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24
scp624drz.jpg

SCP-624,在播放由Z████████博士产生的音乐

项目编号:SCP-62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642被收容在Site16的一间安全储藏室内,并将由测试人员定期对其进行充电。只要经过许可,Site16的所有人员都可以参与对其进行的测试。但接触SCP-624的人员则是受到限制的。SCP-624除非遇到紧急情况,否则不能被带出Site16。

SCP-624所播放的内容在通过常规扩音器播放之前必须先通过一副常规的头戴式耳机进行监听。基于收容协议及其使某些Site16人员自尊心受创的潜在可能,SCP-624不应被用于聚会上的娱乐用途。

由SCP-624产生的音频内容禁止用于商业销售或上传到网上进行分享。

附录624-1:任何不听音乐、不喜欢音乐或是没有受到过丝毫音乐影响的人员将不会被允许参加SCP-624的测试。详细情况请参见实验日志624-1。

描述:SCP-624是一台兼有录音功能的型号为Sandisk Sansa e200R的MP3播放器。播放器的背面标识着SCP-624应有2GB的储存空间。虽然项目的原主人所持有的说明书称其中预存有几首试听歌曲,但通过一般的扬声器播放时并未发现其中有任何音频文件。SCP-624中存入音乐似乎是不可能的。使用包括iTunes、Rhapsody及雅虎音乐等目前所有的音乐传输程序的实验都以程序显示编码错误告终。

当SCP-624在装有耳机的情况下启动的时候,项目会播放一段声音,而这段声音将会被SCP-624的麦克风检测到。如果SCP-624并没有检测到这段声音,项目将会像被锁死了一样自动关机。如果SCP-624检测到声音是通过一般的扬声器发出的,项目虽然仍可正常启动,但却不会显示储存器中有任何数据。而如果SCP-624检测到声音是由一头戴式副耳机发出的,项目将自动向它的音乐库中填充文件大小等值于2GB的音乐。有趣的是,完全无视于当事人目前的音乐才能,这些音乐的作曲者、作词人、配乐及歌手全部都是耳机的佩戴者。每一首歌都配有完整的封面及耳机佩戴者并不准确的个人信息,这可能是基于这位耳机佩戴者成为了全职音乐人的某个平行世界中的情况而写的。

当SCP-624暴露给有音乐基础的人的时候,项目将产生出一些特定的曲目,或是一些当事人已经写出来了的歌曲的改进版本。而当SCP-624暴露给没有多少音乐知识的人的时候,项目将根据实验对象最喜欢的音乐类型去产生音乐,而不管实验对象是否喜欢这些曲子。对于特定的实验对象,产生的曲目是基本固定的,但根据当事人对音乐类型的喜好,会不断有新的曲目被添加到音乐库中。而当项目的存储空间耗尽而实验对象又喜欢上了一种新的音乐风格的时候,项目将自动把实验对象最不喜欢听的歌替换成新歌。当项目被关掉之后,其中所储存的音乐将马上被删除,直到接触到下一个听音乐的人。

只要SCP-624通过插上耳机而被启动后,持有者便可以拔下他的耳机转而将项目连接到一般的扬声器上继续播放。项目中的音频文件无法被移动,但仍然可以通过录音的方式转录到其他的记录设备中。

实验日志SCP-624-1:

实验对象:D-256,对象最喜欢的音乐类型为碾核摇滚。(译者注:摇滚乐的一种,因为是一种极为粗糙、扭曲恶劣的音乐派系而成为地下音乐中的地下。)

艺术家档案:死亡[数据删除]乐队在03年地狱狂欢节(Hellfest 03)上那次导致了数人受伤和一人死亡的爆强演出之后开始在地下音乐界名声大噪。死亡[数据删除]乐队包括两名鼓手,两名贝斯手,三名节奏吉他手及两名主音吉他手。死亡[数据删除]乐队原主唱H████ R████████在他们乐队的“[数据删除] 巡演20██”演唱会的舞台上吞枪自杀。

产生的音乐:音量异常地大,而且满是脏话,每首歌时长由5秒到45秒不等,而这导致了内存里塞下了超过一千首歌。这些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它们都充斥着跑调的声音、尖叫、咒骂以及从电影中剪下的音轨。绝大部分的歌词都是关于暴力,强奸,谋杀及[数据删除]。实验对象对所产生的音乐非常满意并要求给他拷贝一份。这一要求已被拒绝。

实验对象的感言:[数据删除]yeah!这真他妈牛逼!

