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830
jfk.PNG

1963年11月22日SCP-6830(居左,位于驾驶位)于约翰.F.肯尼迪遇刺时刻的影像

项目编号:SCP-6830

项目等级:Neutralized

特殊收容措施:目前SCP-6380仅于1963年11月22日显现过一次,此后不再有异常活动记录在案。有鉴于此,项目当前已被分级为Neutralized且不再需积极收容。所有展示项目的媒介均被基金会拥有且储存于Site-921的2级权限存储器中,具足够权限的人员可在任意时间取得。

任何关于约翰.F.肯尼迪遇刺画面的媒介已被编辑以隐藏项目。文件6830-Papa-Romeo(“Jacobson胶卷”)应被排除在公共视野之外。

描述:SCP-6830指代一个未知来源和种属的人形实体,外观类似人类男性,着美国特勤局1服装。基于当前已知信息,项目仅在美国总统约翰.F.肯尼迪遇刺前即刻开始显现过一次,且在肯尼迪死亡后约24小时内持续发生异常现象。视频与图像证据表明项目在刺杀时与肯尼迪非常接近,曾与其尸体位于同一辆车上。

SCP-6830的异常特性记录在文件6830-Papa-Romeo中,其也称为“Jacobson胶卷”。该卷影像以8毫米摄像机拍摄,该摄像机类似当时业余电影制作人使用的设备。影像显示了SCP-6830在肯尼迪去世前立即表现出一系列异常行为。其后可见项目收集肯尼迪尸体的各部分并在[已编辑]前重组之,随后其遭特勤局人员射击了约三十九(39)次。SCP-6830之后冲向达拉斯市中心方向并最终消失在视线外,再未被目击。

特勤局和沃伦委员会2调查刺杀事件时,未发现任何证据表明SCP-6830具美联邦政府的就业记录。尽管最终寻获了名为Harold Martinson的人员的档案,但相应的人员为一名居住于佛罗里达州奥兰多的27岁男性,无与特勤局的从属关系,当时也不处在美国本土。因此,项目的记录极可能是伪造或窃取的。

附录 I:文件6830-Papa-Romeo的转录

<开始重放,跳至帧 012>

帧 012:达拉斯车队进入迪利广场,SCP-6830同三(3)名其他特勤局特工位于后方辆中。直至第一枪响起,可见SCP-6830对镜咧嘴笑,可能是意识到存在摄像设备。

帧 039:三发子弹中的第一发被发射,未能命中。车队开始恐慌。可见附近的平民正在四下张望以寻找枪声来源。项目未以当时常人应有的行为方式反应,缓慢将注意力转向肯尼迪(位于前方车辆内)。

帧 168:第二发子弹打响,肯尼迪被击中,但未致死。项目下车并开始平静地走向肯尼迪的车,无视外部反应。其他特勤局特工正冲向肯尼迪处。杰奎琳·肯尼迪3对项目的接近作出反应,既惊讶又担忧。一儿童在三帧画面中出现在背景里,之后以未知方式突然消失。

帧 319:第三发子弹射入肯尼迪的颅骨后部,几乎登时致命。肯尼迪的头骨及上颈部的碎片自撞击伤口中爆出并落在车辆的后部。项目接近总统的尸体并将杰奎琳推到一边,开始收集肯尼迪头部的各种碎片。 附近的特勤局特工似乎处于震惊状态,拔出武器威胁项目并勒令其离开,未被服从。

帧 390:项目再次看向镜头并以口型说出一系列难以理解的字眼。

帧 582:[已编辑]。尽管肯尼迪有明显的复活迹象,SCP-6830在完成对其的重组后开始[已编辑]。杰奎琳注意到了这点,并似乎在极度痛苦中逃离了此处。因项目继续[已编辑]行为至肯尼迪的质量不及原来的13%,附近的特勤局特工开火,击中SCP-6830约三十九(39)次。肯尼迪依旧额外复活了五(5)分钟至再次死亡,推测是由于休克和失血。

帧 912:项目逃离该处并冲向达拉斯市中心,在一个角落处转弯,自摄像机的视野中消失。特勤局及附近执法部门未能成功定位SCP-6830。

附录 II:访谈摘要6830-02

以下是对George Wesley访谈的摘录,其为肯尼迪遇刺期间在场的特勤局特工之一。 此次访谈是刺杀纪录片的一部分,该纪录片原计划在电视上播放,但在完成前被基金会截获。在基金会工作人员质询时,Wesley否认有过以下言论。

Wesley:——有一个人,不记得他叫什么了,他在车队中不停地讲他吃了什么东西。是什么他不肯说,所以我们都以为他是说他妈做的饭什么的,反正他就一直在说。他眼神非常狡猾,知道吗?就是你在人做坏事之前会看到的那种。 直到今天我都记不得他的名字。从来没记得过。我只记得枪响时他那种他妈的微笑。我们都在尖叫,跑来跑去,去保护人们的安全,而这家伙只是坐在那里微笑。 然后他——

……对不起。 你有没有想过亲眼见证你能想到的最恶心的事情是什么感觉?他[已编辑]了他。我们坐在那里看着他[已编辑]他。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我真的看到了。他完事的时候屁都没留下,只有几根手指和一些[已编辑]。

但最糟糕的还不止这些。他逃走的时候说了些什么,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些话叫我起鸡皮疙瘩,现在还是。有时候我睡觉前会想到这些,然后成小时地睡不着。

他说这幕正在被录像。只要录像在,肯尼迪就还活着——只要有谁在哪里保存着这么个录像。这意味着他可以一直[已编辑]。永远。每次放这录像的时候都能。他看到我们脸上表情的时候一直笑。一直笑。笑了好几分钟。

不久前,我选择服从政府的叙事,假装这事从没像我记忆中那样发生过。但有些时候我控制不了。真希望我没同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