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265

Item#: 6265
Level3
Containment Class:
euclid
Secondary Class:
none
Disruption Class:
vlam
Risk Class:
caution


scpwoods.jpg

SCP-6265正上方的土地。

特殊收容措施: SCP-6265正上方土地已被基金会前台公司收购,所有闯入者将被逮捕、讯问,相应记忆删除。SCP-6265的所有入口将被建造人员彻底封锁,只余主要入口。在SCP-6265的主入口处将设立一座安保检查站,所有进出人员都需登记。

与SCP-6265-1的交流目前指派给Mary Maris博士进行。

SCP-6265内部的分析目前正在由研究人员进行中。直至SCP-6265内部的全部机制得到确认为止,不会对其进行干预。探索队目前正在对SCP-6265进行完整测绘。

描述: SCP-6265是位于法国布里塔尼潘蓬森林下方数千米处的巨型地下设施。森林灌木中有多个隐藏入口可通往此地,现已发现其中五处,但确信还有更多入口存在。

研究表明SCP-6265是公元五世纪至六世纪期间存在于不列颠群岛及周边领域的异常性国家—卡米洛特的遗迹。

在外观上,SCP-6265主要由一套蜿蜒的隧道网络围绕中心点组成,设施内到处分布有安全门和摄像头。尽管SCP-6265大致建成以来已经历过久远时间,该设施仍然处于活跃和运作之中,有完全可用的灯光及自动门。该设施获取能源的方式尚不明确,有若干缆线从SCP-6265中伸出,直接连入其上方的泥土和植物中。

证据表明SCP-6265是围绕其结构中心处的一座巨大房间建成,可通过多个结实圆窗看见其内部。此内部房间似乎填满了一种橙色透明液体,样本经确认具有强烈的延寿及记忆强化性质。房间内漂浮着一名女性人形,始终处于胎姿,有一根黑色长带从她的颈部后方连入房间内墙。

该女性被编为SCP-6265-1,自称为“桂妮薇儿”。

SCP-6265-1能够通过设施各处的显示屏进行文字交流。她似乎能通过安保摄像头视角察觉到SCP-6265内部的一切事件,也能够远程使用安全门及其他机制,以此操控该设施。 此外,她也表现出有能力从设施墙壁中塑形出一种高度先进的“孵化器”。目前SCP-6265-1对人员保持配合,免费提供关于SCP-6265历史及用途的情报。

根据SCP-6265-1所述,SCP-6265是卡米洛特君主建造的繁育设施,用于生产经过基因工程的人类。这些人类据称是以在任国王的基因材料为基础来生产。SCP-6265-1会根据具体情况指引及施加进一步变异,具体取决于该生物的用途。SCP-6265-1的供述表明这些应用请求范围可能极度广泛,从常规的战争用途到非常专门的技术修复及外交领域不等。


附录 6265-1 (采访6265-1)

在发现SCP-6265-1并展开初步观测后,通过遍布SCP-6265的显示屏展开了下列文本采访。注意交互是在此次采访记录前进行;因此,部分信息为便于理解做了重述。

<桂妮薇儿> 你的名字是Maris,是么?我记得没问题么?

<用户> 没有问题。

<桂妮薇儿> 而我是桂妮薇儿—虽然我觉得这已经很明显了。从我上次见到访客以来已过去许久。世界是否还在遵守Stielenōt的转向灯?

<用户Maris> 我不

<用户Maris> 噢,我看你把名字更新了。

<用户Maris> 我觉得我以前没有听说过叫这个名字的实体。你能给我描述一下吗?

<桂妮薇儿> 从哪开始?Stielenōt是白昼与夜晚以及二者交接的过程。他是钢铁和工业以及智慧的光芒。他以完美的统一建造世界,一切元件都依各自正确的比率。他乃是全能之父,现实的管理者。

<桂妮薇儿> 他是神性的无上。他是完美之机械。他是生了人类的金铁之星

<用户Maris> 是段非常激昂的讲述。我相信这位神明在我们今日世界也还受到一些人崇敬;不过现在它被唤作破碎之神了。

<桂妮薇儿> 噢。原来异端仍在。

<用户Maris> 异端?

