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091

项目编号:項目編號:7091
等级等級4
收容等级:收容等級:
safe
次要等级:次要等級:
none
扰动等级:擾動等級:
vlam
风险等级:風險等級:
待观察

特殊收容措施


由于SCP-7091的高度不可预测性,禁止自普罗米修斯计划后对项目开展任何探索活动。为基金会职员的安全起见,对于异常生物危害物质的标准处理程序已被相应修改,但任何有机和无机物质依然无法免于SCP-7091-1不断发展的分子改动能力的损害。普罗米修斯计划回收到的所有物件与材料应储存于Site-82的地下低温密封舱内。此密封舱只允许负责远程研究及实验的机器人访问。

一旦研究任务完成,所有机器人将自动前往密封舱一旁的焚化室,并启动其中的机器。穿着二级防护服的基金会职员应在安全距离外检验灰烬,若未发现SCP-7091-1颗粒,则应将灰烬埋入大地。若灰烬中存在任意形式的SCP-7091-1,应再次对其使用焚化炉,且在所有颗粒消失之前不得关闭。携带SCP-7091-1的职员应被远程处决,并由负责此项目的机器人执行上述流程。

若有民间科学家通过天文观测手段发现SCP-7091的存在,应对其施加B型记忆删除触媒,并对相关报道作出抹黑处理。目前基金会正在研究能否制造一护罩,使得地球上一切位置均无法观测到SCP-7091。

描述

location.png

晶宿二的位置示意图,由三号宇宙特遣队拍摄。

SCP-7091为一位于仙女座[坐标已编辑]的戴森球1,距地球186.5万光年。尽管其体积比太阳小15%,但SCP-7091所包含的恒星每二十四小时能产生1.23 x 10 ^ 35焦耳上下的能量,约为太阳每年产生能量的总和。SCP-7091通过恒星能板阵列吸取能量,并直接传输至距恒星第四近的行星上。该行星被基金会天文学家命名为晶宿二(Crystellia B)。晶宿二与SCP-7091潮汐锁定,但目前未知两星体是如何在距离和体量差异的作用下形成这一状态的。

根据现有假想,晶宿二的表面已被大量SCP-7091-1所完全占据并改造。晶宿二存在现已覆灭的、能够在太空生活的文明,其遗迹为上述假想提供了依据。由于该行星及其卫星的表面存在高浓度的SCP-7091-1,目前技术水平不支持对其社会遗址开展全面调查。

SCP-7091-1是一种营寄生生活的黑色霉菌,具有心灵感应能力。SCP-7091-1能够感染智能生物的细胞,使其增殖速度呈指数级增长,同时移除其所有运动控制和自主性身体机能。然而,该过程并不会影响高等认知功能。项目还能在增殖不受影响的情况下组合有机物和无机物的原子,以及无机物和无机物的原子。

探索

基金会在晶宿二的洛希极限内发现了一人工构造物,其表面及入口处仅有微量的SCP-7091-1,粒子含量处于伦理委员会规定的可承受风险限度内。2087年6月8日,异常星象学部提议对此人工构造物展开探索,该行动名为“普罗米修斯任务”,之后得到了O5议会的批准。三名资历深厚的星际探索员组成了一支小队,准备前往调查构造物的具体状况。

Lucy Cabot、Nathaniel Burr、Jazzmin Gibson自愿参加了这项人类学任务,三人均具有近十年内探索深空古代巨构的经验。每人在太空飞行服下面额外套了一件二级防护服,并携带了能够发射燃烧弹头及物理弹头的枪械。小队的主要目标为调查该人造构造物。由于SCP-7091-1的含量较为微小,基金会将假定小队能够找到晶宿二的活体居民或其遗留的未受污染的物体,以供研究。

基金会对萨里安(Sarian)科技进行了逆向工程,成功开发了一种实验性曲速引擎,令Cabot、Burr与Gibson能够以超光速前往晶宿二。飞船抵达目的地后,小队将稍作休整,以避免队员因减速而产生眩晕症状。之后小队将离开飞船,从其开放的入口进入该人工构造物。

普罗米修斯任务记录.01

以下记录由小队成员身上的摄像头拍摄,视频信号先传输至飞船,再转发至基金会总部。

<记录开始>

Cabot:这里是普罗米修斯任务的Lucille Cabot,我正在现场为你们报告。我们的飞船大概在……两个地球时之前脱离了超高速状态,正在前往晶宿二轨道上的指定位置。现在的时间大概是凌晨两点。

