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565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565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thaumiel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警告

scpcatacombs2.jpg

LK-9通道,通往SCP-6565的主要“头”部。


指派站点 站点主管 研究首席 指派特遣队
Site-192 Johannes Gunterman Michelle Blanc 机动特遣队Epsilon-77(“真相或后果”)

特殊收容措施


强制所有分派至SCP-6565的人员接受SCP-6565-1测试。

要获准在SCP-6565项目工作,人员必须在下列概念中表现出至少150mld的得分:作为组织的基金会、基金会的使命基金会采用的方法,以及O5议会的政策

人员必须还在以下概念中得到10mld以下的得分:对基金会发动叛变违背直属上级指令敌对基金会的组织、以及对SCP-6565造成伤害

巴黎大墓地中SCP-6565周边区域将由安保人员巡逻,确认有无闯入者有意犯境。周边环境内的印制模因触媒会处置意外闯入者,鼓励对SCP-6565不知情的人改变路线和方向、使其进一步远离该异常。若出现闯入者蓄意尝试接触SCP-6565,批准驻站安保对其拘留。

每周将为SCP-6565提供大量水和肥料—成分和数量由营养表6565-1确定。如SCP-6565的躯体生长到超出原始空间,额外部分将由驻站人员修剪、统一焚化处理。

在事故6565-1后,对SCP-6565的采访必须经由研究首席Michelle Blanc直接批准。与SCP-6565进行直接互动的人员必须在即将开始此类互动前注射情绪稳定剂。

SCP-6565人员需要每日进行额外的SCP-6565-1测试。


描述


SCP-6565是一巨大且静止的树栖生物,当前位于巴黎大墓地的L-9区内,全长3千米,重量约100000千克。

在身体布局上,SCP-6565由一个主要核心(在此称为“头”)和四条明显巨大的根系组织组成,各根系向外延伸到周边大墓地各处。SCP-6565在色彩上为灰绿色,只在其球形“头”部位前方有一垂直开口,其内部可见有暗红色触须。SCP-6565“头”的正下方有四个透明的生育囊,SCP-6565在此排出从其身体其他部位中产出的SCP-6565-1。(参见描述(SCP-6565-1)。)

SCP-6565周边区域内存在一种情感增幅效应—在此区域内,喜爱、亲密和依恋感会得到大幅强化。此种增幅效果会随靠近SCP-6565而增高,在SCP-6565“头”部位周边近距离处达到最强。此效应的最大范围不明,但确信其对SCP-6565所在地正上方的居住区存在影响,此地的公开示爱及激情犯罪发生率显著高于较城市内其他区域。

直接与SCP-6565进行互动后,确认该生物具有智能,且能通过振动其“头”部位内的触须来发出话语。SCP-6565主要说法语,但也表现出对英语有极为基础的了解。SCP-6565拥有的智力水平尚不明确,采访中它频繁无视或误解人员提出的问题,一般会转而长篇谈论各种形式的人际之爱—且不时发出巨大呻吟声。

巴黎地下大墓地部分区域曾受前身组织“黑庄园”管辖,基金会在对其首次进行例行探索时发现了SCP-6565。由于Chmpimont事故造成黑庄园方面的记录缺失,当前不清楚他们是否知晓SCP-6565的存在—即使知晓,他们对其起源掌握有何种信息也不明朗。


采访6565-1


先行备注:开展初步采访的目的是确认SCP-6565智力水平,并收集关于其历史的情报。采访由Rachael Southwalk博士进行。


[开始记录}

Dr. Southwalk:你好。你能听到我吗?你能明白我再对你说什么吗,我的语言?

(停顿。十二秒过去。)

Dr. Southwalk:你好?

SCP-6565:它明白。

Dr. Southwalk:你好,我是—我很高兴听到这句话。你从哪里学会了说我的语言,不介意我问一问吧?

SCP-6565:是。

Dr. Southwalk:是?

SCP-6565:是。它学会你的语言。

(停顿。九秒过去。)

Dr. Southwalk:是,但—我觉得我们还没理解彼此—你是如何学会了我的语言?你最开始是怎么会像我一样说话的?

