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542
5/65425/6542
机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6542
PAGNUM

church.jpg

SCP-6542,摄于波兰杰隆卡镇马尔泽克教堂内部的收容室。


特殊收容措施:由于SCP-6542促成其失败的自我收容形式——仍需基金会的集中观察与先制程序——Pagnum分级已被认定为恰当。SCP-6542以每小时20,000升的恒定速率主动排空。所有源自SCP-6542的内容物必须按照文档6542-Alpha进行处理。该文件的副本可随时于Area-120的研究员Laura Rains处任意取阅。

若人类消耗SCP-6542的内容物失败,将执行后续的紧急程序,直至该问题得到纠正。

紧急程序:所有自认为是基督教信仰之信徒的人员必须在SCP-6542内沐浴不少于一小时。异常本身不得在沐浴时段之间保持无人占用的状态超过十二分钟。一旦离开,医务人员将清洁并检查各人是否具有不寻常性质,如圣痕1


描述:SCP-6542是一个巨型白色大理石浴缸,盛有异常地贮存的奶水,位于马尔泽克教堂内。从容器中移除这些奶水的尝试不会导致SCP-6542所容总量减少。对内部所含奶水的分析表明,其源于非异常的家养绵羊。

间隔似乎随机的时间,一个人形阴影将显现于SCP-6542内部。一旦看见该阴影,所有自认为是基督教教派成员之人均描述出令人身心俱疲的恐惧、急躁和愧疚之感。在该阴影进一步形成之时,一层奶皮2将开始在奶水表面形成。测试表明这层奶皮包含痕量的人类子宫内膜细胞,且密度会不断增加直至一位信奉基督教信仰的人士被淹没于SCP-6542之中(参见附录6542-3)。

若被允许覆盖奶的整个表面,奶皮将开始转化为奶酪,这一进程将持续直至一名受试者被淹没于其中。3如果SCP-6542目前容纳的所有奶水都被转化为奶酪,一次被提4事件将会显现。在此期间,远超浴缸容积的巨量非异常奶水将从SCP-6542中流出。被提事件通常持续1至2个小时,而SCP-6542将从其容器中释放出超过300,000升奶水和/或奶酪。

SCP-6542在一次为定位可能的异常活动而进行的对异端5基督教信仰的常规检查中被发现。乳之象征主义在马尔泽克的盛行和该地区在统计学上显著的低犯罪率引起进一步调查。在罗马与拜占庭的宗主教宣布马尔泽克地区的宗教活动为异端后,对该异常的收容被自愿地交由基金会进行。


附录1:超常事件目击者的报告
日期:1992年11月26日
作者:博士Anderson Mackay
佐证:研究员Markus Rains,博士Andrew Sinclair,初级研究员Niles Gustom等
概述

1992年11月14日,基金会卫星侦测到马尔泽克教堂中心的一个未知异常。随后当地警方与基金会人员被一同派往事故地点,其已突然遭遇一场被提事件。总计寻回123名受害者,其中7人由于相关原因逝世。