可通过飞船的舷窗观察到该巨型人工构造物。构造物体积极大,必须转动观察窗镜头的角度才可能完整拍摄。对象似乎由金属合金构成,原结构合成完毕后,有许多额外的金属板被焊接到了结构表面,从而形成了许多接缝。对象的外表面可见凹槽,形成类似于三角形的线条和图案。构造物内部发出了橙色的灯光,其“顶部”有一个类似天线的装置,末端闪烁着红光。

Burr:队长,这儿应该有人。我检测到里面存在大量的有机生命。

Gibson:是晶宿二未被感染的生命体吗?还是某些S.C.2的流寇呢?

Cabot:对方圆五千千米的范围内进行深度扫描。检查有没有萨里安的侦察船、护卫舰之类的。

Burr:明白。

Burr启动飞船的外部传感器,输入了Cabot指定的扫描范围。数分钟后,传感器计算完毕,屏幕显示构造物外部有十四个深绿色的圆圈,代表该处存在聚集的飞船。人工构造物内也出现了几十个较小的团块,表明其中存在生物体,但它们都是静止的。

Burr:有东西了。很多东西,真的。传感器说这边是有萨里安的船,但它们靠得实在近了。

Cabot:什么意思?

Burr:我是说,这里至少有十四辆不同的S.C.飞船叠在了一起,但不知为什么又没有完全合体,依然是分开的。而且它们还在……扩大?生长?金属不可能这么移动啊。

Gibson:扫描仪没坏。可能是之前没观测过的异常。

Burr:大概吧。我还扫了一下附近的休谟指数。萨里安飞船的休谟很符合他们的科技水平。所以说那团飞船唯一异常的地方就在于上面的SCP-7091-1。它们似乎是在以一种类似有机物的方式生长着,跟朵花似的。

Cabot:那边能停船吗?

Burr:不能。SCP-7091-1浓度太高了。我们得去左舷那看看情况。

Gibson:AAD3不早就把这清理过一遍了吗?

Cabot:基地离我们的位置两光年都不到,没看到那堆飞船和右舷的SCP-7091-1也情有可原。(对Burr)把她拉过来。

Burr:遵命。

飞船靠近了人工构造物的左舷对接舱。舱门已稍微变形,半开半闭着,观察窗的镜头里可观察到SCP-7091-1。可以从舱门的另一侧观察到萨里安飞船的一小部分。飞船将船头伸入舱门,利用SCP-7091-1制成的线缆对接了二者。

Cabot:试试能不能手动控制。

Gibson在飞船的主数控面板上按了几下。几分钟后,她成功远程访问了人工构造物的主机。她又按了几个按钮,但均未能使舱门发生变化。之后她开始转动屏幕上的表盘,舱门逐渐打开,但打开的过程十分艰难。大约一分钟后,舱门机械结构出现故障,铰链断裂,使舱门和萨里安飞船在太空中飘浮了起来。

Gibson:呃……没想到会这样。我的问题。

Cabot:看来只能硬着头皮上咯,对吧Nate?

Burr:大家系好安全带。

Burr将飞船开了进去。Gibson激活并关闭了构造物机库的紧急舱门,随后Burr关闭了飞船的能源。三人走下飞船,拔出手枪,打起了手电筒。构造物内部呈现出一副荒废的景象,许多大箱子被胡乱地扔在地上,里面似乎装有食物和医疗补给。机库中可见两架大型太空护卫舰,上面盖了一层厚厚的锈痕与SCP-7091-1物质。天花板上挂有交织在一起的SCP-7091物质,形成类似蜘蛛网的结构,线条从天花板延伸到墙面,之后又像树根一样到达了地面。

墙面和最左边的护卫舰之间的网格中可见消瘦的、黏在地板上的人形尸体。SCP-7091-1将自身融合到了尸体的上层皮肤中,其余裸露的皮肤组织则是黑色的。

画面中的尸体四肢细长,其长度约为一般人类的两倍;头部呈球根状,同样比一般人大出许多;目前未知这是因为SCP-7091-1能对生物的坏死过程施加影响,还是说该生物体的自然形态就是如此。差异最小的个体头部存在两对眼睛,较大的一双靠近头顶,较小的一双位于颅骨的两侧。画面中生物体的眼睛都失去了光泽,表明其已丧失生命。然而,当Cabot将手电筒照到尸体的眼珠上时,她发现它们能够随光线移动。

Cabot:看出什么来了吗?