(停顿。二秒过去。)

SCP-6565:它从土壤中饮用。它从水中饮用。

Dr. Southwalk:我,呃,我明白了。那么:我们已经了解了你的…异常性质—除了明摆着的,我是说。你对情绪的影响?你是否可能给我解释一下呢?这样的理由?

SCP-6565:是的。

(停顿。十一秒过去。)

SCP-6565:是的。它可以解释。它想要爱。

(停顿。二秒过去。)

Dr. Southwalk:它想要爱?你想要爱,我是说。你是说的哪一种爱—是说浪漫意义的那种?

(停顿。三十秒过去。)

Dr. Southwalk:抱歉,我在问你是否指的是一种—

SCP-6565:(大声)浪漫之爱。性欲之爱。家庭之爱。关切之爱。恶变之爱。简单爱。复杂爱。爱,爱,爱。它想爱。纯爱。

Dr. Southwalk:纯爱?那就是无条件的爱—你是这个意思吗?

SCP-6565:(小声地)它想爱。

(停顿。三秒过去。)

SCP-6565:它想给予爱之礼。

Dr. Southwalk:礼物?这没必要的。我们可不可以先专心—

(SCP-6565“头”部下方的全部四个生育囊打开,向房间内排出数百个SCP-6565-1个体,同时大声呻吟。Dr. Southwalk收到撤离房间的建议并很快照做,门在她身后封锁。)

(SCP-6565在剩余记录中一直大声呻吟。)

[记录结束}


结束备注:SCP-6565在采访结束后继续排出SCP-6565-1个体达十四分钟。在生育期结束后,人员重新进入房间,取回选定的SCP-6565-1个体进行进一步解剖和分析。

参见描述(SCP-6565-1)获取完整结果。


描述(SCP-6565-1)


SCP-6565-1是对SCP-6565产出后裔的统称。

在外形上,SCP-6565-1形似小型版的SCP-6565—个体大小从15到22厘米不等,重量在1.4到2.7千克间。个体表现出随时间成长的迹象,但所有情况下都在达到22厘米后停止生长。生长似乎要靠提供水和肥料来维持,在缺乏这些资源时也观察到会停止生长。

常规情况下,SCP-6565-1个体完全不会移动,且与其亲代不同,未表现出任何具有智能或智力的迹象。然而,若将其直接暴露于人类,它们会开始表现出下列行为:

  • 痉挛并收起根系结构。
  • 发出音量不等的尖叫。
  • 排出一种恶臭气味。

测试表明这种行为的烈度取决于所暴露的人类—具体而言,是该人类对其当前心智中最突出概念的喜好程度(参见实验记录6565-1-1)。一旦远离上述人类,SCP-6565-1个体会再度回到休眠中。

对SCP-6565的生育规律进行追踪后发现,该实体每周会排出20到30个SCP-6565-1,但在兴奋或被人员专门刺激时会快速排出。


实验记录6565-1-1


为完整了解SCP-6565-1的行为细节,批准开展人类测试。测试由SCP-6565研究团队的志愿者进行。结果见下。

对象:Rachael Southwalk博士

概念 反应
苹果(Southwalk博士最喜欢的食物) SCP-6565-1狂乱摆动,大声尖叫,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粪便的臭味。
腐烂苹果。 SCP-6565-1微微扭动。
Southwalk博士的妻子。 SCP-6565-1剧烈扭动、尖叫,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粪便的臭味。Southwalk博士申请暂时休整以应对恶心感—予以批准。
Southwalk博士的私人书写钢笔。 SCP-6565-1中度扭动,发出啜泣声,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汗液的味道。
SCP基金会。 SCP-6565-1大声尖叫,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粪便的臭味。

对象:安保职员Luc Jameson

概念 反应
牛排(Jameson职员最爱的食物) SCP-6565-1发出啜泣声,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汗液的味道。
狗。 SCP-6565-1摆动,大声尖叫,出现被描述为接近腐烂鱼类的臭味。
猫。 SCP-6565-1中度扭动,发出啜泣声,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汗液的味道。
Jameson职员的妻子。 极微小反应。Jameson职员申请停止测试—请求被拒绝。
SCP基金会。 SCP-6565-1狂乱摆动,大声尖叫,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粪便的臭味。

