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14
SCP-714.jpg

SCP-714,回收后不久

项目编号:SCP-714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SCP-714应被存放在一个加固的、安全性高的保险箱中,由于多次误用引发的事故,只允许4级以上的人员使用。

描述:SCP-714看上去是一只绿色玉戒指,尽管是其最次要的特性,项目展现出能够隨意扩张和收缩的功能,以完美配合任何配戴它的人。SCP-714只会在接触到“新”项目时改变尺寸。

SCP-714有几个重要效果,具体如下;

1)精疲力竭、休息/睡眠的冲动
在戴上SCP-714的几分钟内,佩戴者报告称感到疲乏——身体和精神疲惫不堪。由此,他们会感到被迫在最近的可用家具上“坐下并休息一会”,而且可能会在几小时的范围内入睡。如果有人戴着SCP-714入睡,已知唯一能叫醒他们的方法是移除SCP-714,此时他们会被任何会正常叫醒他们的东西唤醒。如果从一个有意识的项目移除SCP-714,疲劳影响会在移除它两三小时内消除;那些戴着SCP-714入睡的人报告称如果SCP-714被移除会感到休息良好,即使他们只睡了几分钟。

SCP-714在它的佩戴者被迫睡眠期间,不括及“考虑”他们的需要,虽然大多数身体功能例如呼吸仍继续。如果SCP-714不被移除且佩戴者不被叫醒,大多数人会在几天内死于脱水或饥饿。SCP-714对衰老的影响(如果有的话)仍未测试。

疲劳在先而戴上SCP-714的佩戴者有严重风险会站着入睡,可能会在此过程中摔倒。如果附近没有可用的家具或像家具的对象,佩戴者要么会呆在他们戴上SCP-714的地点,要么会尝试用任何可用的合适材料(垫子、毯子等)制作一个休息的地方。

睡觉的冲动能被抵挡,但是需要佩戴者的部分强大毅力与自制力。即便如此,下列效果使它在实际使用上不切实际。

2)反应减慢、行动迟缓
项目遭受严重受损的反应时间;一个正常敏锐、警醒且身体健康的项目好容易才能接住一个扔向他们的慢速移动的对象,即使被预告且给予充足时间以准备。任何佩戴SCP-714的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应被允许操纵任何重型机械或其他车辆。

SCP-714的佩戴者运动得比正常情况慢得多,顶多能做到普通速度的步行。他们的运动并非身体上更慢,而是他们没有能力掌控自己。

3)削减精神力量
貌似作为精神疲劳的一部分,任何戴着SCP-714的人声称他们“思考缓慢”,或者甚至适当措辞交流有困难,因为他们不能跟正常一样思维清晰。佩戴者会花费很长时间想出一个琐碎问题的答案(例如:“这个红球是什么颜色的?”),不管是模糊的还是需要一个更复杂的回答的问题。

移除SCP-714后,精神力在几分钟内恢复正常。

4)精神“护盾”
作为看上去减少的精神力的不可靠“好处”,SCP-714的佩戴者展现出对于模因与精神影响不平凡的高韧性,尤其是对于命令或即时效果。较弱的模因影响可能被此完全无效化。在这两种情况中,佩戴者感到一股对于影响来源强劲且本能的恐惧;这个恐惧驱使他们立刻以任何可用方式寻找“避难处”,可能会通过试图破坏源头的方式。这个“防护”只会持续长达SCP-714被佩戴的时间。

要是暴露于任何不立即生效的模因影响,他们仍然处在巨大风险中。暴露于这种影响应被就上述源头进行照常处理,因为SCP-714能起到的“保护”程度尚待发现。

此外,仅仅由于使人震惊或不安的内容而会引发厌恶、恶心等的“正常”图片与声音对SCP-714的佩戴者接近没效果。一旦SCP-714被移除,佩戴者甚至不会回想起看过它们。不论发言者的技巧与魅力如何,寻常的劝说(例如有动机的演讲)没有效果。

