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19-J

项目编号: SCP-619-J

项目等级: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 SCP-619-J需一直被保存在一个.76m x .15m x .15m的钢制容器中。除非另有拥有监督者级权限的人员的指示,该容器需被保存在Site-████████的一间研究室中。即使在这些情况下,该SCP也应时刻保存于它的容器中。将物品从它的容器内移出将导致纪律处分。

如果物品被从容器内移出并由一人类佩戴,穿戴者将被制服并与SCP-619-J分离。任何穿戴此SCP的D级对象可能将被以致命武力制服。

描述: SCP-619-J似乎是一条冠军腰带,因为它曾被█████████-███████████联赛的摔跤手们所佩戴过。这条腰带当未佩戴时约有0.75米长。当一名人类尝试佩戴上此腰带时,SCP-619-J会调整腰带的尺寸以最好地适应对象。腰带前端的顶饰由制作得如同纯金般的塑料构成。顶饰以华丽的图案和文字“█████████-███████████冠军”进行装饰。

当被一名人类佩戴时,佩戴者将经历一种人格改变。对象在面对即使是最轻微的不满时也会变得愈加狂怒。对象将变得狂暴并充满攻击性,通常会发展出一种对自身力量难以置信的过分自信。除此以外,穿戴SCP-619-J似乎不会导致任何身体上的变化;所有身手水平都只存在于佩戴者的意识里。

附录619-J-01: 获得SCP-619-J时的情形如下。

获得: SCP-619-J于██/██/19██取得自Mr.Andre ████████。已有多次报道称在Mr. ████████居住处周围有数次被相信是超自然生物进行的攻击。当时外派特工的最初意愿只是去质询Mr. ████████,但当项目被发现之后不久他们就被迫制服了他,因为佩戴着SCP-619-J的████████攻击了他们。审问过程中,对象承认他曾是Marshall,Carter,and Dark,Ltd.的一名顾客,并且就是神秘连续攻击事件的幕后黑手。当他发现SCP-619-J已被从他身边带走后,对象表现得安心,声称“那该死的东西没过多久就变得恼人了”。

附录619-J-02: 如下是Dr.McCallum和D-████████关于SCP-619-J的采访的一份节录。

受访者: D-████████

采访者: Dr. McCallum

前言: “我希望能准确地找出什么影响,如果有的话,这个SCP给予了人类思想。协助我的D-████████将被要求在采访过半时穿戴上SCP-619-J。” Dr.McCallum

<开始记录>

Dr. McCallum: 这是我的首个实验,以检定SCP-619-J在人类心智上所造成的影响。协助我的是D-████████。

D-████████: 等等,啥?这可不是我们商量好的!

Dr. McCallum: 所以,你感觉怎么样?

D-████████: 你没说过你会在我身上做实验!

(这里有持续了几秒的打斗声,能听到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在采访继续后,能听到纸发出的沙沙声。)

Dr. McCallum: 我再问一遍:你感觉怎么样?

D-████████: 我感觉不错。我眼睛里没有玻璃碴。

Dr. McCallum: 太棒了!那么咱们现在开始。

(D-████████穿上了SCP-619-J。在D-████████脱掉他的衬衫之后,采访继续。)

Dr. McCallum: 好的,这次穿上了腰带:你感觉如何?

(D-████████的声音经历了一次显著的改变。他讲话更加粗暴,声嘶力竭地嚎叫着。)

D-████████: 我体内有战士的血液流淌!我先辈战士的前世英灵以毁灭之势充满了我!(D-████████发出长长的鼻息噪音)

Dr. McCallum: …有意思。告诉我,你看见了什么?

D-████████: 我看见万千凡人的尖叫!现在你要面对所有不愉之事!

Dr. McCallum: 等等…我?

D-████████: 我要折断你的脊柱直到你的孩子都处在痛苦之中!

Dr. McCallum: 这根本就没有…(他被对象发出的一声尖啸打断)

(这里有打斗声和Dr.McCallum的尖叫声。D-████████迅速被制服并与SCP-619-J分离。)

<结束记录>

结语: 在与SCP-619-J分离后,D-████████声称他当时处于幻觉之中,认为他正站在摔角场中,四周环绕着是欢呼的观众。Dr.McCallum提出要求处决D-████████。

请求拒绝。别只因为那人给你来了发半纳尔逊式就要当混蛋。 O5-██

那是个全纳尔逊式紧跟着一次固定技。说实话,我认为处决是完全必要的。 Dr. McCallum

附录619-J-03:

事故:

牵涉的SCP: SCP-619-J, SCP-076, SCP-███

牵涉的人员: D-7706

日期: ██████

地点: █████████

描述: 在一次SCP-███的试图逃脱中,D-7706不知怎样得到了SCP-619-J。在其攻击了其余的D级人员后,前来在危机中提供帮助的亚伯介入此事。一记击中头部的飞踢之后,D-7706轻易地被打败了。然而,在胜利之后,亚伯从D-7706的身上脱下了腰带并系到自己的腰上。亚伯之后陷入狂暴,在他脖子上的装置被引爆前杀死了不计其数的员工。

当之后被质询时,亚伯声称在击败D-7706后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制力让他系上SCP-619-J。SCP-619-J目前正被检验是否具有模因性质。

我看见了穿上腰带的亚伯。他甚至更加不可战胜了,如果可能的话。并且,不,我不能“闻到他在煮什么”。不管这是什么意思。 Agent █████████

附录619-J-04: 在Dr.McCallum被看见穿着小鸡服装绕着设施跑之后,发现他出于个人目的偷走了SCP-619-J。他被迅速制服。博士关于他的行为说了这些:

你们想怎么惩罚我都行;我终于给那个从来不给我果酱饼的餐厅员工来了发背摔。

Dr.McCallum很快被告知餐厅里并没有果酱饼。

附录619-J-05: 数名特工已做出尝试去盗窃SCP-619-J并威胁D级人员在把他们扔进SCP-682的收容区之前让他们穿上它。他们被严厉地处分并[数据删除]。

这第一次还很好笑,伙计们。然后是第二次。然后是第三次。但这在差不多第七次时就不那么有意思了。找点新的东西去。 O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