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777

IchifujiBakuuChannel

SCP-6777的油管频道

项目编号: SCP-6777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目前无法对 SCP-6777 以及其产生的结果进行收容。

当确认存在由 SCP-6777 所造成的干涉迹象时,应尽可能地立即移除或掩盖其造成的影响。基金会职员在观看 SCP-6777 的直播时需要留意其周边环境。禁止在指定区域外观看 SCP-6777 的直播。为了减少 SCP-6777 的粉丝数,允许对其发布恶意评论。

当确认 SCP-6777 在现实中显现时, 战术神学部和机动特遣队Eta-77 (“球中球”)将负责对 SCP-6777 进行镇压和收容。

描述: SCP-6777 是一个以"富士一貘(一富士ばくぅ)"之名在油管进行虚拟主播1活动的实体。截止至今,SCP-6777 已经创建了总共23个账号,包括为公众所知的油管频道、推特和Steam账号。但是,上述账号无一能够提供充足信息来推断 SCP-6777 身份。

SCP-6777 是一个4级或更高等级的 Pistiphage 实体2,它对现实的干扰会随着对其表示狂热喜爱的粉丝数量增加而扩张。一般认为这一效应是由于更多粉丝采取行动而增强,目前发现这点很大程度上是受到SCP-6777的YouTube频道订阅量的影响。

以下列举出了一些已被确认的 SCP-6777 对现实影响的实例。

SCP-6777造成的影响 对应的粉丝数
创建推特账号 0
创建油管频道 0(此时推特账号粉丝数达到128)
创建Steam账户 135
对所有账号的注销进行干扰 ~约300,000(具体数目未知)
干扰粉丝的梦境并在其中显现 约300,000
获得日本国籍(能够通过基金会干涉撤销) 约660,000
获得日本国籍(无法通过基金会干涉撤销) 约820,000

基于以上推测,以及 SCP-6777 自己此前的表述,SCP-6777研究团队预计 SCP-6777 将在其油管频道订阅粉丝数超过100万时显现在现实中。那时,基于以往的2576的显现规律,预计以下几种情形之一将会发生。

  • SCP-6777 以和其虚拟形象非常相似的实体状态出现在现实世界中,没有任何异常能力,能够在某些情况下快速地被控制。(其作为4级 Pistiphage 实体情况下的最好设想。)
  • SCP-6777 在现实世界中以和其直播时的外观大致相似的实体状态出现,或以完全不同,只拥有其几个特点的实体状态出现,有极高可能其会携带模因危害能力。(其作为4~6级 Pistiphage 情况下的最可能设想。)
  • SCP-6777 的出现(不论任何形式)将造成一次立即的HK级镇压封神情景。(其作为7级或更高等级 Pistiphage 实体的最坏设想。但是,基于 SCP-6777 自身行为和其他因素,该情形发生的可能性估计极低。)

更多关于所有情形的细节详见 文件 6777-SNR

在发现其异常前,SCP-6777 就一直以“饥肠辘辘的貘神(空腹なる貘の神)”的名称在互联网上作为虚拟主播活跃。特别地,SCP-6777的古怪行为,如在一次直播中连续从头到尾演奏和演唱贝多芬的《D小调第九交响曲》(Symphony No. 9 in D minor, Op. 125)五次,在兴奋时发出异常刺耳的尖叫声等,让其在互联网上引起了很多关注。一项基金会的调查报告指出,在其作为虚拟主播的活动中没有发现例如心灵影响的任何异常现象。

SCP-6777 是在其举行三十万粉丝纪念直播时被发现为异常的。那天晚上之后的两个早晨后,大量 SCP-6777 粉丝,包括基金会36名员工在内,称小貘出现在他们的梦中并且直接向他们表示感谢。受影响的基金会工作人员目前正在接受观察。

以下是对一位声称 SCP-6777 出现在他的梦中的研究员的采访转录。

采访记录 6777-3

采访者: 晴明博士

被采访者: 研究员村野井

采访地点: Site-8171

注: 这次采访于 SCP-6777的异常性质细节知晓之前进行,计数工作现尚未结束。采用日语进行采访。


[记录开始]

晴明博士: 现在,请描述一下你做的梦。

研究员村野井: 呃,据我所能回忆,我发现自己正处于涩谷,一个全向十字路口3正中央。我估计梦是从这开始的。天空满是星星,但当时像白天一样亮,还有很多球状物在我周围漂浮着。

晴明博士: 所以你没有在梦里一下就见到富士一貘,对吗?

