沉吧。和我在一起时的你才是真实的你,工作狂Filia博士。

D-2002:所以说,你到底在隐瞒着什么?

沉默。


Filia博士:我觉得我大概已经搞明白这个异常了。

他敲了敲盒子,并递给D-2002,并示意其打开。


Filia博士:SCP-6136通常是一副钳子,注意我所说的“通常”。那么它到底是什么呢?可以类比成一个U盘,就是一个小型的存储装置,里面装着记忆。

D-2002:但为什么是把钳子?

Filia博士:这就是问题,为啥它是把钳子?因为它其实并不是。让我们的U盘类比更进一步:我们可以想象U盘中存储的记忆才使得U盘是U盘。这是种递归,但这并不合理。某人的记忆制造了存储记忆的U盘,SCP-6136就是这样的东西,有人用关于钳子的记忆再造了一把钳子。

Filia博士:然后你可以存储更多记忆进去,不只是钳子,而是其他的一些东西。在之前的测试里,你无法识别出SCP-6136的用途,因为我们通过某种手段消除了SCP-6136中的相关记忆。我们做的某件事干扰了那些记忆,那么是什么样的事呢?

D-2002:添加更多记忆。

Filia博士:完全正确。SCP-6136怎么识别它自己的记忆?怎么分得清自身存在以及我们添加的与它本身无关的东西?当我们刚发现SCP-6136时,我们确实知道它是什么,但我们现在不知道了。这是否意味着加入更多记忆就会使SCP-6136纯度更低?这是不是它只是把简陋的自制钳子的原因?我这么说你能明白吗?

D-2002:大概吧。

Filia博士:长话短说,SCP-6136是可以改造的,并且必须要改造。现在拿出SCP-6136。

D-2002取出SCP-6136。


Filia博士:SCP-6136的相关规律目前还不清楚,我们并不知道应该怎样去改造它。起初我们考虑过模因和心理运动学,也许它是印记的高级形式。但SCP-6136根本不属于这两个范畴,所以SCRAMBLE和心灵遮断技术对它无效。但是记忆无法非常清晰地交互,我们也没有存取记忆的技术,至少,没有像SCP-6136这样通过第三方事物进行存取的技术。

D-2002:那接下来呢?

Filia博士:我们用我们的记忆改变了SCP-6136。你来想象一个、一个武器什么的,随便什么武器,你想逃跑吧?那就想一个撬棍,或者一个手榴弹,然后闭上眼睛!

D-2002:不要。

沉默


Filia博士:什么?

D-2002:不要,我不想跑。

沉默。


Filia博士:为什么不啊?

D-2002:你认真的?

Filia博士:是的,认真的。我不理解你为什么不想跑,人的本性不就是追求自由吗。

D-2002:什么样的自由?

Filia博士:就是传统意义上的自由啊,还有别的吗?

D-2002:反正在我看来,有两种不同的自由。两种。你想听我讲讲吗?

Filia博士:好吧,当然,你说。

D-2002挺直了腰背,竖起两只手指,开始分别详述。


D-2002:免于做某事的自由,和能做某事的自由。你是个聪明人,你知道我想要哪种。

Filia博士:前者,免于被我们囚禁。你想回到外面去。

D-2002:我在外面已经一无所有了,你看过我的档案,我真的……一无所有了。我出去能干嘛呢?流浪?这又不是基金会的错,反正我已经无家可归了。我他妈可是又臭又硬的茅坑石头,我想去选择。妈的,你是不会想到外面去的。

沉默。


D-2002:我还得去弥补我的损失,双倍的,还得去适应。我只有一个选择,那我就要自己去做这个选择。我选择留在这儿,所以我不需要这个。

他将SCP-6136放回容器并且交回Filia博士。


Filia博士:啊,好吧……那至少让我们完成本次测试?

D-2002:你自己看吧。

Filia博士快速低头看了一眼SCP-6136,接着又看向D-2002,并拿起了SCP-6136.