5)化学耐受性
正如他们的思想阻止模因影响,SCP-714的佩戴者的身体减慢,使身上多种化学物质的效果无效化。完全有毒的物质通常不受阻碍,但那些通过某些方式专门阻碍或加强神经和/或神经功能的物质(例如兴奋剂或镇静剂)仅起到极小效果。移除SCP-714后,这个效果的无效化立刻失效。佩戴者仍会遭受佩戴SCP-714期间的标准过量效果。

SCP-714引发它多种效果而导致的行为尚待发现,尽管监控广阔,但没有探测到任何种类的不寻常散发物。如果SCP-714被用任何方式严重损坏,例如被分成两块或更多,它的效果会立刻终止。如果接着把SCP-714的碎片紧密放置,它们会逐渐重组成为一份完整的SCP-714,就像液体做的一样流动着。一旦SCP-714完全重组,它的功能就像它从未损坏一样恢复。把SCP-714磨成细粉也无法阻碍它的“自我修复”行为,尽管这一过程确实花费了长得多的时间。虽然这个自我修复的准确性质截至目前未被确定,但是一般认为SCP-714理论上能从完全汽化当中恢复,然而由于SCP-714威胁性低,这被认为是资源的不必要利用。经█████博士或者其他适当来源要求,可以观看SCP-714从各种破损状态重组的视频序列。

由于它恢复的性质,追踪SCP-714的历史与所有权的尝试证明是徒劳的;特工████████报告称感到不正常的困倦,甚至是在几杯强效的咖啡之后,且被发现戴着SCP-714而没有拥有它的记忆。特工████████被酌情训斥,已采取措施确保SCP-714一直呆在它的保险箱中。

由于SCP-714的疲乏效果与休息冲动,利用SCP-714作为抵抗某些SCP的保护措施高度不切实际。此时SCP-714被认为没有任何其他超出佩戴SCP-714入睡的人员由于无法唤醒自己去进食而面临的脱水与饥饿危险的严重效果。

实验笔记:音频记录的文字脚本,由█████博士编纂
01-05-20██记录
“迄今为止,所有找出SCP-714效果原因的尝试都证明是徒劳的。我认为我不需要强调如果我们能使它摆脱负面效果,这会多么有益,但是迄今为止我们试过的任何方法都毫无成效,因此SCP-714继续保持Safe/Euclid分级。我们知道的是它能做什么,而不是它怎么做到的。我想说它是100%安全的时候,有些关于它的东西对它并不非常准确。”

12-05-20██记录
“进展仍很小。鉴定SCP-714的年代的尝试给出了混杂的结果。它的年代部分远至公元极早期,大约100到200年,而且大概来自中国。相对而言,其他样本更新近……就像它是由多个部分做成的,虽然它毫无疑问是一个单个的、结构上完美无缺的玉戒指。好的一面是,我们有点运气查明了谁之前拥有过它,多亏一系列关于当一个吻合SCP-714的描述的戒指非常靠近一些玉制小雕像时它们失踪的报告。真是巧合,嗯?”

“或许SCP-714奇妙的再生与改变尺寸的能力来自,没有更贴切的术语,‘吸收’其他玉块?分析表明SCP-714的密度比一般的玉高很多,但表面上却并未增重。可能是某种异次元储存,正如听起来那般奇异?这肯定是一个用肩挑上世界的重量的一个方法,嘿。”

27-05-20██记录
“好,接下来跟踪前线又有了点运气。它起初于19世纪末——即19世纪70到80年代附近——被一个周游世界寻找玉器,像可能被发现于坟墓或被忘却的庙宇的小雕像的考古学家发现。他正在猎寻一个据说玉器丰富的坟墓……当然最终他找到了,进去了,只找到了就一些玉器而言的SCP-714。令人费解。很少历史文件描述了任何与SCP-714相匹配的东西,所以难说它究竟多古老。令人苦恼。”

“很不幸,那位考古学家的个人日记没能在岁月更迭中保存下来,而且他的书写留下了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所以难以判断当它属于他时,他有没有戴上SCP-714并记录了它的效果,或者他是否从未考虑过佩戴它。我能看出的是在他大量的藏品靠近戒指呆了一夜后毫无非法闯入或盗窃的标志地‘丢失’之后,他很快处理掉了这个戒指……”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