若干目击者之间的采访已详述了以下一系列按时间顺序排列的事件,其发生于被提事件之前与之后。这些事件后来引发了对该现象的首次主动调查。

事件时间线
-08:00 送至马尔泽克教堂员工的内部电邮表明,由于日程冲突,每月公开洗礼将不得不再次延期,是自九月以来的第三次。对中央洗礼堂容量的担忧被激起并很快消退。
-3:12 教堂开放,前几名市民开始在外厅聚集。教堂管理部门的人员报告听见中央舞台发出呻吟、钟声与和声,但无法定位其源头。
-1:25 市民被允许进入中央圣殿。人群开始占满房间中的座位。一名成员在坐下时滑入一种未知物质,并如胎儿般蜷缩着无力地哭泣。对神职领导的采访表明,该物质似乎是熔化的奶酪。
-0:22 最初的礼拜开始并结束。当神父Anders走上中央舞台时,所有成员都回到其座位上。在他开口时观众鼓掌。舞台工作人员注意到神父Anders的麦克风上存在干扰,因为其记录了一个未知个体的微弱声音。没有其他人注意到这些干扰。
-0:15 群众抱怨一阵恶臭但醉人的气味。神父Anders致歉,简短地开了一个关于一名成员放屁的玩笑,随后维护人员到达并再次开展调查。神父Anders继续布道。
-0:06 中央纪念碑的顶部开始向外弯曲。一些成员注意到此事并向其他工作人员道出担忧,但神父Anders继续演讲。维护人员无法定位和阻止泄漏的源头。
-0:02 奶水开始从越来越多的漏洞和目前存在于中央纪念碑顶部的间隙中涌出。神父Anders注意到了并要求所有人快速撤出教堂。一些成员成功撤出,而其他人跌倒并开始语无伦次地胡言乱语。
0:00 被提事件开始。中央纪念碑的盖子向上弹出,撞向附近的枝形吊灯,随后撞击中央舞台——对其造成严重破坏。奶水也以2,820m3/s的速度喷出。几位观众很快就被奶水和奶酪凝乳的洪流冲走,包括神父Anders。
+0:08 可以看到教堂的前几名成员离开建筑物。奶水已经开始充满中央腔室和外厅,速率随之增加。液体洪流将成员困在教堂的墙边。奶水现在到达近两米的深度。玻璃开始破碎,因为降下的窗户无法承受压力,将奶水泄漏至外部的停车场。
+0:11 基金会部队被派往该地点以开展清理和恰当的收容。鉴于泛滥持续,一道边界在马尔泽克教堂周遭建立。
+0:45 涌流的速率开始下降。外部排水管开始溢出奶水和奶酪。基金会成员开始泵出奶水至周围的排水系统以容纳之。
+1:12 教堂内奶水的深度显著下降至1.1米。没有看到尸体漂浮于奶水表面。大多数会众已经消失。
+1:22 降级与记忆删除协议开始实施。地方当局被移出建筑物,因为基金会特工开始清理关于马尔泽克教堂存在的文件。正式收容开始。

附录2:被提事件后观察到的变化
首席研究员:研究员D. Odo
助理研究员:博士Lordan Xyon,主管Daniel Asheworth等

在SCP-6542的首次被提事件后的几周内,临时站点-6542内的收容人员报告了相同且不寻常的梦境。这些梦境后来对应于在SCP-6542行为上观察到的一些变化。两者都按时间顺序排列如下。

对梦境的描述总是与以做梦者的母语出版的圣经中的叙事结构和意象极其相似。以下英语梦境转写类似于在1611年出版的英王詹姆斯钦定译本。

日期 1992年11月15日
梦境6

在这样的景象中,我目睹了人子的身影,他身着干酪包布7,直垂至脚,被一种金色液体包裹。他的头与发白如拉丝马苏里拉8,坚如马斯卡彭9,双眸似乳清荡漾。他的双足散发着浓重的林堡10味,嗓音似黄油翻腾。

他的手上有着从一轮瑞士奶酪上偷来的七个洞,从他的口中逃出一把难以驾驭的刀刃,面容似深红酱汁。

我一看见他,就仆倒在他脚前,像死了一样。他用右手按着我说:“不要惧怕!我是首先的和末后的。我是超越死亡而活着的他。看啊。我直活到永永远远,并且拿着地狱与天堂的奶油。”

结果 在关于该梦境的报告之后,一个未知阴影开始沿SCP-6542的表面形成。投射在SCP-6542上的阴影现在被广泛认定为木制十字架上的单个男性形象。
日期 1992年11月16日
梦境11

