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44

项目等级:SCP-644

项目编号: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644收容于Site-██内██号厅的标准人形收容间。Site-██内全部有子女的员工或D级人员须知晓SCP-644的异常性质。有子女的人员可选择随时退出与SCP-644相关的测试。

描述:SCP-644是一意大利血统的男性人形实体。外观上看大约30岁。文字“热先生,来自Dr. Wondertainment的小小先生®”纹在SCP-644左腕内侧。

SCP-644能准确测定一名人员是否有子女。无论是生理子女还是养子女都会被此效应感知。对自己所知晓的任何人而言SCP-644都会获知其子女状况,即使只知晓此人的姓名或外貌也可。

SCP-644自称能预测任何儿童在物质上的愿望,以及儿童产品的潮流。SCP-644称此效应不会对成人的愿望起效,但对至少1名年龄超过18岁的人员给出了预测,SCP-644将其描述为“真正的伞兵”,之后没有更多评论。

SCP-644能从其当前身着衣物的口袋中拿出一种名片。名片正面印有以下内容:

热先生
市场顾问
Wondertainment博士股份有限有限责任公司
南非芝加哥市马尔伯里巷1515号

名片背后以小字印有类似文件909-a的文字。

SCP-644最初由威斯康星州拉辛市的警察发现,当时它被发现打破窗玻璃闯入了当地一所小学内睡觉。SCP-644 称这么做是要躲避冬季的寒冷。基金会自动网络筛查在当地警局的文件中找到了对SCP-644纹身的提及,随后将其回收。随后又在威斯康星州拉辛市发现多个由“Wondertainment博士”创造的异常物品被当地儿童持有。

采访1:

前言:采访在最初收容后进行,SCP-644的异常性质尚未确认。

<开始记录>

SCP-644被配备防800摄氏度高温的防火装备的安保人员带入采访间,并备有凯夫拉及泡沫衬壁以防爆炸。人员还配备了大容量灭火器。

SCP-644:这些人咋啦?

Latimer博士:请说出你的名字以供记录。

SCP-644:我是热先生。Wondertainment博士的市场顾问,股份有限,有限责任。

SCP-644握住手腕,指向纹身。安保人员做好准备熄灭可能的火焰。

SCP-644:纹身,看到了吧。这是我的点子。我一直把控着市场的脉搏呢,嗯?

Latimer博士:你说你的纹身是哪来的?

SCP-644:对。我和博士,我们以前很亲近。我想是和他去了大学。

Latimer博士:在哪?

SCP-644:噢,我不知道。真的有人记得这种事吗?所以,你怎样?

Latimer博士:我很好。请和我说说你与“Wondertainment”的关系?

SCP-644:“好”?我的意思是,我肯定你很想念孩子们不是吗?他们是和你丈夫在一起吧?

Latimer博士:你对我孩子知道什么?

SCP-644:我知道他们很想你。他们不-我是说,他们甚至都不知道你是做什么的。这肯定不是大学对不?除非他们有什么“相关测试协议”,哈。已经有,什么来着,两周没见着他们了吧?

Latimer博士:继续。

SCP-644:看,我在想,你得让他们知道自己还是有人爱的。我是说,Jason…上学期,拿了个A-数学!然后连点奖励都没有?真是冷淡,博士。

Latimer博士:你是对的。我该做什么?

SCP-644:我觉得,你给个话,我传达到高层区。没有什么保证,但我能尽力而为。

Latimer博士:你具体可以做什么?

SCP-644:哦,我能给我楼上的朋友说-我叫他“批发先生”,但他不是真的。就只是个外号而已,他叫Steven。但,我和他说了,而且,如果我们发现你家孩子“正常”,那我能搞到些东西给他们玩。甚至可以抹掉商标,就写“妈妈送的礼物”。

Latimer博士:我需要了解更多。至少得知道你的玩具是否安全。

SCP-644:对,要不然-要不然我们晚点再谈?没有这些…偷听的在周围?

