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681

提示

下列文件属于过往记录,仍处在基金会历史部的调查中。为此,基于对此异常相关情报的新发现,特定内容可能随时被更新。

Item#: 6681
Level3
Containment Class:
neutralized
Secondary Class:
none
Disruption Class:
vlam
Risk Class:
warning


scpchaplin.jpg

SCP-6681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SCP-6681已经因自然原因死亡,物理收容基本无必要。

学习计算机Zeta-92 ("Wells")将处理对SCP-6681历史记录的删改工作。作为此次行动的一部分,任何描述或暗示SCP-6681异常性质的数字记录都将从流通中移除,将内容调整为适于常态。如不具可能(物理记录、目击证言等),将由机动特遣队Alpha-72 (“桑顿广场”)根据具体案例展开历史维护。

为避免事故6681-1重现,一名基金会特工将潜伏在瑞士Corsier-sur-Vevey商业公墓的员工内。如有人员尝试得到SCP-6681的遗体,该特工应立即警报最近的基金会站点,并以适当武力反击入侵者直至增援抵达。入侵者应被活捉,调查关于在逃神秘学团体的情报。

描述: SCP-6681是著名喜剧演员、作曲家及电影制作人小查尔斯·斯宾塞·卓别林爵士,一般称为查理·卓别林。虽然SCP-6681在世期间未被基金会发觉,现确信其具有一定异常能力。记录表明其中包括:

  • 强化的身体损伤恢复能力,足以使其在几小时内修复严重伤口。
  • 高度增强的免疫系统,以至SCP-6681在世期间从未被报告过意外患病。
  • 有能力在数周甚至数月无睡眠下舒适行动。

确信SCP-6681表现过更多异常性质,上述示例已得到历史记录及目击证词印证。证据表明SCP-6681自己知晓其异常能力,但尚不清楚其是否知晓能力的来源。


scptramp.jpg

SCP-6681扮演角色“小流浪汉”。

附录6681-1 (历史报告)

下面是对SCP-6681在世期间已知异常现象及情形的记录。由于此次调查是在所述事件发生多年后开展,此报告汇总了此前由多个合作机构收集的情报,包括英国神秘勤务处及特异事故调查处等。这些线报被提供给了基金会,用于交换关于多个低风险异常的情报。

在他出生之时,确信SCP-6681本不具备异常能力—证据表明他在三岁时曾有短暂患病时期。

所有表明SCP-6681存在异常的报告都来自1896年以后,此时他在汉威尔孤贫儿童学校就读。同时代内,这所教育机构接受过英国秘勤处(BOS)的多次无关调查。SCP-6681在学校经历的细节尚不明朗,但在他经过十八个月离开以后,再无任何关于他遭遇长期伤病的报告存在。

1897年,一名BOS潜伏特工对汉威尔孤贫儿童学校展开了一次隐秘搜查,在其行政办公室内发现下列信息的副本件。确信此信件的原版被此学校的神秘校长寄给了剧院喜剧人弗雷德里克·约翰·威斯科特—更广为人知的是他的艺名弗雷德·卡尔诺。

有天,一位年轻人将会拜会你。你一见到他就会知道他。你将为他提供适合他天赋的机遇。若你希求你大可抱怨但无论如何你都会为他提供适合他天赋的机遇。你要遵照行事不然我就会和你在我们头次碰面的地方聊一聊。

否则。

以此,我们的生意,就算告结。

多年后,威斯科特将SCP-6681招募为了自己喜剧公司的成员。

SCP-6681的活动记录一直保持寻常直至1917年,此时他执导了默片电影《安乐街》。 SCP-6681也在电影中出演了他的知名角色“小流浪汉”。在拍摄某一场景时,SCP-6681手持的一个道具砸在了SCP-6681的脸上,造成他鼻梁严重受伤。原本预计这次受伤会使影片拍摄延后数日,伤口缝合会使SCP-6681无法化妆—然而,在他第二天现身时,伤口已经彻底痊愈。

当演职人员询问他为何伤口痊愈如此之快,SCP-6681据称突然变得极端激动且躁狂。起初,他坚持说自己从未受伤,而后完全拒绝与他人再说起此事。

scpimmigrant.JPG

SCP-6681的1917年影片《移民》海报

1917年末,SCP-6681又自导自演了影片《移民》。在该片制作过程中未记录到异常现象,但在一次试播期间发生了值得注意的事故。在此次播放中,观众惊恐地发现他们的衣物及皮肤上的色彩被全部吸走,令其变得如同黑白片中的角色一般。此种褪色的唯一例外则是受害者身上的一切红色。此现象持续了数小时时间,此后受害者恢复了原本的颜色。