对象:初级研究员Culver

概念 反应
通心粉(初级研究员Culver最爱的食物。) SCP-6565-1中度摆动,低声尖叫,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腐烂鱼类的臭味。
SCP-6565. 无反应。
初级研究员Culver的妻子。 SCP-6565-1中度摆动,尖叫,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腐烂鱼类的臭味。
初级研究员Culver尚为婴儿的女儿。 SCP-6565-1狂乱摆动—损坏记录设备 —大声尖叫,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粪便的臭味。
SCP基金会。 SCP-6565-1微弱摆动。
与SCP基金会为敌。 对象起初拒绝进行测试,而后被安保逼迫。
与SCP基金会为敌。 SCP-6565-1狂乱摆动,大声尖叫,分泌出被描述为接近人类粪便的臭味。

在最后的测试后,初级研究员Culvers被安保人员拘留,转移到站外设施进行进一步审讯。审讯及深入调查联合开展后,发现初级研究员Culvers此前和蛇之手的已知成员间存在关联。该人员现已不再为SCP基金会雇用。

由于SCP-6565-1在此案例中有效揭露了密谋行为,组建了由Dr. Michelle Blanc带领的第二研究团队,调查SCP-6565-1作为Thaumiel级异常的潜力。此团队与主要研究工作分别开展行动,直接对O5-2报告。


项目概要(米兰达测量系统)


来自Michelle Blanc博士的办公桌,
SCP-6565-1 Thaumiel考察首席

人要如何衡量忠诚?

一般而言这只能在事后来衡量—通过已经登记在案的行为和言词。我们为忠诚给出嘉奖和勋章,然后这些奖赏将用作未来考察的基础。但行动和言语从来不是无可辩驳的。对那些狡诈的渗透者,这种奖赏不过是实用的伪装而已。只要我们还是只能看到一个人的外在,我们就无法信任他们。

SCP-6565-1有潜力改变这一切。

我们可以靠这些生物衡量的不止于忠诚,不止于服从,不止于爱戴—我们可以衡量“爱”。我知道这种措辞好像欠缺了我们基金会一贯维持的客观冷静基调。然而,你们会这么认为的唯一理由,就在于你们依然在用过去的看法看待“爱”这概念,而不是按我们现在的理解。米兰达测量系统将能把“爱”从一个主观品质转变为客观。

通过计算SCP-6565-1暴露于人类后的生理行为烈度,米兰达测量系统将允许我们对受试者就特定概念所持爱意的大小给出一个数值(mld)。对他人的爱,对组织的爱,对存在各种方面的爱。但凡是在对象心智中所突出的,它就能被测量、量化。

无论是对基金会的不忠,还是对我们敌人的同情:只要我们掌握了对这些生物的知识,没有什么能再对我们隐藏无形。敌对渗透的威胁完全有可能在不久之后被彻底排除。当然,测试仍在继续—这包括筛查与SCP-6565直接相关的人员—但我已经得到了保证,一旦我们的成果得到确认,我们将完全准备好大规模应用米兰达测量系统。

目前能提出最突出的顾虑,是人员有可能瞒过这些测试。他们完全可以去思考其他的东西—比如某些他们喜爱的东西—来转移测量他们的爱。对此,我只须只向你们请求一件事:

不要思考粉红大象


实验记录6565-1-2


下面是对增补测试的挑选记录,测试意在达成以下目标:

  • 确保处理SCP-6565的人员忠于基金会。
  • 确定衡量对基金会忠诚度的理想概念序列。
  • 提供来自米兰达测量系统的可验证结果。

所有测试由Dr. Michelle Blanc亲自在Site-192驻站开展。

对象:Greta Lenz博士

概念 米兰达测试
SCP基金会的使命。 181mld
SCP基金会采用的方式。 79mld
支配SCP基金会行动的哲学理念。 207mld
O5议会的政策。 77mld
敌对SCP基金会的团体。 9mld

结果:绝大部分概念得出可接受结果,但“SCP基金会采用的方式”和“O5议会的政策”除外。对象被指令到强制培训课程报道,以对这些概念达到完全理解和接纳。

对象:Simeon Harlinson博士

概念 米兰达测试
SCP基金会的使命 281mld
SCP基金会采用的方式 12mld
支配SCP基金会行动的哲学理念 312mld
O5议会的政策。 23mld
敌对SCP基金会的团体。 41mld

