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25

项目编号:SCP-625

项目等级:Euclid-flecto1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625个体需被收容于Site 19,8号区的一个5m x 5m x 7m混凝土收容间中。该房间的门离地需有五米,且通往一个带有栏杆的阳台。需要利用安装的平台升降机系统接近SCP-625。SCP-625的收容间还需要以下配备:

  • 五盏大功率天花板吊灯。它们需保持关闭。除非有工作人员进入收容间,该情况下它们必须保持照明,直至所有人员离开收容间。
  • 四个安装于天花板的安保摄像头。这些摄像头与安保站点A85相连接,用于监视人员于收容间内的异常活动。
  • 一个被设计用于在被激活时用于发射随机频超声噪音的设备。该设备在收容突破或被认为收容即将突破时启动。相同的设备因同样原因被安装在8号区的剩余区域。

已有十七个SCP-625个体被收容,据信依然有更多存在于野外。与SCP-625有潜在联系的警方报告需要被调查。

SCP-625的喂食与其收容间的日常维护由1级人员按照625-M程序进行,每日一次。家畜被认为是最安全且经济实惠的SCP-625食物。

更新于1995年2月25日:SCP-625在任何情况下不应接触啮齿类动物。更多的SCP-625测试需向MacGregor博士申请(4-625权限/1515/2114/3123)。另外,SCP-625于第二次或以上啃食人类肉体的行为必须阻止。该肉体由Site 19的焚化炉处理。

描述:SCP-625是一类由至少七种不同的啮齿生物拼接而成的夜行有机生物。它们长度介于20至30cm,未进食时,重量在2.0和2.5kg之间。独处时,SCP-625个体不会有异常表现。它们有表现过生殖行为,但是似乎无法生育。未解明该现象是由于收容导致还是SCP-625在野外同样无法繁衍。 [数据删除]。SCP-625是杂食性生物,与其它同等体型的啮齿类需要同样的代谢需求。该群体与非异常啮齿类相比没有同样的身体构造——该项目不具备左右对称性,即拥有异常数量/排列方式的肢体。

所有个体都拥有非常灵敏的眼睛与耳朵,每条前肢上均有两只12至16cm长的爪。SCP-625能够用这些爪子进行基本的动物动作。SCP-625被观察到经常舔它们的爪子。SCP-625的唾液分析显示,唾液中存在一种强力的局部麻醉剂,由每一之个体体内的专有腺体分泌。2SCP-625在任何时候都会保持爪子锋利,以撕裂肉体和大部分衣料。

每一只SCP-625个体都有的组成都是独一无二的,任何来自其它生命个体的组成部分不会超过总体质量的30%。不同的部分在细胞水平上无缝连接(虽然没有融合)。尽管有物种不相容性,没有记录到过敏反应或者其它健康问题。SCP-625在大部分骨头被粉碎后依然能够存活,在移除了大量肉体后可于没有大规模复原的情况下可生存四十五分钟。理由尚未被发现。

SCP-625可由强光(>400流明)或超声噪音抑制。当暴露于这些刺激之下,该项目会进入休眠状态,让自身不受外界刺激影响。改状态会在其厌恶的刺激被移除后,在持续约八十秒。

当不处于抑制状态的时候,SCP-625个体对人类怀有敌意。当一名人类个体出现时,SCP-625的速度与力量会获得提升3,并且行动时的声响会比平常更小。SCP-625试图在不被人类对象注意的情况下接近该对象。若在接近对象后依然未被发现,SCP-625将会用爪子在对象脚踝切出一个高度差约3厘米的辐射状断层,尽可能保证骨头完整。由于SCP-625分泌的麻醉剂,对象将不会感受到疼痛。在对象发现其状况前,可能已遭受大量失血。如果必要,SCP-625个体可能会相互竞争以接近人类脚踝。

在获得断层肉块后,该项目将撤退至附近的黑暗、隐蔽地带,在那里吃掉获得的肉块。SCP-625似乎不以人类肉体作为营养来源,而是,[数据删除]。在SCP-625第四次进行该行为前,SCP-625不会表现出明显的行为变化。

附录:所有的野生SCP-625均回收于██████████████,苏格兰。由于该地区人烟稀少,对地图复原的地质分析表明,SCP-625能够前往一间小木屋,住户为Peter Murray,一位当地的隐士。通过对与Peter Murray熟识的人的采访仅获得了很少有用的信息,除了该获悉对象常抱怨频繁的偏头疼及可能患有精神分裂症。

该对象在第一次SCP-625的行为被报告,约二十天后被发现死于自己的小木屋中。分析显示他可能于上述报告出现前一周就已经死亡。死亡原因为失血过多,显然是由于该对象试图用锯子截下大腿膝盖以下部分所导致。一本由对象保有的日志内容难以理解,但是显示他害怕某种他曾驯养的生物。没有证据表明Peter Murray曾养过任何被驯服的动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