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960
/*
    Simple Yonder Theme
    [2020 Wikidot Theme]
    By EstrellaYoshte
    Based on:
        Sigma-9 Theme by Aelanna and Dr Devan
        Anderson Robotics Theme by Croquembouche
        Minimal Theme by stormbreath
        Word Processing Theme by stormbreath
        Flopstyle CSS by Lt Flops
*/
 
@import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jost.css');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Open+Sans&display=swap');
@import url(https://fonts.googleapis.com/css2?family=Fira+Code&display=swap);
 
:root {
    --themeColor: #7E2520;
    --accentColor: #E01F1F;
    --whiteColor: #FBFBFB;
    --borderColor: #C4C4C4;
}
 
#page-content { font-size: .87rem; }
 
body {
    color: #000000;
    font-family: 'Open Sans', sans-serif;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
 
.code pre, .code p, .code, tt{ /* ---- Code by Croquembouche ---- */
    font-family: "Fira Code", monospace;
}
 
.page-source {
    font-family: "Fira Code", monospace;
 
}
a {
    color: var(--accentColor);
}
 
a:visited {
    color: var(--themeColor);
}
 
h1,
h2,
h3,
h4,
h5,
h6 {
    color: var(--themeColor);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
 
#page-title {
    color: var(--themeColor);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font-size: 2.4em;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
}
 
/* ---- HEADER ---- */
 
 div#container-wrap{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bg3.png');
     background-repeat: repeat-x;
}
 
div#header {
    background-image: url('https://scp-wiki.wdfiles.com/local--files/theme%3Asimple-yonder/logo.png');
    background-size: 7.3rem;
    background-position: 3px 29px;
}
@media (max-width: 767px) and (min-width: 480px) {
    div#header {
      background-size: 6rem;
      background-position: -4px 44px;
    }
}
@media (max-width: 479px) {
    div#header {
      background-size: 4.6rem;
      background-position: -3px 58px;
    }
}
 
#account-topbutton {
    border-width: 0;
}
#login-status,
#login-status a {
    color: var(--whiteColor);
    font-weight: bold;
}
#login-status ul a,
#login-status ul a:hover {
    color: var(--themeColor);
}
 
#search-top-box-input,
#search-top-box-input:hover,
#search-top-box-input:focus,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hover,
#search-top-box-form input[type=submit]:focus {
    border: none;
    background: #282828;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2px;
    color: #f4f4f4;
}
 
#search-top-box input.empty {
    color: var(--borderColor);
}
 
div#header h1 a span {
    font-family: 'jostregular';
    font-weight: bold;
    color: #f4f4f4;
    text-shadow: 0px 0px 0px #000;
}
div#header h2 span {
    font-family: 'Open Sans', sans-serif;
    font-weight: bold;
    color: #f4f4f4;
    padding: 17px 0;
    text-shadow: 0px 0px 0px #000;
    white-space: pre;
}
 
/* ---- TOP BAR ---- */
 
#top-bar ul li.sfhover a,
#top-bar ul li:hover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top-bar ul li ul {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
    box-shadow: none;
}
 
#top-bar ul li.sfhover a,
#top-bar ul li:hover a {
    background: #f4f4f4;
}
 
/* ---- SIDE BAR ---- */
 
div#side-bar {
    font-size: 104%;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
 
#side-bar .side-block.media > * {
    display: flex;
    justify-content: space-evenly;
}
#side-bar .side-block {
    border: var(--whiteColor) 4px;
    border-radius: 0;
    box-shadow: none;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important;
    padding: 2px;
}
#side-bar .heading {
    border: none;
    border-radius: 0;
    color: #282828;
    font-size: 1.3em;
    padding: 1em 1em 0 0;
    border-top: 1px solid var(--borderColor);
    margin: 1em -0.8em 1em -0.5em;
    font-weight: normal;
}
 
#side-bar .menu-item > a:hover {
    background-color: rgba(0,0,0,0.05);
    color: var(--accentColor);
    text-decoration: none;
}
 
#top-bar div.open-menu a {
    border-radius: 0;
    box-shadow: 0px 1px 4px 0 rgba(0, 0, 0, 0.2), 0px 3px 10px 0 rgba(0, 0, 0, 0.19);
    color: var(--themeColor);
    border: none;
}
 