被FBI特异事故处(UIU)询问的受害者还提到,在影片多个时点处看奥有一“全身通红”的大笑角色出现。此角色并未出现在影片胶卷内。UIU将肇事影片胶卷扣押,但并未直接调查SCP-6681—他们认为异常仅是以此次试播会为中心。

关于此次试播的流言及都市传说流传了一段时间,确信也被SCP-6681本人所了解。根据身边人所言,他对这些流言感到高度紧张,在确实入睡的场合经常抱怨有超现实且持续的噩梦。其中一次被SCP-6681的兄弟及商业经理人西德尼·卓别林记录在未发表的自传内:

有些人描述说我兄弟私下里其实为人阴沉且令人不快,我经常会同意他们,但曾有一次我看到他被可怕的起床情绪所席卷。

一天晚上我记得尤为清楚,我发现他一大早就站在我门前,像个孩子一样颤抖着。他没等我说什么就进到门里,讲述了一个他在几小时前遇到的噩梦,一直说着说着没让我插入一个字。我对他说的话记得非常清楚,但这已经是许多年前了,所以我必须稍作释义。

“在梦里我发现自己身处一座无可描述的城市暗巷中,躺在污物和泥土里。我的脸上有什么东西,硬的东西,无论我如何拉拽都没法把它摘下。我感觉一如既往的孤单受困。就像我又一次是个小男孩一样。

“我大喊求助,接着有人来到。一个流浪汉,和我的装扮一样,只是脸上又滑又湿又红。红是我在这地方唯一看到的颜色。我问他是谁,一开始他拒绝告诉我—但当我再次发问,他自称化名凡尔杜。接着他说他是我的忠实仰慕者,已经关注我的作品有段时间了。我问他有多久;他只是笑了笑。

“凡尔杜说,对他,没有什么荣耀胜过与我一道—不,是要成为我。用我的手去抚摸。用我的舌头去品尝,当着流浪汉舞蹈嬉戏。恐惧中我对着他推搡挥拳,但当我的拳头打中他油滑的面容,我才发现那只是一张面具。

“他对我大笑,直至我一身大汗地醒来。我没法让它从我脑海中消失。”

还有另一次,他告诉我他梦到有人把他变成了一个瓶子。他对这些东西怕到不得了。

1921年,SCP-6681前往英国度假,时隔将近十年头一次回到此处。在此期间,他在伦敦皇龙酒店短暂停留。

一位酒店员工Annette Green在和朋友的书信中提到了这位明星的下榻—她的供述里绝大部分性质寻常,但在这段时间快结束时,她记录到有一人前来拜访SCP-6681。这位访客虽未留名,但据描述“一直在傻笑,那张脸看起来会让你想到人偶”。

此人进入SCP-6681房间,在两小时后离开。这期间,据称房间里传出了SCP-6681急躁的大喊声。 SCP-6681于两天后离开皇龙酒店,此时Green描述他好像被抽干了一样,且“总是快要落泪”。

除了长期不见常人应有的伤病外,SCP-6681的事业在此后多年里正常进行,没有异常事件。他在1952年离开美国参与电影《舞台春秋》首映期间被禁止回国,但UIU共享的记录确认这只是凡常政治原因所致,而非是怀疑存在异常现象。

在遭遇非正式流放后,SCP-6681迁居到瑞士Corsier-sur-Vevey自治市,他在此地的自家庄园“巴恩庄园”一直生活到去世。

scpmanoir.jpg

巴恩庄园

据报告,在瑞士的晚年里,SCP-6681曾在巴恩庄园接见了几名不寻常的访客。这些访客经常被描述为装束怪异的老年绅士,要么带着面具,要么就带着厚重的化妆。起初,SCP-6681据描述会将他们驱走,但随时间经过,他开始允许对方入内,与之私人长谈到深夜。

然而,这些会面中的友善并没有持久,最后一次发生于1977年12月2日。一名在庄园工作的园丁称SCP-6681要求当天的来客离开—而在他们这么做时,他们还在焦急地用手挡住自己未戴面具的脸。

据SCP-6681家属的证词,1977年12月2日晚,他试图用一盒火柴在家中办公室纵火。他的妻子奥娜很快将火扑灭,但有关于多个项目的大量笔记被焚毁。确信SCP-6681为了这个目的把文章专门收集了起来。

这些项目包括他正在筹划的影片《怪人》、《亲爱的上帝》、以及《███ ██████ ████'█ ███████》。

受这些事件影响最大的是最后一则项目,对其唯一现存记录来自SCP-6681被严重烧毁的梦境日记。条目内容如下:

一座像是熔化镜子的城市,所有的关联与妥协。巴黎伦敦罗马和纽约全都撕碎在一起完美起来。成队的摄像机也不足以捕捉我在这里看到的。甚至装扮都超出了人类之手。为什么我还是这么害怕?

