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70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170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Draugr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自异常通讯与关系部的通知



本项目正与异常通讯与关系部合作进行,Dr. Cole Thereven主管已上任为当前的异常项目主管。

bright.jpg
在一次异常受害者见面会上的Dr. Bright,他的护工在身边陪同。Dr. Bright之前遭受了多重半人格重叠,持续至今。

特殊收容措施:SCP-6170的尸体储存在Area-34的一个冷藏生物储存库内。获得SCP-6170项目主管与一位O5议会成员批准的人员可以访问。绝对禁止对SCP-6170的尸体进行解剖、改造或其他亵渎行为。.Draugr级指本身为无效化或已废除,但仍有持续存在的异常现象源于其中的项目。

SCP-6170-A创造或影响的异常应分类为SCP-6170-B,但仍需在数据库中保留位置。必须尽可能废除SCP-6017-B个体。

描述:SCP-6170为一智能实体,在2016年中的事故之前,存在于俄亥俄州██████████。SCP-6170能够稳定异常现象的效能,范围不只周边,而且遍及整个现实。将拥有异常性质的项目带到SCP-6017身边,其性质将会减弱,有时还能直接无效化。

2016年中,由于事态超出基金会控制,SCP-6170受到了致命枪伤。起初,SCP-6170死亡后没有观察到任何负面效应,于是被编为无效化。但是,近期分析表明此事件引发了异常活动.例如,1976间年均获分级的SCP数量为3,406。2010年间为5,231,2015年为5,754,2017年为19,233。数量的上升。部分之前就存在的异常在性质上展现出巨大的变化,与常态偏离得更远。此正在发生的事件被编为SCP-6170-A。

除异常数量的增长外,现实也出现了恶化崩溃的迹象。地球和周边空间的平均休谟指数在2016与2017年间下降了0.02Hm,与之前的每年5-12Hm相差巨大。


附录6170.1

SCP-6170之死



根据监督者议会命令

此段落为5/6170级机密,因此以你的安保权限无法访问。

请继续阅读下一段落。

6170



附录6170.2

SCP-6170-A的效应


除了描述部分提到的异常活动增长率,可看作“负面”事件的发生数量也得到了急剧提高。这种事件包括第三世界国家独裁政权的上台,以及每年自然灾害的抬升。此外,很多之前已存在的异常的性质发生了改变。许多情况下这些改变都会导致其对人类生命造成更大风险,或使其主动尝试破坏帷幕。下面的表格不完全列举了受SCP-6170-A影响的异常。

编号 项目等级 图像
SCP-682 KETER
tree.jpg

点击放大。

变化描述
在SCP-6170死亡两周后,SCP-682突破收容,逃入了当地的山区中。经过了一个月的搜查,发现SCP-682变成了一个形似枯树的肉质静止结构。SCP-682不结果,而有类似爬行动物的有机体。有机体展现出与SCP-682相同的适应与再生能力。它们的再生速度缓慢了许多,能够被消灭,但仍为相当大的威胁。


编号 项目等级
SCP-963/Dr. Jack Bright EUCLID
变化描述
SCP-963之前覆盖的所有“意识”同时恢复了,对Dr. Jack Bright的心智造成了不可修复的损害。原先认为SCP-963个体已被完全摧毁,现今表明此护身符能够用和SCP-3993相似的方式储存他们。这起事件导致了类似多重半人格重叠的病症,多个个体试图在同一个身体内共存,努力控制其他个体。

护身符中心的红宝石出现了裂痕。


编号 项目等级
SCP-4999 KETER
变化描述
SCP-4999的异常能力完全颠倒了:出现在孩子出生之时,递给父亲一根雪茄,并抱起新生的孩子。SCP-4999让公共知道了自己,有时会在新闻上露面。但是,有一项能力没有改变:SCP-4999不能说话。SCP-4999成为了标志人物,出现在许多生日贺卡上,还获得了如“生命赠与者”或“生诞老人”的昵称。


