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454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SCP-6454
等级▼▼
双重非秘
餍足等级:
饥饿
次要等级:
none
扰动等级:
amida
风险等级:
critical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item-number}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container-class}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isruption-class}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risk-class}

Lemonade.jpg

SCP-6454(位于柠檬水摊位后方),吞噬德州巴黎不久后。

超现实针对政策:SCP-6454应被收容于Site-⌘的异常艺术(anart).该单词在此处意为“异常艺术”,“焦虑的节肢动物”,或“啊,一位艺术家!”。画廊的西北翼区内,恰好位于那些打扑克的狗的头颅标本与我们存放莫奈真实画作的箱子之间。.我不被允许在此处描述它们,但它们相当不雅,我会让你知道的。在解释或评判SCP-6454时,观众不得使用以下术语:

  • 颜色
  • 形状
  • 质地
  • 情绪
  • 深度
  • 绘图

如果SCP-6454以一种可以被认为是无礼的方式要求食物,比如尖叫、用隔地促动扯下某个可怜的讨厌鬼的四肢,或者再次吞噬整个站点,则工作人员不得喂食。.它从未能压制住我们,在精神上。好比来自任何快餐店的儿童玩具,Site-⌘是一个窒息危害。如果SCP-6454礼貌地.因为它是一张画而不能说话,一个“礼貌的请求”由令人愉悦的天气模式和自由式爵士乐组成。 请求食物,它应被立即喂食。观看SCP-6454进食未被禁止,但老实说,游荡的玻璃风暴并非我们在艺术画廊内有如此多紧急洗眼站的唯一原因。 .当我说你没有错过的时候,相信我。在该过程中,有极其令人痛苦的粘液量。

SCP-6454可以用手头上几乎任何东西喂食,但以下除外:

  • 乳制品.乳糖不耐受。
  • 质数集合中的任何内容
  • 镜子
  • 涓滴经济学
  • .缺趾不耐受。1
  • 窗户
  • 上帝的剥皮尸体
  • 西班牙式英语异端审判
  • 蝴蝶
  • 列表.我将一些列表扔进了这篇文档中,以防SCP-6454吃掉它。不用谢。
Lens%20Cap.jpg

收容中的SCP-6454的照片(镜头盖未摘下)。

描述:SCP-6454是一幅1.5米乘1米的帆布油画.见右侧附图。,于2017年7月28日在一片大约59.65 km2的区域的中心被发现,这片区域曾拥有德克萨斯州的巴黎2的风景。目前未知SCP-6454是怎样被创造的,何人或何物创造了它,以及它是如何到达巴黎的。.调查人员声称,这可能并不重要,而且如果你这么聪明,他们希望看到来试试。

目前对SCP-6454吞噬巴黎这一事件的全部了解是,它只留下了由9岁的Mary Ashling手工制作的柠檬水摊位。.见上方附图。Ashling目前被基金会拘留,等待审讯。

附录6454+1:机动特遣队日志

德州巴黎的消失被基金会获悉后不久,机动特遣队⌘-0.25 (“末日巡逻队”) 被派遣以寻回SCP-6454并查明巴黎居民的去向。

探索团队:机动特遣队⌘-0.25

项目:SCP-6454

团队队长:Vincent Von Vincent

团队成员:Abthony South(领航员),Sasha Escher(异常艺术专家),已故Octavia Key(鬼魂律师)

外部:一片广袤的荒地。正午。

【泥土,小石子和甲虫壳的声音在脚下嘎吱作响。厌烦之淡淡臭味。机动特遣队⌘-0.25信步踱向Ashling的柠檬水摊位。他们的交通工具.一辆1973年的老式大众甲壳虫,半嵌在一只南极小须鲸的周龄尸体中。 倒在身后不远处,冒着浓烟,已损毁。】

Escher:——二者同时?!【愉快】South,你这条

South:我——是的。咋了?

Vincent:抬起头来,各位。我们的身体摄像机刚刚打开。我将其设置成只在有趣的事情发生时才会记录,所以用你们的第三只眼盯紧了。收到了吗?

South:收到。

Key:收到。

Escher:已收到!

【小队接近柠檬水摊位。SCP-6454在众目睽睽之下靠在其上。】

Key:这就是那个异常,对吗?

South:看上去就是坨屎。

Vincent:你怎么看待这玩意儿,Escher?

【Escher用她的手指甲刮下了一点SCP-6454的颜料并放入口中。她若有所思地哼着。】

Escher:【沉思。】哼……

Escher:它还活着,但在一顿大餐过后正处于休眠状态。也尚未开始消化,这是好的,对于Tex……

Escher:Texans? Texites? 【停顿。】 Texicans!3

Vincent:有没有办法在不被吃掉的前提下进入这幅画?