研究员村野井: 对,她在梦境开始一段时间后才出现。

晴明博士: 好的,请继续。

研究员村野井: 我在四周观望的时候,突然看见我前方有一束光,然后貘神就出现了。看到她的一瞬间,她立刻猜到了我的网名,感谢我对她的支持,还给了我一个拥抱。(笑)。以前从来没有女生对我这么做过……

晴明博士: 呃,好,这就结束了吗?

研究员村野井: 不,梦之后还有一些。她敏捷地在这片地方走着,凿出建筑物,吃掉了它们,还有,还吞下了那些漂浮物。她说,这些还不够让她干扰到我的生活,还有,一会后我的梦境就会恢复正常。我在想她是不是做了什么危险的事。不过目前来看好像没什么变化。

晴明博士: 这是我们之后要决定的事了。还有什么吗?

研究员村野井: 她聊了一些她的愿景。她说“梦里的一切都是自由的”,但是“梦太短暂了,一被忘记就会消散。”于是,她满怀热情地说,她会增加订阅者的数量,并向他们展示她有一天会变成现实。 她结束时说她必须去拜访她的其他粉丝,并和我说再见。 我也说了再见,就在那时我从梦中醒来了。

晴明博士: 非常感谢。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研究员村野井: 呃,你都这么问了,难道说貘神酱,富士一貘,还是一个异常吗?

晴明博士: 我没法很笃定的确定,但是如果全世界像这样的情况很多的话,我认为它一定会被分配一个SCP编号的。

研究员村野井: (沉默)

晴明博士: 我知道你是什么感受。

研究员村野井: ……谢谢。 我还是很震惊,我的最爱竟然是一个需要收容的对象。 我一直买她的周边来支持她。 ……我没有更多的问题了。

晴明博士: 确实。你买的那些商品因为有异常性质的可能性,将送去检验,你需要被暂时免职,并进行一段时间的监控。

研究员村野井: 好的。我现在会作为基金会员工配合的。

晴明博士: 采访结束。

[记录结束]


后续报告: 对于带有 SCP-6777 主题的商品以及研究员村野井和晴明博士,没有确认有任何异常性质。 此外,由于其他研究人员和平民的说法,研究员村野井描述的所有上述陈述都被认为真实无误。 研究员村野井已被允许拥有这些商品并返回他的职责。

IchifujiBakuuStreaming_R

直播中的 SCP-6777 (来自标题为“ベト九5周やりきったぞーーー!!!4”的直播,直播于██/██/20██)

SCP-6777 在直播过程中表现的开心愉快,但偶有发现显示出中度创伤后应激障碍或恐慌失调类行为的迹象。

以下为 SCP-6777 直播的一段节选。

直播记录 6777-████20██

直播时间: 20██/██/██

标题: 魔 朱 魔 炉5

内容: 介绍并回复使用棉花糖6发送来的消息。直播从头到尾使用日语。


[无关内容已删去]

SCP-6777: 所以,来让我读读下一个。让我看看……

SCP-6777: “你玩那么多游戏,为什么你不玩Switch或者PS5游戏呢?”

SCP-6777: 啊,推特上经常有人这么问。好吧,你知道,我也很想玩那些游戏,像宝可梦啊怪物猎人啊。但是我玩不了。我没有一个真身。如果粉丝数上升的话,我就能玩到那些主机游戏了。至于现在嘛,我就只能玩些PC和手机游戏了。幸好赛马娘是款手机游戏。如果你有什么推荐的PC或者手机游戏请告诉我哦!好的,下一个棉花糖。

SCP-6777: “貘酱,貘酱,为什么你的操作这么强,不像是人打出来的?”

SCP-6777: 因为我不是人类。

SCP-6777: “你会被视线里翻动的红色布激怒吗?”

SCP-6777: 我说过了,我不是只牛!我是貘,不是牛!我是幸运之神!不是什么牲畜!我第一次被人说成斗牛!(看了一眼弹幕) 停!不准说牛!!

SCP-6777: “现在她不是牛了,是哥斯拉。”[无法分辨] 不是哥斯拉!!下一个!