<桂妮薇儿> 改日再说此事。我相信你对这座设施的用途充满好奇?

<用户Maris> 是。据你所述,你王国的宗教是以信仰机械、钢铁和工业为基础。在我们与你初次交流时,你还表明这座设施是为孕育及生产人类所设计。

<用户Maris> 我就是不太明白这些事情要怎么对得上。

<桂妮薇儿> 人类即是血肉铸成的机器。区别无关紧要。

<用户Maris> 就是这种逻辑让你被…囚禁于此?你是被囚禁了吗?

<桂妮薇儿> 完全不是。我自己选择如此。是希望卡米洛特每个孩童都能为全能之王、Stielenōt神选所用。在我之前曾有四人尝试过,唯独我活过了整合。

<用户Maris> 那你具体是要怎么个“所用”呢?

<桂妮薇儿> 王离了王朝便一无是处,但我们的君主无能为力—他已将太多的身体献给了他的圣主。将我的心灵想作伟大机器上的一个小齿轮。我的使命便是构想王的子嗣,指引机器创造出适于手中任务之物。我已经将这项使命执行无数年了。

<用户Maris>然后你就要这么做到…怎么,永远吗?如果你是从卡米洛特时代就在这里,那就已经过去一千多年。这工作何时到头?

<桂妮薇儿> 工作永不到头。我已将吾身吾魂吾之永恒全数献予吾王永永远远。此乃吾幸。王将在国家需要他时归来。我坚信这一日将会到来。我的工作会被再次需要。

<桂妮薇儿> 来吧,请随意在大厅里参观。而今不同以往,但我依然很高兴有人陪伴。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随意提出。

<桂妮薇儿> 但现在,让我小睡梦想一下未来。


附录6265-2 (探索记录)

在探索SCP-6265的过程中,于设施各个区域内发现了多个已经使用过的孵化器。确信这些孵化器曾被用于繁育和诞生SCP-6265生成的人类。孵化器旁边的显示屏上记录了关于其曾经主人的信息,SCP-6265也愿意就此做出解释。

下面是目前已发现的孵化器记录。


孵化器发现于SCP-6265入口附近的墙壁上。与后续绝大部分孵化器呈现人类尺寸不同,这个最初的孵化器大致为人类拳头大小。

名称
格怀德

用途
实验

方向

状态
已故

容貌

“渺小又悲惨的东西。他温顺地抽搐着。通过他的牺牲,王朝得以诞生。”

<桂妮薇儿> 噢,格怀德…

<用户Maris> 如果这让人不悦,我们不必现在讨论这个话题。

<桂妮薇儿> 不。没有问题。

<桂妮薇儿> 必须要确认皇家托儿所确实可用。我受指示创造一个测试样本,简单而短命的东西。长期稳定性不在考虑内。他是死产的。

<桂妮薇儿> 我在他离去时对他歌唱着。


孵化器发现于SCP-6265-1房间上方的一条走廊内。孵化器从走廊天花板中突出。

名称
希尔妲

用途
工程师

方向
女儿

状态
已故

容貌

“她的身躯颀长而柔韧,如此才可滑过编织战争机器的器官。她的头上没有碍事的头发,她的眼视物不为黑暗所累。她的颅顶着大脑之压鼓胀。她的骨如水柔滑,体液从她的肌肤流出,让她在阳光下闪闪发亮。”

“她从不忘。”

<桂妮薇儿> 卡米洛特的军团是时代的奇迹。亚瑟引领冲锋,他的铠甲与他相接,维系他的生命,纯白的甲板在阳光下闪亮。他受改造的坐骑疾驰之快,能踏水而行。

<桂妮薇儿> 噢,吾王。噢,吾王。

<用户Maris> 桂妮薇儿?

