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004

⚠️ 内容警告






注意

SCP-7004属于10级领会型模因危害,任何与其相关的信息均属其异常效应的媒介。因此,本文档已经过基金会各.AIC的自动修改,以降低读者受SCP-7004影响的风险。

请自行决定是否继续阅读。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7004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apollyon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secondary-class}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amida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危急

Flower.jpg

绽放事件不久后的一位SCP-7004-1个体的照片。可见异常身上出现的两名瓣型个体。

Flower.jpg

绽放事件不久后的一位SCP-7004-1个体的照片。可见异常身上出现的两名瓣型个体。

特殊收容措施:为防止其信息危害效应进一步扩散,任何与持续压制封锁工作无关的SCP-7004相关信息将由基金会与全球超自然联盟酌情删除。所有与继续收容已关押异常无关的基金会行动均已被叫停;一切可用人员将被重新调职,以增援对SCP-7004 的压制工作。

依据上述措施,所有基金会制.aic将被重新调度并用于信息封锁任务中,人类操作员仅允许在无可用人工智能的情况下参与任务。

若人类操作员需参与任务,应采取以下措施以避免其暴露于SCP-7004:

  • 耳塞1
  • 记忆删除剂2
  • SCRAMBLE目镜3

鉴于先前发生的人类操作员暴露于SCP-7004的事故,禁止将任何人类人员分配至信息封锁任务。

7/22/2021更新:由于异常实体数量过多,所有SCP-7004-1个体一经发现应立即处决。若瓣型个体在基金会行动员面前说出了“土著”“土著们”等词,其处决优先级先于没有说出上述词语的个体。

7/23/2021更新:根据O5指挥部命令,保密帷幕的维持工作已降为奥米伽级(最低优先级)项目。

描述:SCP-7004系一10级领会型4模因危害,目前在全球范围内已影响0.3万 900万 1.56亿 10亿人口。

对象理解SCP-7004后将立即遭受一场SCP-7004“绽放”事件。根据基金会特工在本文完稿前搜集的信息,绽放事件包含以下效应:

  • 对象的腹部立即遭受撕裂般的疼痛,随后躯干将因内力猛烈破裂,内力通常由躯干内出现的数只手掌和手指施加给腹部。
  • 二至二十七名独立个体5迅速从腹部开口中出现,导致对象立即死亡并创造出一名SCP-7004-1个体。
  • 每位出现的个体(下称SCP-7004-1瓣型个体)将突然发出响亮的尖叫声,声音通常包含可作为SCP-7004传播媒介的信息6。常见短语包括“[媒介已移除]在哪里?”和“我们是[媒介已移除]”。受到刺激后,异常将施展[媒介已移除]的功能,包括[媒介已移除]。截至本文撰写之时,还有人观察到项目通过一种未知的异常方式随意地搭建建筑物,尽管也有人看到少数个体具有与典型的[媒介已移除]相仿的[媒介已移除]行为。这两种行为的原因尚未查明。

发现记录:SCP-7004于7/15/2021被首次发现。当时,全球多个地点(盐湖城、北京、札幌、德里等)出现了多份关于“有多具尸体的人”的早期报告。基金会网络爬虫最初将这些报告标记为“待调查”,并为它们赋予了伽马级(第三优先级)关注度。

于7/16/2021,更多关于“人体爆裂”的信息在互联网上出现并开始广泛传播。多个包含SCP-7004-1实体的视频被上传到Youtube、Twitter、Facebook、Reddit以及TikTok平台上。这些视频均包含SCP-7004-1瓣型个体的声音,成为了SCP-7004的强力传播媒介,引发了更多的绽放事件,进而缩短了传播的周期。

全球超自然联盟不久后发现,观看上述视频与绽放事件的发生存在直接联系,于是开始努力删除SCP-7004的相关视频,但这反过来又促进了观谬维基等网络论坛对该现象的猜测。这种猜测行为本身就属于SCP-7004的传播媒介,其能促使人员浏览信息并引导他们得出结论,从而使他们暴露在SCP-7004的效应之下。

截至7/17/2021,已有约1.56亿人口经历了绽放事件并转化为SCP-7004-1个体。基金会在该时间点上下启动了收容工作,并与全球超自然联盟开通了合作渠道,以便收容SCP-7004。官方宣布合作的数小时后,各大官方新闻媒体均已停止运作。但是,SCP-7004仍在互联网上传播,在此期间又令约6亿人口经历了绽放事件。此后,SCP-7004收容工作的优先级上升到了阿尔法级,信息封锁成为了基金会与GOC的主要收容方式。组织双方的领导层开始竭力暂时中断数个国家的互联网服务,但成效无几,反而增长了公众对SCP-7004的猜疑。这反过来在未受禁令影响的国家造成了数亿起绽放事件。