SCP-6777: “当提到你的妈咪——”

SCP-6777: (一阵无法辨别的声音后,噪点从 SCP-6777 的图像中出现。之后几秒钟无声。)

SCP-6777: (大喘气) 对,对不起。我,我会重新读一遍的,好吗?

SCP-6777: “当提到你的妈咪7不见了,你不知道她是谁时,为什么貘神酱变成那样?”

SCP-6777: 好,好吧,等一会。

SCP-6777: (沉默了40秒。)

SCP-6777: 好,我告诉你。你知道,我的妈咪,她在我,我出生之后照护了我一段时间,但是她突然间消,消失了。所以我只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大部分记得。

SCP-6777: 但,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她从没告诉过我。之前这没怎么让我心烦,但现在我想我早能知道该多好。

SCP-6777: (沉默了5秒钟。)

SCP-6777: 嘿,你,你们有孩子吗?

SCP-6777: 要一直呵护他们,到,到最后哦,好吗?

SCP-6777: 我不希望有更多的小孩像我一样,一样半途就被人遗弃。

[无关内容已删去]

补充: SCP-6777 研究团队推断,当 SCP-6777 处于精神失常状态时,对直播的干扰可能会成功。

以下是 SCP-6777 直播的节选,在失常期间执行了直播干扰尝试。

直播记录 6777-████20██-2

直播日期: ██/██/20██

标题: 突発ゲリラ8

内容: SCP-6777 未提示便开启了直播。以杂谈为主。据 SCP-6777 在直播开始时的态度,推测 SCP-6777 因孤独的压力而陷入精神失常状态,并启动了直播来稳定其精神。

笔记: SCP-6777研究团队正试图在 SCP-6777 处于精神失常状态时破坏其直播。


[无关内容已删去]

SCP-6777: 嗯,对我来说,这么多人甚至午夜了都还在这,这让我感到很放心。

SCP-6777: 但是,嗯,弹幕中似乎来自海外的人比平时多。哦,我明白了。时差。海外的人还醒着。

SCP-6777: 嗯,主要是英语,但些许有一些法语和德语?现在住在欧洲挺好的不是吗? (开心的笑)

SCP-6777: (看了一眼弹幕) 嗯,有英语,呃,有英国人。这个是,呃,嗯,法语。好,好。

SCP-6777: 挪威,呃,挪威。是的,挪威。我知道在哪,挪威。北方的,挪威在北方。

SCP-6777: 哦!火星的!9 (慢慢地说)欢迎你大老远来看地球的直播。哦!这位是木星来的!你是仙女座的!还有,“我在你背后” ……不不不,这太吓人了!我们可是在搞笑话比赛啊!哈哈!

SCP-6777: (沉默了10秒钟。)

SCP-6777: 对不起,刚刚突然有点疼。对,让我做几个深呼吸。(呼吸声)

[SCP-6777 研究团队对直播进行了干扰,并取得了成功。从这时起,SCP-6777 研究团队持续发动攻击,以SCP-6777无法感知的方式观看直播。]

SCP-6777: 好,这样也许有用。啊?(SCP-6777 的图像闪动。)

SCP-6777: 弹幕?哈?弹幕怎么了?弹幕,你们还好吗?

SCP-6777: 等等等等等,不会是这样的。

SCP-6777: (SCP-6777 的图像剧烈闪动,可以听到噪声。)

SCP-6777: 嘿,嘿! 貘友10们听得到吗!??!

SCP-6777: 可别这个时候搞出个直播事故啊!

SCP-6777: 到底发生什么了!??!(SCP-6777 的图像噪点增加。)

SCP-6777: [无法分辨] 别在这种时候干扰我的信号啊!为什么!我应该有专门针对这种情况的举措的!快动啊!

SCP-6777: (SCP-6777 的影像偶尔闪烁。屏幕上也有噪点。) 求你了!别现在!

SCP-6777: (无法辨别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

SCP-6777: (大喘气)

SCP-6777: (大喘气) 对不起,我太上头了,原谅我,让我继续直播吧,认真的。

SCP-6777: 求你了求你了求你了这是我的错

SCP-6777: (48秒的沉默,随后是一声巨响。)

SCP-6777: 求你了……

[直播结束]


结束报告: 结束一小时后,SCP-6777在推特上宣布直播已取消,并为此道歉。

IchifujiBakuusNightmare

直播结尾时的截屏

基于上述结果,计划利用SCP-6777的分心来干扰SCP-6777的直播。测试将继续进行。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