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17

项目编号:SCP-717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717被收容于Site-██,即公共所知的██████████天文台。天文台圆顶必须在10:30pm至3:30am期间或是SCP-717激活时保持关闭。至少有十二名武装警卫在Site-██外随时驻扎。警卫室应配备火焰喷射器和闪光弹以防紧急情况。

Site-██内部温度不能超过10摄氏度。Site-██内任何时间只能有一盏聚光灯保持照明,但在SCP-717激活时应保持黑暗。任何时间不能有超过3(三)人进入,其中不超过2(两)人应为现场警卫。访问人员在Site-██期间应穿着暖、深色调的衣物,并佩戴光放大护目镜。工作人员可以携带手电筒或照明弹,但不得在非紧急情况下使用。不允许任何无线电设备或者手机。

若SCP-717因任何原因收容失效,Site-██内所有灯光设备应被打开并拉响设施警报。Site内所有人员应撤离并装备火焰喷射器直到收到下一步指令。

参考描述以获知关于SCP-717的特别组成。

描述:SCP-717是一座隐藏于Site-██内两层楼高的维多利亚风格住宅的废墟,明确地说是其二楼客卧的残余部分。尽管通往SCP-717的走廊墙壁已经彻底烧毁,房间的门始终是保持关闭的。工作人员在进入之前应先每人轻敲一次门,即使只是进行日常维护。房子内的其他门已经都被移除。

SCP-717-1是一个白色的布模特,其应在任何时候保持处于房间之中,最好是坐在它的台子前。工作人员应注意其位置并每天做一次记录。任何变化或移动迹象都应立刻上报。SCP-717-1面前的台子上必须保持有一盏灯、书写工具集、大号的印刷体大写字母表和一块改进后的占卜板。

其他东西不应被放置于台子上。如果SCP-717-1有移动迹象,一名工作人员应坐在桌旁和它一起待在房间中。工作人员必须打开灯并在占卜板上拼出单词“WAIT(等待)”,然后立刻将灯关闭。建议工作人员保持安静并平稳呼吸直到结束。

SCP-717-2被密封于一扇钛合金保险库门后,库门内衬[已编辑]合金。它被安装在SCP-717-1背后的墙上。根据双方协议,保险库应保持密封状态。如果从保险库内听到任何口哨声,必须立刻进行维护以防止密封被破坏。

如果SCP-717-2的保险库被从远程破坏,这将被认为是一种敌对行为。与SCP-717的交流将立刻停止并且工作人员应装备武器击退入侵者。

附录:在授权人员到达期间,未授权人员禁止与超出耐心的SCP-717-1交流。这可能需要花费几天的时间,而SCP-717-1应该是能理解这一情况的。长时间暴露于SCP-717-1会产生不安感和不适感。这归因于它的时有时无的颤抖抽搐和模特无生气的颈部及不自然的寒冷。与SCP-717-1发生直接接触已被证明会导致[数据删除],因此可以大致上认定SCP-717对于联系我们远不如我们联系它那么积极。

如果授权人员在24小时内无法到达,Site工作人员可以在成功拼出三次“WAIT”后离开房间。每24小时应有一名工作人员返回一次以向SCP-717-1再次请求“WAIT”请求直到授权人员到达。

有BETA或更高权限的人员应浏览文档#017-1。

事件日志
幸存者证词,M███ E████ H██████,17岁,1962年1月31日。

H██████小姐:…[我们]来到这房子是因为我们听说了所有关于它的古老传言,关于在其地下室的古老崇拜仪式,我们想要看看能不能用我们的通灵板来联系这里的灵魂。一开始我们只发现了建筑材料和充满这地方的油漆味。我们到地下室转了一圈,许多家具被搬到了那并且上面盖着床单,我现在想起来了,我在那里看到它了。

████特工:看到什么?

H██████小姐:假人,它被挂在钩子上,倾靠在衣柜上。我们都笑了,因为一开始还以为那是鬼。然后我们上了楼,点上蜡烛,然后拿出了通灵板。

████特工:然后发生了什么?

H██████小姐:立刻就变得很冷。我们开始问问题,但是我们得到的每一个回答都是出去,然后████抓住指针不停地指向停止。████说她的双手麻木了,她没办法控制双手。蜡烛一直摇曳着,但是它在板子上的影子却没有动……然后地下室传来一声巨响,我起身跑去但是被绊倒了。

H██████小姐在继续证词前花了几分钟时间来让她自己镇定下来。

H██████小姐:我想是蜡烛被碰倒的时候……所有新鲜的油漆和烟雾……

████特工:火灾只是个意外。我只需要你把重点放在这事件上。

H██████小姐:墙纸上染上了一些深色的东西,并且整个房间里的墙纸开始剥落。我觉得墙纸后有一些文字,其中一些是本来就已经有的了。到处都有风吹来,好像所有东西都被墙上的黑点吸了过去,但这只是让火越来越大。火焰在我和别的人中间,这就是为什么我……当它穿过墙壁时████破碎了……就好像是一座雕塑。就像她之前被冻结了。仿佛有很多道黑色的窗帘被从墙上吹出来,还伴随着哭号。有手和脸还有其他东西抓住了其他人,勒住他们,但是他们没法通过火焰抓住我。我跑下楼梯,地下室的门砰的一声打开又关上。我必须经过它才能到前门,然后那个东西,那个假人,像一只虫子那飞掠上楼梯,它的手被血覆盖着。它爬到墙上,撕掉了所有墙纸,把血迹涂的到处都是。它不会让我离开,它从来没有碰到过我,但是它会挡在我路上,让我看着它。

████特工:它在墙上写了什么?

H██████小姐:它写了停下 停下 停下,写得墙和门上到处都是。火越来越近所以我推开了它。它开始燃烧,然后开始流血,血在它想从火里爬出来时从它肚子和脸上冒出来。我跑出门时一些血沾到了我身上。

H██████小姐:我看到消防车来了,但是他们到的时候消防员直接从我身边跑过。他们没看到我落在灌木丛里,然后他们再也没出来过。当时我没感觉到,但是那是血,它让我的腿麻木了。我的腿也断了,是吗?它们碎了就像████那样。请告诉我,医生们不让我看……

H██████小姐被施以A级记忆消除,她的腿被截肢治疗。组织损伤与从灰烬中找到的冰冻残骸一致。在被移除SCP-717后假人没有表现出异常性质。其手上的污点是地下室发现的黑漆而不是血。没有意料之外的物质在其材质中被发现。

与SCP-717本质的接触建立在从地下室发现第二个会动的假人之后。收容措施被制定并且SCP-717蛰伏了接下来的三十年,直到它变得积极协商对某些特定行为的停止。在任何情况下任何人员不得与SCP-717进行协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