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502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6502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机密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haumie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需谨慎

ZLQ4qDx.jpg

Harwick公墓,照片在基金会收购前拍摄。

特殊收容措施:为最大化可用空间,葬入SCP-6502场地内的人员在下葬时必须为活人。新的埋葬必须由指派到计划的首席研究员(当前为Dr. Robert Campbell)批准。

已在SCP-6502表土的上方数英尺内安置了通讯与监听设备。人员将与被埋入对象保持定期通讯,直至对象的心理状态不再能够继续如此。对象若得知基金会正在寻找方法将其救出SCP-6502则会更加配合,但当前无法这么做;全体人员应当在与下葬人员交流时维持这一说法。

允许以标准措施保证被埋对象的舒适。不过,由于长期保持舒适不太可能达成,采购办公室将对不合理花费予以否决。

描述:SCP-6502是位于马萨诸塞州Waverly Falls的Harwick公墓。出于未知原因,在该公墓内被活埋的人员无法死亡。对象的身体仍然会经历常规分解过程,但只要处在被埋状态下,其心理功能和高级智能依然会保持完好,即便在身体已经完全腐败之后依然如此。

此效应只会对被活埋者适用;埋入公墓中的尸体不会表现出更多生命迹象。此外,此异常只会影响到以常规棺材下葬者,且需要被完全掩埋在至少六英尺的公墓自然土壤之下。试图修造地下设施来利用SCP-6502的保全效应未能成功,通过将对象葬入地上陵墓内来保全的尝试同样失败。

2009年起,基金会将Harwick公墓用作为保全高价值人员及囚犯的医护设施。当前有46名人员被活体下葬到该异常的场地内,包括31名前基金会人员,9名其他关注组织成员,以及在基金会收购该公墓前就已埋入其中的6名平民。

发现:基金会特工在1994年注意到SCP-6502出现无法解释的声响与振动,而后将其收容。之后发现了多名受此异常影响的人员,其中年龄最老者在1951年4月18日被埋入家族墓穴。更多调查发现有一无证验尸官曾于1950年代早期在Falls附近城市工作,由此造成20世纪内发生了多起意外活埋。

附录:示范案例

前言: Dr. Ava Bradley,基金会模因学家及专家级收容专员,在2018年9月9日遭到一致命信息危害感染。由于Dr. Bradley的死亡将造成多个高风险项目的收容协议被破坏,她的躯体被埋入到SCP-6502中。基金会人员与Dr. Bradley(现编为SCP-6502-46)之间的互动记录如下,作为教育之用。

2018年9月9日,19:31

[开始记录]

Dr. Campbell:Dr. Bradley?你能听到我吗?

SCP-6502-46:…Robert?

Dr. Campbell:是,没错。你感觉如何?

SCP-6502-46:我…我在哪?

Dr. Campbell:你将被留置在一处特殊医疗设施内,直到我们对你的状况能找到治疗对策。

SCP-6502-46:什么样的设施?

Dr. Campbell:这别担心。所有事都会—

SCP-6502-46:Robert,我到底在哪? 你们做了什么?为什么我完全动不了身子?

Dr. Campbell:Ava,请听我说。你现在还是先别担心为好。我们有一队研究员正在整点修复—

SCP-6502-46:Robert Campbell,我是你的的上级,你必须告诉我我在哪里。

Dr. Campbell:你在一个安全的地方。我现在只能说这么多了。

SCP-6502-46:这里是Harwick,是不是。

[停顿。]

SCP-6502-46:噢上帝。

Dr. Campbell:这也只是临时措施。

SCP-6502-46:把我弄出去,Robert。把我从这个盒子里弄走。求你,你必须把我弄出去。

Dr. Campbell:Ava,我们在尽全力做能做的。一旦我们能确保你的生存,我们一定会把你挖出来然后—

SCP-6502-46:你们找不到解药的。我们两都知道。我对它工作了12年,全部都失败了。

[停顿。]

Dr. Campbell:我很抱歉,Ava。

SCP-6502-46(大喊):放我出去!

