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78
678.jpg

SCP-678

项目编号:SCP-678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678被收容于现场的保险箱内并被放置于一个容器中,该容器至少具备防护2级收容失效威胁的能力。尝试回收该项目的行为会造成危险,因此被派往看守SCP-678的守卫不应知道他们的看守对象。目前SCP-678未表现出任何逃离的迹象,但如果容器被破坏或是项目出于任何原因从中移出,所有人员均不可在未经防护的情况下接触该项目。

描述:SCP-678是一个沉睡天使样式的小塑像,其在视线观察下并未表现出任何异常性质。然而,当该项目被一对象直接接触时会立即消除对象记忆中所有遭受创伤的事件,并在对象的过往记忆里留下一段空白时期。目前正考虑将此功能作为一个新的记忆消除等级,但由于该项目的其它影响当前不宜使用。而使用SCP-678进行记忆移除的过程也会对该对象造成伤害,如在接触后的一周里对象的思维会持续受损。这种损害不会停止,但会在初次接触后的六至九天内,大脑自主功能例如常规的心跳、呼吸及其它自我调节功能彻底消失时达到一个临界点,此时对象通常会窒息而死,尸检显示他们的大脑并未受到物理损伤,且SCP-678所使用的原理目前未知。在此类事件后,SCP-678会改变其外形,塑像变为站姿,睁开眼睛并紧咬牙齿。再次直接接触SCP-678会导致初次消除的记忆转移至当前的接触对象,同时SCP-678会恢复其标准姿势。

在损害过程中受访的对象表示自己非常害怕,但无法辨别害怕的来源。随着个人认知感的瓦解,在仍拥有交流能力时他们会不断表达一种无端的恐惧,这种行为会在第二至第三天时消失。那些完全了解自身即将死亡的人似乎对此毫不关心,而是会提出一个他们无法理解的“问题”。心理学家怀疑这种交流问题可归因于对象智力的缺失,及这种损害难以描述的本质。对象失去交流能力以后,在允许的情况下它们通常会间歇性地退缩至角落并抓住自己的头部,并在约一天后陷入昏迷直至死亡。

SCP-678回收于被基金会人员抓获的████ ██████████先生处,██████████是一名“流动牧师”,曾造访美国东部多家退伍军官医院并给愿意向其倾诉的人提供咨询服务。在进行这类咨询时,他会以各种方式鼓励对象接触SCP-678,而在此情况下其本人仅会在戴上手套后进行接触。之后██████████会在短时间内结束咨询服务并离开医院。审问记录显示,██████████是比利时人,疑为MC&D公司的顾客,且其表现出会以使用该装置收集此类的“经历”作为个人乐趣。██████████已被押往心理病房14等候评估,对此人的处决需等待背景调查结束,及其是否有作为基金会谈判工具价值的评估后再行决定。

备注:否决价值评估,把对██████████先生的处决提上日程。他很麻烦,而且我不相信没有人会试图将此提前用于任何需记忆消除的人。让他闭嘴就好。- O5-██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