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275

RAISA提醒

下列文件于████/██/██出现在了基金会数据内,将SCP-6275位置占用。此前,该处并无文件存在。下文描述的异常与任何基金会已知异常不相类似。将在对其他伴随SCP-6275出现而发生的异常现象接受调查后再纠正SCP文件。参见附录获取详情。


twists.jpg

收容间-A19,许多欢笑在这恭候你

项目编号: SCP-6275

项目等级: 笑话

特殊收容措施: 基乐会人员阅读此文章时必须务必一定要有蛋糕般的快乐。一直笑到你脊椎拉成意面在黑灯下松开。然后再多笑一笑。

SCP-6275要被炖在基金会设施Area- ███中的标准人形水族馆式跳跳屋的盐滩内。与SCP-6275交互的人员应接受保持严肃的指示,因为他们是基金会的延伸,不能体验读者天赋得到东西。对SCP-6275的采访非常有趣且非常容易。SCP-6275想见你。

描述: SCP-6275是一个能够大声喊叫的有趣人。他和其他你知道和喜爱的喜剧东西很类似,但是他由于多种原因穿着航海服装,这就意味着他非常、非常的幽默。

SCP-6275是一名水下小丑。不能误认为SCP-6275是其他东西而非水下小丑。他的头发能够尝出紫色、蓝色、耐嚼或者快乐。他可以穿着小丑服,或者你之服,甚至是一整套地狱服。有时候他的尺寸是你心眼中的一切,而另外一些时候,他是永远挖掘的无形之钻。SCP-6275可以是一幅画作。SCP-6275可以是真的。但SCP-6275始终都是一位水下小丑。

看、吃或是靠近SCP-6275会让你把脑袋像个太阳耀斑一样嚎出去! 他可能像个傻人一样做傻事。他可能就和放克仔一样去叭叭叭叭叭或者喔哇!他可能什么都不做,但你还是会笑,因为他是好玩的。这吸引你!欢庆会把你的脸雕刻成一个愚夫,然后融化掉外层的污物。松开你的领结,看着你的同事转化为丑角,然后抛却你的感受。是时候来与SCP-6275一起发笑了!如果没有人和SCP-6275一起犯傻,他可能会长出腿拉来游走!

你可知道所有生命,在细胞层次上,从蓝鲸到前台接待再到Candidatus Pelagibacter communis(暂定普通杆菌)其实都在笑吗?SCP-6275已经做了一般人不会做的荒唐事情,因为他知道这一点。有时候他会和一家海军驱逐舰争论,和7号进午餐,或者在他的鼻子上平衡大堡礁!SCP-6275有次冲破了约翰·亚当的1921年夏日之家地板,把视线里所有盆栽植物都给舔了,包括那人的狗!这应该会让你逗乐的。

SCP-6275和他一如既往的一样是滑稽的,在过去的时候!他教会了阴暗滑腻的海绵田野怎么去笑!他拜访人-鱼部族,邀请它们到地面上去找螺丝和纸膏汤!内界之王让SCP-6275当它的贵族弄臣,只要他跳舞,木头与海藻的船难王国就会兴盛!你可知道这等怪事就在你鼻子底下发生?在池塘里?在风暴后的水洼里?在一杯水里?在表面之下?

现在,SCP-6275冲着你来了,研究员!他来欢笑还有制造喜悦,笑点就在最后。SCP-6275的历险和秘密世界要来给你们编年、归类、出售、阅读、调整、控制、用你们的术语咀嚼、然后收容。来问他的过往生活吧(哈!),或者和咕咕拖船战斗(哈!),不然就是全无之大利维坦(哦不!),会很有趣的,就如有趣的采访一则所示。

人博士: 我是认真的。

SCP-6275: 我是傻的。

人博士: 你是在犯傻。

SCP-6275: 但你可以更傻。

人博士亮出一根大针头,戳向SCP-6275的头。嘭!人博士湿了。

人博士: 你不能够傻。

SCP-6275: 笑点。

基金会不能傻,但SCP-6275会。

这就是他的使命。他现在要为你们制造乐子。

所以笑到你们胃都打滚吧!


