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654



Item#: 6654
Level2
Containment Class:
euclid
Secondary Class:
none
Disruption Class:
vlam
Risk Class:
warning

566px-Guy_Stroumsa.jpg

SCP-6654

特殊收容措施: SCP-6654被收容于Site-56的标准人形收容间内。将对它给予优待,并通过每周心理采访给予定期人类接触,以确保配合和收容的稳定。研究员不得对SCP-6654提起其异常效应,以避免发生灾难性收容突破,只能将任何偏离基准现实的情况当做正常或者在预期之中。

人员应避免为SCP-6654介绍新的概念,尤其是与有害刺激相关的,包括受伤、疾病和毒素。


描述: SCP-6654是一个人形实体,外形为一名年近60岁的男子,总是穿着蓝色条纹的马球衫。从1923年被收容以来,SCP-6654未曾表现出衰老迹象,外形上也没有任何偏移,无论基金会尝试过何种干预。据推测,这些情况是其主要异常效应的结果。

SCP-6654是一个活体的局部性符号危害.“符号危害,不严谨的说,是一种本不应为真、但确实如此的宇宙事实。它们具固有的抽象性,且影响我们对现实的思考与交流。”
—《符号学入门》,S. M. KATZ等著
。SCP-6654—以及,按坐标而言,它的周围—只会被它观察到的、或者相信为真的现实现实所影响(反过来也成为了现实)。此能力据推测没有极限,但尚未就其展开测试,以免对共认现实造成不可逆破坏。

SCP-6654被人员描述为“健忘”、“粗心”且“令人生厌”。它似乎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能力,在被问及它对局部现实的改变时会出现严重的认知失调。这被认为对基金会有利,能防止SCP-6654大规模应用其能力。

附录1: 对SCP-6654的重要采访。

日期: 04/08/2011

采访者: Dr Regino Hansen

受访者: SCP-6654

背景情况: Site-56周边区域遭遇4.5级地震,造成全站出现轻度结构破坏。SCP-6654及其收容间未受影响。


Dr Hansen进入收容间。SCP-6654躺在床上观看《陆军野战医院》。

Hansen: 嗨6654;我是Dr Hansen,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如果你方便的话。

SCP-6654: 不,不方便。我正忙。

Hansen: 可理解,我就先走了。

Dr Hansen点头致歉,走出收容间。

他顿了顿。

Hansen: 稍他妈等一下。



日期: 04/08/2011

采访者: Dr Regino Hansen

受访者: SCP-6654

背景情况: 继续前一采访。


Hansen: SCP-6654,我能问你些问题吗?你配合会有奖励。

SCP-6654: 不。

Hansen: 我—

Dr Hansen在几分钟里一直被SCP-6654盯着,他试图说话却无法说出。他没有再说一词,走出收容间,离开时猛地把墙合上。



日期: 04/08/2011

采访者: Dr Regino Hansen

受访者: SCP-6654

背景情况: 继续前一采访。


Hansen: SCP-6654,我要问你一些问题

SCP-6654: 你就应该老实说才对!一直在这弄些复杂信号干啥呢。

Dr Hansen叹气,深呼吸一口。

Hansen: 我就是—

Hansen: 你今早上有没有察觉到什么怪事?

SCP-6654: 除了你每隔30秒就来我屋进出一趟?

Hansen: 除了这事外。

SCP-6654: 早餐没出现,怎么想都非常不方便, 但也就这样。

Hansen: 你就没察觉到…今早上把半个站点都弄垮的地震?所以说我们没法来这送早餐?

SCP-6654: 如果我遇着地震了,我觉得我会知道。我不傻。

Hansen迟疑,而后未作评论。

Hansen: 感谢,就这些。



日期: 09/10/2011

采访者: Dr Regino Hansen

受访者: SCP-6654

背景情况: 在为进行标准心理检查而来访时,没有在收容间内找到SCP-6654,一度以为它已失踪。


Dr Hansen自己叹了口气,走入收容间。他短暂恐慌,试图找到SCP-6654。就在Hansen准备赶快离开警告指挥部发生突破时,SCP-6654—此时才发现它躺在天花板上—突然大笑,Hansen猛地一跳。

Hansen: 操!你他妈怎么到那上面去的?

SCP-6654: 啥?

Hansen: 房顶。你在房顶上。

SCP-6654: 还挺敏锐。

Hansen: 你是怎么鬼到房顶上的?

SCP-6654: 床我睡烦了,我怎么就不会上房顶?

Hansen: 重力?

SCP-6654迟疑。

SCP-6654: 操。

SCP-6654毫无预兆地突然从天花板上掉落,猛地砸在地上。一声巨响,他的脸先着地,发出一声大叫。


结语: 一开始,对象拒绝治疗,称“没那么坏”,也无法理解关于骨折、感染和医生的概念。在被说明之后,SCP-6654显现除了手腕骨折,还有身体一侧上的严重擦伤。经过治疗,这些伤口以非异常伤害的预期模式痊愈。



日期: 17/06/2013

采访者: Dr Yolanda Maree

受访者: SCP-6654


Dr Maree进入收容间。SCP-6654依然躺在床上观看《陆军野战医院》。

SCP-6654: 平时那人是怎么了?

Maree: 谁?

SCP-6654: Reggie。高个那个,棕色头发,声音烦人。以前做每周检查的。

Maree: 出了一次…突破。有些危险的东西跑出来,抓住了他。大概一周前。

Maree顿了顿,抹了抹眼睛。

Maree: 他…去世了。

SCP-6654: 啥?

Maree: 我很抱歉,这肯定很难承受。你们很亲近么?

SCP-6654大笑。

SCP-6654: 啥?老天才不是,那人就无足轻重。但是他是怎么了来着?

Maree: 哦是,我都忘了你是不死的。肯定很难理解这么个复杂概念。

SCP-6654:不死?

Dr Maree愣住。

Maree: 不需要在意。

SCP-6654: 噢拜托,你勾起我兴趣了。

Maree: 真的,没什么!

SCP-6654: 继续说。

Maree: 你知道…不死。无敌。永恒。无法死亡。

SCP-6654脸上充满恐惧,开始跌撞后退。

SCP-6654: 无法怎样

SCP-6654大声哭叫,跌倒在地。它的皮肤快速变形,全身出现皮褶层叠。它开始咳嗽和不受控制的颤抖,蜷缩成球寻求安全。它的头发开始严重稀疏起来,而后变白并彻底脱落。SCP-6654哭叫期间,它的声音变得沙哑而虚弱,同时有大量身体物质消失,骨骼开始在皮肤下清晰可见。

Dr Maree畏缩,立马跑出收容间。

三十秒后,SCP-6654停止了生命迹象。




此事故后再未记录到SCP-6654出现更多异常活动。正在审议重新分级为无效化。

感谢Fish^12、LORDXVNV的点评以及TawnyOwlJones的语法协助。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