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600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600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apollyon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critical

特殊收容措施:正在进行对无效化SCP-6600或重新安置现实♮-1之方法的研究。应重新分配一切正用于非必要项目的资源以预防现实♮-1最终的崩解。收容行动应着重于减轻对现实的不利影响。

截至此时,维护帷幕之行动仍在进行。已委任从属于基金会的政府及非政府组织管控平民骚乱。SCP-6600的效应不可能被隐藏;为安全起见,将告知平民SCP-6600所引起的现实偏差。然而其原因将不会披露。

描述:SCP-6600为多元宇宙网络1普遍稳定状况迅速恶化的促成因素。SCP-6600的效应导致连接各宇宙的门径2瓦解并最终将其自多元宇宙网络割裂。未知SCP-6600的本质和来源。

多元宇宙网络结构指出,每一宇宙与两条或以上门径相连。进入某一宇宙的门径分岔为一种延伸至亚空间的根状结构;其具有非欧几里得内部构造,可以从多元宇宙网络内许多地点进入其中,这使得宇宙内/间高速旅行成为可能。

由于SCP-6600,自现实♮-13延伸出的门径变得高度不稳定。由蚁族探索队进行的探索尝试因物理法则不兼容而以无人机几乎立即失效告终,即使是当其穿着防护性SRT4服装时。其他现实5也同样受到了SCP-6600效应的影响。

在SCP-6600影响下,现实♮-1已在经历轻微的现实更改,并且变得越发频繁。这些现象包括但不限于:

  • 物体和蜘蛛颜色改变;
  • 物体和蜘蛛不可预测地在空间内移位;
  • 物体毫无征兆地消失或重现,有时会导致物体融合;
  • 局部时间扭曲,导致时间流速加快或减慢;
  • 表面内部及周围发生轻微视觉异常,使得同一物体的多份副本互相重叠。。

SCP-6600同时也导致了认知衰退。症状包括:

  • 记忆丧失;
  • 意识丧失;
  • 人格改变;
  • 脑功能丧失;
  • 身体自主性丧失;
  • 焦虑、困惑以及进攻性冲动。

这些异常现象广泛显现,已造成大众恐慌,引发暴乱和抢劫活动。各国际和政府特工组织已经缓和了此类事件,取得的成效不尽相同。目前防止恐慌是基金会的行动目的之一,但并非主要关注点。

clean.png

多元宇宙网络的视觉效果图。

下列图示中,黄色表示现实♯-X或♭-X中已经彻底脱离多元宇宙网络的部分,而浅蓝色表示现实♯-X或♭-X中正在断开的部分。白色圆圈示意现实♮-1所处位置。

diagram.png

多元宇宙网络目前状况的视觉效果图。

预计SCP-6600将于8年内使得现实♮-1完全脱离多元宇宙网络。尚不知晓可能的后果。

附录6600-A:

O5关于SCP-6600简报会的视频记录抄录

日期:2030/5/23

注意:为便于人类理解,下列对EE-6600事件的详细描述已自蜘蛛手语粗略译为书面汉语。该事件的视频记录将附在文后,经请求后可查看。


<开始记录>

Celeste主任:如你所见,我们最近发现,我们的宇宙和现实并不唯一。除此之外,我们还发现了现实变动是由我们现实的劣化——或者我们知道的,SCP-6600——所造成。理论认为至少8年内我们就会彻底和多元宇宙网络分隔开来。

研究员Lime:8年…时间不长啊。

Celeste主任:确实。所以说,我提议让Site-67成为安全站兼SCP-6600的主要研究中心。我们很确定需要些预防措施。

O5-4:现在Site-67是个月球保护站点,我没说错吧?

Celeste主任:目前来说是的。不过如果议会同意,我愿意把这个站点整改得更加有用些。当前我们总共有26个月球保护站点。那样似乎也太多了点。

O5-7:你认为这要花多少钱?

