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23

项目编号: SCP-623

项目等级: Safe

特殊收容措施: SCP-623被定位于███████大学的████████附属楼。通往SCP-623的入口在任何时间都应被两(2)名3级安保人员把守。室内检测必须每小时进行一次,每次不得超过五(5)分钟。对SCP-623的长时间观测需要通过远程监控摄设备在外部观察室内进行。在外部观察室内进行操作的人员需要每五(5)分钟更变一次。一名额外的3级安保人员需要在任何观察员离开观察室时对其进行护送,并且绝对不得在非需要的情况进入观察室。

所有接触SCP-623超过五(5)分钟的人员,无论是直接接触还是间接接触,都必须接受心理的再次评估。

不允许在SCP-623附近进行拍照,录像或音频的录制。速写与模型在发布前需经过指挥层人员的批准。所有SCP-623的照片,模型或影像制品将会被立刻销毁。

SCP-623可以安全得与房屋构造改变类SCP进行接触,因为任何重大的房屋改变都会消除SCP-623的效果。然而,房屋构造改变类SCP本身仍会带来同样的潜在危险。

附录 623-1: 所有对个别测试对象进行的测试可能不会持续超过六小时。安保人员现被要求在开始观察的第五分钟结束前移走观察人员;如果有需要则更早对其进行带离。

描述: SCP-623是一间约7 x 7 x 7米的房间,由███████大学的一名生物化学教授Dr. H███ D████作为[数据删除]的一部分而建于196█。Dr. D████随后由于他的行为被捕,但在此之前,他的学生与追随者开始了房间复制品的制作。到201█年为止,至少有██个SCP-623的影像制品被发现于██个大学校园中。

该房间相当大且含有以下几个物体:
• 一(1)张蓝色长沙发
• 一(1)张红色长沙发
• 一(1)张绿色长沙发
• 一(1)把白色豆袋椅
• 一(1)张色轮样式的圆桌
• 七(1)把围绕着上述桌子的椅子
• 七(7)个多彩的照明灯

所有的家具都按照一个独特的,基于数学的图案摆放,与墙壁及地板的图案相吻合。所有的家具都极有可能在图案绘制前就已经被钉到了地板上。由于房间的高天花板,人的视线会自然地先落到墙壁迷幻的图案上。家具的摆放,房间周围的图案,以他们的组合音响效果会对心理行为产生深远的影响,无论被影响观察者是否耳聋或失明。这些效果能通过远程监控设备,静态照片以及音频录制设备进行传递。

在进入SCP-623后,人员描述了一种放松的感觉。在进入SCP-623三(3)分钟后,人员会无法使用暴力,变得温顺而无害。若想了解五(5)分钟后的影响,请查阅文件#623-1。由于房间的安抚效果,所有将家具从房间内移除的尝试都是无效的。

退出SCP-623会展现出相反的退出效果。在观察停止后,观察者会立刻对回到外界感到强烈的震惊。随着观察者在SCP-623内部度过的时间越长,这种感觉会明显变得更强。其他副作用会随着时间变化。在进入SCP-623一(1)分钟后退出,人员报告感到了心神不安,战战兢兢的感觉以及轻微的妄想。在进入三(3)分钟后退出,人员表现出了焦虑,恐惧,且最糟糕的案例中表现出了抑郁。若想了解进入五(5)分钟后退出受到的影响,请查阅文件#623-1。

文件#623-1

进入SCP-623五(5)分钟及更长时间后退出造成的效果

测试#1: 五 (5) 到十 (10) 分钟

测试对象: 对象D-251, 西班牙男性,年龄31岁,体重101千克,身高180厘米

在SCP-623内部时观测到的行为: 在五(5)分钟过去后,对象D-251看起来在咯咯地笑,并且喃喃着模糊不清的话语。在六(6)分钟过去后,D-251开始拥抱白色豆袋椅,反复声明自己对它的爱。在七(7)分钟过去后,D-251透过远程遥控设备请求了各种各样的垃圾食品。该请求被拒绝。在八(8)分钟过去后,D-251开始跳舞,并唱着可能来自60年代的民歌。在九(9)分钟到十(10)分钟间,对象接着在屋内晃来晃去并大笑。

