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45

项目编号:SCP-645

项目等级:Safe 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645应被保存在一个2m×2m×1m的带有内衬的装箱中。在其半径10米内的任何人员需避免任何可能被认为是不真实或是具有欺骗性的行为。

在每次激活之后必须对SCP-645进行清理。

描述:SCP-645是一块巨大的帕沃纳切托大理石制圆盘状物,其表面雕刻一人形脸部,类似于被雕刻在意大利罗马的科斯梅丁圣母院的著名雕像真理之口。与真理之口雕像相同,该异常嘴部和眼部皆为空洞;但与真理之口雕像的不同的是,将手放进SCP-645的嘴中的人员无一例外地将内部描述为“温暖”与“潮湿”。

SCP-645具体表现出自中世纪以来真理之口雕塑所具有的“测谎”特性,并被基金会民俗学研究者假设为起源:当任何人员在说谎时[参见事故记录645-N41]将手伸进对象口中便会激活该雕塑,随后对象会将其手部从手腕上被咬下并吞咽。高速摄影机显示,这个过程持续不到0.3秒,包括嘴唇,牙龈与不成比例的前门牙的显现。对象的口部边缘通过未知的途径烧灼消毒伤口,随后嘴唇,牙龈和牙齿将会消失。其牙齿可施加的力尚未进行精确测量,但足以切断被咬者握在手中的钢棒。

发现经过:SCP-645于19██年在意大利██████的考古发掘工作中被发现。承载这个雕塑的大理石板不附属于任何建筑物,并且被砖块覆盖;考古人员████████ ██████认为其似乎是被故意掩埋。

在被发现48小时后,SCP-645伤害了一名参与发掘的见习研究者;基金会位于意大利文化遗产与活动部的特工拦截了该伤害报告并取回了该物体。

事故报告645-N41:██/██/██,D-45951被指派进行实验,以研究SCP-645判断谎言陈述的标准以及其断手的机制方式。 出乎意料的是,由于真理之口雕像在民俗方面的文化知识所致,D-45951能够在测试之前便推断出SCP-645的异常性质。因此,D-45951拒绝遵守有关其应如何与SCP-645互动的指示,但这最终进一步揭示了对象的异常性质。

音频记录抄本
Dr. Rensburg:把你的左手伸进雕塑的嘴中,干得不错,现在,说一句“天空是绿色的”。

D-45951:(沉默)

Dr. Rensburg:D-45951?

D-45951: …这些家伙告诉我说天空是绿色的。

Dr. Long:什么鬼?

Dr. Rensburg: 为什么没有被激活?

Dr. Long:让我们试试别的。 D-45951,说:“我有六个手指”。

D-45951…这些家伙要我说我有六个手指但实际上我没有

Dr. Rensburg:这次我肯定听到他的话了,你以为你在干什么!

Dr. Long:你正在干扰实验!

D-45951:有一部电影!

Dr. Rensburg:啥?

D-45951:在电影1里,有一个看起来和这个雕像很像的东西,他们说,如果你把手伸进去撒谎,它就会咬掉你的手!

Dr. Rensburg:太荒谬了,你是要遵守指示,还是让我们必须使用警卫介入?

Dr. Long:不,稍等,让我们听听他的意见。当然了,意愿要紧吗?

警卫:您是否想让我——

Dr. Rensburg:呃,您知道的,这实际上是个不错的—

(此时,D-45951将手从SCP-645的嘴中取出)

Dr. Long:喂!把手放进去—

Dr. Rensburg:守卫!抓住他的手臂!把他的手放在嘴里!

(D-45951的手被强行重新插入SCP-645的嘴中)

Dr. Long:让我想想,我们到哪儿了……哦,是的。这部电影是关于什么的?

