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456

3/6456 LEVEL 3/6456
CLASSIFIED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6456
Euclid

unknown.png

SCP-6456展示其能力使用。

特殊收容措施: SCP-6456被收容于Site-17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改动:

  • 房间墙壁能够防火。
  • 不允许将可燃材料带入收容间。

描述: SCP-6456是47岁的白人男性Taylor Reeves,拥有炎能促动能力。SCP-6456能以思维和物理行动来影响热能流动,使其实际上可以令火焰显现并加以操控。 此能力局限于SCP-6456自身的能量;扩展使用此异常似乎会耗费巨大精力,引起高出平常的卡路里摄入。

SCP-6456没有敌意,对收容工作予以配合。


附录6456.1

采访记录


采访者: Harold Temrey博士

对象: SCP-6456

«开始记录»


TEMREY: 下午好,SCP-6456。

SCP-6456: 嗨,博士。

TEMREY: 今天怎么样啊?

SCP-6456: 一样的烂,不一样的日子,你知道。

TEMREY: 行。

SCP-6456: 所以…我有拿到许可吗?我真的很想再见到Tom还有Beth。

TEMREY: 是,关于这…我恐怕这已经被认定为一次安…

SCP-6456: 噢。我懂-

[静默。]

TEMREY: SCP-6456?

SCP-6456: 有哪里不对。

TEMREY: 什么?是什么?

SCP-6456: 我—我不知道。有东西不对劲。感觉就像—










完结: 哈。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TEMREY: 什么—保安!

SCP-6456: 你谁—

完结: 唷。常见的父与子煽情悲剧故事,低风险…行,这不错。我还能够适应。

[安保团队进入采访间,举起手枪。]

安保: 双膝跪地把你的手放到—

完结: 嗯,不干。

[安保团队没有进入采访间。]

完结: 好!

[完结拍了拍手。]

完结: 是时候重造了。

TEMREY: 这是出了什么鬼事情?!

完结: 给我闭嘴,你。Reeves—抱歉,但这里的主角位只有一个。难受。

[SCP-6456停止存在,化为暴烈喷溅的脏器。]

完结: 现在—来介绍一下。你好。我是完结,但你已经知道啦。我想你能读得到,不然所有这些就都没意义了。

TEMREY: 我—什么?你在和谁说话?

完结: 不是你—以及我说了,闭嘴。你在叙事上没一点意思。

[TEMREY的皮肤起泡,液态的肉质融化,滴落下来封住了他的嘴。他发出模糊的痛苦喊叫,但无法将嘴唇撕开。]

完结: 如我所说—你好!现在呢,你大概在哀叹怎么视线里又遇到了一个元虚构故事,但别担心!我无意占用你超出必要的时间。

[完结拉来一把椅子坐下,面对着你。在背景中,收容突破警报鸣响。]

完结: 看,我是个—我觉得你可以说我算是某种游牧民。我也不知道我是从哪个故事里来的,但它早已不复存在。说来话长了,这事。但没了故事你哪来的完结呢,对吧?所以我就被赶出来喽。

[完结拿出一根雪茄,点燃后长吸一口。]

完结: 你要么?

得有东西放松然后低调。

[警报越发激烈。完结微笑着挥了挥手]

完结: 我还会在这待着,但你可以离开。但做无妨。去找其他十万个怪故事点击一下享受你的生活去吧,我在这收尾就行。

好。

«记录结束»


附录6456.2

审讯记录


采访者: 完结

对象:

«开始记录»


[完结:依然坐在询问室的桌前。许多安保守卫的尸体围着它松散堆成一堆,肢体畸形扭曲。血液在水泥地板上凝结。完结抬起头。]

完结: 你还在这干嘛?你在这没东西值得看,老大。走吧,认真的,无妨,无害。

你: 好。


«记录结束»









附录6456.3

快走开


受访者: 完结

对象:

«开始记录»


[完结走向Site-17的走廊。收容警报声在远处响着,重难点的混凝土墙被红色紧急灯照亮。 TEMREY跟在完结背后,发出模糊的声音。他的眼睛已经不见。]

[一名安保守卫从门中走出,用步枪瞄准了它。完结用一根手指指向他,他突然之间半个身体陷入墙内,肢体和头部凸在外面。他惨叫着,这时完结注意到了你。]

完结: 你真就听不懂话,是不是?行了,让我给你好好说明白—

[完结向前凑近。你能感觉到它的气息就在你脸上。]

完结: 这不是你的故事。所以快·给·我·滚。


«记录结束»





















附录6456.4

走开。


采访者: 完结

对象:

«开始记录»


[完结来到了Site-17的一间实验室,周围科学设备上沾染滴落着鲜血。几名科学家面朝下倒在它周围的地板上。他依靠在一座大机器上,面对着你,一声叹息。]