编号 项目等级 图像
SCP-2000 无效化
yellowstone.jpg

点击放大。

变化描述
在无效化之前,SCP-2000的BZHR失效了。从中产生了大量残缺的人类,严重破坏了SCP-2000的结构完整性。这导致了整个设施结构的崩溃,自此无法使用。


编号 项目等级 图像
SCP-1845SCP-3011SCP-3466SCP-3765SCP-3778SCP-3932 Safe/Euclid/Euclid/Euclid/Keter
group.jpg

点击放大。

变化描述
全世界范围内,多种毫无关联的哺乳纲、爬行纲、鸟纲和两栖纲物种瞬间获得了智能。世界上出现了无数个动物文明,多数社会等级与SCP-1845相似。这些封建文明多数信仰一基督教派,此教派宣称亚当和夏娃其实是两个原核细胞,上帝给予了它们生命。它们同时相信所有非类人动物都是地球的真正后裔,人类只是魔鬼设置的路障而已。尽管多数文明未对人类表现敌意,某些先前存在的文明(如SCP-1845和SCP-3932-Δ)已向人类发动全面战争。

更新02/12/2101:节肢动物门、软骨鱼纲和硬骨鱼纲的物种开始出现智能,并对人类产生敌意行为。


编号 项目等级
SCP-5441 Keter
变化描述
SCP-5441中的角色“Dave”察觉到了每月记忆删除程序,并用粘在桌子底下的胡椒喷雾攻击了记忆删除剂分发员。“Dave”之后向SCP-5441的其他居民告知了当前情况。它们之后全部知道了此事。SCP-5441中的常规排练已暂停。SCP-5441内的个体已接近逃离。








附录6170.3

对BRIGHT的采访


对Dr. Jack Bright的采访

采访者:Dr. Akabi Hayk

前言:鉴于Dr. Bright直接受到了SCP-6170-A影响,认定采访他可以为当前状况带来宝贵的信息。出于对他目前状态的考量,指派Dr. Akabi Hayk,一位基金会超心理学家,对他进行采访。


[记录开始]


[采访间内有一张桌子,两边放有两张金属椅。左边的墙壁有一道单向窗户,另一边房间的人可以看见里面。虽然程序要求所有采访都需有人监督,但由于目前人手短缺,无法达成此项要求。]

[Dr. Jack Bright绑在椅子上,手腕和脚踝上有金属环。Dr. Akabi Hayk坐在他对面。]

Dr. Akabi Hayk:为记录需——

Dr. Jack Bright:上呃说。

Dr. Hayk:——要,我是Dr. Akabi Hayk,一位专精超心理学的基金会雇员。我正在采访——

Dr. Bright:我不不现在我但确定我不是现在我不是现在我是现在我相信我现在我曾是我不不确定Jack Bright。

Dr. Hayk:——目的是获取关于……当前事态的可能信息。

Dr. Bright:呆子们,更由世界的死亡冲撞,更由熵冲撞,由呆子们造成,那儿由那儿由我们。

Dr. Hayk:呃,对,没错。我被派来这里,一方面是因为我的专业,另一方面是因为我和这个,呃……烂人的历史。

Dr. Bright:我们曾经骂你感谢你那。我们我我们曾经骂你为了感谢你为了启发我们在那里。我们我我们曾经在那骂你或那场事件。但现在我们和那棵植物,但现在们我我们为了感谢你为那场事件。但是那场事件。

Dr. Hayk:你……请说?