Celeste主任:6万SB6吧,但那是最大估计了。

O5-4:到现在为止我们有哪些关于SCP-6600的记载了?它的的确确对帷幕构成了威胁,但似乎并没有害处。

[Celeste主任示意研究员Lime。]

研究员Lime:我的团队已经做了计算,关于我们从多元宇宙网络断开之后会发生什么,我是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不过我们很可能会遭受一些后果。

Celeste主任:既然知道了这一点,我强烈建议你同意这个行动。

O5-1:我们要讨论一下。我会联系你的。

<结束记录>

附录6600-B:



记录在案的现实锚及其他维护技术测试;这些测试为确定其减轻SCP-6600效应严重程度的效力而进行。

日期 现实锚 可行性排序
2030年6月21日 斯克兰顿现实锚。基准组,仅可对SCP-6600效应的12.2%起抵抗作用。不适合进一步使用。 0
2031年8月14日 现实屏障1.0。对SCP-6600全部效应的抵抗效力为47%。大体上可供短期使用。 2
2032年3月7日 现实屏障2.0。对SCP-6600部分效应的抵抗效力为52%。 3
2032年4月13日 现实屏障3.0。对SCP-6600部分效应的抵抗效力为70%32%。测试后,现实屏障3.0的效力显著下降。不可用。 1
2033年7月20日 现实屏障“弗里几亚7(III)”。对SCP-6600全部效应的抵抗效力为67%。艾奥里亚(VI)的可用辅助单元。 4
203310月25日 现实屏障“艾奥里亚(VI)”。对SCP-6600的抵抗效力为89%,可用于在研究如何将现实♮-1固定于多元宇宙网络上期间保持现实稳定。预期可以长期使用。 5


附录6600-C:

音频记录抄录


日期:2034/8/8

注意:下列为一则主要为普遍提升士气的广播之抄录。


<开始记录>

诸位好!

那么,我想以对整改及现实保卫队所完成的出色工作的祝贺来开始这次的“更新”——事实证明,他们在现实锚和现实屏障方面作出的努力卓有成效地使得站点免受我们宇宙当前状况的影响。

三年前,我们开始了这次冒险之举,虽然我们也许在某些方面成功了,我们只不过是设法保护了这一个站点。就此,许多研究员道出了这样的忧虑:这种解决方案无论是短期还是长期来看都是不可行的,因为我们的境况随时都处在变化之中。这方法可能也不太适合广泛的公众使用。因此,我希望我们把关注的重点从现实屏障和锚转移到保护现实♮-1这一整体上,而不是将它们用于SCP基金会和我们的主要站点。

与此同时,我希望我们的外勤特工继续辨认SCP-6600对公众和地球本身的影响。研究员应该继续研究如何保护现实♮-1,其中一组研究强化后的现实屏障和锚,但大多数将研究应对SCP-6600更加可靠的长期解决方案。

Celeste,登出。


<结束记录>

附录6600-D:

音频记录抄录


日期:2035/1/23

注意:下列为向SCP基金会全体成员发送的首次广播之抄录。


<开始记录>

诸位都已经看过高层最近的备忘了。六年前,研究员们预测说现实♮-1完全崩解之前我们还有八年时间。怎么说呢,上个月现实♮-1几近脱离了多元宇宙网络。还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被彻底从那上面切断,不过我们确信那已经不远了。对于其余的基金会人员,我们表示抱歉。我们已然失败。如果你能够离开你的站点,请照做。到Site-67来,准备好面对最糟的情形吧。我知道,让你们抛弃亲朋好友,这样的要求未免太高,但希望犹存。

如果你不能或不愿协助的话,若你注意到以下这些效应中的任一种,撤离你所在的区域:

  • 诸如墙壁、地面、天空等表面或任何其他区域出现裂痕。
  • 不知何处传出的爆裂或拍击声。
  • 在噪点中和街上看见自己或所爱之人。注意:勿与其互动。目前未知其是否会使用暴力。
  • 极严重的脑雾8以及其他心理效应,包括抑郁及失忆。
  • 寒战。
  • 视觉及其他感官知觉发生变化。
  • 任何其他现实变动。

帷幕也许会破碎,但我们的希望不会。若你可以的话,请前往Site-67。我们总需要更多的人手。

感谢你们,祝安好。
Celeste主任。


<结束记录>


音频记录抄录


日期:2035/2/29

注意:下列为向SCP基金会全体成员以及公众发送的最后一次广播之抄录。


<开始记录>

若你还在接受这些广播并能够理解我,请前往Site-67,坐标就附在后面。你可能并不了解我们是做什么的,或者我们是什么人,但我们需要你的协助。也许你已经痛失亲友,但要拯救他们可能还为时未晚。希望仍未丧失。

感谢你们,祝安好。
Celeste主任。


<结束记录>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