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811

by J Dune


warning.png
Item#: 6811
Level1
Containment Class:
neutralized
Secondary Class:
none
Disruption Class:
{$disruption-class}
Risk Class:
{$risk-class}

flyslide.jpg

SCP-6811,实验室样本。

特殊收容措施:收容被视为无必要,SCP-6811已经无效化。

描述: SCP-6811是对一只已死亡马蝇(Tabanus sulcifrons)的初步编号。它出现在了基金会安保设施Site-011内,反复尝试在监督者议会开会期间进行骚扰,可能具有异常。SCP-6811除此之外和寻常苍蝇没有区别。该异常的尸体目前正在细致检查中,本文件将随更多异常性质的发现或证否相应更新或删除。

附录6811.1: 历史

SCP-6811起初被认为没有异常,但在整整一周时间里频繁出现于Site-01的监督者议会会议期间,从2022/6/14一直到2022/6/20。此种情况的记录如下。

几名监督者议会成员坐在会议室大桌旁。O5-5正在阅读一张纸。SCP-6811在背景中嗡响。

O5-5: 这次航运危机必然让我们陷入了劣势如果我们不能通过常规渠道进口九百吨马肉,我们就得靠自己来培育。当然,推广大众食用马肉也是要讨论的问题。那个播客是做这种事的好资产,不是么?年龄20到35岁, 被剥权,单身,西方男性的人口统计喜欢一个好的“男性”趋势。

O5-2: 这种级别的思潮转变可能需要管理员的监督。

SCP-6811停在了O5-2的鼻子上。她安静地把它挥手赶走。

O5-7: 管理员正在事假中。

O5-5: 噢,亚坡伦母亲的姐妹们又开始年度黑魔法狂欢了?我发誓,我感觉上一次是昨天的事。

议会静默。几名成员带着嫌恶注视O5-5。

O5-5: 咋了?我们都知道他人在哪。

O5-2: 总之,五号,我们可能得把这事—

SCP-6811停在了O5-5的耳朵附近。他立即拍向自己。

O5-5: 看在妈的份上,我们就不能处理一下吗?每次开会都有这个小混账东西在。我觉得以前在这里从来没见过苍蝇。

O5-9: 之前还飞到我鼻子上了。

O5-2: 这里是,呃,有空气循环在站点里的。能杀虫。

O5-5: 这会儿空气不是应该已经循环过了吗?我要呼叫维护。

SCP-6811飞到了O5-3附近。她试图用文件夹拍死它。O5-5按下了他的内话按钮。

O5-5: 嘿,你们能不能派人来下三号会议室?这有个异常烦人的苍蝇在到处飞。

O5-5对自己笑了笑,看向议会成员寻求认可。他立即停住。

Site-01维护人员:一个异常?我们是否应当启动封锁长官?我将准备文书。我们还未侦测到任何—

O5-5: 哦-噢。不不,不,我是—我刚才开玩笑的,就是个苍蝇,我们觉得。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有杀虫剂之类的反正你们能不能派点人来?

O5-3: 杀虫剂不是做这个的。

O5-5对O5-3报以困惑的注视。SCP-6811停在了O5-5的手上。他往前一抖,拳头砸在桌面上。而后他愤怒地把内话按钮和几叠文件推向地上。

**Site-01维护人员: ** 长官,一切还好吗?

O5-5: 是,是,我挺好!就—就给我循环下空气或者派个差事仔过来,带好杀虫剂。

O5-3: 再说遍—

O5-13: 先生们,我们回到正题上好么?

在维护人员尝试杀死SCP-6811期间,议会转移到第二房间继续会议。五分钟后,SCP-6811通过通风口进入房间,继续像之前一样停留在议会成员身上、大声嗡鸣。如此持续了数日。

又一次会议开始,这次和前一记录不在同一会议室内。只有四名议会成员亲自到场。其余人虚拟参会。SCP-6811依然在嗡嗡作响。

O5-5: 你们现在都享受起这种无苍蝇生活了?

O5-10: 是,真的。我不明白如果这对你有那么大影响,为何你还是要亲自出面。直接走虚拟要方便太多。

O5-5: 我想完整见证我的工作直至苦涩终点,我不觉得有何不妥。

O5-11: 你在这废话连篇害的我们好几天什么事没做,五号!简直荒唐。

O5-5: 我下命令把整栋楼清洁然后熏杀了一遍。然后我们就能回到日常生活然后—然后捡起鸡零狗碎继续前进了。我知道这有多麻烦,我…我甚至早上都不想起床。我现在就得说这是一次安保突破。 我讨厌它。我讨厌这么样生活!我明明拥有世上的一切就是没有内心安宁!操,你!

SCP-6811落在了O5-5的鼻子上。他试图窝起手去拍打,但仍然失败。他愤怒地以头抢桌。

O5-12: 五号,你现在的举止太傻瓜了,作为监督者议会的一员,你应该知道犯傻是被严格禁止的。它们不喜欢我们做出犯傻的举动,你可不想让你的主子们不开心,不是?