此次事故后,SCP-6681的朋友和家属提到他明显情绪高涨了很多。在他在世期间再未有更多异常现象。他于同月份的1977年12月25日因中风去世,葬于Corsier-sur-Vevey公墓。


附录6681-2 (事故6681-1)

scpgrave.jpg

SCP-6681之墓

将此附录安置于报告末尾是出于时间顺序和便于阅读考虑,但正是此次事故首次引起基金会对SCP-6681展开身后调查。

1978年3月1日,警方接警称Corsier-sur-Vevey公墓出现骚乱。抵达后,警方发现公墓的殡仪员已遭人杀害—死因被归结为带刃武器施加的多处深度切口引发失血,其中最突出的是受害者胸膛处有一粗糙刻出的炼金术法阵。此外,SCP-6681的坟墓遭到开掘,他的棺材和尸体被偷走。

由于此次谋杀案性质反常,该区域的基金会特工很快得知此事,接管了后续调查工作。机动特遣队Alpha-72 (“桑顿广场”)在之后的两个月里对盗窃者展开追踪,最后在附近诺维尔村将他们找到。

在窃贼被找到时,他们似乎正将SCP-6681的尸体用于超自然用途。MTF-A72-4,受指派追查罪犯物理所在地的侦察员,负责通过瞄准镜监控他们,直至其余Alpha-72可以就位开展抓捕。下面是后续事件的记录。

<开始记录>

(MTF-A72-4启动摄像头。在远处可见两名罪犯穿着黑色雨衣,面部有大量白色彩绘。SCP-6681的棺椁正放在一工具箱旁边的草地上。一名罪犯起初试图用撬棍砸开棺材,但被另一名站在更远处的同伙挥手拒绝。)

(站在远处的罪犯抖动雨衣任其掉落,露出严重膨胀的胃部。他按住胃部,似乎在发出不适的呻吟。身形较瘦的罪犯把撬棍扔在地上,开始靠近同伙。)

(瘦罪犯从雨衣里拿出一把长匕首。)

(MTF-A72-4请求许可开火。否决。)

(瘦罪犯捅刺同伙肿胀的腹部,上下移动刀刃,将胃部垂直切开。由于距离较远,只听到模糊的喊叫声。)

(受伤的罪犯以坐姿向后倒在草地上,用双手将胃部撑开朝向棺材。)

(瘦罪犯走向工具箱,将其打开,拿出一根末端带有金属钩的长绳索。它回到同伙处,将绳索塞进其胃部伤口内,直至钩子似乎钩住了里面的什么东西。瘦罪犯向后退了几步,双手合十。)

(两名罪犯似乎短暂地交流了话语。在远处无法听清。)

(瘦罪犯开始拖拽绳索。身体语言表明它尝试从同伙体内取出的物体非常沉重。它的双腿在其奋力拖拽时在泥泞地面上打滑。)

(MTF-A72-4请求许可开火。否决。)

(瘦罪犯向后倒在草地上,成功将绳索从同伙身体内拉出—连带还有诸多内脏器官。受伤的罪犯也倒在地上,起初认为它在此时已经死亡。)

(绳索再次出现后,可看到有一物体不受支撑便悬浮于空中,被钩子挂住。MTF-A72-4缩进镜头仔细查看:该物体被辨认出是一亮红色戏剧面具,制式不明,金属钩正透过一个眼洞将其挂住。瘦罪犯拜伏在它面前。)

(金属钩从面具上滑落掉在地上。面具依然悬浮在原地。)

(瘦罪犯说出语句“战车,展汝羽翼。” MTF-A72-4报告称能无比清晰地听到这句话。)

(SCP-6681的棺材开始颤动摇晃—一秒后,棺材正面爆开,SCP-6681的尸体向上以极快速度浮起,如同被某种无形力量在衣领处拉拽。SCP-6681的尸体和红色面具开始飘向彼此。)

(巨大的笑声响起。)

(MTF-A72-4请求许可开火。批准。)

(MTF-A72-4对红面具开火。无效果。)

(MTF-A72-4对瘦罪犯开火。确认击杀。红面具和SCP-6881的尸体继续向彼此飘去。)

(MTF-A72-4对现出面具的俯卧受伤罪犯开火。击杀确认。红面具立即消失,SCP-6681的尸体掉落在地。)

(MTF-A72-4继续观察三分钟后确认再无异常现象发生。机动特遣队Alpha-72赶来收尾并开展后续调查。)

<记录结束。>

此次事故后,基金会杜撰并散播了盗墓者寻求赎金的掩盖故事。为确认此次仪式背后原因对SCP-6681开展了后续调查,从中发现了他于在世期间展现的异常性质。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