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66½-J

项目编号:SCP-666½-J

项目等级:哦仁慈的圣母啊这个Keter

特殊收容措施:至少七(7)名信仰亚伯拉罕宗教的外派员工必须一直保持在SCP-666½-J收容室内。除非经一名4级人员书面批准否则禁止SCP-666½-J接触任何活體组织。将SCP-666½-J武器化并用于收容/无效化Keter等级SCP物品的许可正有待O5议会批准。

描述:SCP-666½-J是由基金会内部名为收容烹饪的餐厅设施为第45届基金会Site-19年度聚餐提供的蟹肉蘑菇菜肴。大约42%的参加者食用了SCP-666½-J并随后受到了项目的特异性质影响。SCP-666½-J的影响在主菜结束后约一小时时候开始,此时当事人开始抱怨轻微的腹痛。进餐两个小时之后,许多参加者开始抱怨严重的消化不良,附近所有卫生间都排起了长队。第三个小时,周围Site的医疗、研究和管道作业相关人员赶来进行紧急救援。

食用了SCP-666½-J的声称项目有股怪怪的咸味,似乎是在烹饪过程中使用了实验用盐作为替代造成的。虽然也考虑过厨房人员卫生意识不足造成的食物中毒可能,目前推断这种替代物是造成项目异常特性的原因。基于审问目的和人员健康目的,所有和收容烹饪有关联的人员已受到羁押。

当项目由人类个体食用后,SCP-666½-J将触发该个体五个阶段的局部K级场景。

在最初阶段,SCP-666½-J引发短暂、轻微的恶心并导致人员需要立即进行排泄。但在产生腹泻欲望前的短暂时刻,SCP-666½-J将触发一次DK级的支配权变更,侵入并掌控人类个体的下部区域并导致人体全部出口的停工。不断增加的艰深不屈的身体排泄欲望将导致彻底的身体健康受损。个体通常经历呼吸急促、牙齿紧闭导致的严重下巴痛和手部紧抓马桶导致的轻微擦伤。

大约15-20分钟后个体肠道经历和SCP-106同等级的收容状况(包括多得多的尖叫),个体经历短暂的RK级狂欢场景,感受到下部肌肉的松弛、一波欣快感,以及一瞬的对最坏阶段已经过去的幻想。

从现在开始,在个体肠道如同撒旦用镐在个体肛門管部位乱敲一样的地狱之门开启了。一场突然的SK级焦土场景将发生如同在恶魔漩涡中被温度达到如同在你蛋糕上拉了泡该死的屎开尔文般的盛怒的邪惡烈焰到处肆虐并完全摧毁个体的消化道内部。每一点快乐的记忆、每一丝愉悦、和平、放松或任何除了完全不受控制令人咬碎牙齿的剧痛般的东西如同圣经等级灾难的超级火山一般喷薄而出。个体将经历失去知觉或一段时间感丧失,他们将陷入泪眼模糊、失声痛哭和不断喘气的状态。

这一阶段将持续两到三个小时。这一阶段一般将使个体陷入短暂的幻觉,产生如同被各种Keter级SCP物品肆意残杀般这样尚可以抚慰精神的景象。

任何残存的希望都将被压挤到最小,个体将经历CK级完全收容失效,将肠道中的物体随着华丽的激流排放出去,如同胡佛水坝出现了一处巨大的泄露:无法估测的巨大量液体以快如打翻般却仍不够快不够仁慈的速度喷射出去。个体对这一经历描述如同将一辈子肠胃要排出的量在眼前喷出,人生中吃掉的每一餐饭以相反的时间顺序难以忍受地喷泄而出。

这场折磨排出的废物量彻底另研究者陷入困惑,他们断定个体的肠道必然具有异次元特性或异常的熵特性。喷出的排泄物一点也不像正常健康的粪便。相反,这些超级可怕糟糕透顶的浆状物很可能是具有腐蚀性的,并且几乎肯定地具有放射性。喷出阶段相当短,但SCP-666½-J造成的这一异常时间段使得个体感觉如同活了好几辈子一样漫长。

随着个体忍受这一世界末日般的心理和生理上的创伤的能力处于如同面临无法避免的失败般的人生最脆弱阶段,SCP-666½-J进入了它的最终阶段:一场UK级宇宙崩溃场景,这时个体将经历最后渐强的胃部诸神之黄昏并陷入神圣而慈悲的失去意识状态。个体将于一至二个小时后醒来并记起所有的经历;然而一部分受折磨的个体报告发现自己在昏厥到恢复意识阶段从一个地方移动到了另一处。一名研究员证明发现自己移动到了门外,身体洁净并衣着完好,躺在一摞时代周刊上面并且没有自己如何移动到那里的记忆。

经历SCP-666½-J影响的个体在事件后经常要忍受心理上的创伤,残余的肠道不适将持续两周时间。

调查仍在继续。受影响的人群仍在思索。

“经历过生育和SCP-666½-J的影响,我可以保证说我无论何时也会选择前者。SCP-666½-J就像是一次生产三名婴儿,而且还都是着着火出生的。并且他们浑身覆盖图钉还试图从你内部吃掉你,而且助产士还一直无用地在用撬棍敲你并在你耳朵边叫着用力用力。”- Rights博士

“我要的是牛肉餐因此无法给出关于SCP-666½-J影响的第一手资料。但,我敢确信说我见过的Keter级收容失效也没引发如此大规模的骚乱和范围如此广阔的士气低落。这次事件无疑是Site-19经历过的第二黑暗的时期。”1- Gears博士

“这次事件发生时正是我处于我的第三个身体,我仍然感受到这个没有被完全清扫出我的系统。如果可以的话,我想换到第四个身体里了。”- Bright博士

“连续三周我仍然无法站直。我直面死亡,而死亡这次是配着香菜的。”- Kondraki博士

事件记录:在04/26/2007,一小块SCP-666½-J被部分研究员喂给了一些截至当时仍显无害的Eulid级SCP。对象马上显示出了对任何类人物体激烈的敌对态度。此外,收容室地面出现在一些无法证明源于何处的神秘物质,需要进行例行清理。自此任何除无效化尝试之外的涉及SCP-666½-J的交叉暴露实验均被禁止。

附录:尽管被伦理委员会反对,一餐SCP-666½-J被喂给SCP-682。在被SCP-666½-J激怒到极致的时候,SCP-682朝空中举起爪子,尖叫着“犹格·索托斯你现在就带我走吧!”然后非常高兴地消失了。无效化被判定为成功。

“耶稣哭了。”- Clef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