Dr. Bright:问没题。

Dr. Hayk:好的,那么,Jack,你能告诉我你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Dr. Bright:这次尝试花了许久,破裂了它的死亡。它这到来的百万个动物进入整个顶部,但所有的灵魂出去了,爬向堡垒陨落。我向的灵魂要回响那些该死的老鼠已经裂开它已裂成片。它这于那些。我在歪星巨浪之上。落那些。我覆写欲宇宙可怜人是许多的,碎裂的片。我试图爬歪星的堡堡垒。这裂它进入心思,裂我的颈于所有的

Dr. Hayk:……我明白了。所以……这和SCP-6170的死有关系。

Dr. Bright:SCP-6170不幸的陨落造成了此事。这是。那是好的吗。没错,SCP-6170不幸的陨落造成了此事。那是好的吗。没错,SCP-6170不幸的陨落造成了我们在叫这个人吗?确。

Dr. Hayk:停停,我已经明白了!6170不幸的陨落造成了此事!哈!好的好的,这——这是个开头!你能不能跟我说说6170?和这……这些烂事情有关的东西?

Dr. Bright:好的,老兄。6170很大地让改变我,非常异。英雄,且不是路径。天他们怎样他们怎样他们什么天那些焚书人,那些焚书人,的进度然后问那些焚书人,这路径。去不这路径它要毁灭了他们如何这世界。问路径它不是那些圣人,他们杀死了。SCP-6170,这世界不是他们怎样这些英雄的,就要直他们杀死了。SCP-6170,不是他们的过程如何他们杀死了。问他们什么圣人间之圣人。

Dr. Hayk:焚书人……圣人……GOC的108议会里有几个宗教团体……你就是想告诉我这点吧,Bright?他们和这件事有关吗?

Dr. Bright:我忆记他们自己,问要做的东西和SCP-6170。你必须问他们自己,问SCP-6170的死。你必须问焚书人他们如何他们自己,问他们给自己下了毒,问他们低级,问焚书人有没有我忆记有无!

Dr. Hayk:给自己下了毒……你提到了关于神的东西……6170是个神吗?

[Dr. Hayk拿起掌上电脑,在基金会数据库里查找。]

Dr. Hayk:撒旦教会科学派就是想要弑神的,如果6170确实是个神,那么……我得去打电话了。

[Dr. Hayk把她的笔记叠成整齐的一沓,迅速走出了采访间。]

[Dr. Bright叹气,在椅子上滑了下来。]

Dr. Bright:草拟大业。

[记录结束]


附录6170.4

阿提斯计划


ATTISR.png



计划概述:阿提斯计划由SCP-6170创立,包含几个奇术仪式。

摘要:阿提斯计划由Dr. Cole Thereven提出,需指派MTF-PSI-8协助复活SCP-6170。在它存活期间,基准现实未受影响,保持正常。它死后,异常开始偏离通常的能力,同时休谟水平降低。

计划信息:项目SCP-6170的复活对常态,以及全人类的存亡至关重要。

已安排了几个关于异常科技集成和奇术仪式的行动。在SCP-6170事件期间,SCP-447经受了升华,变成了一团气体。最终决定将项目SCP-447和它喜爱的D-1512134的尸体结合在一起。下面是一场采访,其标志为SCP-6170过程的一次顶峰事件。







GAS.png

在初始融合过程的SCP-447。

采访者:Dr. Cole Thereven

前言:SCP-447接触到尸体后,尸体复活了。由于在被几位基金会员工惊动时,异常展现出了智能的迹象,Dr. Cole Thereven被指派接触最新创造出的SCP-477-2。

[记录开始]

SCP-447-2:我操了,这尸体属实烂掉了啊。他妈发生怎么事情了?

Dr. Thereven:这是最配得上你的了。开始采访吧?

SCP-447-2:……

Dr. Thereven:你是谁?

SCP-447-2:呃,首先,我是个战士。但这已经过去久了,如果你懂我意思的话。

Dr. Thereven:你是什么意思?

SCP-447-2:我被困在这个黏糊糊的东西里已经太久了。这个不死的,狭窄的生活空间。

Dr. Thereven:你怎么被困住的?

SCP-447-2:嗯,我之前是个穷人。我去了迷宫,和那头他妈的牛战斗,这样能赚点小钱。

Dr. Thereven:等等——你是说米诺陶吗?

SCP-447-2:对,没错。苍天在上,他们他妈根本没和我说里面会有个跑来跑去的怪物方块,还有那头高高的公牛。

Dr. Thereven:好的?然后呢?