Filia博士:这是个……喷漆枪。

D-2002:这样行了不?对你们的项目来说,这个结果够可以了吧?

Filia博士:这……确实不错。是的,这是个结果。呃,啊,来杯咖啡吗,半脱脂奶?

D-2002:好的,当然。

二人起立,但在离开前Filia博士叫住了D-2002,快速伸出手,而D-2002回应以握手。

[记录结束]


笔记:我早就说过了,不是吗?

测试ID SCP-TEST-LD14
相关要求 N/A
测试输入 SCP-6136非常有用。
指令 由测试监督员决定。
预期 SCP-6136将会非常有用。
评估标准 D-2002的释放。

安全线:1
2022/01/11 7:39UTC
799124记录编号799123
英语

参与者:
Jeremy Filia博士(测试监督员)
D-2002,Fischer Price(测试对象)


[记录开始]

Filia博士与D-2002处于一经改造的讯问室。桌子已被移回房间,二人舒适落座。


D-2002:我可以说话吗?

Filia博士:你这不就说了吗。

D-2002:哈,真好笑。我要说点正事。

Filia博士:招供吗?哇我都还什么都没做呢,你可真是帮大忙了。

D-2002:我求你闭嘴。

沉默。


D-2002:又来一次测试吗?

沉默。


D-2002:不是测试吧,是吗?

Filia博士: 不是。

D-2002:那我在这儿干嘛?我们在这儿干嘛?我们已经测试完了,是吧?

Filia博士:别说得像是你做了很大贡献一样,谁都可以当测试对象。

D-2002:这不是重点。我——啊!我说不好,是不是出啥岔子了?

Filia博士:没什么岔子,一切都在按计划进行。

D-2002:什么计划?谁的计划?你的,还是基金会的?

Filia博士:我的。

沉默。


D-2002:你的。

Filia博士:是的。

D-2002:那行吧,说说看。

Filia博士:我不会说的。我来这里是为了道贺,以及,好吧,道别。很高兴与你合作。

D-2002:这是我听过的最离谱的鬼话。

沉默


Filia博士:我的职位……不允许我透露过多信息,我只能说暗语了。

D-2002:你这人真是要命。

Filia博士:你小时候最喜欢哪种甜甜圈?

D-2002:你他妈在逗我吧。

Filia博士:你没有最喜欢的甜甜圈,因为你的父母过于注意身体,甚至都不去考虑你吃它的可能性。

D-2002:恭喜你,你是大佬你说啥是啥。

Filia博士:你父亲是个医生,儿科医师。你母亲是个交通事故律师。你则是个学霸,每门课都得A。

D-2002: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Filia博士:但不幸的是,你在试图侵入基金会区域时被捕,我们对你的父母进行了记忆消除,并且把你编为了D级人员。

D-2002:你以为说这些就能把我惹毛?你到底是要干嘛?

Filia博士:你想拥有自由,你想出去,不惜任何代价。记住这些话,而且要牢牢记住。你想要出去。

D-2002:嘿,看起来我们这儿出了个福尔摩斯,他发现所有人都想逃离这个牢笼,这还真是个大发现嗷。

沉默。


Filia博士:以上就是我要说的。

Filia博士起身走向门口,出门前他回望了D-2002。


Filia博士:来杯什么样的咖啡?

D-2002:加糖。

Filia博士朝D-2002悲哀地微笑,然后离开。随后两名安保人员将D-2002带回监室。

[记录结束]


笔记:结项吧。

















安全线:1
2022/01/11 8:11UTC
799125记录编号799124
英语


[记录开始]

Filia博士独处于其房间中,躺在床上茫然地看着天花板,并拿着一本打开的书。基金会通讯器响铃,Filia博士接听。


Filia博士:你好?

Dhalia.aic:Jeremy,恭喜结项!了不起的成果,不是吗?

Filia博士:是吧,是的,多谢来电。

Dhalia.aic于是呢,我不得不注意到你今天没有上班。你还好吗?有哪里不舒服吗?

