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015


:root {
    --posX: calc(50% - 358px - 12rem);
}
 
/*--- Footnote Auto-counter --*/
#page-content {
    counter-reset: megacount;
}
 
/*--- Footnote Superscript Number --*/
.fnnum {
    display: inline-block;
    text-indent: calc(-1% - 0.1em);
    overflow: hidden;
    line-height: 83%;
    text-decoration: none;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color: transparent;
    position: relative; top: -0.25em; font-size: 82%;
    padding: .15em calc(.21em - 0.4px) .12em calc(.11em - 1px);
    margin-left: -0.06em;
    margin-right: -0.25em;
    counter-increment: megacount;
    user-select: none;
}
.fnnum::after {
    content: "" counter(megacount);
    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 {
    text-decoration: none;
    cursor: pointer;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
.fnnum:hover::after { color: white; }
 
/*--- Footnote Content Wrapper --*/
.fncon {
    position: absolute;
    right: calc(var(--posX) + 80px);
    line-height: 1.2;
    padding: 0.82rem;
    width: 10.3rem;
    background: white;
    border: 2px solid black;
    font-weight: initial;
    font-style: initial;
    text-align: initial;
    pointer-events: none;
    opacity: 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righ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z-index: 9;
}
.fnnum:hover + .fncon {
    opacity: 1;
    right: var(--posX);
}
.fncon::before {
    position: absolute;
    top: 0; left: 0;
    transform: translateX(-52%) translateY(-55%) scale(1.15);
    background-color: var(--fnColor, #E6283C);
    color: white;
    content: counter(megacount);
    font-size: initial;
    font-weight: bold;
    font-style: initial;
    padding-left: 0.32em; padding-right: 0.32em;
    padding-top: 0.18rem; padding-bottom: 0.08rem;
}
 
/*--- Mobile Query --*/
@media only screen and (max-width: 1279px) {
    .fncon {
        position: fixed;
        bottom: 1.3rem;
        left: calc(11% - 50px);
        width: 70%;
        transition: opacity 0.15s linear, left 0.3s cubic-bezier(.08,.72,.5,.94);
    }
    .fnnum:hover + .fncon {
        left: 11%;
     }
}

philogo.png

仅供主权共和国人员查看



本文已被基金会菲律宾分部列为最高机密

向基金会其他分部以及与菲律宾分部无密切联系的团体提供本文属于5级国家安全危害行为,违反者将以叛国罪名受到降为D级的处罚。

5/70155/7015
机密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classified-bar.svg
项目编号:SCP-7015
Keter
animebanner.png

菲律宾分部特工狐组星见绘制的插图。该美术风格反映了一种已灭绝的日本艺术形式。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SCP-7015包含整个东亚地区,并作为基金会的一个主导分部运作,因此按照菲律宾分部的标准,该项目目前无法收容。如果SCP-7015在基金会的国际交流中被曝光,其在基金会各分部的影响力会给基金会本身带来内部不满和崩溃的巨大风险。为削弱SCP-7015,菲律宾分部发起了起义者FILIBUSTERISMO1行动。其目的为借助神话实体、宣传战,以及将SCP-7015禁止的娱乐形式(如动漫)武器化来破坏SCP-7015的稳定。

该行动的第一部分是与朝鲜和中国的幸存神话和奇术实体合作,自1960年和70年的清洗以来,这些实体的数量一直在稳步增长。起义者行动可利用这些被招募的实体作为间谍、工具或诱饵。

第二部分是宣传部,由菲律宾分部的特工组成,有些是本国的,有些是从SCP-7015内部招募的。许多特工都是有异常性质的东亚人。宣传部还负责记录接触过的神话实体,并将其故事和历史转化为宣传插图和漫画。

宣传部创作的主题主要是怀旧、民族主义的奥秘,以及多样性和自由的机遇,旨在面向SCP-7015内的失望居民。

第三部分是漫展计划。在SCP-7015国内11月份的庆典期间2,该集会将展示起义者行动的作品,并进行大规模宣传攻击。菲律宾政府目前正在通过前台企业和合作的缓冲国向SCP-7015领土秘密派遣特工、人员和物资。虚假的漫展地点正在透露给SCP-7015。

菲律宾应假装继续与SCP-7015结盟并对其表示顺从,贡献资金和人员。另一方面,它一直在SCP-7015境内秘密资助宣传和造谣活动。SCP-7015境内的菲律宾特工应安置收集到的中国和朝鲜文物,并假装成文化复兴主义者和叛乱者来隐藏这些文物。为获得日本分部的信任,菲律宾将提供关于这些物品的情报。

起义者行动对涉及时间旅行或现实操控以纠正SCP-7015的研究有严格规定。该行动的负责人提到了破坏菲律宾发展的可能性,其已发展为亚洲高度先进的工业化地区大国。


描述

poster.jpg

SCP-7015关于投资和财务安全的宣传。SCP-7015在2020年的帝国大衰退中使用了这张海报的多种变体。

SCP-7015指日本帝国,特别是因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作为盟国取得胜利而造成的现代存在。由菲律宾分部秘密委托进行的多项超常历史和多元宇宙分析表明,SCP-7015本应是轴心国的主要成员。在约99.2%的已研究的平行时间线中,日本会在战争最后阶段向美国投降,导致其朝鲜、中国和太平洋帝国领土的瓦解。然而,在基准现实中,中国是东亚的轴心国。

