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80


1/61801/6180
机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6180
Euclid

medium.jpg

三对SCP-6180-拮抗者。照片中人员均与基金会无关。


项目编号: SCP-6180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除个别接触事件外,SCP-6180只对基金会构成了低级威胁。可将大部分接触事件解释为暂时性精神错乱,但项目主管Okafor可自行决定对目击者及涉事人员实施B级记忆清除。

3级及以上基金会人员将自动通过Foxtrot-44协议(见附录6180.B1)。低于3级的人员至多每三个月可提交一次Foxtrot-44申请。优先批准2级人员,或在拥挤公共场所工作的机动特遣队成员。Foxtrot-44协议将由MTF Zeta-9“盲肠切片机”执行。

描述:SCP-6180为无关人类个体的阑尾器官间的异常联系。

几乎1每个人阑尾细胞的DNA都与其他身体细胞不同。而相反,阑尾器官的细胞基因可与世界上的另一人相匹配,且相互作用:这意味着,如果A的阑尾细胞与B相配,那么反之亦然。具备这种相互关系的两名人类被称为SCP-6180-拮抗者,或简称“拮抗者”。

除年龄外,尚无数据决定哪些人互为拮抗者。这在性别、人种、族裔、出生地、或身心特征上完全随机。不过,互为拮抗者的两人出生时间相差均不超过三周:目前理论认为,SCP-6180的链接是在受精后10 - 85天的胚胎中形成的。需注意,这种链接通常在阑尾发育之前形成。

SCP-6180最为显著的异常效应为,一对拮抗者在生活中成功率与幸福水平呈负相关。如其中一人在个人或职业领域取得了重大成就,则另一人在五天内有32%的几率在类似领域遭受失败;相反,如其中一人在个人、经济或感情方面遇到挫折,则另一人在五天内有36%的几率将会收获相应的成功。2

相关历史记录示例

诱因 拮抗效应
郑敏仁,23岁男性,居于韩国仁川。与其女友订婚。 Rajni Bannerjee,23岁女性,居于印度克勒格布尔。因长期伴侣另觅新欢而闷闷不乐。
Can Özer,53岁男性,居于土耳其伊斯坦布尔。 一日之内在股市中损失了450,000里拉。 Vittorio Ruiz,53岁男性,居于阿根廷—圣卡洛斯德玻利瓦尔。在朋友的出租车公司得到一个投资机会,并用赚来的钱买下了三英亩土地。
曾露,41岁女性,居于中国西安。在岗位上得到晋升,并买下了一套更加昂贵的公寓房。 刘蔷,40岁女性,居于中国深圳。因业绩不佳遭到解雇,并被迫搬回家中居住。
Sade Odegbami,18岁女性,居于尼日利亚—奥克华。获得拉各斯大学全年奖学金。 Luke Ehlrich,18岁女性,居于美国卡森城。因贩卖冰毒被判四年徒刑,较同类型初犯更长。
Lisa Gillard,61岁女性,居于新西兰—汉密尔顿。在驾车时不小心碾死了自己的狗——显然令她黯然神伤。 Thiago Montes,61岁男性,居于巴西—坎皮纳斯。得知自己的女儿将从遥远的福塔雷萨举家迁回坎皮纳斯,对此十分开心。
Fatima Mannan,5岁女性,居于摩洛哥—拉巴特。在一家寄养家庭得到了善待,并将被其收养。 Anatoly Keselva,6岁男性,居于俄罗斯—拉斯诺亚尔斯克。出现急性神经症状,并被诊断为脑瘫。

接触事件


当两名拮抗者距离相近且进行眼神接触时,异常行为便会出现,这表明 SCP-6180具备认知危害。该事件被称为SCP-6180-接触事件。由于人口散布全球各地,接触事件十分罕见(年均100-150例);且因其孤立发生与基于心理的性质,罕有人将之视为异常。大多接触事件可合理解释为暂时性精神疾病或吸毒:经项目主管Okafor酌情决定,仅在接触事件年均发生率达到23%时,对涉事双方及目击者实施记忆清除。

接触事件中,拮抗者的表现因类型而不同。已知三种类型指定为SCP-6180-1至SCP-6180-3。拮抗双方均为同一类型,尚未出现交叉案例。

类型SCP-6180-1

SCP-6180-1是最常见的类型,约占92%人口。其接触事件无一例外遵循以下模式:

SCP-6180-1中,双方间的距离一旦小于145米,并直接发生目光接触,将使二者稳步且谨慎地靠近,期间保持目光接触。此过程无法劝阻。若行进途中存在易于获取的刀具或锐器,且不偏离路径或中断目光接触,将为其所取。

当距离缩至73米时,双方便会加快脚步,并在接近途中进行言语辱骂或威胁。此类言语均具备强烈的负面意义与攻击性,除此之外并无固定模式。

当距离小于35米时,双方便会停止对骂,开始发出咕哝声,常被旁人描述为“野兽般的”。随后双方朝彼此奔跑而去,但动作变得不协调:常在摔倒后以四肢着地快速爬行。

双方将试图令彼此丧失行动能力并去除其阑尾。若其中一人持有锐器,将以此摘除对方阑尾。但大多数情况下二者均不持有武器,便会以牙齿和指甲拔出对方阑尾。在争斗过程中,二者均未表现出异常的速度或力量,但在成功使用对方盲肠,或者因受伤或力竭而亡前不会停手。值得注意的是,即使未受过医学教育,拮抗者也能精准确定盲肠在体内的位置。

若拮抗者被人为分离,双方将会在二至三个小时内持好斗状态,随后恢复正常,且对此事均无记忆。

类型SCP-6180-2

SCP-6180-2数量明显少于SCP-6180-1,仅占全球人口的4.5%。在未观察到接触事件的情况下无法准确预测SCP-6180-2的存在,但其个体通常具备高智商与低共情能力,常被诊治为边缘性人格障碍或反社会性人格。

与需要直接眼神接触的SCP-6180-1不同。在SCP-6180-2中,只要其中一人看到另一人,无论相距多远,接触事件均会发生。大多数案例中,SCP-6180-2个体并不会表现出攻击性和动物性,而会以一种耐心的捕猎方式跟踪其对手。有时他们会尾随至其住处,但更多时候会花上数天来偷拍或调查对象,期间在家人、朋友及同事面前不会表现出异常。他们将尽快设法获得武器,在充分准备后,该个体便会在无目击者在场的情况下杀死对方,随后割下盲肠并使用。

若两名拮抗者看到彼此,双方将会展开智谋之争。因此,SCP-6180-2 接触事件有时将持续30多天,直到一人成功杀死对方。

类型SCP-6180-3

约3.5% 的人口不属于拮抗者。此类人没有对手,其阑尾器官的DNA与其身体相匹配,因而无接触事件发生。3

5岁至98岁的年龄段中,均观察到SCP-6180-1与SCP-6180-2接触事件发生。若其对手已割除阑尾,则个体不会发起攻击:因此,强烈鼓励3级及以上人员接受阑尾切除手术。需注意,在面对其对手的视频或照片时,拮抗者将产生轻度认知危害反应,并表示对其中之人怀有无法解释的憎恶。

Unless otherwise stated, the content of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