SCP-644指向安保人员。

Latimer博士:听起来不错。

SCP-644:那好!你知道哪来找我,哈。这是我的名片。

SCP-644生成一张名片。安保人员将其没收放入强化防火容器内。

<记录结束>

采访2:

前言:采访在最初发现的一天后进行。

<开始记录摘录>

SCP-644被带入采访间。在对象椅子和Dr. Latimer间有10厘米厚的防爆抗热玻璃阻隔。

SCP-644:噢,别。

Latimer博士:你好,热先生。

SCP-644:嗨博士。这是名字问题吗?我说老实话:我不是那个热。

Latimer博士:只是保险起见。能说说昨天你提到的事吗?你的玩具?

SCP-644:噢,是的当然。Wondertainment产品经过充分检测,有终身保修,探索乐趣,专为丰富您孩子的想象力设计。

Latimer博士:你提到说儿童要符合需求才接受玩具。你能解释一下吗?

SCP-644:好吧,你看啊,你不可以把这种技术随便塞给什么人。你要是给普通小孩一辆相对论赛车,他可能就把玩具扔在架子上然后…去盯着太阳看之类的。

SCP-644:不,不。我们在寻找更高的水准。某个富想象力的人…某个会真的喜爱这些工作的人。一切围绕优秀的孩子们。

Latimer博士:什么样的工作?你在“Wondertainment”都做些什么?

SCP-644:我是说,我不想扯到我自己…这是关于你孩子的事,不是吗?

Latimer博士:我需要知道你到底可不可信。

SCP-644:聪明。聪明。我猜这就是你能当博士、而我只是个先生的原因。哈。他们叫我是市场顾问,但其实,我参与了过程的每个步骤。

Latimer博士:你怎么在组织里变得如此重要?

SCP-644:很多艰难的工作,我保证。但一开始也许是运气。看吧,我那是只是个年轻人,也许三十左右,但这个年纪大点的家伙找到我,旧姓Wondertainment,给我参加到某些..特别事务的机会,懂?

Latimer博士:你之前不是说在大学就知道“Wondertainment”吗?

SCP-644:对。但总之,我开始和他合作了。他需要有真正市场敏感的人,懂吗?他说,“热。我满是点子,但该选哪一个?我没有永恒的时间。所以我要你睁大眼睛,找到重点。我就这事要给你做。”

SCP-644:所以,我就跟着,等我回来,就像充满了电。我只是…我知道什么点子将来会热。一直如此。我与他共事,我们发展强势,疯一样扩展。我和他。然后他给我说,“我的思维不如以前了,热。我们磨一磨你的创造性思维吧。”

SCP-644:我们又做了一次,突然我成了动力室。我会找到他,就像,“博士,我有个点子。把和食物一起改成和食物有一段智慧的对话如何?”

SCP-644:我给他说了,然后他会对我说“热,你肩上有瓜一样重的担子啊”我说“哇,谢谢你老板”然后他就把一个微型甜瓜放到我肩上于是我两都笑了。这就是我们的小玩笑,看吧?

SCP-644:好吧,曾经。直到我让无头获得自我意识。

SCP-644:但我继续这样,有…呃,有几年。我帮助了每一次尝试。有一年,我想着“你知道孩子们喜欢什么吗?洗澡”或者“有些想象中的朋友”,或者“被笑话逗笑”,或者…好吧,我们有几年过的挺怪。

SCP-644:最后几年,我开始了宠物计划。有个计划是字面意义上的变成宠物,其实,就像…这个概念本身是活的。但,老板给我说他有个酷点子。他给我说了,我也被人爱着。于是他给了我这个纹身,给我说我的办公室生涯完结了。其实,是我完结了。我得出发去散播爱了。有多少贫困的孩子啊…你知道五个孩子中就有一个活在贫困线以下吗?他们也可以用用Wondertainment不是吗?这都是…七年前的事了。

Latimer博士:那时你就成了“热先生”?

SCP-644:我从来都是热先生,女士。现在,你是对我的产品有兴趣,还是怎样?

Latimer博士:你想到了什么样的玩具?

SCP-644:嗯。我在想“Wondertainment博士的腕骨宠物™”,这是个虚拟宠物,对吧?但不是在电脑里。它要活在你的前臂里。一种局部麻木,整个挖空。然后它就是你朋友!它能给你读睡前故事,能帮你做数学作业,等等繁杂事务。它很通人性。你能对它吼,能对它发泄,叫它滚蛋…它都会原谅你,在你整理的时候等着给你的尺骨一个大拥抱!你觉得怎样?

Latimer博士:我会考虑的。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