实验对象:E级人员E███ W█████1。对象喜欢的音乐类型为成人另类流行乐且有弹奏吉他的经验。

艺术家档案:E███ W█████是当今在原声流行2及灵魂乐领域最为响亮的名字之一,与约翰•梅尔和杰克•约翰逊等人平起平坐。E███ W█████从八岁开始弹吉他,并逐渐发展到诸如钢琴、管乐及鼓等其他乐器上。E███ W█████同时也在迪士尼的著名歌舞片系列《歌舞青春》中担纲主演,并且和以《海岸情缘》成名的影星扎克•埃夫隆角逐Troy这一角色。

得到的音乐:音乐非常舒缓且有现代风格。歌词绝大部分是关于浪漫情事或是某些娱乐活动。实验对象声称这里面有相当部分的歌原本是他已经写出来了的,但这个版本的完成度无论是在作词、演奏还有录音质量方面都比他的原版要高得多。实验对象对此相当惊讶并在一开始时表现得相当高兴,但随着实验的进行,他逐渐显得越来越悲伤。

实验对象的感言:上帝,我也想像那样唱歌。

实验对象:二级安全人员,特工E█████。对象并不怎么听音乐,但对会产生何种结果很有兴趣。

艺术家档案:D█████ E█████ 未知艺术家00000

得到的音乐:一组共七十二段音频,全部都是以数字进行标识。每段音频都是一段显然是由实验对象自己以夸张的戏剧腔调朗读的,包含有实验对象某一年生活内容的浓缩版自传。起初实验人员以之前的实验失准为由对这份自传内容是否对应实验对象现在所处的世界的准确性提出了质疑,但由于██████-████ (██)号音轨的内容提到实验对象将在七十二号音轨播放时离开实验室,而这一情况在随后的实验中被确认,因而自传的准确性得到了证实。实验对象被余下音轨中描述了[数据删除]的自传内容吓得神智不清,并随后在七十一号音轨播放完毕时离开了实验室。最后一段音轨中三分之二的内容都是自传朗读者像[数据删除]一样地在尖叫,据推测应该是临死前发出的。在余下的音轨中能听到[数据删除]的声音及一些不是由人类发出的尖锐笑声。

实验对象的感言:我一点都不想知道我在最后一段音轨里都发生了啥。我知道你会告诉我,但拜托,跟我说。

实验对象:E级人员L██████ P████████。应注意到L██████ P████████既不喜欢也不听音乐。

艺术家档案:L██████ P████████对自身的评价并不高。她觉得自己既丑陋又孤独。在与每次与[姓名擦除]纵欲狂欢后她经常都会有自杀的念头。L██████ P████████并不知道她每天早上起来究竟还有何意义。

得到的音乐:播放列表中并没有包含有任何音乐,而是一份包含了███个姓名的Site16人员名单。在播放中,每段音频都实验对象的声音发表了一段对该人员最深刻的看法。虽然实验对象对此提出了抗议,但测试人员依然坚持播放了每条音轨以找出任何的异常。实验对象看起来相当的愤怒。

实验对象的感言:关掉它!我说关掉它!!

实验对象:对象D-258。应注意到对象D-258不听音乐。在提问当中,对象D-258无法列举出哪怕是一个乐队的名字或是音乐流派的名称,并声称所有音乐都是噪音。

艺术家档案:██████ █████████生于██/██/19██,并由于██████ █████████卒于█████ █████████.。██████ █████████曾就读于[数据删除]学校。██████ █████████最终因[数据删除]而被定罪。他随后被一个称作SCP基金会的组织征集并用于测试他们所拥有的各种异常物品中的一个。██████ █████████在这次实验之后不久便自杀了。

得到的音乐:一首由未知比特率和音质编码,将延续数日甚至是数年的音频数据分毫不差地塞进2GB空间中的音乐。在播放的过程中,[数据删除]。[数据删除]似乎对监听者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但却令对象D-258陷入了一种震惊的状态。对象D-258用钝器猛击头部自杀。当快速播放音轨时,可以听那含混不清的声音到似乎是D-258被送到Site██时的声音以及他脑海中的想法;这些想法绝大部分都是对工作人员的进行暴力攻击和羞辱的假想,而在听到关于SCP-624的情报之后则开始陷入恐惧。在D-258自杀后,该音轨继续播放并最终于[数据删除]时停止。由于所有在场人员都迅速地逃离了现场并马上要求禁止后续的实验,这段音轨到底持续了多长时间在目前仍然未知。据报告,暴露于[数据删除]的人员在接下来的数日内都显得十分颓丧。

实验对象的感言:没有给出确切的感言。对象D-258的遗言是:“我的灵魂在那机器里!”

备忘:终止关于SCP-624的激活实验。关于工作人员的自由测试结果,请参见实验日志624-2。-Z████████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