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57
657.jpg

一张在被基金会收容之前SCP-657的朋友给SCP-657拍的肖像

项目编号:SCP-657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657应被收容于Site 19内一个8*8m的房间之中,房间配备一张双人床和其他SCP-657要求的合理的家具和装饰。

SCP-657被允许在Site 19内自由走动,只要他身边至少有一名安保等级在2或以上的人员陪伴。在实验657/076之后,SCP-657不允许离开他的房间。允许SCP-657对于娱乐方面的要求有更高自由度,以确保其心理健康。两名安保等级至少为2的工作人员应驻守在SCP-657的房间中监控SCP-657,并确保他不离开房间。工作人员应该避免与SCP-657进行物理接触,除非是为了限制其行动或确保其安全。

SCP-657应被给予一日三餐,外加多种维他命剂以及治疗关节炎的药物。

描述:SCP-657外表是一名大约55岁的白人男性。SCP-657几乎秃顶,保有少量白发。他身高1.75米,体重77公斤。该对象通常喜欢穿着炭灰色或者藏青色的三纽扣西装,佩戴圆顶高礼帽。所有的医学测试都证明SCP-657是一名50岁左右的有着合理的健康状况的男性人类。SCP-657更喜欢被称呼为“古斯塔夫”1或是“诺贝尔先生”2,但是也会对他的SCP命名作出回应。

SCP-657表现出了一种极度精准预测他人死亡的能力。为了完成一次预测,SCP-657需要和对象进行一次物理接触,这种接触不需要长时间或者有创,一次握手足矣。SCP-657预测的精准度似乎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体死亡时间的迫近程度。当SCP-657面对一名预定在第二天进行处决的D级人员时,SCP-657能够将他的死亡事件进行准确到分钟的预测,尽管并没有途径拿到处决时间表。当面对经SCP-657预测死亡时间至少在10年以后的个体,SCP-657不能提供年以下的更精准的预测。SCP-657宣称他不能获知关于该个体死亡的其他信息,例如死因或者死亡环境。到目前为止,SCP-657的所有预测都被证明是准确的。

出于某些未知的原因,SCP-657宣称他的能力不能在一部分人身上起效,这包括███████特工、██████████博士和█████博士。测谎仪证明情况属实。上述个体之间并未寻得在基金会工作以外的共同点。

暴露于SCP-657之下的个体经常汇报其令人不安、不快或者仅仅是“毛骨悚然”,这与他们是否知道SCP-657的能力无关。了解SCP-657能力的人将其归咎于对这种能力的反感,不了解他能力的人将不能给出一个详细的讨厌SCP-657的原因。

附录:发现过程备注

SCP-657在美国的█████████████████城被发现。当时他是一名大型殡仪馆的殡仪员,SCP-657正处于与一名之前有嫌隙的下属的激烈争吵中。当指正这名下属的工作时,SCP-657在数名目击者面前说道:“那又他妈有什么关系?反正你在这周就要死了。”在那三天之后,该名下属就因为从自家的屋顶跌落而死,而SCP-657作为一名谋杀嫌疑人被当地警察逮捕。在被抓捕时,SCP-657对参与逮捕他的一名警官做出了类似的预测,该名警官于两天后的晚上在一起无关事件中被犯罪嫌疑人枪杀,正如SCP-657的预测。

当地警察申请调用联邦资源调查SCP-657与该名警官被枪杀的关联时,SCP-657引起SCP的注意。基金会安排SCP-657被起诉并因谋杀下属、涉嫌谋杀逮捕其的警官而被定罪。使用通常招募D级人员的程序,SCP-657进入基金会的监管。

附录657-1:实验657/076

SCP-657作为一名机动特遣队Omega 7的潜在队员被介绍给SCP-076-2。其实这是让SCP-657与SCP-076-2发生物理接触的伪装。一触碰到SCP-076-2,SCP-657立刻丧失意识。略微多于一周的时间里,SCP-657始终处于这种昏迷状态。在醒过来之后,他宣称没有任何与SCP-076-2见面的记忆。测谎仪证明了其说法的真实性。在这起事件后,对SCP-657的收容措施进行了修正以确保SCP-657不会与其他的人形SCP发生接触。更多的SCP-657和其他的人型SCP之间的互动只能在得到O5的同意后进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