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451

by J Dune


warning.png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451
等级等級1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pending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tice

RAISA提醒

在附录.6451.2的事件后,本文件部分内容已经过时,有待重写。更新正在审议中。

640px-Raymond_Marcellin_1950.jpg

SCP-6451,在最初收容时拍摄

特殊收容措施: SCP-6451将被关押在基金会设施Area-179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

描述: SCP-6451是一血统、姓名、来历均不明的男子,外形上是健康的成年男性。SCP-6451身高1.9米,表现出超出平均水平的智力,生理及心理功能寻常。

SCP-6451的异常性质如果确实存在,目前也依然未知。

附录.6451.1: 历史

基金会从1952年起开始收容SCP-6451,该项目来自组织前身之一美国安保收容倡议会(ASCI)的一次大规模异常移交。关于SCP-6451的全部文件,若确实存在过,在本次移交中全部丢失。理论认为这是一次办公错误,但研究工作仍在继续。由此,SCP-6451的异常性质、收容历史以及具体身份完全未知。之所以仍被列为SCP项目,是基于推测ASCI收容SCP-6451有足够理由。经与ASCI的人员(整合到基金会及身处他处者皆有)开展沟通后,未能获得关于SCP-6451的更多情报。惩罚及奖励手段均无法迫使SCP-6451披露关于自身的情报信息。

所有从SCP-6451本人处获取更多情报的尝试均会以近乎一致的结果告终。参见最近的采访记录:

[开始记录]

Dr. Trenton: 好了,SCP-6451,每周检查时间。你感觉如何?

SCP-6451: 还行,博士。

Dr. Trenton: 好,好。很高兴听到,我们替你高兴。

(沉默。)

Dr. Trenton: 好,你也知道。你现在想告诉我们你是谁了吗?

SCP-6451: 不。

Dr. Trenton: 有兴趣参与更多测试吗?

SCP-6451: 绝对不行。

Dr. Trenton: 你是否了解关于你自身而基金会尚不知情的异常?

SCP-6451: 我了解。

Dr. Trenton: 你是否记得为何ASCI要将你拘留?

SCP-6451: 我记得。

Dr. Trenton: 你是否…希望详细说明下以上任一问题的答案?

SCP-6451: 不。

[记录结束]

附录.6451.2: 行为报告


SCP-6451在多年收容中表现出了多种反常行为模式,但无一能确认为属于异常、或是由项目的异常性质所致。需注意的事件列表如下。


  • SCP-6451在被暴露于孤立环境时从未表现出不适,诸如从收容间中撤销优待等手段均不能促使该实体披露关于其自身的信息、或是配合基金会的要求。
  • SCP-6451经常申请将一些物品递送到其收容间内,也经常获得批准,以尝试通过该实体与寻常物品的互动过程来判断其潜在异常性质。申请包括作家柯南·道尔的作品完整全集(批准)、多套现代列车模型玩具及相关材料(批准)、电视机(批准)、一整套中世纪铠甲(批准)、17克山核桃树刨花木屑(批准)、以及一个经改造后可作为床使用的棺材(批准)。无任何物品能帮助深入了解SCP-6451。
  • SCP-6451会通过发出几小时的尖叫和哭喊来消遣时间。在被问及此事时,它表示这些声音是为了要“保护它的肉欲纯洁”。
  • SCP-6451被允许使用个人电脑,以期能从中透露关于自身的个人信息。SCP-6451自此开始将全部时间耗费在网络上,开始熟练于观鸟爱好及研究美国历届第一夫人的生平。SCP-6451坚信电视名人玛莎·斯图尔特是一位美国第一夫人,且无法对其劝告纠正。
  • SCP-6451在收容中会捏造关于其他项目的信息,引用一些随机的SCP编号并配以模糊难辨的言论。比如宣称SCP-7000在梦中与它交流,以及它现在正和SCP-6556处于交往关系中。这些言论被推定为虚假,基金会也不认为SCP-6451掌握关于其他异常的情报。
  • 有时,SCP-6451会开始持续单手倒立直至因窒息昏迷,引来医疗救助。在被为何要继续此种行为时,SCP-6451称“要是你也能不花一分钱享受医疗体验,你也要这么干。”

SCP-6451在收容间内以四肢爬行。Dr. Trenton进入。

Dr. Trenton: 早上好,SCP-6451。我希望我没打扰到任何要务。

SCP-6451大声哼哼并低吼。

Dr. Trenton: 关于人形收容站点的新政策,我必须给你提供这些“丰富活动”。拼图!噢吼!

