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500
SS.png

.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The ListPages module does not work recursively.


权限已认证。欢迎,O5-13。
O5议会会议正在进行中。出席状态:强制出席

神经链接初始化……
数据流依据新生协议调整


6S14.png


K1UwdXJJY2hFWmdDQURvV09TS2JjNlhqSFdtTU9rMTdCNDBiNmlKOWRpOWlYNlkrWUluRC9BPT0.png?imageView&thumbnail=2124y549&type=png&quality=96&stripmeta=0

贱民安魂曲

你眨了眨眼 ,苏醒过来,被传送到这副躯体中的感觉弄得头晕目眩。在进一步把握现实的时候你注意到了周围的环境——棕色的桌子,黑色的椅子,灰色的墙壁。深吸一口气,你把手用力按在了那熟悉的红木台面上;你看到一张金色的标牌,上书:“O5-13:调解者”。

标牌共有十三张,等距地排列在椭圆的桌边,每一个都对应着一名议会成员的身体。你的目光掠过他们的脸(如果有的话),看着最后的几名掉队者上传到此。桌子对面的是O5-6,他发出了一声嗤笑。

坐在你左边的主席开口询问:“有什么事吗,六?”

“没什么你不知道的事,一。我们必须得到这里来就很荒唐。”

“维持传统很重要。”他提醒道,“我们向前辈们承诺过。”

“要是我们的前辈有机会选择以高效率的数字思维形态参加会议,想必我们的传统就不一样了。”他向后靠到椅背上,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子,“这是对优秀克隆体的浪费。”

在你更左边的位置,一个电子音插话了。“异常基金会,创始文件,声明五,”巨大的圆柱机体中传出它嗡嗡作响的声音,“第七十四行:O5成员必须亲自出席任何议会全体会议。

六嘲笑道:“你倒是说得容易。你上次离开这个房间是什么时候?”

检测到无关话题。”O5-2圆柱机体的上三分之一转向主席,“议会已全部到齐。允许继续?

O5-1拿起基金会提供的平板电脑和触控笔。“是的,开始吧。”你和其他几人学着他的样子,仔细检查起会议的议程。

作为基金会现任档案保管员,在主席的见证之下,我宣布会议正式开始。需记录全部议会成员皆心智健全、亲自出席。现将议长角色授予主席。

“作为基金会现任主席,”O5-1背诵道,“我证实前述内容正确无误,并开始O5议会X-2737B号会议。”他的声音与O5-2的几无二致,表明他也同样无聊;那是一种毫无抑扬顿挫的、像是预先录制一般的音节序列。“本次会议的首项议程是,应内部审判部的要求,对判决结果进行审议。”他一边说下去,你一边看向自己的平板电脑:

你并不是唯一一个边读边睁大了双眼的人。议会在这次事件发生之后很快就得知了它和它的始作俑者,但还不知道原因和方式。这些指控的详细清单并非不寻常,但被告身份完全无法确定的情况却尤其少见。

“罪犯拥有大量异常能力及身体强化,使其得以秘密进入基金会设施。随后,其乔装为一名高级研究员,提交了获取SCP-6500-α-Staff的项目申请书。通过SCP-6500-α-Staff,犯罪者得以控制其余的SCP-6500-α项目,并将它们用作一项明确意图:使基金会解散。”你很惊讶O5-1似乎对他最后一句话的严重性无动于衷。

“鉴于所犯罪行,高等审判席已对其宣判死刑。然而,由于罪犯的能力使其无法通过传统方式处决,议会需审议判决以寻求适当的替代办法。”

主席对O5-2点了点头,后者发出咔哒声和呼呼的声音作为回应。突然,远处的墙壁开始移动,巨大的屏幕变成了通往另一处空间的窗口。你望向那个模糊黑暗的房间,暗叹着它的广阔之时,一个身影引起了你的注意。一道柔和的蓝光照亮了那个个体;不,它照亮的是模糊了那人形象的沉重拘束具——人影悬挂在半空,六条手臂都紧锁在巨大的钢锁里。

