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500
SS.png

.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The ListPages module does not work recursively.

交叉路口

一间宽敞的圆柱形房间沐浴在相对黑暗的光线中,只在偶尔有微弱的指示灯光闪过,它们整齐排列在其中容纳的高大、分段的服务器上。天花板内嵌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球体,那是时间异常部开发过最强大的时间槽,嗡鸣着电流的声音,维护着时间Site-01和它的超时性安保数据库。房间中央是一个较小的圆柱体,向上延伸到球体,附近开启了两扇门。其中一扇门虚掩着,容许一道亮光倾泻进服务器房。

里面的办公室中有一块宽大的老式粉笔板,伴有无数颜色各异的粉笔,像是从街头涂鸦艺术家的工具里收来的。黑板上写满了计算和观察、时间线图和符号逻辑。它中央站着Ilse Reynders主管,时间特工以及(最)高级研究员,仍被轻微的头痛困扰着。她沮丧地叹了口气,把一支粉笔放回粉笔槽里,坐回办公椅上。在她为基金会工作的几个世纪里,她已经学会了——不,是发现了——支撑着时间力学的极巨量交互作用,以及它们所遵循的极少量规则。其中始终成立的规则是只存在一条主时间线:那是整个系统中最稳定的一条,所有终将崩塌的支流都从那主干上起源,这也是基金会开发的所有时间旅行技术的关键。

然而,这些新的时间线证明她的确信是不攻自破的。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其中一条会经受本质促动健康或稳定性的失调,而且时间流似乎也不倾向于让其中的任何一条崩溃为其他状态。就是因为这一谜题,她现在才坐在办公室里,将布满血丝的眼前蓬乱的头发拨开,紧紧盯住桌上的终端。她翻阅过自己写下的东西,选中它们,气呼呼地按下退格回退到最初一格。她仔细地重读了第一批回收的文件,仍在惊叹于那陌生的格式和它背后更加陌生的感觉。

vanguard%20transparent.png
OnePortland.jpg

FP-01“三波特兰”,处于VNP-6500影响的最甚时期。

项目编号:VNP-6500 – 前SCP-6500

详述:由SCP基金会的收容尝试而导致的魔法与异常现象的死亡。

常态化提议:SCP基金会已解散,先锋组织取代了它的角色。地球上的人类将逐步纠正自己曾受基金会误导的常态定义,并从概念上和实际上(若可能)引入对自己周身机密现实的认识。将通过对SCP数据库的全面重新评估确定哪些异常可安全地从收容中释放、哪些可销毁,以及哪些必须更谨慎地处置。先锋将为全部已知项目撰写并传播完整的文档,在适当之处保持机密的同时普遍地逆转基金会的不透明政策。

已知异常的平衡不得被收容。“收容(contain)”一词在语义学上的局限性当前未得到理解。我们将缓冲,而非控制;然而,我们还将继续进行保护。这份职责不仅会落在前基金会工作人员肩上,也会落在曾称为相关组织的成员肩上,他们是维持帷幕的反对力量。现在,帷幕已不再存在,也不再有相关组织。现在,我们有的是盟友;然而,不幸的是,我们也仍有敌人。因此,这仍不是我们工作的终点,而是新阶段的开始。

可以想象,任何纠正措施都无法永久性地终止SCP-6500的效应,其可能在警告信号持续存在数十年后继续恶化。我们为自己设定的任务可能是无法完成的。

然而,先锋组织的责任,以及最重要的目标,仍是为此而努力。

她笑了。不管怎样,她都是个乐观的人,但就算对她来说,这也是个非常艰巨的任务。她思考了一会儿,开始写作。

它听起来很糟,也确实很糟,但她发现自己写完后还在微笑。“转变,”她大声念到。先锋的时间线总结下来便是这么一个简单有力的词语。她打开第二份文件,笑容消失。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6500

等级-等級-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PAUSA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N/A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6500

等级-等級-

收容
等级:
收容
等級:
PAUSA

扰动
等级:
擾動
等級:
N/A

087.jpg

SCP-087的残余。

特殊收容措施:SCP-6500已结束。基金会无需就此事件采取进一步行动。若SCP-6500再次出现,O5议会将传播合理使用机密物件的信息以再度减轻其影响。

描述:SCP-6500是地球上的异常生命与现象在短期内经历的极大可持续性改变,且与多重宇宙位面相连。由此导致的奇术效应衰弱和机密物理失效导致了SCP数据库中可观数量项目的无效化,以及大量异常物种和单型的灭绝。记录与信息安全部正在编制这些损失的详尽清单,且将据此调整数据库。

SCP-6500起因不明。反基金会的相关组织参与了虚假信息宣传运动,将我们的行为污蔑为该事件的触发原因;无证据可支持此类主张。

她做了个鬼脸。如果说那一条时间线还做着天上掉馅饼的白日梦的话,这一条就是全然否认现实了。最后一个段落的傲慢让她被迷惑得头晕目眩;她想象不出基金会工资册上的哪个人会蠢到相信他们与死局没有任何联系。在她第一次听闻收容便是问题根源的说法之后,她就知道这是对的。任何不相信这一点的人一定是经历了极其严重的洗脑,又或者只是自欺欺人地不愿去关心。

然而……

“灵丹妙药。”她咕哝着。还有更简单的说法:神药。

她把目光从屏幕前移开,摇了摇头。这两条时间线为什么会存活、它们为什么不会崩塌到基线的原因很清楚。这里没基线,已经不再有了。

她揉了揉太阳穴,叹了口气。你想得太多了。他们为什么做了那些决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不。”不,结果也并不重要。真正重要的是,他们采取了行动

她的辞藻开始变得华丽起来,而她觉得自己的脸色也没有落下。还有一份文档要检查,这份文档她一直都没有勇气翻开。它不长,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了……

她对着脑内独白的这句话翻了个白眼,开始阅读。

描述:O5议会未接受任何一种对SCP-6500的单一定义。无特殊收容措施制定,因为无法在尚未清晰理解此次事件本质的情况下对其采取行动。已向议会提交进一步研究的议案,但其仍处于无限期审议的僵局之中。文件将在裁决做出后更新。

来自TL-001-O5的这份文件再也没有更新。他们再也没有机会了。她本以为这会成为新的基线,成为一条中间路线,成为可以保持的中心。她错了。在这个世界,O5-13没有选择挥起魔杖实行权宜之计,但也没有选择冒险相信陌生人的善意和那些他们轻视了数十年的人的韧性……那么,这个世界已经不再存在了。时间线崩塌了。为什么?

“为什么?”

突然间,她明白了。

她轻敲出最后几个词,随后激活亡者沉浸关闭倒计时的奇术措施。这天的进度已经足够了。

而明天还会有更多的事情要做,在每个继续运转的世界里皆是如此。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