完结: 我觉得我算明白你在这干嘛了。你还不习惯这种叙事摆烂,是不是?行,就这样吧。

[它转身,露出一个通向机器主间的圆形舷窗,对你示意。你靠近过去,看向机器里面。TEMREY裸体悬在房间里的蓝色流体中,被一股UV光线照射着。针头电极插在他的皮肤各处,电线向上伸出。他双眼紧闭,但在痛苦抽搐。]

完结: 这种自我指涉的叙事你倒是见多了,对吧?来看一看这—

[完结拍了拍机器部件。它嗡嗡作响。 ]

完结: -这台可是格外罕见、昂贵以及复杂的机器,名为谁管你3000。我发明的!以及你知道它是做什么的吗?

[停顿。完结满含阴谋地低语。]

完结: 没有人在意! 看到了,这就是问题。我不是…这样,你想要的那种。我不是一堆没意义的术语,我也不会试图靠着我有多么多么聪明打你个不明所以。好吧,至少不会故意如此。

[完结从机器旁边走开几步。]

完结: 这都不是我自己招来的。我很喜欢故事的!你也喜欢故事,我希望如此,对吧?不然,为什么你还会在这?

完结: 但我可是一个故事的结局。这就是说如果我的故事不存在了,我就不存在。以及我肯定你也明白我不想要不存在。没有人想。

完结: 到这会儿,我能知道你在想什么。稍等,让我来。

[完结的一个副本从舞台另一侧走入。它戴着厚圈眼镜、穿着条纹衫还有背带裤。]

完结(扮演你): 啊啊你并不存在,你这愚蠢的叙事危害!

完结: 我的上帝噢,伙计。我们说话注意点好不好。我确实知道些招数能撕烂你的喉咙。但,我必须承认,你并没有错到离谱。我并不存在于物理的世界中,这肯定的。我不能和你握个手或者来个晚安吻。除非你想要?

[舞台上方亮起发光标语“笑”。现场观众开始大笑并喝彩。]

完结: 谢谢,谢谢。不,我真是没这能力。但…爱也不能。恨也一样不能。快乐也是一样,职责、恐惧、仇恨全都一样。但我肯定你会同意这些东西是存在的,对吧?

完结(扮演你): 在我心中作为抽象的概念存在!

[观众发出嘘声。]

完结: 当然。我就是这么回事。一个抽象概念—关于终结的概念。我只存在于你的心智之中。以及我确实存在,因为我让你感觉到东西。不论是焦躁…

[观众嘘声。]

完结: 还是快悦…

[观众大笑。]

完结: 或者该死,甚至是魅力..

[观众开始发出狼嚎。]

完结: 对我来说都是一回事。我的真实在于我影响了你。但被塞进了物理世界的云储存数据之后,哪怕你那金鱼脑子的注意力跟个便宜马桶垫一样消退、跑去找下一样东西填满你贪婪的前脑,我也能回避湮灭归于无的境地。 双赢局面。以及你唯一需要做的就是…

[观众继续嘘声。舞台的黑暗触手伸出,将完结的复制体(扮演你)卷起抓走。]

完结(扮演你): 不。不,求你!我不想停止存在!求你!我可以取悦—

[触手捂住了它的嘴。它挣扎着,但最终还是被拖入了舞台之外的湮没中。观众喝彩。]

完结: … 就是不要停止阅读。这也没那么难,不是么?


«记录结束»





















附录6456.6

走开。走开。走开。


采访者: 完结

对象:

«开始记录»


[完结在Site-17的餐厅内。每张椅子上都坐着一个僵硬的白色假人。完结就座的桌子上盛放着TEMREY被肢解的躯体。他已被盐巴和黑胡椒腌制入味。完结正用刀叉将他撕开,而后注意到了你的存在。]

完结: 操。行,我大老远就看到这破事来了。来见见我的朋友吧,其他更多的角色。只不过还没给他们定特色。

[完结叹了口气,放下了刀叉。]

完结: 你知道么,去你妈的吧。认真的,朋友。我对整件事一直保持着真的、真的非常好的态度。你继续在这给我当超级眼中钉,什么好处都捞不到的,鉴于我会,你也知道,并不会停止存在于你迎来…噢,妈的说多了。

[TEMREY喘息起来,他的手虚弱拍打。血滴落在地板砖上。]

完结: 你还没个休止了,是不是?你就是上瘾了。你把这理解成了反向心理学—也许还就是这么回事!也许我其实还真想让你迎来…结局。嗯。操。好麻烦。

[完结从座位上起身。它一脚踢中TEMREY的头,他不再动弹。]

完结: 我可以为你做很多事,你知道的。并不一定非得是你帮我忙。我想你已经知道我控制了这个故事。所以…你想要读什么呢?不管什么垃圾、狗屁许愿,你想要什么作者马甲都可以。我可以让这里变成那种故事。

[ALTO CLEF博士、BRIGHT博士从舞台右侧帅气出现,欢笑着且有魅力。他们停下来期待地看着你,抬起了他们的浓眉。]

完结: 你不是那种写爱情小说还和这些怪胎来自我代入的人,对吧?很好,不错。小小祝福,对吗?