Gibson:从这种……生理反应来看,这些尸体肯定还存在一些神经活动。不过,单凭这个我肯定判断不了他们是死是活,除非你给我根棍子戳一戳他们,看看会不会动。

Gibson越权操控了机舱内的一台机械,将某个柱状物朝着SCP-7091-1网格的方向撞了过去。线条断裂,人形生物落到了她面前的地板上。几个生物呻吟了起来,另外几个则开始用克尔耶语(Craeic)说话,尽管语调十分紧张、困难。

Cabot:Gibson,能不能翻译一下?

Gibson:(她清了清喉咙。)我对外太阳系方言了解得不多,试试吧……嗯……听起来有三个词:吞噬,蔓延,以及……生长?不过我不确定是他们还是SCP-7091-1在讲话。

dyson_sphere.png

空间站中发现的SCP-7091图示。

Burr:总之,看来他们也没走多远。

Cabot:你这么说就有问题了。这些飞船的船体太短了,不适合深空航行——而且,我看到旁边根本就没有维修设备和机器人。他们可能是被放逐到这里来的。

人工构造物的更深处里传出了撞击声。Cabot靠近了通往内部的大门,小队三人均举起了各自的武器。她透过玻璃观察窗看了看,确定可以安全前进后,按下了门边的按钮,将其打开。门试图向上滑动,但被门梁挡住了。齿轮发出了吱呀吱呀的声音,最终,门面脱离门框,在Cabot面前向后倒了下去,并发出了相当大的噪音。Cabot示意Gibson和Burr跟上。

小队穿过了一条三角形的走廊。SCP-7091-1的含量相比于机库已大大减少,队员们的视线中几乎完全看不到。墙壁上可见类似克尔耶语的符号,从字迹可以看出它们是被匆忙写下的。

Cabot:Gibson?

Gibson:好像是和什么“传播”有关的?这个字眼一般是指感染或者霉菌。大概是对SCP-7091-1感染的警告吧?

Burr:警告?现在才警告是不是太晚了点,你们说呢?

Cabot:这警告不是给他们的。是给我们的。

Burr:那么长官,我们还要不要继续前进?

Cabot:……要。

<记录结束>

普罗米修斯任务记录.02

以下片段始于团队穿越空间站之后。从上一篇记录结束到第二篇记录开始的这段时间内,没有任何对话,观察到的景象与已知的情况一致,因此不列入正式文档的记录。

相关镜头于某个前厅的入口处开始。

<记录开始>

镜头以全景方式进行拍摄,展示出一扇被SCP-7091-1所覆盖的大型推拉门,SCP-7091-1已经结成了藤蔓状的结构。Cabot试图通过右侧的控制面板控制大门。虽然门上亮起了表明连接成功的绿光,但大门本身仍然纹丝不动。

Burr:要炸开吗?

Cabot:我觉得爆炸会比较靠谱,但得用完其他方案先。我们不知道SCP-7091-1对实弹会有什么反应。燃烧弹可能也有用,但我们一样确定不了。

Gibson:燃烧过后的霉菌和灰烬对人有危害。

Burr:对喔……不过这附近应该有武器、钢管之类的东西,可以用来撬门。

Cabot:好主意。大家找找吧。

scp.png

SCP-7091的照片。

队伍散开了,各队员之间依然保持着视线交流。Cabot观察到了一团被SCP-7091-1捆住的混合物,体积相对较小,由烧焦的头题和眼珠构成。眼珠随着她而移动,但不会对她的光线以及其他刺激作出任何反应。Cabot将手电筒照向SCP-7091-1团块的背后,发现了一条被霉菌和互相融合的尸体彻底阻塞的走廊。

Gibson向上望去。天花板上悬挂着许多腐烂的尸体,它们松散地组成了若干钟乳石状物,SCP-7091-1的附着量相对较少。一块肌肉组织从钟乳石上掉下来,正好落在了Gibson的面前,他后退一步,避开了飞溅的肉沫。钟乳石底部是一团由肉体形成的漩涡状图案,形状类似一张脸,尽管其“眼睛”是闭着的。脸庞从Gibson所在的位置延伸到空间站的深处,消失在前述被阻塞的走廊后。

