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23
723.png

从底部观察到的SCP-723的照片

项目编号:SCP-723

项目等级:Safe

特殊收容措施:鉴于SCP-723的不可移动性,收容区域(被指为 Site-288)应被建造在其所在位置四周,以防止平民伤亡或设施性质泄露。收容设施由区域外部的标准3m(约10ft.)高、设有限制通行标志的链状栅栏组成。SCP-723入口附近应设有额外的2m管制区,并配备磁力锁。

区域应配有三名安保人员,着标准█████████安保公司掩蔽制服,不装备能被看见的武器以避免怀疑。通行限制应基于声称该地点的脆弱性与历史重要性。进一步实验所需的D级人员需经过4级或以上人员批准。任何情况下基金会员工均不得登上SCP-723,且其需要清楚知晓项目的内部限制区域,以避免遭受SCP-723影响。

描述:SCP-723是一间石质螺旋楼梯间,由普通石灰岩制成,位于英国人烟稀少的███████████████一座废弃的教堂内。楼梯在该建筑东侧一废弃塔楼内螺旋上升。每一级约0.75m(2.5ft.)宽,以42度角、顺时针方向盘旋向上。从外侧看,该区域,包括该塔楼在内显得年久失修;然而,这种损害在塔楼内部则不能察觉,尽管楼梯间仍显得破败不堪。SCP-723同样表现得比其外表所看上去的更高。

20██年,在当地发生数起无法解释的青年失踪案后,该区域受到基金会关注。当被攀登时,SCP-723能导致生物的迅速老化与非生物材料的快速腐朽。这种影响似乎会在爬到第四或五级时开始,此后每向上一级都会导致进一步的老化与腐朽。爬楼梯的对象不会表现出任何疼痛或不适感,且似乎不会因其快速老化而受到困扰(除实验-723-A-9外)。一旦开始攀登,实验对象不会有任何回到SCP-723底部的倾向。尽管迄今未知这是由于SCP-723效应导致的强迫性,或是由于对象大脑的器质性改变,但前者被认为更有可能。

楼梯与教堂具有前罗马建筑风格特征。历史学研究表明,SCP-723所在的建筑从不晚于9世纪起就曾是一具有实际功能的教堂,然而考古学调查显示,在该教堂建立前此处已存在罗马风格的建筑物。从建成起,该区域便经历了数次重大修缮,但能确信从11世纪起该教堂已被废弃。尽管不存在确切记录,当地民间传说暗示在教堂废弃时,当地发生了一系列扑朔迷离的死亡事件,且当地人仍对该教堂保有猜疑情绪。同样的民间传说提及了一条“神圣楼梯”,相信是指SCP-723。未知SCP-723是在此时获得了其异常性质,或在该事件前便已获得。

由于SCP-723的螺旋性,直接观察其一整层是不可能的。电子设备如摄影机录音机或GPS定位仪表现出与对象相同的老化进程,传输的信号在对象登上一整层后常常会丢失,使进一步观察陷入困境。这一问题已被用电缆直接连接观察者与对象的方式解决,使得在第二层之前仍能保持视频联系,第四层之前仍能保持音频联系。从20██起进行了一系列研究,以确定SCP-723的性质与长度。

实验记录 723-A:

实验记录-723-A-1
日期:██/██/20██
对象:D-723-1
设备:手持摄影机,有八小时电量;语音传输器

结果:对象被命令在测试期间通过传输器与监督人员保持语音交流,并正常攀爬楼梯。当对象跨过第四级时,其面部表情发生了显著的改变,其暂停后在监督人员鼓励下继续前行。在视频信号丢失约二十秒后,语音传输停止。对象对来自口头和语音传输器的进一步鼓励不作回应。视频信号无法恢复。

笔记:标准记录方法无效。建议在进一步实验中使用替代方案。

实验记录-723-A-4
日期:██/██/20██
对象:D-723-4
设备:手持摄影机与语音传输器,均与在楼梯间底部的摄像头以标准外衬塑料铜缆相连。

结果:在安保人员武力压制后对象同意攀登楼梯。对象随后被给予了与先前实验相似的指令,但被额外命令在攀登时拖着电缆。跨上第五级后,对象深呼吸但继续攀登。视觉接触丢失时音频视频信号仍能维持,但信号质量开始迅速劣化。对象被要求报告任何视觉或听觉异常,但其报告称感到“一切正常”。当要求详细阐述时,对象回复以含糊不清的嘟哝。这时,对象把手举到摄像机镜头前来观察自己更为干硬的手。

视频信号很快丢失, 而音频信号持续了额外的八分钟。麦克风中,对象开始呼吸得更为沉重,音频信号质量逐渐劣化。对象被要求停止攀爬,但其没有做出回应。音频信号丢失前不久,对象又一次含糊不清的嘟哝,但相信其所说的是“女儿”或是“大屠杀”。回收的电缆显示出金属与塑料的分解,愈趋向对象那一端则愈严重。电缆没有连接到记录设备。

笔记:SCP-723显露出会分解生物与非生物材料的性质。对象也表现得不愿或不能回应监督人员。建议在进一步实验中采用能回收对象与设备的方法。值得注意的是,攀爬过程中没有观察或描述到先前实验中对象或设备的残留物。

实验记录-723-A-7
日期:██/██/20██
对象:D-723-7
设备:手持摄影机与语音传输器,均与在楼梯间底部的摄像头以标准外衬塑料铜缆相连;对象与记录设备均附有钛-██合金电缆。

结果:对象接收了与先前实验相同的命令,开始小心地攀爬SCP-723,同样在跨过第四级时短暂停顿。对象表现得比先前对象更愿意回应,将楼梯间内空气描述为“冷,非常冷”,楼梯描述为“铺着落满尘埃的厚实粒状的织物”。对象同样陈述称其感到很“抱歉”,很快开始哭泣。由于缺乏此时间点的视频信息,对象被鼓励继续攀登并描述出所见的任何事物。约12分钟后,对象开始向麦克风快速地说话,但信号质量太差无法理解所说的内容。由于存在潜在发现的前景,以及电缆仍被拉紧没有断裂的事实,决定卷回电缆并回收对象。没有遇到强烈抵抗,5分钟后对象被拉回入口。

尽管此时对象还活着,其身体外貌已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其肌肉质量大为减少,头发变细皮肤极度干燥变色。与正常人类的老化不同,尽管其皮肤变得松弛且在某些区域皱褶,在其他区域,主要在脸上,却绷得极紧。在其死亡前四分钟对象未被观察到眨眼且处于极度悲痛之中。尽管在此期间所说的绝大多数内容都不能辨认,对象某一时刻所说的可能是“门”或“那扇门”,且有几次提及“黑暗”“记号”或“f███”。验尸中发现了几处断裂的骨骼,相信是对象被强制回收所致。尽管在攀爬时对象没有抱怨疼痛,仍发现骨骼缺少了矿物质、关节钙化形成严重的关节炎,对象右眼后与前列腺内发现了肿瘤生长,胃内壁出现了几处溃疡。

笔记:对象的陈述可能暗示SCP-723在第四层后结束。对象仍神志清醒暗示了SCP-723效应带来的强迫性冲动可能存在限制,如果它们的确存在的话。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