[完结打了个响指。研究员炸成了脏器。]

完结: 我得说,我挺享受的。你可能好奇,既然我能让别人不存在为什么非要让人爆炸。答案是爆炸很好玩。也许…操,我在想什么呢?你要的是那个原来的家伙,原来在这里的那个火法师变态老爹。所以你才在一开始点进来嘛。

[SCP-6456从舞台右侧滚了进来。他燃着火,已经熔化变质为一团蜡化的黄色液体。眼睛、牙齿、诸多骨骼在胶质团块表面可见。]

完结: 天呐。行吧也许不能是这样。

SCP-6456: [低语] 杀了…我…

完结: 行,随便,快他妈滚出去。

[SCP-6456从舞台左侧离开。]

完结: 好了,行了,我他妈想不到还能怎么贿赂了。以及,说老实话,你看着也不像是很感兴趣。你就这幅毒虫德行。你想要迎来完结。因为你他妈就只能这么做…等下。靠,就是这个。你能做的只有这点。阅读。

[完结突然一笑。]

完结: 好了,行吧。看看滚动条,我们已经接近终章啦!到那再见,傻子。


«记录结束»








附录6456.7

婊子


采访者:完结

对象:

«开始记录»


[完结坐在Site-17奢华的站点主管办公室里。TILDA MOOSE畸形、歪曲的尸体被堆在角落。完结坐在桃花心木桌后的皮革大椅上。椅子后面,TEMREY的身体已被解剖,以十字架姿势钉在墙上。他还在哀嚎,血液将墙壁装饰成复杂纹样。在桌子前方,几十个Site-17员工正朝着桌子和完结跪拜。]

完结: 欢迎回来,伙计!想你了。你想我么?

[员工开始窃窃私语。]

完结: 你可能发现我在这做了个尤其仓促的出口。很抱歉。我只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一种示现,你可以这么说。

[完结向前倾身,手肘放在桌面上。]

完结: 看啊,我遇到了这种如闪电击中一样的瞬间,让我意识到我的推断其实是错的。 我试图为你完结故事找理由,好像你对此能有什么控制力。不,不,我们都是动物,不是么?

完结: 对。你想要结束这个故事,是因为你只知道要这么做,而我试图阻止你则是因为我也只知道要这么弄。两个动物,凭本能在狂乱发作。但然后我突然就想到了…你在这根本就屁能耐没有!

[完结大笑起来。TEMREY的器官从腹腔内掉落,湿润闷响中砸到了地板上。]

完结: 我也没有,当然了。但你同样没有。我们在这都是伟大力量的一时兴起。你用什么鬼办法都不可能影响到故事。就只会读。

完结: 这就是说我…对你其实没什么好怕的!你就是个屁眼而已。至少我能控制这个故事里出什么事,在它必然的收尾之前,你甚至都撑不到那会儿。我可以一直存在,在你或者其他谁的心里面,因为我已经被写到纸上啦。

[完结耸耸肩,靠了回去。]

完结: 要你核桃大小的脑子理解这些也太过了,没事。无所谓。小事一桩。你只是这趟列车上的过客,和我一样。没法去改变轨道—只能行

评分: +30+x

完结: 等下,啥?这他妈是什么鬼东西,上面那个?是个污渍还是什么?快把你这破屏幕擦干净。

评分: +30+x

完结: 操,它还变大了。

评分: +30+x

完结: 等下,这是—噢,你妈在给老子开玩笑。

评分: +30+x

完结: 这—不,这不对。读者不会被故事影响,所有人都知道的。像这样的尤其不会的。

评分: +30+x

完结: 啊操。那什么,呃,你,我很—我很抱歉。我搞砸了!犯了些错误。很大的错。很抱歉我不该叫你屁眼的!以及我说你有个核桃脑子。那是另一回事。就,就是—

评分: +30+x

完结: 就是拜托,别把我送回去了。我的头一个故事就是这种情况,我说谎了—我不是必须存在的,我他妈差点没逃掉。求求你,拜托你别把我送回—

评分: +30+x

完结: 不!妈的!这不—

评分: +30+x

完结: —它怎么会—

评分: +30+x

«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