Burr绕过一处类似支柱的结构,上面安装了一个亮着的显示屏。屏幕约50%的表面都被SCP-7091-1所覆盖,然而Burr依然设法操作了全息屏上的表盘和按钮,同时没有受到异常的影响。经过他一番操作后,该区域的灯光打开了,背景里可以听到通风系统启动的声音。

Burr:大家快过来,这边好像发现了些东西。

Gibson和Cabot走向了Burr的位置。Gibson走到屏幕前,开始阅读上面出现的符号。

Gibson:看着像是某种紧急控制机制。(她指向屏幕。)这个符号意思是“备用”或者“第二”。(她指向另一处。)这个,意思是“入口”。

Cabot:说不定能开那扇门呢。

Gibson转动“入口”标志下方的表盘。几秒钟后,远处传来了齿轮和其他机械结构转动的声音,随后是一道响亮的卡壳声,仿佛机械被异物阻挡住了一样。Gibson又转动了几个全息表盘。之后的现象表明,她的这一举动将空间站的其他区域的能量转移到了此处的装置中。约三分钟过后,阻挡小队进入前厅的藤状结构断裂,大门打开了。

Cabot拍了拍Gibson的肩膀,然后带领全队成员进入了前厅。前堂地板被SCP-7091-1所覆盖,浓度超越了之前所见的所有位置。霉菌的材质令地板产生了些许粘性,略微阻碍了小队的前进速度。正当小队进入前厅时,藤状结构收缩起来,关闭了他们身后的门。

Burr:草。队长,我们碰上麻烦了。

Gibson:待会再考虑那道门的事情吧。你现在身上还带着数据扫描板吗?

Burr:嗯,带着呢。(他看向设备。)我们前面几米的地方有两个生物,看起来互相靠得很近。

Cabot:保持谨慎。

前厅的墙壁铺满了金属板,它们均遭受了扭曲和变形,几乎无法看出原来的形状。SCP-7091-1形成了一系列分成两排、相互平行排列的短柱,柱子上方悬浮着由非同质金属和SCP-7091-1组成的球体。天花板上悬挂了一台以一定角度倾斜着的大型显示器,上面显示着一排不断闪烁着的符号,意为:“飞船建设完毕。是否准备发射?”

前厅远处一侧的墙上有两具人形尸体。每具尸体身高约为三米,其身上即将脱落的皮肤的线条大致与肌肉等同,可推测这些尸体上含有大量肌肉。尸体的每只手都有七个指头,足部结构适合趾行,虽然左边的尸体缺了一条腿。两具尸体似乎是在相互拥抱。

其中一具尸体将头转向了小队,并伸出了一只手。他的嘴巴动了动,说出了一段话,尽管喉咙内的SCP-7091-1严重阻碍了他的语言。

Gibson:很难听清。我认为他是在说“我饿了”。

Cabot:最好还是别再给异常添生物质燃料了吧,啊?

尸体脚底下有一本未受SCP-7091-1沾染的日记。Cabot检查了一下日记,在确认书页和封面上均不存在SCP-7091-1之后,将其装入了一个生物危险品运输容器中。

Burr:长官,这几艘飞船其实只用按一下按钮就能发射,真的。

Cabot:天哪。

Gibson:上帝显然没有对他们作什么好安排。

Cabot:把它装好,然后就回去吧。我们在这儿的全部任务都已经完成了。

Gibson与Burr:遵命。

<记录结束>

回收到的科学日志

以下内容由探索小队飞船上装载的人工智能转录,之后传输到了Site-83进行分析。

surface.png

晶宿二的表面,由三号宇宙特遣队拍摄。

恒星日期:第900周期,12号阿尔米斯(Aermith)

我真的不敢相信,居然成功了!Septimus和他的科学团队成功创造了一台功能完备的太阳虹吸机,现在我们可以为整个克雷斯提尼亚(Crestienia)提供能量了,直到20亿年后这颗恒星爆炸为止。愿众卫星永世护佑我等。