O5-5皱起眉头,抄起手。

SCP-6811落在了O5-5的内话器附近。他突然抽出一把小手枪瞄准。几名议会成员大喊。O5-7启动了私人护盾。O5-2准备启动警报。

O5-7: 五号,住手!你没必要这样!

O5-3: 马上给我放下, 你有什么毛病?

O5-5: 噢,我—你们冷静下好吗?这是把射盐枪。盐。枪。杀苍蝇用的!我不会—你觉得我会议开到一半拿把真枪出来?

O5-7: 它看起来完全就是把真枪。

O5-5: 这是基金会制式的。

SCP-6811继续嗡响,在房间里飞行,落在了O5-7头上。O5-5举枪瞄准。

O5-5: 别动。

O5-7: 别指着我,你个老逼东西!

O5-5: 它都不是把真—

O5-7: 我不管!现在,如果你能停止这种失格行为,我们还有预算要讨论。

SCP-6811从O5-7身上飞走。会议继续顺利进行。O5-5明显静默不语,一直埋着头。

2022/6/18,监督者议会召开远程会议,除了O5-5,他希望亲自参会。

O5-5站在首座前。他给自己涂上了蜂蜜,手持两把射盐枪。他的腰上系着一根皮带,挂有诸多苍蝇拍、盐罐,还有看似真正枪械的物体。他看起来神情憔悴,眼睛上带着黑眼圈,偶尔颤抖一下。会议室里放置了若干粘蝇板。SCP-6811在头顶嗡鸣。

O5-5: 我—我已经把这房间空气循环七十五次了。这都不足以弄死它。它就是异常。一个间谍探机或—或者别的什么玩意儿,这是我的理论。天才。

O5-3: 虽然你就是白痴,这只苍蝇的坚韧确实让人不安。我建议我们用私下交流来确定如何采用更强硬的措施处理—

SCP-6811落在了O5-6现身的屏幕上。O5-5猛地大喊,用两把盐枪对着它快速连发。

O5-8: 噢,他打中了吗?

SCP-6811飞走。O5-5对着该实体的大致方向丢出一个盐罐。它撞地碎裂。SCP-6811继续嗡鸣。

O5-5在Site-01到处追杀SCP-6811的多余视频已经剪去。

2022/6/25,12名议会成员展开线下会议。O5-5无法出席,在对他继续担任监督者议会成员能力进行不信任投票后,他已被安置于强制病假中。

议会站在桌边。SCP-6811嗡鸣着落在了多名议会成员的身体上,但他们未作反应。O5-12阅读一张请求清单。

O5-12: 以及在Area-179,我们有一项对审讯程序的扩展申请,对其过程有完整的400页文档,还有好几小时的概览视频剪辑。

SCP-6811落在了桌子中央。

O5-8: (大吼)趁现在!

全体监督者从各自制服里突然抽出射盐枪,对着SCP-6811开火。天花板降下一座炮塔,同时射出几发盐粒。房间内的洒水器启动,向全部方向泼洒盐粒。一队抽调自MTF Alpha-1 (“红右手”)的特工冲入房间,每人都配备了射盐枪。在连续开火几秒钟后,SCP-6811躺在原地不再动弹。几位议会成员大笑欢呼。

O5-6: 我的上帝啊,终于!

O5-3: 我把它送到实验室去。

O5-12: 好主意。管理员是否已经得知这次小意外?

O5-3: 事假呢。还是联系不到他。你知道他怎么回事。但真的,Site-01的墙上有只苍蝇?太不起眼了。比起被害虫术监视还是以保万一为好。

O5-12: 它顽固到不寻常。我有告诉你们它有天晚上跟踪我进房间了么?

O5-4: 你也是?

O5-3: 你知道么,如果它真的是什么探机,我觉得它的行动会更…隐秘一些。这东西感觉就像在试图时不时引起我们注意。就像它想要被人看到。它的动作是练习过的,它的顽固无可匹敌,而它要比我见过的任何苍蝇都更大胆妄为。在某种扭曲的层面上,我尊敬这个小破玩意。我会想念它的,只是为此。

静默。

O5-4: …它可能就是个苍蝇。

附录.6811.2: 更新

SCP-6811被某个关注组织用作探机的假设尚无法证伪。考虑到仍未发现有SCP-6811在场时的讨论内容出现信息泄露,目前看来这种可能性不大。

经过分析,现已发现与SCP-6811相关的异常性质。SCP-6811具有人类基因序列,与基金会管理员职位的当前持有人相同。

同时,一名Site-01看门人在清理一间未使用会议室时,在此发现了一条明确可辨的信息,以苍蝇粪便、食物残渣、灰尘写在一片树叶上。抄录如下:

救命
坏仪式
不是苍蝇
管理员身 交换[原文]

对此言论的真实性仍然待查。由于监督者议会发现连续数日无法联系到管理员,现已开始准备召开临时选举。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