Escher:当然。就像这样:艺术是一面镜子,对吧?反映了人的黑暗心灵或别的什么。问题在于:你的映像是在彼地以内……

内部:巴黎,德克萨斯州。无日4

Escher:……还是在此地以外?

【天空呈空心太阳的海洋内脏的变质黄色。巴黎已经变得不对劲了,或者说内外翻转,或者说被摧毁并被一个完美复制品所取代,但是你懂的,你只知道某些东西变质了。空气以令人厌恶的角度倾斜。街道人满为患,却空无一人。冷,却尖锐。向上,却向左。】

Escher:干得漂亮,我自己。

Key:我感觉快要呕了。

South:……你做得到呕吐吗?

Key:你不会想弄清楚的。

Escher:我想。

Vincent:专心点。我们需要找到异常开始吞噬的地点。

Key:为什么?

Vincent:因为终点总是在起点被发现,那就是终点所在。也可能在中间,有的时候。

Vincent:显而易见。

South:我会把我们带到那里去。

Vincent:你有没有闻到一种味道?

South:【匆忙将SCP-6454的剧本塞入他的后口袋。】当然,我们将那样称呼它。

外部:戴着牛仔帽的埃菲尔铁塔(不是真的那个。)5正午左右。

【埃菲尔铁塔与SCP-6454肠道微生物群的尸体上下起伏。它们爬行,扭曲和颤抖,一个后现代的色彩和光线的漩涡被它们伸展成薄膜,横跨铁塔的钢条。它们是一个被清空的书架,一只没有手指的假手,一个冷冻的李子。】

South:我们无法为巴黎做任何事,因为这些玩意儿挤满了这里。

Vincent:赞同。Key?

Key:我来处理。

【Key向前迈步,她胸口的严寒熔炉中燃起了噼啪作响的外质能量。当死者开始在她周遭显现时,她的眼窟窿中闪耀着光明的黑暗。对话、关系、瞬间、心情的尸体。】

South:【对相机一瞥。】这将是非常好的。

【Key呼唤死者,他们站起来回应,通过她声带的神殿爬入活人的世界。一个尸体军团将自己从死亡现实的淤泥中拖拽出来,苔藓沾其齿,锈蚀裹其刃。以单个声音,死者开口。】

Key:吾欲谈判。

South:

South:等下,什——

额外部6:会议室B12。下午25:64。

【小队与一些无特征的律师坐在一个普通的会议室内。什么,你也想要一张关于它的单词图片?】

SCP-6454微生物群代表:我想我可以肯定地说,我们的客户将会对这个安排感到非常满意。

【South环顾四周,感到困惑。】

South:我们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

Key:只要巴黎回归“现实世界”并且其所有居民完好无损,我的人民也会这么说。

Escher:你可以再说一遍!

South:为什么她要再说——等一下。

【South翻阅剧本,一边速读一边默念单词。】

Vincent:结果好就一切都好!

附录 6454+2:巴黎重建

德州巴黎从油画中移除后不久,凭借一架带有两个敞口桶的老式双翼飞机飞越上空,B级和⌘级记忆删除被施加至整个城市。.B级记忆删除消除人的记忆。
⌘级记忆删除消除地点的记忆。
至撰写本文时,巴黎已成功重拉链7并回归常态(非)现实。

附录 6454+3:附录 6454+4

在SCP-6454的背面发现了一枚标准尺寸的邮票。以下文本由芒果香味的记号笔以大型正体大写字母写就:

你们吼啊8,堕落者们!

我不得不说,我对你们非常失望!我还以为这个“超现实部”与我们志同道合——结果看来你们和其余那些厌恶乐趣的基金会老顽固没什么两样。

你们真的应该放松一下。生活就是一场派对,毕竟,我们全都被邀请了!及时行乐!来场冒险!从你的工作场所偷点东西来!将一座充满善于思考和感受的人们的城市喂养成一幅恶毒的画作!

我们将邀请你们参加我们半年一度的烧烤与针织锦标赛,你们懂的。我在我的冷烤箱.一种人们称为“冰箱”的家电。里放了一头烤猪,专门为你们准备的!.哦,但我确实喜欢这些脚注!

然而,无需担心艰难或受伤的感觉。我们本想将那幅画送至另一个巴黎,但是即将失去其工作(以及很多很多其他东西)的某人弄错了目标。与你们可能想的恰恰相反,我们你们有所亏欠,因为你们清除了我们犯下的错误!你们可以保留那幅画——就当作我给你们的礼物吧。

致以拥抱与吻,

Rataplan R. Handlinger,战栗帮会的副会长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