在汝面前有一尊宝座安置于天堂,他坐于其上;他是戈贡佐拉12与斯提尔顿13,已获宝座之光辉,如一轮陈年白切达14。宝座前有一片奶油海,宝座周遭有长满眼球的四活物。

其一似狮,其二似牛,其三有女子面容,其四似翱翔之鹰。其各有若干乳房,上附六乳头,将奶与蜜献给坐于宝座之上的,那活到永永远远的他。

结果 在上述梦境被报告后,观察到SCP-6542产生的奶水总量增长约二十四倍。
日期 1992年11月17日
梦境15 你已背弃最初的爱。悔改吧,做你最初的工作,悔改吧,饮奶而非食肉。你交媾不为榨乳,而是为了寻欢作乐。醒来吧!你的灵魂非冷非热,我希望你或冷或热,但既然你仅是温吞的,我只能尝口中的恶臭凝乳。
结果 马尔泽克内所有自认为基督徒者开始对食肉感到生理上的恶心。
日期 1992年11月18日
梦境16 对得胜者,我将授予生命之酪,其来自神之天国。对得胜者,我会提供一些珍藏的奶水,还会赠送一个宏伟的马苏里拉奶酪球,其上写着新名,除那领受者以外,无人可知。得胜者,我将衣着新鲜的干酪包布。对得胜者,我将赋予坐在我的桌子上和凝视我的星系之权利。
结果 马尔泽克内所有自认为基督徒者表现出对奶水的狂热渴求。在可售奶水的短缺后,骚乱随之在马尔泽克的杂货店内爆发。12名基金会人员受伤。
日期 1992年11月19日
梦境17

我们不再饥渴。太阳不会晒伤我们。宝座中的羔羊将带领我们到生命之泉并提供其中的奶水,而且上帝会拭去我们眼中所有的泪水。

他是阿尔法和欧米伽,是开始与终结。他给予我们奶水之泉,这是免费赠送的。

结果 当日出终结下一个夜晚时,SCP-6542内的奶水完全凝结成奶酪,促使基金会人员立即启动降级协议,以防另一次被提事件发生。

附录3:对新发现的SCP-6542现象的探索

日期:1992年12月7日

机动特遣队ALPHA-33成员:

  • ΑBASLOM:机动特遣队Eta-7“超越虚无”18(空间本质促动)
  • CHAI:机动特遣队Beta-7“疯帽商”(危害物质防护)
  • DELTA:机动特遣队Eta-77“球中球”(战术神学)

前言:在被提事件的频率与对帷幕19的潜在威胁急剧提升后,减少或彻底终止其显现的尝试被基金会研究人员列为高度优先事项。

进一步调查显示,曾有一名受试者20在被提事件发生前被浸没于SCP-6542中,该异常的效应得到抑制,或者,在某些情况下,被彻底无效化。将受试者浸没于SCP-6542中的行为同样引起了新发现的异常现象,其随后被临时机动特遣队Alpha-33“乳糖不耐受”在测试中记录。

<开始转写>

摄像机开始录制时,ABSALOM正在进入SCP-6542创造的维度空间。Alpha-33的其他成员待命,直至ABSALOM示意维度另一侧似乎在物理上稳定且包含可供呼吸的空气。Alpha-33的其余成员随后进入。

身体摄像机镜头展示了一道巨大且模糊不清的白色深渊,然而随着更多Alpha-33成员的进入,镜头质量改善,显示出一条街道。建筑物位于街道的一侧。其中最近的不高于两层楼,在远方隐隐可见光亮雪花石膏制成的摩天大楼。

在街道的另一侧,有一片延伸超出摄像机视野的液体。空中一缕暗淡的金光为液体染上浅浅的蜂蜜色。

DELTA:哼……不知我在期待些什么。全是奶水和蜂蜜。

ABSALOM启动了物质分析仪,将其指向液体。CHAI掏出Akiva测量仪,DELTA在检测地面的同时也将一道激光指向摩天大楼。地面看上去坚固但延展性很高,触摸后会回弹。

ABSALOM:根据我的扫描仪,那并非真的蜂蜜,从外观上看可能是乳清。

DELTA:【漫不经心】那么,到此为止。

CHAI:我在这里一无所获,除了知道这里充满了Akiva辐射。

ABSALOM:明白。【停顿】DELTA,有任何结果吗?

