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83
683fridge

SCP-683-2被焚毁后的SCP-683-1。683-2在49小时后重新出现在其表面上。

683art

SCP-683-2

项目编号:SCP-683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683 被收容于一8x8x5m的研究隔间内,配有一便携式气动发电机。SCP-683在不被用于研究时须以不透明布料完全遮盖,避免意外视觉接触。研究隔间的门须符合II级危害控制标准(钢门,强化铰链,SCPassport钥匙卡通行并可替换为人力开闭),但不得设有标准观察窗口。视频监控仅限对门外部进行,除非是批准记录SCP-683影像的测试。除非3级以上管理人员同意,否則不得设置守卫看守,这同样是为了避免意外视觉接触。禁止将任何饮食带入收容区域周围20米内。SCP-683当前收容在Site-19的Zingiber-4研究隔间。

描述:SCP-683由SCP-683-1和SCP-683-2两部分组成。在其异常性质启动时,它将产生出SCP-683-3个体。

SCP-683-1是一白色的1953产Crosley Shelvador牌电冰箱,其外部有一定磨损。SCP-683-1的内部随时处于干净而良好的状态,不论放置的内容物为何、经测试程序处理、或故意将其污损。SCP-683-1的电线末端为一未知形态的插头,与现代插座不相符。基金会电力工程师为其制作了相适应的接口(发明控制号19Alys-683-7)使其能通过标准气动家用发电机供能工作,所有测试中均使用此种电源。在通电状态下,SCP-683-1可以作为正常冰箱使用。SCP-683-1的异常性质无论是否通电都会显现,但若是通电状态,由其产生的SCP-683-3个体只要还在冰箱内部就不会出现腐烂或变质。

SCP-683-2是一幅儿童(约5-7岁)画作,绘制在一8.5" x 11"1大小的白纸上,其内容为一副风景。该画作以未知方式与SCP-683-1的外壳相连。SCP-683-2似乎是以铅笔与水彩笔绘制,其上有在过去遭到水浸而造成的损坏痕迹。画作中绘有一片多山的室外风景,还画有一个拟人化的太阳、一间房屋、一堵墙、一只狗、各种植物及一个带着厨师帽的人像。

若有人对SCP-683-2口头作出负面评价,或是尝试将其从SCP-683-1上移除,该人的内脏和皮肤/肌肉组织将会在其吃下任何食物时受到异常损伤。此种损伤表现为其身体各部位等质量于其所吃下食物的组织遭到切除。该效应会一直持续到受害者吃下0.42千克的食物并因此被切除等量身体组织后。这一过程显然是痛苦的,随受害者每吃下一口食物,其身体组织便会相应地被切除,且在其吃下0.42千克食物前不会损害到可能致死的身体结构。所有的受害者都会在身体遭切除结束后的26天内死亡。

在切除0.42千克身体组织后,一个写有“午餐”字样的棕色纸包(编为SCP-683-3)将出现在SCP-683-1的内部。SCP-683-3上均标有“Eric”字样。文字使用黑色墨水,匀称地以大写字母写下。所有SCP-683-3个体上的文字字迹都是相同的。SCP-683-3包含过以下内容:

  • 一个三明治,由两片白面包(剔掉了面包皮)和0.21千克的各种肉与内脏组织做成,DNA分析确认其来自之前一个对SCP-683-2做出贬低或移除尝试者
  • 一个塑料易拉罐,内有0.21千克的肉和内脏组织,DNA分析确认其来自之前一个对SCP-683-2做出贬低或移除尝试者
  • 一个塑料易拉罐,内有3份巧克力屑饼干,每个直径约9cm,测试中没有发现这些饼干存在异常或人类DNA成分
  • 一张3" x 5"2的纸卡,写着“今天起做好男孩!”,文字以黑色墨水写成,笔迹与写在SCP-683-3外部的“Eric”字样相同

在测试后,所有SCP-683-3 都被焚毁,没有出现异常。

SCP-683-2不能从SCP-683-1上被取下,所有此种尝试都会使SCP-683的异常性质被引发。在不被触碰的状态下SCP-683-2曾有3次自主落下并被(人员以)火柴焚毁,但随即又在68小时内重新出现在 SCP-683-1上。负责进行焚毁的D级人员出乎预料地没有被SCP-683影响。

若有多名对象同时对SCP-683-2进行贬低或同时尝试将其移下,只有第一个如此做的对象会遭到效应影响。在新的SCP-683-3出现之前不会有更多对象受影响。

对象在对SCP-683-2进行贬低或移除尝试后并不会立即受到影响,仅在其开始进食时异常才会出现。迄今有2名对象在坚持不进食的情况下未受SCP-683影响直至饿死。通过静脉注射获取营养的对象同样会遭到影响,如同食用了流食。

发现:SCP-683被发现于华盛顿州████████████████的Yolanda ██████████家中储藏室内。██████████女士是一老式冰箱、家具收藏爱好者,她声称自己于19██年七月在一个街角发现了无人看管的SCP-683。据报告她的侄子曾帮助她搬运冰箱,两周后此人突然死亡(死因记录为疝气引起的并发症)。该项目被基金会注意到是因一名偶然与基金会有接触(通过前台机构“世纪过往情有限公司”3)的鉴定师;此人在为██████████女士的“发现”估价时成为SCP-683效应的受害者。

在被问及为何从未试过移除SCP-683-2时,██████████女士回应称:“这画挺好的,为什么要拿掉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