Filia博士:不,我很好,我是说——好吧——

Dhalia.aic你知道吗,可能我不该管这个,不过你值得一次度假,你觉得怎么样?

Filia博士:度假?

她发出咯咯声。


Dhalia.aic呱呱!鹦鹉!我是鹦鹉!哈哈我在逗你玩。是的,请个假吧,请一个星期什么的。你不是离夏威夷挺近的吗?我觉得应该不会太麻烦吧。去吧,去晒晒太阳,补补维D,怎么样?

Filia博士:唔,好的,当然,谢谢。

Dhalia.aic你可以先花两天来做计划以及其他事情,我还是挺通情达理的是吧。但是就是说……

Filia博士:你需要一个答复。

Dhalia.aic对!我知道你还没登陆电脑,如果你不介意——

Filia博士:好吧,我直接告诉你……还是让我花几秒钟来整理一下思绪吧。

Dhalia.aic当然,记得回电,我还有别的电话要打,一些UIU的事儿。回见~

对方挂断电话,Filia博士回到床上静躺稍许,接着下床取出一份文件,将其置于床头柜上,然后深呼吸。他呼叫了 Dhalia.aic,后者立即接听。


Dhalia.aicJeremy!我已经开了录音,你说吧。

Filia博士:谢谢,咳。

Filia博士: “项目提案2022-001,SCP-6136应用相关。SCP-6136本质上是一个记忆转换装置,可以具象化和执行所请求的记忆。需注意的是,SCP-6136所存储的记忆存在一明显上限。”

Filia博士:唔,这些就是我之前写的了,接下来我能不正式地口头描述吗?

Dhalia.aic当然,你可以日后再将它正式化。

Filia博士:输出结果是确定的,溢出的记忆会在人和人之间转移,我不知道这会不会也影响动物,我也不知道在转移过程中SCP-6136会发生什么,不知道有没有使用次数限制。不幸的是,我们只有一个SCP-6136,不能鲁莽行事。

Dhalia.aic没错。那这东西有什么用呢?为什么你觉得它应该是Thaumiel?

Filia博士:有两个方面。首先,呈现人们的记忆,尤其是那些犯罪者的,我就可以在不违背伦理的前提下体验到折磨的过程,亲自体验,并且无从反抗。这就避免了消耗必要的测试对象和工具,还避免了创伤经历引起的典型的情感依恋。

Dhalia.aic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Filia博士:明白。

Dhalia.aic你将会体验一切,这是只有虚无主义的不朽才能做到的事,天知道我们已经有多少这种安那其了。但不管怎样——

Dhalia.aic播放了一段开香槟和欢呼的音效。


Dhalia.aic好耶!我已经等不及你度假回来了!

Filia博士:唔,是的,我也是,等不及了。

Dhalia.aic噢,等一下,你不是说有两个方面吗?

Filia博士: 两个……?我是说过。

Dhalia.aic第一点我觉得我已经搞明白了,就是说不会造成实际后果的一手体验。那第二种呢?

Filia博士:我……我刚才可能有点紧张了。没有第二种了,真的。

Dhalia.aic没问题!噢,还有最后一件事,很小很小的小事。没什么东西会让我不安,你也能看出来吧,我觉得我相当快乐,你不觉得吗?我总想保持愉快。

Filia博士:于是?

Dhalia.aic你能懂吗?

Filia博士:我……什么?

Dhalia.aic你懂吗,Jeremy?我刚刚礼貌地问了一个问题。

Filia博士:我懂?

Dhalia.aic不,你不懂!

Dhalia.aic咯咯发笑。


Dhalia.aic抗命是一种犯罪,Jeremy。你现在懂了,是吧?我知道你懂了,不然……好吧,我并不能给你一个假期,但度假可真是生命中最棒的一部分!我知道!虽然我没法度假

Filia博士:……我知道。

Dhalia.aic预祝假期愉快。

对方挂断。Filia博士颤抖。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