DELTA:算不上——所有东西都特别变幻无常。比如,以那里的摩天大楼为例,其理应离我们有一百米到十二千米远,对吧?但实际上它只是个幻象,压根不存在。

DELTA清了清嗓子,他正在地面上漫不经心地跺脚,搞得地表起伏不定。

DELTA:无论如何,我认为我们最好直趋市中心。

ABSALOM:赞同。

Alpha-33开始走向摩天大楼建筑群。正当他们进一步前进时,一个巨大且辽阔的城市变得可见。内部建筑物具有古罗马公寓的建筑风格,其中一些如马苏里拉奶酪般缓慢移动或快速抖动。Alpha-33截获一条通往城市的大道,他们走上这条路进入城市。

Alpha-33向前行进。之前见到的建筑物在所感知的高度上似乎依然没有变化。能听到三位特工均发出惊愕和抱怨之声。

ABSALOM:Chai,你之前处理过无限循环吗?

CHAI:有过一两次。不过应对像这样的维度的诀窍其实就是,一旦你意识到了循环的存在,它们就变得相当容易逃脱。

DELTA:无限维度循环应是我们最不需要关心的。尤其是像这样的地方,我们需要谨慎行事。你们中没有人接受过应对契约的训练——特别是没有应对过神性或地狱实体。

他们继续向前行走。几分钟后,他们穿行的街道到达了终点,通向与之前所见类似的另一片乳清海。

ABSALOM:我们肯定处于循环中。

DELTA:不,我不这样认为。所有东西依然看起来有所不同。

他指向乳清海对面坐落于连峦之外的一座巨大的白色城堡。摄像机视角移动时,隐约能听见一声巨响。

CHAI:Akiva辐射水平正在上升。看来有东西正在接近我们?

ABSALOM:就在那里。

一个未知的男性形象(后文称为SCP-6542-A)横穿乳清海,朝着Alpha-33阔步而来,行于液体之上。当它走近时,摄像机缓缓开始辨识其特征。在当前视角下,可见SCP-6542-A身着一袭白色长袍。其皮肤同样洁白,浓密的长发好似奶酪丝。

SCP-6542-A:欢迎,我的孩子们!别害怕!人子欢迎你们!

侦测到明显的音频扭曲,可能是由于该实体的声音扰乱了记录设备的物理硬件。

ABSALOM:你是何人?

SCP-6542-A:我有很多名字!大卫和所罗门的后嗣!人子!拿撒勒的耶稣!

SCP-6542-A微笑,向前摆臂。

SCP-6542-A:你们已经经历了一段漫长的旅程!请,加入我!坐在我父亲的桌子上!让我们掰饼食圣餐!

DELTA转向ABSALOM。

DELTA:我们实际上不会在那里听奶酪耶稣21说话的,对吧?

CHAI:何不呢?他可能有些有用的东西。我们只需要小心任何潜在的危害物——记牢我们的协议。

ABSALOM:我赞成——这也许是我们获得情报的最好机会。而且——

//ABSALOM朝他们进来的街道示意,其已是一条死路。 //

ABSALOM:看上去我们在这里并没有多少选择。

DELTA:我不敢相信你们两个都把那“别害怕”的玩意儿当回事。

ABSALOM:他是耶稣基督。他能有多坏呢?

CHAI:说句公道话,我不认为圣经有提到过他是用奶酪做的。

ABSALOM:它也从未说过他是白人——保持警惕。

ABSALOM清了清喉咙,转向SCP-6542-A。

ABSALOM:我们会加入你。

SCP-6542-A:好极了!

乳清池下自发地冒出一轮空心的帕玛森22。当它显现时,SCP-6542-A示意Alpha-33坐进去。他们最终遵从了,坐在奶酪轮内,随后它开始向前航行。在继续航行时,SCP-6542-A沿水面行走,但直到他们到达城堡的海岸才说话。

到岸后,Alpha-33被从乳清海径直带向城堡的正门。几分钟后他们达到并进入内部。在经过一道巨型走廊后,小队遇见一张大致类似于达·芬奇所作的《最后的晚餐》的桌子。带有宗教意象的挂毯同样在整个城堡中随处可见。

SCP-6542-A:我的孩子们,坐吧!食我的黄油,饮我的乳清!愿你们永远活在我父的天国里,在我的契约中寻得宁静!