在上述文件出现的同一时间,Area-███安保程序报告地下层-3的人形收容间-S19内出现多处收容机制故障。人员被立即派出,发现收容间外侧处于失修状态。其入口有略微隔断,有一大团Chthamalus stellatus (星形藤壶)在门上生长。被问及时,人员无法回想起S19房间是否被使用,也无法想起其中收容了什么异常。站点问及显示该房间从1997年建造以来一直未使用且空置。在其内部,发现该房间的长度和宽度都已超出可能维度,向外无限延展。所有修建于其内部的光源也全部失去功能。在开展人工进入前,一台FD6-先兆系列无人机被用于探索该房间。相关文件附录如下。

00:00 - 记录测量。房间天花板离地面18米。长度未确定。无人机向前在完全黑暗中前进了1小时21分钟。探索40分钟后,英国摇滚乐队披头士的歌曲《章鱼花园》响起。该歌曲持续到了整段记录结束。

01:21 - 房间墙壁变窄。可见所有方向上都有参差、腐烂的珊瑚赘生物突起。有部分珊瑚体分离,靠其茎干在缺口上移动,随着音乐歌唱。有多名控制人员对自己短暂发笑。

01:39 - 珊瑚赘生物数量渐增,限制了无人机的航行。最终找到了一处足够大的开口。在此之后,房间变得更加宽阔。墙壁上有各种蓝色形状,似乎正在旋转。地板上覆盖了无数的terois volitans (红色狮子鱼)。它们扭动翻滚,缺少水分。下方鱼群中传出低沉哼鸣。无人机继续。

02:01 - 鱼群的尖刺随无人机前进而变大,最后变成了一大团尖刺,平原一样向所有方向延伸。尖刺顶端处有皱缩的黄色海绵。海绵的眼睛随无人机移动而跟随它。在某个时刻,它们开始哭号。

04:55 - 尖刺平原通往了一处空地,可见到有巨大腐败的鲸鱼骸骨在此。周围区域有许多严重损坏的大理石柱以及浸水的木片。有鳍上长出人腿的鱼形实体在狂乱跑动,有时砸在金属块上,或是墙壁上。一个鱼实体走向嵌在木板上的生锈钉子,大笑后倒在地上。四名观察人员为此发出无法控制的笑声。一只物种不明的巨大、长角安康鱼飘进了镜头内。它在反复咳嗽。在其转身时,发现这只鱼完全是由纸板组成。人员Richard Rummens评论说它“被替换了,和其他所有东西一样。”

5:32 - 房间内逐渐变得缺乏特征,过渡到了完全黑暗。

08:49 - 一阵声音响起,控制人员无法分辨这是笑声、尖叫声还是“别的东西”。它的音量随时间一直变大。观察员Jack Haiten从控制室内失踪。

10:12 - 所有控制人员都确定这是尖叫声。观察员Kabir Noo从控制室内失踪。

10:30 - 无人机侦测到前方有一物体,在此处无法分辨之。剩余两名控制人员报告闻到了腐臭的咸水。

11:29 - 尖叫的源头,即该物体进入视线中。这是一个巨大的肥圆实体,外形如同小丑穿着传统多色服装,靠在房间后墙上。它的手脚都被网缠绕,不是不像鱼鳍。它的面部一直扭曲为张嘴表情,泪水从其双眼中成流涌出。尖叫声过渡到了笑声,但该实体没有移动。

所有人员从观察室内失踪。

无人机向下牵引靠近实体,然后转头。Haiten, Noo, Sanders, 以及Rummens,四名指挥本次探索的人员,突然出现在了房间内。他们的身体严重损坏,藤壶簇贴附在他们的皮肤上,严重的穿孔在向外漏水。Haiten从口中拔出一块珊瑚,一个带波尔卡圆点的气球随即从他的喉咙里出现。该人员大笑起来,其笑声与之前的声音无法区分。

所有人员一个接一个地向前靠近,进入到小丑实体的身体内,完全穿透了它。无人机跟进。

内部为黑色。无法分辨任何特征。

Haiten: (大笑) 真他妈太好玩了。但不是一直都这样。

传来咯咯声和粗重呼吸声。

Haiten: 就像—当你想去记住一个笑话。你已经听过它无数遍,把它说给了无数人。但就是没法搞对它。它不再有趣了。你的整个传递在路上就被射杀—(大笑)

笑声盖过了所有音频。

Haiten: 你不知道你在笑些什么。有时候整套设置都会变。不管那里以前有什么—不管这里以前有什么。操。(大笑) 太他妈好了!

笑声持续了几分钟,渐渐变小直至沉默。传来水波冲刷声。

Haiten: 我甚至都记不得笑点是什么。

联络丢失。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