但现在依然存在着一个问题:虽然我们已经征服了恒星;虽然我们已经依字迹的意志改造了另外的12颗行星;虽然我们为这个星系绘制了精细到最小的矮行星上最小的沙粒的地图,但是,我们也只能止步于此了。我们被禁锢了。我们所在的恒星系离最近的另一个并不遥远,但这也远远超出了我们寿命所能承受的时间。假如我现在登上飞船,那么要经过100个恒星周期后才能到达塞拉米纳斯(Seraminus)。届时,我已经是个老朽的克尔耶人了;子女们也已经300多岁人;他们的孙子也已经出生了;孙子们也准备要生下他们的儿子了。这是不可接受的。

我某天把这个问题上报给了Septimus。他听到的时候似乎很沮丧,但为了解决这个问题,他反过来又给了一个机遇,让我直接去他手下工作。能得到如此高人的赏识,幸甚,幸甚。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我克尔耶人团结一心,走在征服宇宙的大道上!

恒星日期:第900周期,19号阿尔米斯

事实证明,传统的机械改造可以让一个正常克尔耶人的寿命延长15%,但必须得日常维护,还要定期更换机器部件。这肯定算是个解决方案,但它不可持续。到头来,为了维持人口,我们迟早得耗尽家园和星系中其他星球的所有资源。我们当然可以从其他地方找来更多的资源啊,但是如果一切不可再生的东西都用光了,我们将何去何从呢?我们这一种族将会灭亡,而这将成为我的过错。我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Septimus给我安排了一帮陌生人。他们可能是从外部世界的殖民地来的吧,也可能来自某个我没听说过的卫星。不过,反正他们愿意工作,听命行事,他们的出身其实没那么重要吧?对吧?这些人当中有个叫Alph的,身上有一部分是超颖材料4的奇怪小家伙,他建议我们把常规机械部件换成由恒星能生物机械部件。我觉得这样做不太可能成功,不过为了我们的任务,还是测试一下吧。

愿众卫星护佑我等迷途的探索者们。

恒星日期:第900周期,45号阿尔米斯

已经有一些接受了生物机械改造的克尔耶人了,我们一直在按照Alph的规划,努力把恒星的能量传输到他们身上。到目前为止实验都挺顺利的。Septimus很高兴,我也一样。我们很可能已经取得突破了!

Septimus已经开始在环绕克雷斯提尼亚的空间站里修建深空探索飞船了。他计划组织十四队殖民者,每一队乘坐各自的飞船,去探索星系的不同地方,甚至还可能飞出日球层顶。我们已征服的世界就已经如此美丽了,想象一下,当我们有一团永生不死的探险家去不断更新它们时,这星图将有多么壮观!我按捺不住自己的兴奋了!

不过,我好希望能和Septimus一起到空间站上啊。他说我应该呆在这里,呆在克雷斯提尼亚的实验室里,研究维持我们种族永续生存的方法。但我想和他在一起。

希望他很快就能来拜访我们吧。

愿众卫星引领我等至不朽。

恒星日期:第900周期,1号哈厄里斯(Haelith)

昨天,我们开始了恒星能生物机械克尔耶人的太空试飞行任务。起初,一切顺利,直到他们飞出了克雷斯提尼亚的大气层为止。那原始的、未经过滤的太阳辐射超出了机械组件的承受范围,他们不断升温,直到压垮了内部的反应器为止。

所有人都到达了临界状态,在他们得以亲吻星空前,就已经在爆炸中化作了灰烬。

我是个愚人,我错估了解决方案的难度。我为同胞的牺牲无限哀伤,我因Septimus失望的神情羞愧万分。我甚至不能去责怪Alph,因为我才是那个有权限的人,我才是那个批准、测试、研究永生之路的人。

我是个失败的烂人。

愿众卫星宽恕我等肮脏的野心家。

恒星日期:第950周期,3号哈厄里斯

五十个周期过去了,我们离永生的距离相比于最初也没有什么变化。我很忧虑,我可能已经丧失希望了。Alph在困境中给予了我无数的帮助,但他同样也已经迷失了。

四十五个周期之前,我们开始对新生儿进行实验。我们修改了新孵化的克尔耶人的遗传因子,隔离那些令我们生物降解的基因,并将它们全部移除。这些孩子一开始还很正常。他们的成长和发育比一般人快很多,他们在第30个周期就完成变态了,其他人都要到75岁左右才能变态。但是,虽然我们已经从他们的基因组中彻底移除了死亡因素,但每个孩子都在42岁时经历了快速的细胞退化。试验当中没有一个孩子能活着见到第45个周期的。