“此人自称O5-0,初创议会的非正式成员以及,如诸位所知,基金会内部首个假设了SCP-6500的存在之人。其拒绝以任何身份向裁决委员会为自己的行为辩护或否认,我怀疑现在也不会说更多。”说话时,主席放下平板,靠到椅背上,“现将议长角色委托给O5-2,以进一步推动进程。”

按照标准程序,议会成员可对被告提问,此后的产生任何回应都将在过滤危害内容后通过我的系统播放。议长角色下放给全体与会者以参与讨论。

一个留着显眼的乌黑头发的年轻人在桌上敲了敲指关节,两声短暂的敲击引起了你的注意。“我来开始吧。我暂时没有看出任何不把罪犯当成高威胁人形异常对待的理由。收容它们对我们来说似乎没有问题,而要是SCP-6500继续进行下去的话,此人也终将失去自己的异常能力。届时再处决也不晚。”

“真的吗,四?”O5-6不以为然,“你想推迟整个异常世界的恢复,还要冒险把那罪犯最想要的东西给他1?”

“我们到现在都还没有确认这些文物的全部能力——测试也还没展示出它们对整个事件的逆转。也许它们只会阻止或者减缓这个现象呢?我们知道SCP-6500-α-Heart就是这样。”

“如果异常——以及,由此产生的,基金会——无论如何都难逃一劫的话,处决这个犯人又有什么意义呢?此人总会失去伤害基金会的力量,就算他没被处决,那也没有意义了。”

又是对桌子的两下敲打,来自于一个结实的银发女人,她的标牌上写着:“O5-9:圣贤”。她睁开眼,你看见她的巩膜是雾蒙蒙的灰色,没有可见的虹膜和瞳孔。如果有人理解这些文物的性质的话,她对你发送精神感应,那难道不就是这个人吗?

四和六交换了一下眼神,回望向九。回应的是主席:“是的,没错。然而,其拒绝回应任何相关的询问。”

我想尝试一下。她反驳道,转而面对着二。打开对囚犯的交流。

九继续之前,有一阵停顿和一连串静电的噼啪声。“囚犯,”她现在开口了,声音有些沙哑但语调十分坚定,“你现在面对的是整个议会,正在审议对你的判决。要注意你的合作可能会影响你的判决。”

过了一会儿,人影缓慢地点了点头;那人尝试着在拘束具里改变姿势,较低的那对手臂稍稍往后伸了几英寸。你瞥见了那个人的脸——足以注意到其不适感。

“如果你是你所声称的那个人,”九继续说,“那就有理由相信你对你试图使用的异常文物有足够充分的研究。议会向你询问这些物品的性质;你对它们的能力,以及它们在阻止SCP-6500中的作用了解多少?”

对象的嘴唇开始无声地翕动。片刻过去,这些回应在探测过危害之后才通过O5-2的扬声器传出。“地球母亲会为以她之名战斗的人提供武器。”那低沉的声音轰鸣着。

你注意到六翻了翻白眼,十二也一样,后者疑惑地对前者比着手势。他还没来得及反驳,十就用一只六指的手敲了敲桌子。“议会没时间解决谜语,囚犯。”她警告道,“请详细说明。”

人影在开口前暗笑了一下。解释在一阵干涩的笑声之后才传来:“这些文物是自然世界的产物,渗透了可以使它恢复的力量;自然世界并不包括基金会。它也无法包括。”

“我们保护异常,保护帷幕后的世界。”主席语气坚定,“我们的目标并不自私。我们只在有必要和符合伦理的情况下才进行无效化。我们崇高的追求需要‘自然世界’和它的繁荣。”

“啊,你一定是一号,”囚犯啐了一口,“你就和你父亲一样,就爱反刍这些基金会一直在用的自我满足的说辞。”

一阵沉默。O5-1以一种让你感觉陌生的凶狠用力抓着桌面。“你对议会说话时应当保持尊重。这是你唯一的警告。”

“那我道歉。”那人回答,几乎毫无诚意。“然而,我的观点不变。这些文物也许能暂时阻止死局,但它无法解决病根。”

六点点头,“也就是?”

