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59
SCP-Heron.jpg

一只野外独立的SCP-659个体

项目编号:SCP-659

项目等级:Euclid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所有SCP-659个体必须与其他个体保持至少25米距离。最理想的情况是将个体各自收容在相互独立的设施中,但是研究已经显示25米对防止其群体效应已经足够(文件659-██)。SCP-659个体将被收容在一个能装下一只普通鸟类的收容间内;但是收容策略必须至少一周修改一次,在个体表现出可能发现逃脱方法的迹象时允许更频繁的修改。已使用过的收容间不可对其他个体循环使用。在灾难性收容失效事件中必须执行对整个收容设施的全面封锁。由于SCP-659的无害本性,回收野外个体不作为优先考虑事项。回收或消灭所有SCP-659野外个体现作为最高优先度事项;必须以一切必要手段阻止其形成野生群体。

描述:SCP-659是一种原产于北美洲、类似于鹭的鸟类 ,该物种表现出一种集体智能。目前已知的SCP-659 群体只有一个,但在欧洲曾有未被证实的目击报告(文档659-█)。SCP-659以鱼类为食,更偏好栖息在湿地,但事实上它们能生存在任何水存在的区域。 SCP-659现在已知可以靠任何种类的食物维持生命,虽然若有可能它们还是会吃鱼。当一个独立的个体从群体独立开时,很难将它普通鸟类相区别。但是当这些个体彼此靠近时,它们将拥有整个群体的集体智慧。

即使是从群体中独立,SCP-659也仍然比绝大部分种类的鸟类更聪明。一只独立的SCP-659能解决简单问题,使用工具,并且能以极快的速度学习。当处于群体中时,SCP-659将有能力逃出基金会尝试过使用的一切形式收容。因此唯一有效的收容措施是将它们相互隔离。

研究证实SCP-659的智力已经达到人类水平,并会在群体规模达到██ 只时达到极度睿智的程度。虽然它们的群体内十分协调,但还没有表现出一个集体意识或是“蜂巢意识”:除了智力的提升外,在它们的表现中还没有心灵感应因素的迹象,也曾被观察到内部存在分歧。在智力达到这个水平后,该群体将能理解人类语言,且群体集合曾在过去学习过以英语(采访记录 659-1)、西班牙语(采访记录 659-█)和法语(采访记录 659-█)与人类进行交流。群体甚至有能力比人类更快的学习,即使是一个小群体的学习速度也已经超过了人类。SCP-659是否怀有敌意尚还未知。在智力达到这个水平时,SCP-659也会对人类产生强烈的敌意。尽管这种行为并没有在野外首次遭遇SCP-659时展现出来,自从事故 659-A后,这种敌意开始在每个群体集合中展现。

附录:事故 659-A:

在██/██/██,位于Site-██的一处收容缺口释放了一个由███只SCP-659个体构成的鸟群,这导致了除████人外当时在基地的所有人员全部死亡1。对Site进行了一次全面撤退,详细报告可参见文件 659-██. 总体上鸟群阻止了所有离开site的尝试,包括在site所有车辆的轮胎上啄洞,切断site的电话线,并派出一支先遣队从空中进行侦查。机动特遣队-█████-██████████████被派去调查突发的通信中断,最后以惨重的伤亡([资料删除])控制住了局面。可观察到的鸟群先遣队仍然保持着相当规模。

附录:采访记录 659-1:

受访对象:SCP-659-1

采访者:Dr. S███████

前言:以下采访录制于Site-██的收容突破事故(事故 659-A)后。鸟群当时尚未分离,因此基金会尝试与之进行交流。采访者以防弹玻璃和鸟群隔开。Dr. S███████进行了此次采访。

Dr. S███████:你好。 我是 Dr. S███████. 你们能理解我说的话吗?

(一小群SCP-659将它们中的一员挤落并杀死之。不在刚才那群鸟中的另一个体(统称SCP-659-1)将它的喙啄入尸体并蘸上血,然后用血在玻璃上写下一道信息)

SCP-659-1 (写到):是的。

Dr. S███████: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SCP-659-1正准备书写,却发现它喙上的血干了。它又啄了几下尸体。)

SCP-659-1 (写到):别装得跟不知道一样

Dr. S███████:我真不知道。

(SCP-659-1啄了啄尸体)

SCP-659-1 (写到):是你们先开始的

Dr. S███████:我们先开始的?我们对你们做什么了?

(SCP-659-1停顿了一下。所有的SCP-659个体看起来开始一起摇头。SCP-659-1 又啄了啄尸体)

SCP-659-1 (写到):自由

这之后SCP-659-1拒绝再回答更多的问题。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