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442



Item#: 6442
Level5
Containment Class:
Thaumiel
Secondary Class:
{$secondary-class}
Disruption Class:
vlam
Risk Class:
critical

scp-6442.jpg

收容设施[数据删除]的部分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该异常在预防性收容工作及维持基金会隐秘上的功用,将以一切必要手段确保SCP-6442的安全。

对收容设施[数据删除]的访问仅限于SCP基金会反情报机构批准。为隐藏该设施的物理方位,指派到此站点的人员不得接触地理定位工具,在其抵达后将接受B级记忆删除。除指定的紧急区域、以及为站点做必要维护外,不希望、不鼓励驻站人员熟悉该设施的布局,以免出现危害收容的可能。

对该设施的任何未授权进出尝试都将招致立即拘捕,违令者随后将被记忆删除、降级和/或处决。

收容设施[数据删除]的外部将由一系列基金会制自动机看守,专长于秘密反渗透战术。根据整体隐藏协议要求,这些自动机被设计为能秘密处决渗透者、静默消灭敌对飞机、还有对异常性武器施展奇术性反击咒语。


SCP-6442自身位于16个完全相同的球形收容间之一中,彼此至少保持五十米距离, 通过设计为混淆导航的迷宫式狭窄结构互联。每个房间不具任何特征且只有单一入口,不会有任何可辨识标记使之可以彼此区分开来。SCP-6442的确切位置不得被基金会任何人员知晓。

每个收容间内部装有一个钨合金球,其内或许存放着SCP-6442,亦或是一个近乎一致(但并非异常)的复制品。每个球体悬停在对应收容间中心处,以确保只能在深度协作及努力下才能接触之。此外,收容设施的内部还将包含有多层次保护,防止人员试图对SCP-6442开展暴力无效化和/或夺取。当前采取的措施包括但不限于:

  • 反核及本征武器防护协议
  • 所有房间内注满气雾化I级记忆删除
  • 每个房间安装六台斯克兰顿现实稳定锚(SRA)以防止本体论攻击伤及SCP-6442。
  • 每个房间安装一台Xyank/Anastasakos恒定时间槽(XACTS)以防止时间操控。
  • 每个房间安装三十六台实验性Randall/Yossarian阿吉巴抵消器(ERYAN)以防范和打压神性干预。
  • 每房间安装一套机动特遣队Tau-5 (“轮回”)的构造水箱,以备上述措施仍有不足、或是驻站安保被敌对武力击溃。

若在不太可能的情况下、出于不可预见的理由而有必要取出SCP-6442,全部诱饵也将同SCP-6442一并被取出。在问题获得解决后,将把SCP-6442随机归还到16个房间之一中。

若联合国全球超自然联盟成功取得SCP-6442,将采取一切手段无效化此项目,以免该组织开发出假想中的预防接种。1由于SCP-6442的训练数据和构造材料已被全部焚毁以免逆向工程,对该项目的保护被视为高优先度事项。


由于广大异常社群内关系紧张,且调解会面进展不良,上述特殊收容措施将无限期继续。根据O5议会指令,该措施须由反情报机构每至少三月重新批准或更新一次。

出于安保考虑,本文件受有改动,完整收容程序中的某个不确定部分未包含在其中。


描述: SCP-6442是一段由SCP基金会反情报机构及模因学部创造的铭文。SCP-6442被雕刻在一个由机密性碳纤维弹性体制成的球体内。

一旦感知到73%的铭文,已暴露对象的全部神经学功能将在瞬间彻底终止—此效应会对任何有感知存在生效,包括非有机生命形式。迄今,它是本组织制作过最为强力的认知危害;据估计需要认知抵抗值在742及以上才能从中生存下来。2 为此,预防接种被视为无可行性,乃至根本不具可能性。

自其在2023年被创造并收容以来,SCSP-6442已成功消灭了至少八千名全知性实体,其中至少两千名受到全球超自然联盟雇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