在退出SCP-623后观察到的行为: 对象D-251在离开SCP-623后对着员工大吼大叫,威胁使用暴力。D-251用拳头猛击了特工S█████并很快被控制住了。在扣留中,D-251被观察到趴在地板上大哭,嘶吼,威胁进行自杀。对象强烈愤怒的心情与强烈绝望的心情持续发作了接下来的三(3)天。D-251被转移离开了现场。

测试#2: 三十(30)分钟到一个小时。

测试对象: 对象D-252, 高加索男性,年龄28岁,体重77千克,身高174厘米

在SCP-623内部时观测到的行为: 在开始的十分钟内,对象D-252表现的行为与对象D-251的行为相似,只有一些很小的差别。在二十分钟后,对象开始看起来面色潮红,表现出了与性行为相似的举动。对象抱怨自己又渴又饿。出于安全考虑及为了避免重新测试,D-252被给予了两公升的█████牌碳酸饮料、一个大号意大利香肠披萨以及████████牌洋葱圈风味零食。对象较快地进食,并在中途忘记了自身正在进行的事情,于接下来的五分钟内四处渡步发出痴笑,随后继续进食。在四十(40)分钟过去后,对象用不同的语调和口音重复“不容置疑地”这个词,并将这个行为持续了接下来的七分钟。当时正在进行观察的特工P██████开始和D-252一同发笑,随后被特工G█████进行了强制的替换。从岗位上被撤下后,特工P██████出于愤怒威胁脱离并曝光基金会,但他在接下来的三天内被安全地进行了拘留与恢复。在第一个小时快要结束时,对象D-252开始退下体恤,裤子,所有的内衣并接着[已编辑]。

在退出SCP-623后观察到的行为: 在离开SCP-623后,对象D-252立刻开始了激烈的嘶吼并突然袭击了其护送人员。随后D-252被控制并被拘留。被转移到囚室中后,对象开始在恐慌中把自己的脸撕了下来,尖叫着说为何自己没有了眼睛还能看到它。对象随后被置于限制条件下进行观察,以保证他无法再伤害自己或其他人。对象在近乎两(2)周后才恢复,并在随后被转移离开了现场。

测试#3: 一(1)天

测试对象: 对象D-253,高加索男性,年龄35岁,体重118千克,身高198厘米。附加信息应包括对象D-253之前被指控连环谋杀,虐待动物,[数据删除]。他的1心理评估显示了一段额外的社会疾病史与定期爆发的愤怒。

在SCP-623内部时观测到的行为: 对象D-253被护送进入房间,全身被约束。自进入房间,曾威胁要杀死特工S█████的对象在被解除约束后立刻开始了难以停止地道歉。在开始的五分钟过去前,D-253以其一知半解的礼仪与特工S█████开始了一场交谈。特工S█████很快被护送离开了房间,并在离开房间后经历了头痛与情绪上的波动。对象D-253表现出了之前的测试对象相同的行为,并被给予了适当的食物和水来撑过测试。在第二小时的时候,对象请求使用厕所。该请求被拒绝,但特工G█████可以将必要的设备带入房间而不影响其效果。到第五个小时,对象的行为恶化到反复诉说无关琐事或重复不连贯无意义的语言。对象似乎出现了幻觉。对象在大约六小时后进入睡眠。十二小时后,对象从睡眠中醒来,发现自己很难站起来。D-253一直在在地板上痴笑与胡言乱语,直到六个小时后被护送出房间。

在退出SCP-623后观察到的行为: 离开房间后,对象D-253开始抽搐,随后很快[已编辑]。对象D-253的尸检被证明毫无用处,因为[已编辑]。

附录623-2: 在SCP-623内部六小时后造成[已编辑]的原因仍是未知的,但这有可能是房间对身体自身影响的一部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