结果:结果被裁定为不可接受,有潜在渗透征象。对象被安保人员拘留,转移到站外设施开展进一步审讯,确认有反基金会观点。该人员已不再为SCP基金会雇用。

对象:Rachael Southwalk博士

概念 米兰达测试
SCP基金会的使命。 257mld
SCP基金会采用的方式。 149mld
支配SCP基金会行动的哲学理念。 198mld
O5议会的政策。 92mld
敌对SCP基金会的团体。 2mld

结果:结果被裁定为大部分可接受,但“SCP基金会采用的方式”一项上出现临界值,而“O5议会的政策”一项出现不可接受的低值。对象同意自愿参加强制培训以加深对这些概念的理解,但申请将其对此测试的个人意见记录在案。对话记录如下。


[开始记录]

Dr. Blanc:我们开始了。正在录音。

Dr. Southwalk:我能坦白说么,Blanc小姐?

Dr. Blanc:请,自由随便。

Dr. Southwalk:我不喜欢你。我不喜欢你突然之间在这有了这么大权力,我不喜欢你这样鼓动关于“反基金会渗透者”的妄想,以及我不喜欢你无视后果使用这个异常。

(停顿。)

Dr. Blanc:无视后果使用这个异常… 我对你的意思有点不太清楚。你能解释下么?

(Dr. Southwalk咳嗽。)

Dr. Southwalk:我要怎么才能更清楚?!这个巨大的…“东西”排出来几百个小植物,明显会和人类心智发生某种交互—然后,怎么,我们突然间全都乐于让它们在我们的筛查程序充当关键部分?你觉得这很聪明吗?

Dr. Blanc:(皱眉) 你可理解保持戒备的需要?

Dr. Southwalk:我当然理解—但是,如我所说,戒备和妄想是有区别的,有的是办法能够证明人值得信任,而且不涉及窥探别人的脑袋。

Dr. Blanc:你是说,更低效的办法。

(停顿。)

Dr. Southwalk:你知道么?算了。我和你显然不会有任何进展。给我停止记录。

[记录结束]


附录6565-1(扩展收获手段)


在扩展推出米兰达测量系统获得批准后,采取行动将SCP-6565与SCP-6565-1收获机器直接整合一体。这些手段,截止目前获得实现的,包括:

  • 扩展管道系统,在四个地点上穿透SCP-6565躯体。管道系统与驻站蓄水池及多个肥料箱相连,让养分可以直接泵入SCP-6565去体内,不再需要通过其根系结构吸收。
  • 围绕SCP-6565的生育囊建设第二设施,开展高效的SCP-6565-1收获及转运工作。一经收获,SCP-6565-1个体将被放入装有大量水和肥料的罐内,通过载货电梯从巴黎大墓地中升出,装入车辆送往Site-191以供在有需要时完整分发。

这些手段已被顺利实施。SCP-6565对这些改变没有做出看法,只是在初次被穿透时发出了巨大且狂喜的呻吟。


采访6565-2


采访由Dr. Michelle Blanc进行,意在衡量SCP-6565当前的心理状态,确保其持续配合。

[开始记录]

Dr. Blanc:晚上好。你今天感觉如何,6565?

SCP-6565:它被爱着。它爱。(呻吟)

Dr. Blanc:我很高兴听到这话。我们做的这些改动你可以接受么?

SCP-6565:它爱。它被爱。它改变。它被改变。

Dr. Blanc:是,它是这样。回答问题。

SCP-6565:它太棒了。(呻吟)

(停顿。)

Dr. Blanc:我明白了。

(停顿。)

Dr. Blanc:如果你没有别的要说—我们要你增加SCP-6565-1的生产。

SCP-6565:它造更多的宝宝?