<桂妮薇儿> 原谅我。何等英勇。亚瑟身后涌来Stielenōt的数百旌旗,强力的战争机器为之添彩。行路的城堡,足以碾碎脚下的村庄。没什么能阻挡卡米洛特的行军。没什么能阻挡进展的行军。

<桂妮薇儿> 但,偶尔,行军也会慢下来。

<用户Maris> 为何?

<桂妮薇儿> 技术故障。完美的机械绝不会崩溃,但即便是我们的强力引擎也不过空洞效仿Stielenōt之荣光。但这本身又开启了新的壮景。

<桂妮薇儿> 就如工蚁,工程师们纷纷涌来开始他们的修复。他们会在齿轮发条之间腾跃前行,他们柔滑的躯体让它们能在受损部件间急速穿梭。只需几分钟就可纠正差错。

<桂妮薇儿> 但是,没有谁的手能比希尔妲更快。没有问题能超出她的睿智。没有障碍能超出她之所及。

<桂妮薇儿> 噢,吾女。噢,吾女。他们再未到访过。


孵化器发现于SCP-6265-1房间下方的走廊内。孵化器从墙壁上突出,高约十五英尺。孵化器的玻璃似乎已被打碎—根据检测,确认是从内部打碎。

名称
阿姆尔

用途
毁灭者

方向

状态
已故。

容貌

“他的头发是涌动的黑色,如披风包裹其身躯。他的颅被推到他的面目前,如面具或头盔。他降生为小小婴童,却凭专断豪情决断自己身长几何。时而他身高六尺,时而为九,时而十二,时而十五。当他咆哮,大地震悚。”

“对卡米洛特他是值得敬畏的巨人,对卡米洛特之敌,他是噩梦之屋的食人狂魔。”

<桂妮薇儿> 在亚瑟认Stielenōt为父和世界管理者后,他多次面对过盲区里的背叛。起初。还有些被淘汰诸神的信徒们—很轻易就被钢铁与烈火碾碎了—但随真理浸润大地,这些敌手的性质也随之改变。

<用户Maris> 为何如此?

<桂妮薇儿> 即便我们对Stielenōt的理念也不过是绝对机械的一种诠释。并不奇怪,相异诠释会逐渐兴起。反叛者席卷卡米洛特多年,追随一个锈蚀、破碎的神—可憎的故障之物,所有人类悲惨的源头。他们认为使命是修复这个垂死的神,如此才能让有缺陷的宇宙完美。

<用户Maris> 我没明白这为何需要战争。

<桂妮薇儿> 起初,我也不明。但王绝无错误。卡米洛特依Stielenōt的至尊无上而建。对此非难中伤就是否认卡米洛特本身。叛徒不容在世留存。我肯定你也能理解。

<桂妮薇儿> 在吗?

<用户Maris> 我想我们是在讨论组员昨天发现的孵化器?“阿姆尔”,是这个名字?

<桂妮薇儿> 叛军有时确实可畏。需要绝佳的兵士作战。改造身体在一时之间尚且够用,但终有一时需要更优等的战士。

<桂妮薇儿> 阿姆尔为毁灭卡米洛特之敌而生。他粉碎要塞、焚尽村落,生吞勇武的骑士。一切完成后,他再无存在的必要。

<用户Maris> 他死了?

<桂妮薇儿> 亚瑟斩杀了他,大地在他们的交锋中破碎。我请求将他的骨归还,但吾王不能饶恕此人。毕竟,还有大业需要完成。我理解。

<桂妮薇儿> 我理解。


孵化器被发现于SCP-6265-1房间正上方的一座大房间内。孵化器被其下方一个基座略略抬起,其本身大致只有四英尺长。

名称
Archfedd

用途
蒙爱

方向

状态
已故

容貌

“它的头发纯白,如落雪流淌在地。它的面目精美圣洁,激起虔诚。它的声音便是歌,激起人们的爱。它的四目闪烁宇宙智慧的黝黯。有时,它会随意漂浮在空中。”

“当它将四臂伸展布道,全世界都必须聆听。世界渴求它。”

<桂妮薇儿> Archfedd是个好孩子。完美达成指示的最终产品。我作为母亲无法期望更多骄傲了。

<用户Maris> 不介意我问下的话,这个指示到底是什么?这里写的用途是“被爱”。这在机械王国里有什么用呢?

