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643
/* source: http://ah-sandbox.wikidot.com/component:collapsible-sidebar-x1 */
 
#top-bar .open-menu a {
        position: fixed;
        top: 0.5em;
        left: 0.5em;
        z-index: 5;
        font-family: 'Nanum Gothic', san-serif;
        font-size: 30px;
        font-weight: 700;
        width: 30px;
        height: 30px;
        line-height: 0.9em;
        text-align: center;
        border: 0.2em solid #888;
        background-color: #fff;
        border-radius: 3em;
        color: #888;
}
 
@media (min-width: 768px) {
 
    #top-bar .mobile-top-bar {
        display: block;
    }
 
    #top-bar .mobile-top-bar li {
        display: none;
    }
 
    #main-content {
        max-width: 708px;
        margin: 0 auto;
        padding: 0;
        transition: max-width 0.2s ease-in-out;
    }
 
    #side-bar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top: 0;
        left: -20em;
        width: 17.75em;
        height: 100%;
        margin: 0;
        overflow-y: auto;
        z-index: 10;
        padding: 1em 1em 0 1em;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1);
        transition: left 0.4s ease-in-out;
 
        scrollbar-width: thin;
    }
 
    #side-bar:target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not(:target) {
        left: 0;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left: 0;
        margin-left: 19.75em;
        opacity: 0;
        z-index: -1;
        visibility: visibl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none; }
 
    #top-bar .open-menu a: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
 
    /* FIREFOX-SPECIFIC COMPATIBILITY METHOD */
    @supports (-moz-appearance:none) {
    #top-bar .open-menu a {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not(:target) .close-menu {
        display: block;
        pointer-events: none;
        user-select: none;
    }
 
    /* This pseudo-element is meant to overlay the regular sidebar button
    so the fixed positioning (top, left, right and/or bottom) has to match */
 
    #side-bar .close-menu::before {
        content: "";
        position: fixed;
        z-index: 5;
        display: block;
 
        top: 0.5em;
        left: 0.5em;
 
        border: 0.2em solid transparent;
        width: 30px;
        height: 30px;
        font-size: 30px;
        line-height: 0.9em;
 
        pointer-events: all;
        cursor: pointer;
    }
    #side-bar:focus-within {
        left: 0;
    }
    #side-bar:focus-within .close-menu::before {
        pointer-events: none;
    }
    }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SCP-6643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soteric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gleipnir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险

Tentrampage.jpg

Site-43某次收容失效期间的SCP-6643。

特殊收容措施:如果SCP-6643出现,就说明一场奥秘物质处理事故正在发生。妥善处理该事故即构成对SCP-6643的收容。在此期间,建议员工避免与该对象接触。

应鼓励奥秘消解工作人员推测SCP-6643的起源,以构建更积极的收容手段。.Gleipnir级异常无法套用标准分级,具有动态的收容挑战性。


描述:SCP-6643是一条橙色的外质体伪足,会在一切与奥秘消解——异常副产品的中和过程——相关的收容失效发生期间显现,其大小与活跃度与该事故的严重性成正比。因其每次显现的外部环境都处于紧急状况中,且没有任何个体在触发其显现的事件平息后继续维持存在,很难对其起源、构成和可能存在的意识进行评估。

奥秘消解专家们俗称该实体为“Verne”。


附录6643-1,现象概览:第一次有记录的SCP-6643显现在1921年发生于基金会专属奥秘消解小组(AAG),即今日的处理区Area-21。研究人员当时正在处理大量由科学家弗雷德里克·班廷1制造的异常硫芥(“芥子气”),该物质中加入了奇术增稠粒子,使其不易受到风向改变的影响。作为一名前基金会研究员,班廷与加拿大联邦政府合作研发了这种新型化合物,原计划将其用于第一次世界大战。1918年一战在该物质投入应用之前停火,班廷不情愿地将其交给AAG进行消解。某种未经记录的腐蚀性物质造成了收容失效,设施的底层被淹没。工作人员为回避化学灼伤撤退到了升高的构台上,同时应急通风系统吸走了沉在下方的气雾。在这一过程从开始到结束的二十分钟里,工作人员观察到SCP-6643在设施中游走,并摆弄了多种设备。配备防护装备的驻站安保人员在通风完成前拍下了该实体的照片,实体在通风完成时立即消失。

oldesttent.jpg

SCP-6643在Area-21第一次显现。

Area-21主管Wynn Rydderech博士观察到:

我有种明确的印象,它是在搜寻什么东西。我的一部分员工认为它在找溢出物泄漏的地方;然后他们的意见有了分歧,有些人认为它试图阻止我们抽走气体,有些人认为它在协助我们完成这件事。很可惜的是,地面一清理干净它就消失了,这一点似乎同等程度地支持了双方各自的论点。

Microtent.jpg

SCP-6643显现在显微镜载玻片上。

事故在基金会早年的奥秘消解工程中非常普遍,它们大多规模很小,偶尔才有大型事故。人们很快发现SCP-6643显现的条件非常宽松;就算是最无害的奥秘蒸汽从收容中漏出也会造成它的出现,即使是微观尺度也不例外。

它的行为始终令人费解。某些情况下它会与奥秘废料交互,另一些情况下它专注于收容设备,或者没有明确的目标。在它所有的显现事件中,现场人员都无法定位伪足的物理起始点,由于该异常的目的和习性尚不明确,任何情况下都不建议人员与它交互。

