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699

项目编号:SCP-699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699被放置在一间尺寸为8米X8米X5米的标准实验室内,该实验室建立于Site-██的下层地下室内。该项目全天由两名对项目产生“否定”反应(见下文)并不会试图打开它的1级安全人员守卫。另外,该项目全天处于监视器监视下。

未经授权就试图打开SCP-699将遭受各种纪律处罚,包括处决。若SCP-699内的任何物体有试图逃离的征兆,须马上报告给主管的4级成员,以制定进一步的收容措施。若发生任何收容失效事件必须全力镇压。

描述:SCP-699是一个标准的矩形盒子,尺寸为2.5米X1.5米X1米。在其一边刻着“Keter”和“SCP-17591”的基金会字样。该项目看上去似乎是有机玻璃,事实上是由一种比目前生产出来的任何材料都要坚固和沉重的高密度物质所构成。估计该项目的重量约是24,000公斤。SCP-699上没有任何缝隙可以观察到其内部,也没有显示任何可以打开的方法。所有试图打开,损坏,或取下一块物质作为样本以分析其物质构成的努力全部失败了。目前正试图取下其一小块作为标本以进行复制。

SCP-699的收容物目前正在调查中并在研究员中形成了争论。SCP-699的收容物似乎是以心灵感应的形式出现,且大部分的观察者所观察到的东西完全不同,这取决于观察者的意志和心理状态。

90%的观察者看到的是积极的一面-某种他们想要拥有或释放的。观察者们报告他们看到了珍贵的材料,艺术作品,家庭成员,宠物,宗教人物,或某种有用的科技收容在SCP-699中,并感受到一种强烈的打开其的欲望。

约9%的观察者会对SCP-699的收容物产生“否定”反应,并观察到某些可怕或危险的事物。报告其收容物包括蜘蛛,蛇,人形的恶魔,和其他许多SCP物品,包括SCP-682。这些观察者没有表现出打开SCP-699的欲望。

两个观察者,████博士和████博士,在观察了SCP-699之后,他们声称这里面完全是空的。[“这明显是个恶作剧”-████博士]

SCP-699的收容物似乎有能力在多个观察者同时观察它时展现出不同的形象。并通过某种心灵感应,传输出一种打开SCP-699的欲望,但SCP-699没有试图与任何人进行交流。

附录:SCP-699首次发现是在20██年█月█日的凌晨3点14分,出现于Site-██三楼的休息室。由于它的重量,它马上砸穿了数层Site的楼层,然后完好无损的掉入了下层地下室。不幸的是,它对建筑物造成了█百万美元的损失,并释放了SCP-███,而SCP-███由于在落地时被它压着而被摧毁了。由于SCP-699太过沉重无法移动,所以不得不在它周围建立收容设施。


一份贴在SCP-699上的残缺报告
[该报告只允许4级人员参阅。不幸的是,报告的大部分内容在SCP-699到达时损坏了,因而无法阅读]

项目:SCP-17591

项目等级:Keter

回收日期:7/6/2455

首席研究员:████ B████博士

备忘:

7/6/2455 SCP-17591,一个自称[报告损坏]的[报告损坏无法阅读]决定实施[报告损坏]本文称之为"Z协议"。由于这显然是不可取的,并使该项目有能力[报告损坏]放入一条标准的Keter级收容舰上。

[报告损坏]

在[报告损坏]逃脱/重新捕获并对Site-██造成大规模破坏后,添加[数据删除]于收容协议。使其有能力注入[报告损坏]Z协议在5[报告损坏]的距离上。

8/7/2455 继续试图逃离。Site-███被摧毁,要求对██████博士和██████研究员进行处决。

[报告损坏]

2/7/2466 即将逃离。马上实施实验收容措施"T"。我们相信接收到的时间轴的居民会[报告损坏]并持续很多年。


[来自记录者Clerk的备忘:我不想为了把这编成SCP-17591而搞乱数据库。它将保持SCP-699的编号直到另行通知。]

[来自05-█的备忘:不要在附近的维度入口那里折腾暴烈/危险项目。这很明显对于我们控制下的很多项目都不安全,而且这到底该不该做在高层人员之间还存在重大分歧。]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