Trenton走近SCP-6451。它向前弯腰并再次低吼。

SCP-6451: 我是一头食蚁兽。

Dr. Trenton: 好吧,我就把拼图留在这了。

Trenton弯腰把盒子放在SCP-6451身旁。它向后一跳,痛苦地皱眉。

SCP-6451: 你踩着我鼻子了。

Dr. Trenton: 我都没靠近你。

SCP-6451: 你踩着蚂蚁了。

Dr. Trenton: 你他妈都四肢爬地一星期了!

SCP-6451发出嘶嘶声。


  • SCP-6451投诉称有“非常细小的实体”在它的收容间内,且正在其鼻腔里繁殖, 基金会为此进行了调查。SCP-6451频繁用房间内物品“设置陷阱”以求抓住这些实体。曾有多次,SCP-6451声称正自己被一个实体“附身”,而每次似乎都以肠道失禁为标志。此情况已多次造成SCP-6451在人员面前或身上排便,造成采访终止。基金会内对此种实体是否存在存有争议。
  • SCP-6451曾将多个不同日期宣称为自己的生日,若在场人员拒绝承认该日期为庆祝事由会表现焦躁。
  • SCP-6451曾花费数周时间暗示有一次重要事件,并谈及关于“冲击”或“大清算”的模糊概念。1989/2/19,SCP-6451在亢奋中警告人员此事件即将发生,要求被转移到医疗病房。在束缚并对自己尖叫五小时后, SCP-6451打了一个喷嚏,而后回归到常规表现,并称这就是所说的事件。将优厚待遇从SCP-6451的收容间内移除了一个月。该实体依然不为所动。
  • SCP-6451对迈克尔·贝的《变形金刚》系列电影表现出极大兴趣。由于这些影片内含有GoI-004“破碎之神教会”成员打造的潜意识性及明确性宗教信号,SCP-6451的观影申请得到批准,以期在两者间发现关联。SCP-6451对影片尤为投入,称它们是“杰作”,并在多次采访中与人员长篇谈论之。与教会之间的关联性尚未发现。
  • 早期收容中,在对SCP-6451采取惩罚措施以获取情报时,曾威胁让该实体担任D级人员。然而,让会见人员极为懊恼的是,SCP-6451兴奋地接受了这个职位,而后在测试尝试中对大部分指示违抗不从。在由此两次间接导致项目无效化、一次大规模数据丢失、以及一次收容突破后,SCP-6451被撤除此岗位。
  • 曾有三周时间里,SCP-6451对所有问题全部回应以语句“我是nobody”,并拒绝解释。 由此对GoI-000 "Nobody"相关所有文件发起了一次大规模调查,以期发现与SCP-6451的关联。此次调查未取得结果,SCP-6451重复此话语的动机仍然不明,目前SCP-6451假装对有此行为一无所知。
  • SCP-6451会吃掉它的手指甲和脚指甲。

由于SCP-6451在智力测试中的表现高于平均水准,推测这些行为绝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是SCP-6451为自我消遣刻意为之,并非是健康或心理问题所致(许多人员有此看法)。

附录.6451.2: 状态更新

2020/8/29,SCP-6451因不明原因在收容间内死亡,此时已收容68年。对SCP-6451的尸检及收容间分析均未发现可能的死因。

在SCP-6451死后,Area-179理事会召开会议讨论是否将该项目继续保留为SCP,即便其没有表现出任何已知异常性质。此次会谈连续进行了十二小时。对策提议包括将其编为已废除、-EX或-ARC,全部提议都因为不满足必要标准被否决。会议结论是继续原样保留SCP-6451档案,以期望RAISA能在对ASCI文件的复审中找到SCP-6451原始文件。

两天后的2020/8/31,SCP-6451尸体的肚脐内弹出一张小纸条。其上有一段铅笔书写的文本,内容如下。

恭喜!你发现了“某位”人!把他们全部收集:
✅ “某位”人

你做到了!做得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