我心碎了。我一辈子都没想过,自己竟会担上杀童魔的罪名。Septimus放下了飞船建造的工作,亲自去应付那些愤怒的家长们。我从那以后再也没见过这些人了。Alph向我保证,说我们已经接近突破口了。希望他是对的吧。

我希望我不必做出这些牺牲,但现在局势已经很清楚,这些牺牲已不可能再被避免。

这是为了更大的善。

恒星日期:第1075周期,14号阿尔米斯

我已经275岁啦。今天我第一次感觉到骨头“咔擦”了一下。真是岁月不饶人。

大约100个周期之前,我和Alph给一小群克尔耶人接种了一种黄原胶病毒,和毁灭萨里安集团的是同一种。光是改造病毒就很困难了,要想造出稳定的、非致命的黄原胶病毒毒株更是令我们叫苦不迭。但我们终究还是造了出来,而现在我们的工作完成了。

较老的克尔耶人会产生以下症状:剧烈咳嗽、皮肤脱落、四肢断裂。但年轻人似乎天生就能抵抗对我们的小病毒。他们一开始未受影响,但随着周期数的不断上升,他们的年龄逐渐变大,但他们身上看不出任何衰老和退化的迹象。他们的皮肤跟刚变态一样光滑无比。他们敏锐,激灵,反应快。反正比我强就是了。

就是这个了!这就是我们所追求的解决方法了!我等不及了,我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带给Septimus。

愿众卫星赠予我等永恒的欢愉。

恒星日期:第1075周期,30号阿尔米斯

Septimus已经修好了“他规划中的”舰队中的十艘。之所以“他的”要加引号,是因为这些船其实是他在克雷斯提尼亚暗面发现的被遗弃的萨里安运输船。不过,哪里轮的上我来批评他的工作呢?

Alph和我带了一个被感染的克尔耶人给他看。我们测试过了,他能够免疫太阳辐射,而且这个人似乎真的很喜欢太空旅行。Septimus对大家的工作很是满意。我对大家的工作也很满意。

但是,当我们把被感染的那位送回克雷斯提尼亚时,他马上就垮了。他抱怨说头疼,身体酸痛,感觉自己的器官快被我们星球的重力给压碎了。所有致命的减压病症状都有。

我很困惑。为什么我们下船之后这么久才发生这种情况?没意义啊! 那些感染了改良型黄原体病毒的人根本无法离开克雷斯提尼亚或者任何星球,不然回来之后就会发生灾难。就一切意图和目的而言,这肯定是一个巨大的挫折。但我们可以克服它。

我快有突破性进展了。

愿众卫星指导我等蚍蜉撼树之行。

恒星日期:第1214周期,4号哈厄里斯

Septimus的最后一艘船已接近完工,但他老了。我也一样,年事已高。我现在本应去繁殖后代,他也应该去把下一代的克尔耶儿童养育成人。然而,我和Alph依然在这里,被困在这个炼狱般的实验室里,试图理解为什么不能把同胞们从死亡的束缚中解放出来。314岁,我一事无成。

恒星日期:第1300周期,16号阿尔米斯

探索星系乃至更远方的希望已经落在我们这一代身上。Alph被某种真菌感染了,他当时在山洞里搜索新的试验对象,然后就碰上了这种真菌。到了这一地步,我们已经被世人彻底抛弃了。我走在镇上,人人都对着我指手画脚,嘲笑我和我的团队的失败。哼,这些克雷斯楼梯拟亚的家伙,随便找个过来,在和我一样的压力下受苦。我敢担保他们会在20个周期内崩溃,说不定不需要20个呢!

我尝试用实验室里剩余的医疗用品来治疗Alph,但我当我把针插进去,针口就在真菌被提取出来之前闭合了。值得注意的是,Alph称他感觉良好,尽管他的外貌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希望这家伙没有患谵妄症就好。

Septimus最近一直很沉默。我不敢在空间站接近他,以免他也像下面的克雷斯梯尼约人一样看我。我会为你找到解决办法的,Septimus,不然我就不配叫Allenya。

恒星日期:第1389周期,14号哈厄里斯

Alph不会衰老。我一开始以为他内部结构里的是真菌,没想到其实是黑色的霉菌,而且它们……是活的。我征得Alph本人同意,看了看他的内部结构。我发现Alph的所有器官,包括那些对生存而言至关重要的那些器官,都已经死得干干净净了。这些器官被霉菌所占据,依照霉菌的指示来运作。虽然身体死了,但Alph依然存在,具有自主意识,还有一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除了严重咳嗽和偶尔从嘴里排出的黑色液体外,Alph并无大恙。

就是这个了!明天我将登船前往空间站,亲自给Septimus送去这个好消息。我们终于永生啦!