暴露于SCP-7004的人数在7/20/2021达到了10亿,基金会因此将该异常的扰动等级升级为Amida。截至本文撰写之时,阻止SCP-7004传播的行动仍在进行中。








7/21/2021更新:暴露于SCP-7004的人数已达30亿。全球超自然联盟已宣布SCP-7004为该组织的最高优先级项目。GOC对多个主要国家强制实施了未经政府授权的互联网禁令。截至本文撰写之时,保密帷幕的维持已降为奥米伽级项目。










7/22/2021更新: 暴露于SCP-7004的人数已达60亿。基金会内部职员开始出现绽放事件,减慢了压制SCP-7004的工作进度。

由于人类职员需要压制SCP-7004,SCiPNet各文档7的维护工作已交由Site-82职员开发的SCiPNet.aic负责。












7/23/2021更新:因SCP-7004之故,Site-82已发出求救信号。正在等待回复。




快来人帮忙啊








如果有人能听到的话,求求你派点人过来






























我们只是 [媒介已移除] [媒介已移除] 我们从来不 [媒介已移除]

[监测到破坏行为。职员#676848已受纪律处分并通报上级,禁止该职员未来对本文档进行任何编辑。]


































7/23/2021更新:因SCP-7004之故,Site-82已正式停运。
















7/24/2021更新:因SCP-7004之故,Site-57已正式停运。

7/24/2021更新:因SCP-7004之故,Site-34已正式停运。Site-120已正式停运。

7/24/2021更新:因SCP-7004之故,Site-118已正式停运。Site-43已正式停运。Site-17已正式停运。























7/26/2021更新:因SCP-7004之故,Site-19已正式停运。












7/26/2021更新:因SCP-7004之故,Site-01已发出求救信号。正在等待回复。









7/26/2021更新:警报:SCP-7004相关事件发生后,依O5-4命令,埃特纳协议已生效。依据协议,O5议会将暂停运作,行政权力将下放给各区域主管和站点主管,直至中央领导层得以重建为止。参见下述的有关自动转录文档。

[16:35:24 - 视频开始,与会的五名O5成员全体聚集到了Site-01某一会议室的桌旁。可以看到,坐在桌子最靠近门口一端的O5-1、O5-5和O5-6正在疲倦地大喘气。坐在他们正对面的O5-4用手摇晃着一沓纸张,嘴里喊着话,试图阐述事态的紧急性。顶部的纸张上用粗体印了“SCP-2000格尼美德协议”的字样。O5-9坐在他旁边。她摇了摇头,抗议似地咕哝了几句。]

[16:36:02 - O5-4转头对着O5-9讲话,姿态很严厉,中途快速地瞄了其余议会成员一眼。数秒后,O5-4举起手臂,做出了类似“全体赞成?”的口型。]

[16:36:55 - 大部分在场的O5成员都举手表示了赞成。只有O5-9没有举手。]

[16:37:07 - O5-4冷冷地点了点头,以示理解,随后在面前的终端上输入了一条指令。他按下回车键后的数秒内,O5议会的全体成员均陷入了沉默。]

[16:37:45 - O5-1准备起身发表讲话,但被身后的开门声打断了。O5议会成员集体转头看向了大门。O5-2进入房间,鲜血从嘴巴流到了制服的前部。他踉踉跄跄地走进去,身体靠在了离他最近的O5-1身上。O5-1站起来扶着O5-2,让他不要跌倒。]

[16:38:00 - O5-2咳出了更多的血,旁边的会议桌也沾上了鲜血。当O5-1探身询问其身体状况时,O5-2惊叫起来,身体猛然地向后方跌了下去。]

[16:38:12 - 如画面所见,当其他议会成员聚集到O5-2周围时,O5-4正在努力劝阻他们不要这样做。他试图一边警告其他议会成员,一边用手盖住耳朵,但这无济于事。随着O5-2的绽放事件继续进行,他继续对其他议会成员发出了“捂住耳朵!”的呼喊。]

[16:38:15 - 突然间,O5-2的腹部由内而外地被撕裂开来,不断扩大的伤口中出现了几根手指。O5-2的腹部中出现了一个沾满鲜血、不断喘气的人头,随后是一条试图把身体从O5-2当中拉出来的手臂。O5-2继续不停地惨叫着,其余议会成员都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O5-4在后方绝望地看着他们,双手依然捂着耳朵。]