Dr. Blanc:马上。

(SCP-6565开始大声呻吟并排出SCP-6565-1个体,被收获人员采集。Dr. Blanc转身离开房间。)

(SCP-6565在剩余记录中持续呻吟。)

[记录结束]


附录6565-2(扩展安保措施)


来自Dr. Michelle Blank的办公桌,
SCP-6565研究首席,

下面是对全体SCP-6565人员的一则信息。

在米兰达测量系统正式推出、为基金会内部安保带来定量化实惠后,SCP-6565本身的安保手段已被加强,确保这一有价值资源的持续安全。

在每日工作前,人员要先向SCP-6565-1报告,筛查以下概念:

  • SCP基金会。
  • SCP基金会的方法。
  • SCP基金会的使命。
  • SCP基金会的哲学理念。
  • SCP-6565。
  • SCP-6565-1。
  • Dr. Michelle Blanc。
  • O5议会。
  • O5议会的方法。
  • O5议会的使命。
  • O5议会的哲学理念。
  • 敌视SCP基金会的组织。
  • 敌视SCP基金会的人员。
  • 对SCP基金会发动叛变。
  • 对O5议会发动叛变

若筛查技术员裁定出以上任一概念的米兰达值达到不可接受水平,该人员将立即被机动特遣队Epsilon-77(“真相或后果”)逮捕。此后,他们将被转移到站外设施接受更多讯问。

注意这些测量—准备在27/09/2022开始实施—并非什么值得恐惧的东西:如果你没有什么要掩藏的,也就没什么会被发现。

祝各位有好的一天。


事故6565-1


25/09/2022,在例行检查SCP-6565健康及生长状况期间,一群受Rachael Southwalk博士带领的研究人员制服了安保人员,偷走用以控制SCP-6565生长的喷火器,然后封闭了通往SCP-6565主收容间的走廊。研究人员坚守路障阻碍机动特遣队Epsilon-77(“真相或后果”),同时Southwalk博士进入收容间和SCP-6565谈话。

[开始记录]

Dr. Southwalk:好了。我这有些该死的问题给你。

SCP-6565:它被爱么?

Dr. Southwalk:不—不,它没有被爱。

SCP-6565:(呻吟) 它真好。

(Dr. Southwalk从喷火器中发出一次警告射击。SCP-6565的触须相应退缩。呻吟停止。)

SCP-6565:不要伤它。不要杀它。为什么?

Dr. Southwalk:你到底在干什么鬼?SCP-6565-1,你的后代—它们是做什么的,到底是什么?

(停顿。)

SCP-6565:它们看见爱。它们知道爱。为何你对它恼怒?它不明白这种表演。

Dr. Southwalk:但是它们有其他影响,对不对?会鼓励人们去利用它们的?

SCP-6565:它们不会这么做。

(停顿。)

Dr. Southwalk:你撒谎。

SCP-6565:它们不做这种事情。它们只知道爱还有诉说爱。它们不需要做其他事情。

Dr. Southwalk:它们知道爱诉说爱,但是为什么?!怎么会?!爱,爱,爱,你就不能想点别的东西吗?你哪怕是能…

(停顿。)

Dr. Southwalk:SCP-6565?

SCP-6565:它是。

Dr. Southwalk:(安静地)你能不能…为我定义一下爱?

(SCP-6565开始大声呻吟。)

SCP-6565:它爱。它被爱。

Dr. Southwalk:但—但是“爱”是什么?

SCP-6565:爱是拥有和被拥有。爱是想要和被想要。爱是需要和被需要。爱是改变和被改变。爱是肏和被肏。

(Dr. Southwalk慢慢看向穿透SCP-6565身体的管道系统。)

Dr. Southwalk:改变和被改变…你-你是说这些,所有这些,都是你在和我们交配?和基金会?

SCP-6565:它被爱。它造出宝宝。

(停顿。)

Dr. Southwalk:(安静地)黑庄园也是遇到了这么回事?

SCP-6565:它曾被爱。

(Dr. Southwalk开始大笑。)

Dr. Southwalk:所以这甚至都不—甚至都不是你的大计划,对不对?就是…就什么都不是,只有你—什么都不是!你甚至都没聪明到有计划,是不是?你甚至都不聪明—你就是傻子,我们都是傻子,是不是?我们被肏了!(大笑) 你就是在肏我们!

(机动特遣队Epsilon-77(“真相或后果”)突入房间。Dr. Southwalk在对SCP-6565发射喷火器前被制服,MTF队员将她拉出房间。)

(Dr. Southwalk在剩余记录中一直持续大笑。)

[记录结束]

此事故后,Dr. Southwalk和其他所有违规人员被转移到站外地点接受额外审讯。上述人员已不再被基金会雇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