D-45951:[省略剧情简介]

Dr. Long:嗯…好吧,我们会派人去查的,谢谢你提供的信息。但说实话,你知道电影与现实生活之间的区别,不是吗?你真的认为雕像会咬住你的手,就因为电影中的某个人讲述了一个故事?你甚至都说电影中的那个家伙在撒谎,对吧?

D-45951:我……我不知道!我……听着,我不会相信……我是说,我不认为我会相信,在我来到这里看到你们这所有的狗屎玩意之前,但是现在我已经看到了所有的一切,它让我想起也许……我的意思是……那是我此刻正在解释它的方式,当时我并没有一字不漏地在我的脑海中这么想,但是你知道,人们……我的意思是,很多人,也许不是世界上的每个人——很多人都这样……呃,有什么问题吗?我不知道该做什么了—我有点不知所措,只有一点,我的意思是,我们仍然在谈论雕像,不是吗?

Dr. Rensburg:呃,是的。你是否仅仅因为电影就认为雕像会——

D-45951:哦,对,对。是的,我……嗯,我不确定,但是我觉得,也许它能够,因为……嗯,因为有一堆东西,就像其中有那么一部分像我这样……我至少又有那么一次在电视上看过部分电视节目,我以为那只是一群疯——我,我,我意思是,回顾当时的想法,我我那时候并不是真的相信它,因为这只是一个东西—我认为这仅仅只是一个电影里的东西,电影里的东西不是真的——我是说,电影里的很多东西都不是,都不是真的,不像真实的生活——至 少 我 自 始 至 终 是 这 么 想 的,除 了 一 直 以 来 并 不 是 “总” 像 这 样 噢上帝保佑,别咬我的手

Dr. Long:有点意思。让我们看看名单上有什么……噢是的,D-45951…你叫什么名字?

D-45951:这有点复杂——我的意思是,不是问题 , 我 这个问题并不复杂,但是答案吧,有点复杂,就像每个人都叫我的名字,好吧,不是每个人都叫我,不是这个世界的每个人,但是,你知道我生命中的人吗?大多数人——我一生中的很多人都称我为[已编辑],但是当我出生时,我的名字是——我的意思是,在我出生后不久我的父母说我的名字是[已编辑],所以那也可能是我的名字,这确实有点…呃,你们叫我D-45951,或者你们一直在叫我的名字,也许你们稍后会改变主意,我不知道,我猜这取决于您?

Dr. Rensburg:太棒了,不如这样…D-45951,说“ 2899是素数”。

D-45951:你他妈认真的吗?我——

Dr. Rensburg:警卫?

D-45951:不!不,我回答——听着,我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我自己知道这些词,但不知道整件事——我是说,这显然是某种……好吧,显而易见,也许不是正确的单词,,但是我 这是某种数学上的东西?就像,我记得我……听说过关于素数的…我有点记得听过它们的事,并且我 觉得那是新闻,但我不是百分百确定, 噢,天呐,我从来没有——是的,我是说,当我在学校的时候,我不是…我在学校的时候,我在数学方面做得不是很好,很多时候,除了当我作弊的时候,也许这和在数学上做的那个不太一样,而且,呃,我想我可以在我小的时候做的不错,所以这非常简单?

Dr. Long:令人赞叹,这怎么……

Dr. Rensburg:不错,这有个好问题:D-45951,你说谎吗?

D-45951:我不——我的意思是,我,我,每个人——我说,我曾经说过… 在过去 我说的话可能不是,好吧,不是‘可能’,这不是真的,但我不会那么做…我是说,我不觉得我那么做了,我的意思是…现在,我的手卡在这玩意的嘴里,我真的在很努力地不说任何不是绝对正确的话。

Dr. Long:…哇哦,你是真的,真的很害怕,对吧?

D-45951:噢操他妈的,当然。

Dr. Rensburg:仅仅是因为那个电影?