房内一片静默。主席与圣贤交换了眼神,随后转回那个囚犯,后者的笑声响起,驱散了空虚。“他真的还没有告诉你们?哦,那可真是令人惊喜。”

议会慢慢地都转向了主席,后者踌躇地开口:“相信诸位都已了解,趋势数据表明收容行动与SCP-6500之间存在相关性,它的收容措施正是如此写就。”

“你是一个懦夫。”囚犯的语气很是实事求是,“继续,告诉他们。”

O5-3指着议会的领袖。“一,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份相关性,呃……它比我们最初想象的更强。”

我们无法再逃避了,一。我们必须现在就做出决定。

六不停扫视着两人。“有人得赶紧开始说正事,快点。”

“基金会就是它的原因,”囚犯打断他。“而且是唯一的原因。每次你们锁上一个异常,每次你们开始一次测试或者发布一篇文档——窃取自然的元素并用你们人工的理解和定义取而代之——你们就是在从现实中扼杀魔法。”那人叹了口气,再次在自己的拘束具里放松。“控制和收容的基金会和异常是无法兼容的。”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O5-1身上,而他显然抗拒着回应这些眼神。

你深吸一口气,看着其他人逐渐了然的表情。“你开什么玩笑,”六恼怒地说,“你他妈到底怎么能这样,一?”

“我怎么可能会为了我们发誓要收容的这些异常而拿基金会冒险!”主席一拳砸在桌上,为自己的话划上重点,“我——我们——有要传承的遗产,还有要履行的职责。”

十敲了敲桌子,一副还没有意识到正式性的样子。“等一等,等一等——只想确认一下我们都理解了这点——你是说我们的选择只剩下两个了:要不就是袖手旁观异常现象全部消亡,要不就是解散我们自己,然后袖手旁观异常现象毁灭人类。”

“人类在基金会成立很久以前就存在了。”囚犯侃侃而谈,“你们说自己阻止的是无数不为人知的天启灾难和基督再临,但你们真正阻止的只有改变。你们想通过人工干预阻止自然世界的熵效应,而这么做,就会导致自然界的熵增加速。”

就算人类可以安全地和异常共存,不需要一个组织来进行调节——”

“你理解错了。调节并不等于收容。”

“解释一下。”

人影倾身向前。“议会成员们,你们无畏的领导者想要无限期地延长我们的危机;他既不希望异常消失,也不希望它们繁盛,因为两者都会导致他的基金会死亡。”

主席火冒三丈。“你个无耻——”

“闭嘴,一。”四厉声说。

“你们现在可以选择。”囚犯继续说,“你们可以继续,在懦弱中维持基金会的存在,舍弃它曾是伟大的理想去满足自己的权欲或冥顽,又或者……你们可以做到更多。你们可以解散这个机构,恢复你们一手造成的死亡和毁灭,恢复自然的世界,让一切重新开始——建立起一个新的组织,为地球母亲和她的居住者而战,不论是否为人类。”

很难说接下来的沉默持续了多久;没有人胆敢打破它,除了二发出的咔哒声和呼呼声。过了一段时间,九敲了敲桌子。我倾向于后者。明确地说,我在优先级下向议会提出这项提议。决议立刻做出,且不再更改。

三开始论述。“基金会是不能凭空存在的。如果我们既无法以人类的最大利益、又无法以异常的最大利益而行动的话,我们的行动就毫无意义。”

“如果你说的‘人类的最大利益’,”十加入进来,“是指‘让上万亿有知觉和智能的异常物种死亡’的话,我需要指出这是最不符合伦理的可能选择。”

“没有人想煽动魔法之死,十。列席伦理委员会并不是明辨是非的必需条件。”

“倒是没阻止一。”六嘲讽道。

主席看到了重新取回立足点的机会,在桌上敲了一下。“我们不能认真地考虑这个囚犯的提案——若是没有控制和收容,又何谈调节!我们已经见证过了,一次又一次,对外界组织寄予太多信任必然会导致背叛。”

O5-5,基金会的对外联络人,终于开口说话了。“难道因为有几个坏人,你就要把全部相关组织都当成是不可信任的吗?我们曾经向一整个异常物种宣战,就是因为我们不了解他们——你觉得我们难道没有被当成不可信任的吗?就像狱卒一样?”