在所有的宇宙,包括基准宇宙中,德国在中国快速的工业化进程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如南昌和贵州的铁路项目和三年计划3。此外,德国还通过重建兵工厂、建立芥子气工厂4和化工厂以及联合生产武器装备来推动中国的军事现代化。

一个重大的分歧点发生在1933-1937年,在现代日本人阶层里通常被称为“神风”。受德国巨大商业利益的影响,阿道夫·希特勒领导的德国领导层认为中国是一个经济上可行、军事上有能力的盟友。中国也拒绝签署《中苏互不侵犯条约》,而是选择约束力较小的停火协议。这些因素导致中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顺利成为轴心国之一。然而,中国当时四分五裂的领导层和内部问题导致其军事和经济能力的使用并不理想。

SCP-7015通过加入同盟国而利用了这一事态。该决定使其能轻易获得西方的技术,以及来自亚洲盟国(如菲律宾、印度尼西亚和法属印度支那)的石油和农业产品。凭借巨大的物质优势,以及保持良好的声誉,日本早在1943年就能够打败中国。

在1944年战争结束时,SCP-7015保留了其目前的控制区域,外加大量的中国领土。 它在冷战期间保持中立,奉行孤立主义,专注于控制其领土。例如,它与苏联就内蒙古和青海等原先属于中国的地区的控制权进行谈判。同时,像菲律宾这样的国家几乎没有受到影响,积累了战争带来的利润。

然而,它后来面临许多内部问题,其种族清洗和教育宣传方法的效率降低,且经济大幅下滑。此外,它在文化上仍然是保守和传统的,经常对漫画、动画和电子游戏等“西方”娱乐实施严格限制甚至禁止。

只有在2000年菲律宾制造出精致的超常历史工具和技术后,SCP-7015才被认为是异常的。

在菲律宾政府的职权范围内,SCP-7015是调动菲律宾分部的资源和技术的关键。一个被削弱的SCP-7015,以及一个更加破碎的日本分部,对菲律宾政府及其基金会分部来说是非常有利的。

日本分部是基金会的主导部门之一,尽管由于其自身的内部问题和普遍的保守主义,其效率明显下降和僵化。因此,SCP-7015对基金会在亚洲的运作非常不利。此外,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SCP-7015开始通过债务陷阱、侵略性交易、贿赂和勒索地方官员等方式,对邻近的分部进行傀儡化。这些行为威胁着基金会内部的制衡机制。

菲律宾分部合理地认为SCP-7015的地缘政治偶然性是异常的。由于缺乏足够的现实操控工具来正确收容SCP-7015,菲律宾分部选择通过起义者FILIBUSTERISMO行动来展开战斗。


高堡漫画家记录

为说明起义者行动的内部运作和典型任务,下面提供起义者行动的两名成员的记录和评价,他们被并称为“高堡漫画家”或简称“高堡”。下面附有这些成员的简介。



nuclearbomb.png
狐组携带的照片,描绘了1944年11月1日观察重庆(假名:じゅうけい,中国国民政府和轴心国的最后中心)核爆炸的日军和美军人员。


作为被招募的SCP-7015公民,狐组的行为反映了一种文化认同危机,这对于其在接下来的主权共和国任务中的状态和其创作的作品是很重要的。其就这一问题撰写了一封信。信件内容如下:

作为起义者FILIBUSTERISMO行动的关键任务之一,高堡组合调查了SCP-7015-獬豸,一个重要的朝鲜神话实体9,被视为正义和法律的象征,对抗火灾和自然灾害的守护神。回收的文化数据显示其为独角实体,显示出犬类和狮类的特征。SCP-7015-獬豸自1960年至65年的帝国大清洗后就一直隐藏起来,直到最近才被重新发现并被招募到起义者行动中。


manga.jpg
“猩红之笔”组织绘制的插图。猩红之笔是1981年创意媒体改革的牺牲品,该改革主要针对漫画家(如手冢治虫)和刚起步的电子游戏工作室。


获得起义者FILIBUSTERISMO行动委员会的批准后,高堡组合开始寻找SCP-7015-鬼怪도깨비,其隐形和物质操控能力对起义者行动的第二阶段至关重要。SCP-7015-鬼怪逃到了附近人口众多的满洲地区,SCP-7015在当地大肆剥削劳动力和资源。SCP-7015-鬼怪是一个朝鲜的自然精灵,以其纹身和诡计多端而闻名,其手下有大约12个小鬼怪。

在第二阶段的准备工作中,超常组织“工人联盟运动”的领导人松本沙纪召开了一次紧急会议,讨论其组织内对完全参与起义者FILIBUSTERISMO行动的不满情绪。 鉴于海野在大陆政治方面的丰富经验,他被派去与松本进行协商。海野以安全风险为由,不让狐组陪同他参加会议,不过她留在了附近的地下哨所。



preparations.png
菲律宾对日本每年11月准备的庆典做出的贡献。



celebration.png
在信州上空放飞的纸灯笼,并伴有烟花。


在起义者行动的第二阶段,两人被转移到距离朝鲜平壤へいじょう50公里的临时站点-444。由于其传统文化影响力、人口和工业,平壤是北朝鲜的重要城市之一。它也是工人联盟运动计划中的抗议地点,因此是起义者行动的理想地点。

以下为起义者行动逃脱计划的记录,该记录描述了狐组和海野在本行动中最后几个小时的行为。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