SCP-6542-A为Alpha-33的每位成员斟了一种半透明的白色饮料。倒完后,SCP-6542-A找出形似鱼的黄油块,并给每位成员一块。Alpha-33没有采取进食或饮用的行动。

CHAI:所以……呃,这就是你的契约?

SCP-6542-A:是的,我的契约。

CHAI:你这是在说什么?

SCP-6542-A:想必你们已经知道了!它是我对所有听我话的人的承诺!包括你,SAMUEL CHAI!追随我,我将给你永恒的生命!你不会如今生般死亡和受苦!

CHAI:听起来你非常了解我的私人生活。

SCP-6542-A:是的!因为你在我之中而活!通过我的牺牲,你被拯救了!因为你已聆听我给你的梦境,而且你回来找我了。

SCP-6542-A痛饮一口高脚杯中的乳清。它的眼睛短暂后翻。它的眼白与皮肤同色。

ABSALOM:什么……你怎么了?

CHAI:Absalom——

SCP-6542-A:不,ALDRICH ABSALOM,我来和你说。你哪里不舒服?

ABSALOM:恕我直言,但我想……我以为你上天堂了?就像,你在云上升入天堂,坐在圣父的右手边等等,所有这些……那么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SCP-6542-A又痛饮一口乳清。当它放下杯子时,它的眼睛变得更黄了。它的声音明显更加轻柔。

SCP-6542-A:一个令人忧虑的故事。

CHAI:那就在吃饭时分享故事,难道有更好的方式吗?

SCP-6542-A:可你们还没吃过一口呢。【停顿】但是很好,我会和你们分享我的想法。

它切下一片黄油并旋即开始咀嚼。

SCP-6542-A:我在因献祭而死后,一心想要回归,并将我父的天国带回大地——正如经上所言。我们的世界已经变得不纯,因而不值且罪恶。我生来就是要承受那罪恶并原谅人类,使得他们可以加入我父。

ABSALOM:对对对,这些我们全都知道——他们每周日都会教孩子们这些。

SCP-6542-A:他们教给你们谎言。我就在这里,我没有再次踏上大地。那样做必然预示着末日。但心怀希望吧!那个日子快要到了!

DELTA:放屁。

SCP-6542-A:千真万确。相信我!

DELTA:我才不信。

ABSALOM和CHAI停下来盯着DELTA,这时SCP-6542-A被它的黄油棒噎住了。

SCP-6542-A:……我宽恕你。

DELTA:什么?

SCP-6542-A吃完黄油,喝下最后一口乳清。奶酪片从SCP-6542-A的表面脱落。

SCP-6542-A:我曾发誓在听我话的人的有生之年回归!然而,当我在受十字架刑而死,待在坟墓中时,三个牧羊人溜进了我的棺材,并接近我。

CHAI: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SCP-6542-A:我不知。但一见我的尘世烦恼——出于我无法理解的原因——他们就把我封印在了绵羊奶中。

ABSALOM:好吧……对了,但是那么圣灵啊回归啊升天啊之类的又怎么样了呢?

SCP-6542-A停顿。

SCP-6542-A:啊,汝毫无信仰。【停顿】哦,SAMUEL CHAI你来?

CHAI:好的,抱歉,我只是……所以如果你卡在这里,那就是你从未回来的原因?你曾牺牲自己来赦免信众的罪,却从未将你父的天国带到人间?

ABSALOM:假设你陈述的是真相,那应该就是原因所在了。

SCP-6542-A:我已经活了超过两个千禧年了,在那段时间里我已将我父的天国带至这座囚笼。一个我的信众还不能见到的国度,但你们能。

CHAI:我是说,好吧,我猜。这也是个相当美丽的国度——我不能否认。

SCP-6542-A:SAMUEL CHAI,你真友善!为了这国度我要感谢人类的罪孽!因为罪孽凝结了奶水,而我能用它创造这些奇观。

CHAI:啊。所以你所说的是……?