D-45951:听着,我们解决了——我说,已经解决了!这是我知道这部电影的原因,我我知道它是什么,并且我看到了所有的怪……看到了你所在之处的这些怪物,我不确定我是否看到了所有 ——看到那些怪物就告诉了我,这些也许就是真的!另外,我说,如果你不希望它咬我的手,你为什么要迫使我把手伸进去,然后告诉我说这什么玩意都不是,嗯?不然为什么你会让这个混——这个家伙 抓着我的胳膊而让我没法——所以,我可能没法抽回我的手?

Dr. Long:他说的对

Dr. Rensburg:噢,别为他难过。D-45951,你觉得你活该吗?

D-45951:呃,什么?

Dr. Rensburg:这个!我们对待你所用的方式!成为一个D级人员!是你活该的!

D-45951:别冲着我大喊大叫

Dr. Rensburg:你犯了你应被判罪的罪行吗!是还是不是!

D-45951:我…听着,那个该死的警察在自卫,好吗?不是她就是我,懂?

Dr. Rensburg:那么其他人呢?他们也都是防身?

警卫:呃,先生?

D-45951:好吧,我…我的意思是…听着,他们是目击者,而且…我是说…他们明明可以…我说…我认为他们会…我,我…听着,这是…我,我想说…不,你知道什么? 不。 不,他们他妈的没有自卫。我不认为我必须杀了他们,我不认为我没有他妈的选择……我杀他们是因为我杀他们,因为我想让他们死,因为我喜欢杀人,因为我喜欢它给我的感觉,因为这意味着我有力量。对你来说够诚实了吗,白痴?

此时,SCP-645强行将D-45951的手从其嘴中排出;高速摄影机清楚地显示其嘴唇出现,扭曲,显然是在将手吐出;紧接着嘴唇在0.2秒内完全消失。

D-45951:我操?

Dr. Long:你把手伸出来了吗?放回去!警卫,把他的手放回去!

D-45951:不是,我——

Guard:我不能——它进不去!先生,它不接受他的手,它拦住了。

Dr. Rensburg:怎么可能?

(随后的检查显示,尽管Dr.Rensburg,Dr.Long和警卫Dickinson都能够将一只手插入SCP-645的口中,但D-45951却不能,实验被迫中止。)

Dr. Rensburg:把他带出去,我们将不得不申请使用另一个D级。

Dr. Long:最好是一个不看浪漫喜剧的人。

(D-45951被押送出试验室。)

Dr. Rensburg:嗯,无论如何我们还是得到了一些结果。我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它拒绝了他的手?

Dr. Long:嘿,也许他真的诚实,真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小笨蛋。嘿,这使我想起了——你是怎么知道他所做的事的细节的?

Dr. Rensburg:认真的,伙计?我那是在唬他!

(此时,SCP-645张开其口部,宽度约70厘米,并在Dr.Rensburg与Dr.Long所在房间内伸出了一条长达4米的细长蛙状舌头。该舌头缠绕在Dr.Rensburg的右手腕上,在将他的手割断后又缩回,在过程中与Dr.Long相撞,后者则摔伤了左肩。舌头完全回到了口腔中,并且对象的口部在0.7秒内恢复到其正常大小。由于及时就医,两位博士得以幸存,但由于Dr.Rensburg的手严重受损,已无法重新接上。)

备注:在对事件645-N41以及SCP-645附近人员的所有镜头进行彻底复查后,本人得出结论,SCP-645极有可能具有智能。这不是第一次靠近SCP-645的人员撒谎或不诚实;但鉴于D-45951在避免任何不实方面的出色表现,以及645前所未有的对他的手的拒绝,本人认为645在Dr.Rensburg承认欺骗D-45951之后立即对他发起攻击是一种有意识的行为,其动机是怨恨和厌恶。645-N41事件还显示645异常性质的影响范围远远大于我们的猜测;特别是,它不再被认为通过了“盒子”测试。因此,本人请求将其项目等级升为Euclid。 ——站点主管 R. Kocharian。

已批准。——O5-4。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