SCP-447-2:等会儿,孩子。我老了。你的声音在我脑子里进出,我可回忆不起东西,所以闭上嘴。

Dr. Thereven:叹气 好。

SCP-447-2:我看看——我去和米诺陶战斗了,在迷宫里——

Dr. Thereven:你已经说过了。

SCP-447-2:——然后方块在我正后面出现了,然后久——击倒了我。我可能有些自不量力了吧。(紧张地笑了笑

Dr. Thereven:好的——有点进展了。(Dr. Thereven在桌子上拿起一块写字板和笔,开始写字)还有吗?

SCP-447-2:好像感觉我正在和某种……非人类的东西共享一个身体。感觉这么多年了都很奇怪。我们待在了迷宫里。我开始发现——

Dr. Thereven:什么?

SCP-447-2:我的灵魂是陈腐的。它一直都被笨人保存着。但如果我能找到个容器,一切都能改变。我久久地在世界上漫游,想要找到一个。我很快发现自己来到了很久一段时间里最阳光明媚的地方。这里的人群如此密集。

Dr. Thereven:然后呢?

SCP-447-2: 然后你们这群臭逼来了,把我关了起来。

(SCP-447-2叹气)

SCP-447-2:我有个问题。

Dr. Thereven:啥?

SCP-447-2:为什么要带我回来?

Dr. Thereven:SCP-6170的死亡。它让你变成了一团气体。我们觉得把你和尸体结合起来会有帮助,但现在看起来效果并不好……

SCP-447-2:SCP-6170?什么东西?

Dr. Thereven:啊嗯…… [依O5要求已编辑]

SCP-447-2:宙斯啊!!!

Dr. Thereven:什么?

SCP-447-2:那东西是个神——而且估计是个挺强的神。

Dr. Thereven:Dr. Cole Thereven压低嗓音)我操。Jack是对的。

SCP-447-2:谁是Jack?

Dr. Thereven:别管了。我们需要复活它,这样事情才能顺利地进行下去,现实才能恢复正常。

SCP-447-2:这件事不容易。这样的实体是担负着现实的。你们需要修复现实本身。你们需要魔法。

Dr. Thereven:事情越来越难了。

[记录结束]



活页夹计划更新:Sigurrós Stefánsdóttir,先前编为SCP-239,之后被废除并放返社会了。SCP-6170团队决定与ISCP-239.放返SCP,对从收容中释放,但仍保留异常性质的异常。合作,复活SCP-6170,从而极大可能会修复基准现实。








附录6170.5

108议会的回应


根据附录6170.3中得到的信息,外交部与全球超自然联盟108议会中的宗教成员召开了回忆,认为它们要不是拥有关于SCP-6170-A的信息,要不就直接参与了SCP-6170的死亡一事。根据1976年的基金会–联盟外交法案,与会代表将处于禁律术之下,防止他们作出虚假供述。

108议会成员 供述
重组的圣殿骑士圣教团 “没错,我们相信我主是唯一的真神,我们不会掺和弑神的事件。那些信仰伪神的人都会自取灭亡。”
硅之诺伦仆从会 “我们为什么要参与谋杀,尤其是和这一场一样的谋杀?我不认为杀掉这个‘SCP-6170’能帮助真硅女神降生。那些撒旦教的,另当别论。这件事很可能有他们的协助。”
阿萨神族之普世教团 “我想让你直视我的眼睛,基金会人,然后告诉我:杀掉这个神怎么他妈就能帮助我们了?它印证了诸神黄昏的语言吗?这有益于我们团结全人类,帮助阿萨神族吗?不,他妈的根本不对。现在请你,我恳请你,滚出去,好吗?”
联合撒旦教会,科学派 “基金会,你们应该知道我们近十年里都没有弑过神了。我们和GOC和议会成员有协议,不让我们做这种事情。我们是议会中恶魔的拥护者,仅此而已。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们和这东西的死亡没有任何关系。我甚至都不能完全确定它是不是个神。你的文件里根本没提到它能散发Akiva辐射。”