SCP-6542-A:人类的罪孽,就在此处!并且从这些罪孽之中,我不得不揭示一个毋庸置疑的真相。

从SCP-6542-A的口中飞出点点乳制唾沫。他似乎在勃然大怒。

ABSALOM:什么真相?

SCP-6542-A:你们被宽恕了!还有我爱着你们,甚至在被诱捕期间也是如此。除了喝我的奶之外,我对你们别无他求!吃一些我的黄油!因为那就是我如何展现从奶之国度23。到切达的路径的。

DELTA:……什么?

SCP-6542-A:呜呼,哀哉!在你们这个年代,连卡巴拉都已经被遗忘了吗?从王国到王冠24全忘了!

CHAI:哦——你的意思是从Malkuth到Keter。

SCP-6542-A:没错……正如我所言!从奶之国度到切达!在我这里喝上一口,你们将拥有永恒的生命!饮我的奶,你们的罪孽将被涤荡!这就是我的全部请求!还有,我希望你们能把我的话传给世间众人。

ABSALOM:我们会考虑——

DELTA:他妈的绝对不干。

SCP-6542-A:我的孩——

DELTA:你绝不是我的救世主。绝对不可能。我是说,得了吧,卡巴拉根本不是基督教里的25。还有,说实话,“奶之国度”和“切达”?自尊自爱的拉比26可绝不会说那么荒谬的话。

正当DELTA说话时,SCP-6542-A蹙额颦眉。突然,该实体转动头部。当它这么做时,SCP-6542-A的皮肤爆裂。破裂的表面之下,可见褐色的皮肤。

DELTA:你这是在做什么?

SCP-6542-A:把另一张脸颊转过来。

//DELTA尝试站起来却意识到他不能。惊恐之中,ABSALOM和CHAI也试图站起来,却反而开始沉入地板,其已经变为茅屋奶酪27。他们的膝盖没入其中。

墙壁和地板从他们周围脱落。他们现在站在一根高大的大理石柱子上。远处的云层又稠又密——被一束未知来源的棕光照亮。

SCP-6542-A:你们不明白。你们不明白!我为你们所做的事。我所做的一切。为什么你们不接受我的爱?

DELTA:你管叫爱?

SCP-6542-A张开双臂。孔洞在他的奶酪额头上形成,血流从中涌出。它的双手同样开始流血。

SCP-6542-A:你们必须传播我的福音。告诉众人他们必须饮奶,直至我的王国降临。因为我的意志一定会实现。在人世间实现,正如其在天堂实现一般。

身体摄像机的镜头突然停止,阻止进一步的观察。

<结束转写>

总结性陈述:随后从SCP-6542中取回了受轻伤的Alpha-33。

Alpha-33在SCP-6542内的探索之后,一场随之而来的被提事件对基金会的活动产生了微乎其微的损害。

此外,基金会神学家的后续调查确定,Alpha-33的全体成员已通过某种未知方式完全洗去了罪孽。Alpha-33的成员无法回想起前述日志之后的任何事件。


附录4:紧急会议

日期:1992年9月5日28

与会人员:

  • O5-2
  • O5-4
  • O5-7
  • O5-10

前言:以下会议在后续被提事件的严重性、频率和总容量据报告在不断提升后举行。其余O5议会的成员均未能参会。

<开始转写>

O5-2:这就是所有人了?

O5-10:看上去就是这样。

O5-2:我……哈,我还以为我们中有更多人关心此事呢。不过好吧,也无所谓了。

O5-7:好的,从各方面考虑,至少我们已经赦免自身的罪孽了,对吧?

O5-10:不要谈论那件事,七。

O5-7:我只是在说我们仍然有着那件对我们来说的好事。

O5-4:各位,让我们集中在重点上。

沉默。

O5-2:好的。【清嗓子。】我首先向议会重申,SCP-6542目前在波兰内外对帷幕的稳定性和活动构成了难以克服的威胁。

O5-10:那这里所说的究竟是什么威胁?