#side-bar a:visited {
    color: var(--themeColor);
}
 
@media (max-width: 767px) {
    #main-content {
        padding: 0;
        margin: 0 5%;
        border-left: none;
    }
    #page-title {
        margin-top: 0.7em;
    }
    #side-bar {
        left: -19em;
    }
    #side-bar:target {
        border: none;
        box-shadow: 1px 0 5px 0 rgba(0,0,0,0.2);
    }
    #side-bar .close-menu {
        transition: width 0.5s ease-in-out 0.1s,
        opacity 1s ease-in-out 0s;
        display: block;
        position: fixed;
        width: 100%;
        height: 100%;
        top: 0;
        right: 0;
        background: rgba(0,0,0,0.3);
        background-position: 19em 50%;
        z-index: -1;
        opacity: 0;
        pointer-events: none;
    }
    #side-bar:target .close-menu {
        width: calc(100% - 19em);
        right: 0;
        left: auto;
        opacity: 1;
        pointer-events: auto;
    }
    #page-content > hr, #page-content > .list-pages-box > .list-pages-item > hr {
        margin: 3em -5.5%;
    }
    #side-bar {
        top: 0;
    }
    #side-bar .heading {
        padding-left: 1em;
        margin-left: -1em;
    }
}
 
/* ---- TABS ---- */
 
.yui-navset .yui-nav,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
    border-color: var(--themeColor); /* color between tab list and content */
}
 
.yui-navset .yui-nav a,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nav a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tab background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color: black;
    transition: 0.125s;
}
 
.yui-navset .yui-nav a em {
    background: #f4f4f4;
    box-shadow: none;
    border-color: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
    font-weight: bold;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focus,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hover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selected tab background */
    color: var(--them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a:hover,
.yui-navset .yui-nav a:focus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yui-navset .yui-nav .selected a em {
    border-color: transparent;
    box-shadow: 0px 1px 2px 0.5px rgba(0,0,0,0.5);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yui-navset .yui-content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 content background color */
}
 
.yui-navset .yui-content,
.yui-navset .yui-navset-top .yui-content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order-top-width: 0;
}
 
.yui-navset-left .yui-content {
    border-left-color: #b7a9a9; /* different border color */
}
 
/* ---- INFO BAR ---- */
 body{
     --barColour: var(--themeColor);
}
 
 .info-container .collapsible-block-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width: 100%;
}
 
/* ---- INFO PANE ---- */
 
#page-content .creditRate{
     margin: unset;
    margin-bottom: 8px;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border: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0;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 {
    border: none;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content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fa-info:hover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color: var(--accentColor);
}
 
.rate-box-with-credit-button .cancel {
    border: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
 
.modalbox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border: none;
    box-shadow: none;
    border-radius: 0;
}
iframe.close-credits {
    top: 1.25em;
    right: 1.5em;
    transform: scale(1.5, 1.25);
}
 
/* ---- PAGE RATING ---- */
 
.page-rate-widget-box {
    box-shadow: none;
    margin: unset;
    margin-bottom: 8px;
}
 
.page-rate-widget-box .rate-points {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important;
    color: var(--themeColor) !important;
    border: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border-top: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border-bottom: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rateup a:hover,
.page-rate-widget-box .ratedown a:hover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color: var(--accent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background-color: var(--whiteColor);
    border: solid 1px var(--whit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page-rate-widget-box .cancel a:hover {
    background: var(--whiteColor);
    color: var(--accentColor);
}
 
/* ---- PAGE ELEMENTS ---- */
 
#page-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tr th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ackground-color: #f4f4f4;
    /* set border for table title */
}
 
#page-content .wiki-content-table tr td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 set border for table content */
}
 
blockquote,
div.blockquote,
#toc,
.code {
     background-color: #f4f4f4;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
 
.scp-image-block {
    border: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box-shadow: none;
    box-sizing: border-box;
}
.scp-image-block .scp-image-caption {
    background-color: #f4f4f4;
    border-top: solid 1px var(--borderColor);
    color: black;
}
 
hr {
    background-color: var(--borderColor);
}
 
.hovertip {
    border-color: var(--borderColor)!important;
}
 
/* ---- FOOTER ---- */
#footer { background: transparent; }
#footer a { color: var(--themeColor); }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6960
等级等級3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dark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特殊收容措施: SCP-6960被收容于Site-53的安全异常锁柜B2内。在该项目的装订处已附有锁具,防止其在转运和测试中意外打开。