Site-43曾发生过一场险些杀死Rydderech博士的收容失效,在此事件期间,可观察到SCP-6643在吸收空气中的有害污物。这一行为使解救Rydderech博士的工作得以迅速完成。观察研究员Izaak Okorie博士如此推测: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怪,但我真的认为它是想要救他。它在到处乱窜,吸收着那些臭气。触手的活动使空气流通,就算我们中断了通风,它也能接替我们阻止那些物质沉降到地面,危害到躺在地上的Rydderech博士。如果Verne没有出现,我想他是无法撑下来的。我知道我们不能直接利用异常,但我感觉它简直就像是一种内置防御机制,用来对抗那些真正有危害的事故。当然,我无法做出高于我的安保权限的猜测,但是……如果最后发现这东西是我们自己研发出来帮助我们的,我一点也不会觉得惊讶。

在奥秘消解史上最严重的一起事故发生时,上述推论的可靠性遭到了质疑——它也是记录中唯一被怀疑的推论。2002年,Site-43发生事故AAF-D-117,这是一场连锁泄漏事件,基金会最大的奥秘废料精炼厂在该事故中近乎全毁。该事故催生了有实证的最大的SCP-6643个体的显现,该个体捕捉了初级研究员Reuben Wirth,将他拉入已收容失效的设施,据推断他在该设施中死亡。

colourtent.jpg

SCP-6643在Site-43的一次收容失效中。

由于该事故——现已编号为SCP-5243——牵涉到逆时性物质,该个体会在公历每年的该时刻复现,并重复上述行动。

Adrijan Zlatá博士在2005年担任Site-43应用神秘学部部长期间提出了另一个推论:

也许我们一直都搞错了。也许它既不是原本就存在的实体,也不是什么固有的灾难应对机制。反过来,它可能是灾难这一概念的本质物理化身;是此类事件内在的混乱特性的实体化。假如涉及奥秘物质的灾难多一些的话,可能我们会在各类的灾难中看到它现身。我们在奥秘消解处理的那些物质也许给它提供了显现所需的源动力,而在一般的地震、火山爆发或大型火灾中,它只是隐藏在概念的界线后面,无法被观察到。

Zlatá博士的推论从根本上难以被证实或证伪,在他的同事中并不流行,而他本人在2015年死于一场SCP-5243事件,至死未能取得任何证明该推论的证据。尽管他后来以五个复制体的形式复活——同样是在一场SCP-5243事件中——但所有Zlatá博士的复制体都极力拒绝进一步探索此类性质的异常。

1995年,奥秘消解工程师M'buka Rainier联合Site-91,在一组已弃用的精炼管道中实施了一次封闭实验。管道中注入了变质的奥秘物质——它们虽然无害,但对欧氏几何结构的收容设备有抗性——这引发了等效于进行中的物质泄漏的事件,SCP-6643立即有了回应。该实体在管道中探索约一小时后消失,这是唯一已知的实体在状况完全平息前放弃行动的案例。

91tent.jpg

SCP-6643在Site-91。

工程师Rainier对实验的结果很满意:

现在我们可以确定它是在寻求某种东西,而且它肯定具有某种形式的感知力。一种可能是它在尝试判断这是不是一场真正的泄漏,然后因为发现不是而离开;另一种可能是它在尝试利用泄漏的物质达成某种不明的目的,然后认定这种缓慢的泄漏帮不上它。当然,要是这两种推论没有这么针锋相对就好了,但我们对此已经相当满足。

关于SCP-6643起源的推论还包括:

  • 每一次显现的都是某个超维度头足纲生物或真核细胞的不同的附肢;
  • 每一次显现都意味着被放逐者之图书馆的蛇进入基准现实,寻找神秘学知识;
  • 每一次显现都是同一个在时间中迷失的实体通过逆时性粒子汇聚的事件(如奥秘物质泄漏事件)在为自己定位时间;
  • 每一次显现都是同一次显现,其行为的差别是由不同状况下时空形态的变化导致。

2022年4月22日,Site-43现任应用神秘学部部长Udo Okorie博士在维也纳的AAG年会上进行了以下的发言:

除了部门的传统之外,我想不出任何令人信服的理由来证明这些显现事件代表了一个单一持续的实体形象。我同样不相信这个谜题会有一个故事性较强的解答,诸如“它们想要帮助我们”或者“这是克苏鲁在寻找晚餐”或者“它就是时间旅行那一套莫名其妙的东西”。每个人都有自己偏爱的解释,我也不例外;有时我会觉得我们所看到的东西在异常世界中等效于“蟹化”,即大自然反复促使生物进化为蟹形态的现象。6643只是超自然在高魔法环境中促使生物进化为章鱼。你喜欢的话,可以叫它“触手化”。

但我必须承认……如果我猜对了,如果这就是我们这么多年来一直期待的解答的话,我大概会很恼火。任何解答或多或少都会扫兴,不是吗?除非它是什么真正不得了的东西,而经验告诉我现实中这样的事不常发生。

自从这个东西,“Verne”,第一次出现后,AAG的每一个研究员都曾经见到过它。这意味着每一个在奥秘消解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它,思考过它,好奇过它的来历和目的。66年Rydderech失踪时它是一个不解之谜。2001年我入职时它是一个不解之谜。当我离去时,它也许仍然会是一个不解之谜。

如果它不是了,如果我们最终找到了真相,我会欣喜若狂。它是一个难题,一个谜,而科学的程序就是为了尽可能地辨识、破解和清除这样的东西而存在。如果我能得见这个结局,我要么会为破解了这个谜团的人举杯,要么会自己深深鞠下一躬。

但不论是哪种情况,我都会感到无比,无比的深深失望。

AAFDtent.jpg

SCP-6643在Site-43的一次收容失效中。

« SCP-6519 | 力量与毒性的话语 | SCP-7000 »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