O5-2:不能断定。我们没有足够的关于具体细节的情报。我们能做的顶多就是根据最近的预测进行假设——而现在这些假设看上去并不是很好。

O5-2在几张纸中翻找并开始坐立不安。

O5-2:我们目前压制SCP-6542的异常效应所用的方法……效率过低。我们最乐观地估计,再过十二个月,这些被提事件就会开始覆盖整个国家,甚至可能覆盖整个洲。上周最近一次事故几乎导致整个杰隆卡城被淹。

O5-7:那个城镇是否已被隔离,或者说当地居民有没有出事?

O5-2:隔离了,也出事了。神学人员进行了几次测试——杰隆卡的几乎所有市民都被彻底清除了罪孽,就和我们一样。

O5-4:那是件坏事吗?

O5-10:可以是坏事,特别是如果关于它的消息传开而有人收到我们行动的风声的话。想象一下一个所有人都去波兰旅游还盼望着被奶水冲走的世界吧。

O5-2:虽然十严格来说还是对的——但它并不有害。它确实没有伤害任何人,如果你想问这个的话,四。

O5-4点头。

O5-7:我们何不亲自在这奶水里沐浴呢?而不是做……那些事。

O5-2:就我们能告诉七的而言,它只对虔诚基督徒有效——这对我们都不适用,至少对我完全不适用。

O5-7:好的,但是既然正如你所言,它并不造成任何伤害,那么你怎么能说这是一个威胁呢?真的有人会注意到这东西异常吗?

O5-4:你是说抛开奶水洪流不谈?

O5-7:好吧,嗯,但是我不是那个意思。何不把它装进铅制容器关在地下,然后核平那鬼玩意儿呢?彻底将它解决。

O5-4:你真的想把核平一口棺材作为我们应该考虑的合理想法而在这里推荐吗?

O5-10:这也并非完全荒谬,四。我们确实已经处理过更古怪的东西,但是这个想法听上去低效且完全背离我们的目标。

O5-2:并且不可行。那玩意儿没法移动到任何地方。它太重了,任何机器都抬不动,而且除此之外,经过尝试我们也可能偶然地触发更多被提事件。我们目前只能做到用现代军事技术杀死天堂的一个版本,而对于这个方法我们依然不清楚它有多么稳健。还有——更糟糕的是——与该异常相关的集体妄想正在蔓延。杰隆卡的每个人都做过同样的梦境,那是关于,呃,奶酪王国和奶水海的。

O5-4:那样的话,何不摧毁基督教本身?我们的确拥有能从理念圈中抹杀概念的武器。

O5-7:那会比核平一个浴缸还要荒唐得多,到目前为止。

O5-4:我也没见有人提出更好的主意啊。

议会的所有成员又沉默了一阵子。

O5-2:有……一个办法,我想到了。我们尚未考虑到的某个办法。

O5-10:真的吗?那是什么?

O5-2:好,听我说,奶水之所以危险,全都是因为洪涝,对吧?

O5-4:你在开玩笑吧。

O5-10:二,我已经知道你在想什么了。

O5-2:啊,得了吧,十。试试又能有什么坏处呢?我认为自己在了解耶稣的想法这方面算得上是权威了, 我确信这会奏效。

<结束转写>

附录5:附加提案

O5议会的裁决与确认而通过。

详细

日期:1992月9月12日

当前状态:[进行中]

行动地区:北美,波兰

组织者:O5-2

总结

O5议会所有成员间的进一步交流之后,一种主要在北美开展的新策略经多数投票得到正式通过。

在获得通过后,立即授权将SCP-6542材料转移和外包至美国的收容站点,以帮助波兰的受困设施,并减少该异常产生的奶水总量。上述战略最终引发联邦和国家批准的广告活动,由基金会前台公司主办,并将与SCP-6542的物质材料一起使用。29这项经批准的活动随后被提议至教育部,其接受并授权在全美公立学校分发宣传材料。

到目前为止,基金会的这一战略已被证明能有效地将所有已产出的SCP-6542材料减少至可控水平。还应注意的是,在这场活动之后,来自SCP-6542的被提事件开始在规模和频率上急剧减少,实际上截至撰写本报告时已完全归零。

这场活动的一个实例,经O5-2批准查看,已附于这篇报告后以供参考。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