描述: SCP-6960是研究员Herbert Berne撰写的一本836页小说,其主题为虚构的MTF Alpha-13。SCP-6960被打开时,会有四名人形实体围绕该项目显现,与书中的四名主角一一对应。这些实体均认为自己是受雇于SCP基金会的非异常人类。应加强此种想法以确保其配合。在书本被合上后,实体将停止存在。它们保有此前显现中的记忆,但无法回想起SCP-6960被合上期间发生的任何事件。

下文列表中列举了SCP-6960中描述的每个SCP-6960-A个体。

Jason Orville: 领队。精通二十余种形式的近距离搏斗。

Derrick Palmer: 爆破专家。

Lesly Edwin: 接受过充分的潜行及渗透训练。

Reginald Wilton: 无已知技术或能力。

未知SCP-6960可否创造其他角色。

事故报告03/11/2021: 于14:38,Site-53因多个异常突破收容陷入封锁。当时,SCP-6960正在接受Melvin Gail博士测试,全部四名MTF Alpha-13成员在测试间内。

Gail博士坐在桌边,SCP-6960-A的成员都坐在对侧。

Gail: 好了全队,今天我要测试你们对基金会协议的知识掌握。准备开始了么?

Orville: 当然。只要我们可以参加现役任务干什么都可以。

Gail: 好,第一个情景。一个敌对GOI突袭站点并劫持了人质。破解场面的第一步是什么?

Edwin: 通过通风管潜入,从内部干掉敌人。没有枪所有不会有声响。

Gail: …不,这和正确答案边都沾不上。第一个步骤是开启谈判,看下是否有办法和平解决场面。你到底有没有看过我送你们的书?

Edwin: 我没时间,我需要的是去实地做事情而不是读什么书。我被困在书桌边的时候可不能去干掉那个杀我全家的混沌分裂者将军。

Orville: 嘿,你也不是特遣队的唯一成员。你是团队的一份子,我们得要协力合作才能阻止那个杀我兄弟的人。

Wilton: 嘿,他们也不都是坏人。他们也杀了我前妻。

Gail: 行了,个人故事够了。如果你们想回到实战就得通过测试。

此时,收容突破警报响起,门上锁。

Gail: 操。好,所有人先冷静。封锁很少会超出半小时。

Palmer摸向他的背心,拿出一枚手雷,放在门边。

Gail:嘿!Palmer,你他妈在干嘛?从门边上走开,你不是真正特遣队的一员!

手雷爆炸,将门轰倒。

Palmer: 抱歉博士,但我可不会坐着在这看我们的站点被几个逃脱的Keter撕成碎片。1

Orville: 他说对点了Gail。有人得帮帮这地方。

Gail: 我们已经有帮手了,真正的MTF马上就要赶过来!趁还没人受伤赶快回来这边好吧。

Edwin: 抱歉伙计,但有人受伤就是这份工作的一部分。

MTF Alpha-13的全部四名成员离开房间。Gail博士跟随它们在大厅前进,直至它们在一个拐角前停下。

Orville: 等下。这是个完美的伏击点。

Gail: 会不会有人在这安排伏击我保持怀疑,但我们真的就不应该跑到这里。我们还是回到采访间去等待支援好么。

Edwin: 等待支援?要是我们没能及时过去救援他们开始处理人质怎么办?如果你要我们现在掉头回去这血债可都算你手上了。

Gail: 谁说人质的事了?该死,我们都不知道逃跑的是哪个异常!

Orville举起手,示意全队安静。他领着全队绕过拐角,发现一个高大的人形异常站在大厅中央。它似乎在进食人类尸体。

Palmer: 操。我认得这一个。是SCP-81682而且非常危险。捂住你们的鼻子,因为要是你们闻到这东西了它就会进入狂暴状态把你们全杀了。

Orville: 你们听到他了,把你们的防毒面具戴上。

MTF Alpha-13全部四名成员戴上防毒面具,Orville把一个备用面具给了Gail。

Wilton: 嘿,你们需要防毒面具才能靠近这个怪物?让我想起我那前妻。

全队慢慢从此异常边潜过,它依然在吞食尸体,没有对他们做出反应。

Orville: 好了全队,危险已通过。你们可以摘下面具了。

不明声音: 你们的危险可没结束。

三名武装士兵对MTF Alpha-13举枪。

Edwin: 噢不,是混沌分裂者!

Gail: 你怎么知道的?

Edwin: 因为他们头盔上印了混沌分裂者的标志。自从我看到有个带这标志的人杀了我全家之后它在哪我都认得出来。

CI士兵1: 靠,我们的伪装已被戳破!把他们全杀了!