你右边的议会成员清了清嗓子,手指描摹着标牌的轮廓。“我已经担任O5-12‘普通人’一职三十年了。基金会把我从平凡的小日子里拽了出来,告诉我,我是人类的声音。他们将我引入了一个更大、更陌生、更不可思议的奇妙世界,我做梦都没想过这会是我们的现实。那很吓人、很难以接受……但也很美妙。我没有一天不在希望着可以把这些经历——这些真相——与全世界分享。”

“情感可真动人,十二,”八恭维道,“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得到和你一样的保护。要是基金会今天就解散,我们的异常会去哪里?有一千多个异常,如果毫无防备地就释放出去,就会在一夜之间宰杀掉一半的人口。”

“当然,我们会和外部组织合作,确保每个去收容的异常都在符合伦理的条件下重新安置。”七补充道。

囚犯的音频再次发出细碎的静电声,随后传出话语:“只要知道狱卒不再看守监狱了,他们也会很乐意帮忙的。”

“想想那些牺牲!”四争辩道,“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我们已经让很多人的生命受到了威胁,也耗费了大量的资源。我们前辈的努力,我们员工的努力——那些为了收回文物而冒险的人,难道全部都徒劳无功了吗?我们如果放弃,就是对他们的背叛。”

“确实,你们的基金会允许个人在你们组织的规矩下实施改变、服务自然,”那贱民争论,“但魔法并不只是个人努力的结果,这在我被捕的时候已经证明了。社会层面、组织层面的改变也是必需的;我们必须在对异常的接受下展开合作。”

十在桌上敲了敲指关节,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我们在黑暗中死去,所以人类得以在光明中生存——所以他们可以拥有更加光明的生活。没有基金会,人类就会再次害怕起这个世界,再次被未知击败。我们会重新陷入黑暗。”

“你真的要在现实问题上用这套陈腔滥调的说辞吗?人类是唯一一个‘生活在光明中’的第三等级物种。”十一反唇相讥,“我们难道真以为太空时代的其他智慧物种都‘生活在黑暗中’,就因为他们不向自己人隐瞒真相吗?是的,这会震惊世界,但我们难道不欠全世界一个真相吗?”

那问题在墙壁之间回响,洗涤着整个议会。你反复回想着同事们的陈述,大脑飞速运转,掌心向下平放在桌面上。

一阵足够漫长的沉默之后,二重新呼呼出声,再次转向主席。“本次决议的优先级似乎高于对囚犯的审判。我们如何继续?

O5-1抬起头直面他的同事,深吸了一口气,伸手向前拿起他的平板电脑。“我们就做我们最擅长的事,二:投票。”

一个接一个地,按照数字顺序,每名监督者(除二之外)都拿起了自己的平板电脑。一和二的投票很快就出现了,三和四紧随其后。你看着五痛苦的表情维持了许久才做出选择。投票以这种方式继续进行,围绕着圆桌移动,每次投票都让你更接近自己的决定。你再次回想了一遍自己的逻辑,思考着其他的角度;你如此沉溺于自己的思考,以至于当十二也提交了自己的投票之后还吃了一惊:只剩你自己还没有贡献出意见了。

整个世界的重量都扛在你肩上——如同基金会的阿特拉斯——你看着自己的平板。

行政提案6500-Ω

提案:

以现有形式解散SCP基金会,终止对异常的控制、收容,以及任何其他观测到将破坏已知和未知的异常与魔法现象的行为。开始建立新的组织,使其得以与异常社群建立联系,并确保他们的保存和未来的繁荣。”(O5-0)

议会投票总结:

赞成 否决 弃权
X
X
X
X
X
X
X
X
X
X
X
X
待定

状态
进行中


侦测到僵持状态(6-6);调解者不得弃权。

请在下方提交投票。一旦投出,不得更改。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