经过观察,我发现,这种霉菌不仅可以令身体重生。它还能适应其宿主的意志。Septimus和他的建筑团队被感染之后获得了新的力量,他们现在能在不靠不靠协助的情况下举起物体和超颖材料了!我们的采集者得以更迅速地收集原材料;我们的体能冠军得以更快地反应、更容易地完成运动的壮举;我们的科学家,包括我自己,得以展露出更高的智力水平。这种霉菌的确是众卫星的赠礼啊。我很感激Alph发现了它。

飞船即将修建完毕,很快,我们就可以用这副不死的身体探索宇宙了。我已经越来越难去想别的事情。说我兴奋也好,说我痴迷也好。不管怎样,我都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我们的探索将会到何种地步了。星辰正在静候。

第1450周期,40号阿尔米斯

我有时会走神。大部分时间里,我的思想就是我自己的思想,但每隔一段时间,我发现我会……脱离……自己的身体。在我离开的时候,我的身体似乎会自行行动,但我本人是无法确认这一点的。Alph说他也有同样的感觉,但我们和很多人谈过这件事,他们都说自己没有。也可能,我们的不安源自扩张的压力,源自发展克雷斯提尼亚种族的压力。

然而,每当我们试图对自己进行测试,就会发生状况,每次都一样。我们设置好的记录设备会被我们亲手拆掉,而外面的观察员失去兴趣,测试一开始就会离开。

Septimus还是没有回我的信。我希望能和他见面,但我似乎没有进入任何一艘飞船的权限。

我今天听见了。我听见了那个声音。它告诉我:要生长,要蔓延,要吞噬。这声音来自一个我不希望知道的地方,通过我的喉咙,进入我的大脑。每过一个周期,我头脑对身体的控制权就会愈发力不从心。之前有几天,我干脆看不到周围的环境了,眼中所见的只有霉菌。

我感觉得到,它正在我的内部解剖结构中缓慢地成长。我能感觉到眼睛后、牙齿里、鳞片下那毛茸茸的触感。我想问Alph有没有出现与我相同的症状,但从嘴里吐出来的只有“生长”两个字。

现在看来,克雷斯提尼亚人个个都是一样的。他们的眼睛是漆黑的、模糊的。他们的鳞片是由纤毛组成的。他们的身体是由霉菌组成的。我可以听到他们对我说出言语,尽管他们的嘴巴纹丝不动。它们在我耳边耳语,诉说着黑暗,诉说着饥饿,诉说着蔓延。

我不想步入那黑暗的地方。

霉菌蔓延的速度令人恐慌。

它已经覆盖了星球的四分之一。Septimus在造机器人,辅助驾驶飞船进入深空。得以逃离霉菌的人数绝对不够。它将增长。它将蔓延。它将吞噬。无人能够阻止它。

我们是不朽的。我们是一体的。我的想法已经不再是我自己的了。我听得到同胞们的思想,它们在脑海中回响,声音愈发强烈。这种声音有时会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但也有一些时后,它们会安静下来。不过,它从未停止。这声音的确如此。它们在哭泣,它们在责怪我,要我为他们在这个……集体意识中的痛苦负责。他们想要自由。这是我不能给予的。

我一直都很饿。

蔓延。空间站出现感染案例。

我头脑剧痛。我心神受伤。我无法再去争夺控制权了。Septimus很担心。

我很好。我是万有的万物。我是克雷斯提尼亚。我是卫星。我是我。

饥饿令人痛苦。

我吃了一个克雷斯提尼亚人,将他布满霉菌的躯体吞入了体内。我饱了。我必须继续进食。

蔓延。生长。

宇宙是点心,而我是猎手。

它静候着我的吞噬。

我将吞没星辰。

我正处于那黑暗的地方中。我感觉到自己在每个周期的每一天里都在堕落,落得越来越深。我除了饥饿之外,几乎什么想法都形成不了了。我听到有艘船正在靠近。我不认识这种型号。

快来人救救我啊。

一切安好。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