士兵开火,但团队躲进了角落背后,毫发未损地逃走了。

Wilton: 哈,混沌分裂者想要杀了我们。让我想起我那前妻。

Gail: 这里有点不对劲。混沌分裂者从来不会做这种事情,这些小丑只是拿着枪在站点里游荡。

Orville: 你不如我们了解分裂者。他们一直就是如此,从他们第一次试图杀了我开始就是这样。

Gail: 噢…靠。是SCP-6960。

Edwin: 你什么意思?没有什么SCP-6960。

Orville: 安静了各位,我们得找办法在混沌分裂者找到我们之前阻止他们。

Edwin: 我们没可能搞定的,你看到他们有多少枪了?

Gail: 他们只有三个人,我非常确定我们有优势。

Palmer: 我知道我们如何利用优势。但你们可能不太喜欢。

Orville: Palmer,不要。还有其他办法。

Gail: 严肃点,出去对他们开枪就是了。我非常肯定他们知道的战术比你都要少。

Wilton: 他们知道的比我还少?就和我前妻一样!

Gail: 你就不能别念她吗!

Palmer摸向他的背包,拿出了一块C-4炸弹,然后回头绕过拐角跑向士兵。

Palmer: 一直以来非常荣幸长官,我在地狱和你们各位再会!

爆炸声从拐角对面传来。

Wilton: 靠?但那可是我前妻去的地方!

Gail: 你怎么就不能闭嘴别念!我读过你的书,那个人本来该是你最好的朋友,或者至少本来可以是,如果Herbert知道怎么写人际关系的话!

Orville: 嘿博士,也许别这么发癫为好。我们刚刚失去了一位挚友,也许默哀一秒?

Edwin: 去它个鬼,我们去彻底阻止混沌分裂者也是纪念他。

Orville: 说得好。全队,我们出发!

[为简便略去十分钟。]

团队靠近中央指挥间的门,声音从中传来。

不明声音: 你就是个呆瓜,Herbert。所以我们才在这里。你对我们所有人做了这些事,现在是你还债的时候了。等下,我暴露了…有人在这。

门被踹倒,Alpha-13遭遇了几名混沌分裂者士兵。有一人穿着类似粗糙仿制的美国将军制服,向前走出几步。

不明的将军: 下午好各位。我看Alpha十三的大部分可算来到了终点。Derrick不见了,但我觉得可以稳妥推测他有过一场合适的告别,对吧Herbert?

研究员Herbert Berne被捆在指挥间的一张椅子上。3他微微点头。

Gail: 你也是从他的书里来的,是不是?

将军: 我确实是。我的整个存在都是被一个蠢货靠错误的魔法打字机编造出来的,现在我捆在这里手握一座站点,属于这个天杀的SCP基金会,穿着一身狗屁倒灶的混沌分裂者COSPLAY!

Wilton: 有些混账控制了你的人生还不在乎你的个人感受和心理健康?听起来就像我那前妻。

将军和Gail: 闭嘴,Wilton!

将军射击Wilton的肩膀。Wilton张开嘴,但将军把枪瞄准了他的头。

将军: 敢说一句你前妻枪击你的事,下一发就朝你的脑花去。

Wilton沉默点头。

Orville: 这什么书都是怎么回事?这家伙是个异常吗?

Gail: 你们全都是异常,Herbert在写一篇同人的时候意外造出了你们。

Orville: 不可能,我不可能是从同人小说里来的。要是我是同人小说里来的,我说起话来哪会这么现实而且一点都不牵强?

Edwin: 而且要是我是假的,我全家被那个混沌分裂者将军杀害的记忆都是哪里来的?

Gail: 好,你们不需要接受这点。反正真正的MTF过来之后你们都得回书里去。

将军: 收一收,各位。我这要独白。刚才说到哪了?对,我正在对着主角们解释我的动机,然后某个路人博士刚好也在这里。Herbert,你把我们写入存在的时候,你有没有停下来想过你在做什么?我的意思是,我们都看过同人小说,但这一篇简直就是可怕。你以前到底有没有和真正的人说过话?我是说,我现在说出口的东西哪一句听起来像是某某人威胁自己创造者的时候会说的正常玩意儿?

Herbert摇摇头。

将军: 很好,那你他妈的是为什么要这么写呢,你这废物?

