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817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817
等级等級2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euclid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notice

特殊收容措施: SCP-6817应被收容在Site-19的标准人型收容单元中。SCP-6817允许拥有一台电视机和访问基金会所有安全摄像头的权限。

SCP-6817在有至少一名3级权限研究员的陪同下允许在设施内自由行走。通过手语与SCP-6817沟通的尝试应被严格禁止。

描述: SCP-6817是一个无法通过任何方式听见人类声音的女性人形实体。这包括但不限于面对面发声,录制音频和现场直播。SCP-6817拥有正常的感知其他形式声音的能力,包括灌木丛的沙沙声,动物的叫声以及音乐。SCP-6817唯一能够听到的声音是其自己的声音。1

SCP-6817的真实姓名是Esther Komwel,SCP-6817是首席研究员Dr. Annie Komwel的女儿。SCP-6817没有展现出任何异常性质直到2017年2月2日2,此时其失去了听见人类声音的能力。确切的引发这一异常效应的原因仍然是未知的。

Dr. Annie Komwel将SCP-6817带入基金会进行治疗护理,认为其患有梅尼埃病。然而,在发现SCP-6817感知到的的任何单词都被“编辑”掉后,SCP-6817的异常性质被察觉了。

与SCP-6817的交流目前是不可能的,因为任何输入或写下的单词都不能被SCP-6817感受到,取而代之的是“黑条被放置在单词本应该出现的地方”。

盲文也被证明是无效的,因为SCP-6817声称字母上仍有黑条。当试图让SCP-6817将手指放在盲文字母上进行阅读时,这些孔会异常地充填或下沉,导致表面完全平坦难以阅读。

附录: 与SCP-6817交流的尝试已终止且将不会进一步进行。

迄今为止,使用手语进行的测试已经导致了至少五名基金会员工骨折,Dr. Annie Komwel已经至少三次摔断了她的桡骨,尺骨和几块腕骨。

附录: SCP-6817已经习惯了在牢房中唱歌。SCP-6817还出现了轻微的抑郁,惊恐和其他因长期单独监禁导致的症状,尽管其被允许在设施中行走并在其他人的面前出现。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