[16:38:17 - 画面中,随着瓣型个体陆续从O5-2的体内出现,在他身边的O5-5开始咳血,之后是O5-9。O5-6惊恐地向后退缩,随后她弯下了腰,把身体折起来,往地板上的毯子吐出鲜血。O5-1在一片慌乱当中从裤头的环带里掏出了一把手枪,向O5-6射了几发子弹,使其倒地身亡。]

[16:38:28 - O5-1和O5-4各自在房间的两侧对对方看了一眼。然而,O5-1的嘴唇上突然出现了一条细长的血迹;紧接着,监督者把更多的血吐到了桌子上。画面中可见O5-4正在对O5-1喊叫着什么。O5-1再次呕吐了起来,此时,他将手枪滑过桌子传给了O5-4,嘴唇做出了“快动手”的口型。]

[16:38:32 - O5-4用熟练的动作从桌子上迅速拿起手枪,朝着O5-1的头部正中开了一枪,使其当场毙命。其余监督者继续痛苦地抽搐和惨叫着。O5-4在原地怔了几秒,眼睛盯着房间里的一片混乱。他环顾房间,将枪口指向了另一名监督者,再次扣动扳机,但枪哑火了。]

[16:38:38 - 而在他身前,O5-1疲软的尸体继续运动着,自行倒在了地上,其绽放事件可能仍未停止。旁边O5-6的尸体也是如此,被撕裂的腹部中已经露出了几条手臂。O5-4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于是他立即放下枪,再次将双手捂在耳朵上,跑过垂死的监督者们,灵巧地避开另一条从O5-2体内伸出的瓣型实体的手臂。他很快就跑出了会议室,大门在他身后关闭,O5-4就此离开了画面。与此同时,会议室外可隐约看见数名SCP-7004-1个体。]

[16:40:12 - 此时,会议室内的全体监督者均已失去生命体征。]

[16:46:54 - 画面检测到O5-4访问了会议室内的一台远程终端。不久后,埃特纳协议正式生效。]































检测到新用户。

欢迎您,监督者Alto Clef。






.checkoperation_status all_mtf infohazard




正在检索…请稍候。












MTF Eta-10“非礼勿视”已停止活动。




MTF Rho-9“技术支持”已停止活动。




MTF Upsilon-4“糖丸”已停止活动。




结果显示完毕。




.enablequery blacklisted




正在检索…请稍候。












MTF Mu-7 “我等扭曲之绪”目前仍在运作。


.dossier mu-7








7/24/2021更新:应O5-4明确要求,访问SCP-7004所需权限要求均已被移除。

7/24/2021更新:应O5-4明确要求,截至本文撰写之时,SCP-7004文档已向收容Site-11000的全体人员开放。此外,再次应O5-4明确要求,系统已向上述站点发出紧急阅读请求。

好吧,这该够你们爽了。你们好,我是O5-4。

据我所知,我应该是这世上唯一存活的O5。

你们应该根本不知道现在发生了什么鸡巴事情——要是知道的话,我们阻止它的最后一线希望也就破灭了。

但如果你们不知道——我指望着你们不知道呢——那么我有必要向你们解释一下。

世界已经毁灭了。模因性信息危害,SCP-7004,就是罪魁祸首。

如今,你们俩是地球上仅存的可以把大家从这种事态之下解救出来的人。

所以,我将向你们提出最后的直接要求:去黄石。找到SCP-2000。往里面输入12-25-2000这串数字。重启地球。拯救世界。

或者说……他妈的,剩多少就救多少吧。

这篇文档包含了你们需要了解的一切信息。一切能让你们跟上进度的东西,一切能让你们……做好准备的东西,不管它们有没有用。




在议会的其他人丧失职能之前,我们已尽一切努力,确保当你们到达那里之后2000会是在线的。格尼美德已经上线了,那么从今以后……




我将提拔你们为5级人员,立即生效。这样你们应该就有足够的权限来启动拉撒路程序了吧。虽然意义不大了,但还是得恭喜你们。



你们到那里之后,把看到的东西全部录下来。你们在11000那儿的自动转录器应该会派上用场。我希望你们能和我保持联络,24小时
















操你妈。我得走了。

它们来了。

我现在说不了什么,不过……祝你们好运。你们会需要好运气的。我会在这边尽量帮点忙。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