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68
oldchefsknife2fc3.jpg

SCP-668

项目#:SCP-668

对象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经修订]由于[数据擦除],除了必需的标准防护措施外没有特殊收容措施。SCP-668已被转移到19号站点的高值物品储存设施中的一个被锁住的保险箱中。标准的积极防御措施(爆炸,化学,生物,和模因)要根据标准操作程序随时到位。

只有获得2级或以上安全许可的人员才能将SCP-668从它的保险箱中取出。希望在19号站点之外使用SCP-668的个人必须首先向O5-11 提交一份表格-668请求行动步骤并在将SCP-668代入区域前要被装上一个定时为24-小时的爆炸式死亡开关项圈。拥有4级或以上安全许可的审计人员必须确认SCP-668在项圈失效前被归还到期保险箱内。

说明:SCP-668是一把33cm (13in)的厨师刀,带有玫瑰木手柄和全柄脚构造,大概于20世纪30年代后到40年代初制作。当首次由外部员工获得时,SCP-668处于严重生锈的状态,带有被血迹的严重侵蚀以及残留在刀刃裂痕中的其他体液。经详细分析,这些不规整部分因审美观点被消除。如果仍有的话,对SCP-668特性的影响也已是微乎其微。

首次出现SCP-668的纪录是在20世纪40年代,在臭名昭著的事件[数据擦除]期间。[数据擦除],一个独居的纽约女人,据称被对象[数据擦除]强奸并杀害。尽管事实上有38名目击者称听到了袭击,但在近六个小时内没有人试图去援助年轻女子,直到她最终死亡。物品是否是由于这一事件获得其特性的,还是在先前就拥有它们,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见[删节]博士的文件re:旁观者效应,vs. [删节]博士关于心理印记的理论)。

然而其属性目前已明确。当一个人类或类人实体对另一个人类或类人实体持有暴力意图时,SCP-668会传播一种心理信号使众生产生97或更低的心灵阻力值而无法帮助受害人。受到影响的实体报告当处于SCP-668的影响时突然产生了冷漠的感觉:感觉输入不受影响,并且受影响实体报告说感到憎恶与恐惧,但即使连间接帮助受害者也根本无能为力。同时,它展现出受害者对袭击者的自我保护能力。

众多使用D级人员的测试显示受心灵共鸣影响的实体数没有上限。在一次测试中,十二名即将进行月初处决的D级人员被置于在一个房间中,旁边还有一名研究员,他被告知随机选择处死一名测试对象。研究员一个接一个的杀死了所有的测试对象,尽管他们宣称很害怕。此前的事件显示出出近千记可能由于SCP-668的独特性质而造成的致死事件(见事故报告668-A re:[删节]广场大屠杀和后继的信息中断行动)。

由于SCP-668的心灵属性,在这种情况下回收该物品很成问题。在收容失效事件期间,特工试图逮捕对象时往往受到所谓的SCP-668的“冷漠领域”的影响,造成包括基金会人员在内的伤亡。根据事件668-A,标准回收方案包括使用一把远程狙击步枪,双盲条件,以及三种不同的特工通过小心协调行动协同工作,以防止他们中的任何人意识到他们在积极反对对象。

由于明显的世界末日的可能性,评判小组建议将SCP-668指定为Keter级威胁,并安置于高度收容区。

附录668-a:经过进一步测试,以确定受SCP-668支配的对象可通过被动响应处决,只要特工在对象使用SCP-668前执行处决。

附录668-b:鉴于SCP-076-2接触到该物品的危险,特此禁止Omega-7人员在将来的遏制失败事件期间使用回收的SCP-668。从[数据擦除]开始撤销附录668-b,因为SCP-076-2对使用一件那样的物品表示出厌恶,用它自己的话说“失去所有乐趣”。在今后任何遏制失败事件中利用SCP-076-2作为个体特工的可能性正在审议中。

附录668-c: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SCP-668与SCP-682进行接触。请注意,虽然人类的心灵阻力指数平均为24,经过[删节]的心灵阻力值测试发现SCP-682凌驾于SCP-668的效果的临界值之上。敌视所有生命的生物拥有类似物品而可能发生的事应该是显而易见的。

附录668-d:根据SCP-668的原始划分将其重新归类为keter型物品的请求正在审议中。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