SCP-6502-46:求你!

SCP-6502-46:求你,求你了…我动不了,我不…

[交谈结束。SCP-6502-46在SCP-6502内小声啜泣。]

[记录结束]

后续: SCP-6502-46在此次互动后间歇性自言自语了七个小时,夹杂更多释放请求。根据站点指挥部指示,Dr. Campbell未作回应。

2018年9月14日,11:02

[开始记录]

SCP-6502-46:[已编辑]。我知道你想要答案,Robert。你一直就很好奇,我看过你的研究记录。

SCP-6502-46:我可以告诉你所有事情。把我放出去。

Dr. Campbell:我们正在弄清楚怎么保护你,Ava。你必须配合我们。我们已经挺过去了。

SCP-6502-46:狗屁!放狗你妈的批!你个专横软弱的小—

[停顿。]

SCP-6502-46:抱歉。我不是这意思。

SCP-6502-46:我一直就很钦佩你,Robert。你很专一。有同情心。我们需要更多你这样的人。

SCP-6502-46:拜托,就放我走吧。我知道你想帮我。

[停顿。]

SCP-6502-46:你要什么都可以!什么都他妈可以,你听到我了吗?我会晋升你的,我会对O5推荐你,我会让你完整访问[已编辑]。

SCP-6502-46:求你了!

[停顿。]

SCP-6502-46:救救我。

[记录结束]

2018年9月20日,22:20

[开始记录]

[地下麦克风记录到反复有抓挠剐蹭声从SCP-6502-46的棺材内传出。SCP-6502-46软软呻吟。]

SCP-6502-46:拜托!救命!

SCP-6502-46:我的手…我的手…

[剐蹭声持续了几个小时,而后静默。没有再继续。]

[记录结束]

2018年9月28日,03:50

[开始记录]

SCP-6502-46:我小的时候我们每年夏天回去海边度假。海滩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波特兰附近,大概一小时往南。城市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哪怕在七月也只有那么一点点。我们几个小时在外面。只有水、天空还有沙滩,如此如此永远。

SCP-6502-46:有次,在有次旅行时候,我游到了比我该去的地方更深处。我周围全是黑暗,我的脚摸不到底。我大喊求救,我父亲在岸上听到了我。他拼命一路游到我身边。他带我回去的时候我一直依偎在他的臂弯里。

SCP-6502-46:那晚上妈妈做了烤肉、米饭还有完美的煎蛋,还有牡蛎酱和新鲜白菜。那一直是我的最爱。家一样的味道。

[停顿。]

SCP-6502-46:我都不记得呼吸是怎么样的了。

[记录结束]

2019年2月9日,07:16

[开始记录]

Dr. Campbell:Dr. Bradley?

Dr. Campbell:Ava,我们要和你说一个你项目的事情。你能听到我吗?

SCP-6502-46:David?1

Dr. Campbell:Ava,是我Robert Campbell。David现在不在这里。

SCP-6502-46:David,求你,这好黑啊…

Dr. Campbell:Ava。我需要和你谈谈[已编辑]。

SCP-6502-46:我看不到。

Dr. Campbell:请尽量专注。

SCP-6502-46:David?

SCP-6502-46:我无法思考,我什么都感觉不到…

SCP-6502-46:我在哪里?

[Dr. Campbell被建议等候与SCP-6502-46展开更清醒的互动。对话终止。]

SCP-6502-46:谁在哪?

SCP-6502-46:David,你还在那吗?

SCP-6502-46:我看不到你,我不能…

SCP-6502-46:我看不到。

[记录结束]

2019年5月12日,01:16

[开始记录]

SCP-6502-46:棺材在塌陷。

[停顿。]

SCP-6502-46:虫子。

[SCP-6502-46在接下来36小时里持续哭叫。]

[记录结束]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