<桂妮薇儿> 这非常关键。

<用户Maris> 怎么说?

<桂妮薇儿> 机械需要燃料,人类需要振奋。没有什么比一位美丽而智慧的存在让你献剑更能激励人心。军队为博Archfedd一笑就可赴死前行。他们就是如此。

<用户Maris> 那就是宣传了?是这个意思么?

<桂妮薇儿> 如果这就是被爱的意思,那确实如此。卡米洛特中没有任何生灵可以回绝Archfedd的请求,除了Anselaus。

<用户Maris> Anselaus?

<桂妮薇儿> 此地的首席工程师,在王国陨落前,在你们的人继任这些职责前。他对我抱有某种执着。这没有影响他的工作,我便不认为有需要劝阻他。我的决定是错误的。

<用户Maris> 我猜这就是说他的工作还是被影响了—最终。

<桂妮薇儿> 是。在某时,他开始认为我需要从我的职责中得到解脱。疯话。Yes. 他开始破坏这座设施,背叛王。他为此给我的末子心灵下了毒药。他以为革命是给我所谓自由的理想方案。

<用户Maris> 你的末子?我们这说的还是Archfedd吗?

<桂妮薇儿> 不。当然不是。Archfedd一直是王的最爱,当它陨

<桂妮薇儿> 当它

<桂妮薇儿> 当它陨

<桂妮薇儿> 我很抱歉。我不会再说下去了。


孵化器发现于SCP-6265-1房间下方远处的小房间内,位于一处可用梯子进入的孤立部分。该房间位于多个封闭大门背后,但都已被钻头击破。

名称
莫德雷德

用途
继承

方向
贱种

状态
在世

容貌

“他的头发短促而黑暗,像头熊一样遍布头顶。他的右手握着杀戮的光,从左边他又生出了可怖的克拉伦特。他有四目和七指。当他咆哮,他撼动土地,但他并非时时咆哮,因他是毒蛇同类。王的血还在他的刃上。”

“他将知晓你已经发现。”

<桂妮薇儿> 踏红的莫德雷德。他们说他是世上最卑劣的渣滓。他们说他带来末日。他们说他将永不死。

<用户Maris> “他们”说的?那你呢?你怎么认为?

<桂妮薇儿> 我怎么认为?有人践踏你的所爱,毁灭你的王国,撕裂你的世界,你会怎么认为?

<桂妮薇儿> 在吗?

<用户Maris> 我觉得这得取决于理由。

<桂妮薇儿> 是。

<桂妮薇儿> 我也觉得这要取决于理由。


附录6265-3 (事故6265-1)

于19/01/2022,对SCP-6265的完整测绘取得新进展。在清理掉建筑一面墙壁上厚实生长的植物后,人员得以进入到此前未知的SCP-6265第二入口。

探索第二入口期间发现了一具高度朽败的人类遗骸。尸体上包裹着形式高度先进—虽然朽败—的机械铠甲,年代测定表明此人死于数千年前。在被找到时,尸体手握一块钢匾,其上铭刻有数百行细小符号。

这些符号与任何已知语言不匹配,但在向SCP-6265-1出示时,它出现了以下反应:

<桂妮薇儿> 收到生产指令

<桂妮薇儿> 噢吾王噢吾王

<桂妮薇儿> 噢蒙福的贝狄威尔你的使命完成了

<桂妮薇儿> 噢吾王噢吾王

<桂妮薇儿> 卡米洛特崛起

第二天,新的孵化间出现在SCP-6265-1房间外。详情如下。


名称
亚瑟

用途

方向

状态
生长中

容貌

“伟大。”

正在对此观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