附录6170.5的采访者Dr. Akabi Hayk,得知了108议会的回应缺乏有效信息。不久后,Dr. Akabi Hayk向上司提交了辞职信,称“在这几次尝试中缺乏恰当帮助基金会的知识与能力”。

对采访重新进行评估后,发现里面完全是废话,没有深层含义。Dr. Hayk记录下来有意义的语句,其实是SCP-963不同人格试图表达时拼在一起的无关词语。


附录6170.6

收容失效



收容失效档案



事故日期:23/11/2021

目击人员:Dr. Cole Thereven、机动特遣队Beta-7、ISCP-239。

描述:SCP-6170的死亡导致现实崩溃,基准异常的性质开始偏离正常。经O5议会讨论,决定尝试通过异常技术复活SCP-6170。

23/11/2021,在一次缓解SCP-6170死亡带来的效应的尝试中,阿提斯计划使用了其他异常和超科技复活此个体。

复活成功。尽管如此,并未观察到休谟等级和现实有显著变化。复活后的SCP-6170似乎因复活而发狂了,暴怒地冲出收容间,重伤了5名基金会人员。机动特遣队Beta-7在他造成更多破坏前部署到现场,成功处决了SCP-6170。收容失效的死者包括Dr. Cole Thereven,此异常研究队伍中的一名重要人员。

阿提斯计划失败了。休谟等级继续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下降,每年监测到的异常数量稳步增长。此计划的资产,包括SCP-239,被清算并分配到基金会其他更重要的部分。

    • _


    收容失效后,O5议会进行了一场投票。

    赞成 反对
    10 3

    CORA.png

    异常科技返还后的Dr. Cole Thereven。

    此投票涉及通过异常技术复活Dr. Cole Thereven。这将抛弃受到大量伤害与失血过多的身体部位。头部是唯一没有重大损伤的部位。由于SCP-6170-A,基金会力量被分散了,因此找人顶替Thereven的职位属于浪费资源。

    复活Thereven需要以下材料:

    - 保存异常的盐水;

    - 装有Thereven大脑中接线分子的水;

    - 一个储存器,使Thereven能够获得新记忆;

    - 扬声器,使Thereven能够交流。

    手术成功,Thereven复活了。


附录.6170.7

总体更新


自动更新

日期:05/12/2021

活跃SCP位置数:6999

年度休谟下降值:每6个月0.03hm

活跃基金会人员数:304,504

显著事件:阿提斯计划已终止。


自动更新

日期:02/06/2025

活跃SCP位置数:7865

年度休谟下降值:0.05hm

活跃基金会人员数:552,212

显著事件:


自动更新

日期:02/06/2030

活跃SCP位置数:10,343

年度休谟下降值:0.065hm

活跃基金会人员数:1,543,754

显著事件:


自动更新

日期:02/06/2040

活跃SCP位置数:60,534

年度休谟下降值:0.1hm

活跃基金会人员数:1,540,199

显著事件:帷幕已正式宣告破裂。


自动更新

日期:02/06/2050

活跃SCP位置数:789,964

年度休谟下降值:0.25hm

活跃基金会人员数:1,500,332

显著事件:多个第三世界国家因异常活动的增加而垮台。


自动更新

日期:02/06/2070

活跃SCP位置数:运行时错误 '6':溢出

年度休谟下降值:0.37

活跃基金会人员数:1,453,342

显著事件:


手动更新

日期:25/11/2080

活跃SCP位置数:>10,000,000

年度休谟下降值:0.5

活跃基金会人员数:~1,100,000

显著事件:


手动更新

日期:2090

活跃SCP位置数:太他妈多了。

年度休谟下降值:基金会摇摇欲坠。

活跃基金会人员数:我觉得大家都退出了。

显著事件:社会崩溃了。基金会已亡。

鼠群无处不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