将军说话之时,Orvile缓缓伸手摸向最近的士兵武器。

将军: 你可没有剧情装甲,你甚至都不是书里的角色。给我个理由不马上崩掉你的脑袋。

Herbert: 我都不知道啊!我不知道你会活过来!就是好玩而已,在我发现它有异常之前都没想过要把它给别人看。

将军: 我觉得我应该为你让我当反派而自觉走运。如果我要是主角我就不会有这样的自我意识来把子弹打进你的心脏。

Gail: 等下,将军阁下。你不必要这么做,没有人必须受伤。不善于写作可不是犯罪。

将军: 对别人的写作有意见也不是犯罪。现在请允许我表达我的批判。

将军对着Herbert的胸口开枪射击,Orville从后方扑向将军。

Orville: 我抓到他了,你们两个把其他人搞定!

//Edwin抓起一把枪,开始射击混沌分裂者士兵。Wilton找来急救包开始包扎手臂。 //

Wilton: 把一帮看起来超危险的人全放倒了?我记得我那前妻以前就这么干过!

Gail找来另一个急救包,试图帮助Herbert,但无法止住快速的失血。

Herbert: 我很抱歉造成了所有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Gail: 不,他们活过来不是你的错。该死,如果你写的是个真正的劲敌反派我们的麻烦还会更大。

将军把Orville从背上甩出,跑向中控面板。

将军: 都不准动,不然我就开启紧急核弹!

Gail: Site-53啥时候开始有这种东西了?

将军: 从这个呆瓜想要的时候开始!你到底知不知道有多少东西从书里跑出来了?等下,书!

将军伸手摸向正放在中控面板上的SCP-6960。Edwin站的更近,抢先一步拿到了它。

将军: 别把书合上!

Edwin: 为啥不行?这是你钻出来的那本书?

将军: 对!这也是你们钻出来的那本书,所以把它放下不然我就把这地方炸进地狱去!

Orville: 我们宁可死也不会让你夺取这座站点。

Gail: 我还是不想死,如果有可能。

将军: 如果那个胖子再敢发表一句前妻评论我就马上按这个大红按钮。

Edwin: 如果我合上书,你就会回里面去,不是么?

将军: 对,我们所有人都会。我一直就在给你说这事!

Gail: Edwin,你可能不是真的,但你还是可以帮助基金会。合上书,现在就了结。

将军: 不!不要把我们塞回去,求你。我一分钟也不能再困在那些书页里了。

Orville: 那你为啥还不摁按钮?

将军: 因为我就不能!如果我摁了,我就杀了你们所有人,这不是写出我要做的事情。 你们这些人要摆脱出去必须得先有点情绪冲击的假象。

Wilton: 你知道么,我前妻肯定算个冲击,她那时—

将军对着Wilton开了一枪,将他立即击杀。

将军:哈!我做到了!我穿透了他的主角光环!

Gail: 啊靠,所有人都别再说你们家人的事了,会强化你们的虚构死亡。

Edwin:我们真就是这样吗?从某种垃圾书里编出来的角色?

Orville: 别听他们的Lesly,他们想要搞乱我们的脑袋。

Gail: 没有人想搞乱你,你们全都是异常。但这不意味着你们不能帮助基金会。合上书然后所有这一切就结束了。

Orville: Lesly,他在撒谎!他肯定是分裂者一边的!

Edwin: 只有一种办法能弄个清楚了。

Edwin拿出一个打火机,开始灼烧SCP-6960的书页。书籍被焚毁之时,混沌分裂者士兵的尸体开始一并燃烧。

Gail: 你在干嘛?你不能直接毁了一个异常!

将军: 对!烧了那本书,让我们从这场噩梦里解脱!

Edwin崩散为灰。

Orville: 不…我…我必须得是真的。这不可能发生。

将军: 哦,它发生的正好。

Orville的手臂开始化为灰烬。

Orville: Gail博士,你…你对我说谎。你告诉我们说我们是真正的特遣队。你告诉我们我们可以帮助基金会!

Gail: Orville,我很抱歉。我不是有意要让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只是想让你们配合采访。

Orville: 对你们就只是如此吗?只是让异常认为基金会关心在意的又一个谎言?你更像个怪物而不是掌管这座站点的人,因为你是真正的怪物。

Orville的大部分身体崩散为灰,不能站立。将军也开始解体。

Orville: 我信任过你…

Orville射击Gail,他倒地盖住了他的身体摄像机。

Gail: 我只是在听令行事…

将军: 听令行事…就和我们其他人一样。

两小时后,MTF Epsilon-11重新控制站点,并找到了Melvin Gail博士的尸体,还有他录制此次突破的身体摄像机。SCP-6960已被重分级为无效化。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