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29-J

项目编号: SCP-729-J

项目等级: Keter Thaumiel (伙计们,你们这是在伤害他的感情!他只是想帮忙!)

特殊收容措施:SCP-729-J现在被放置在Dr. Niles Hessen办公室的桌子上。祈祷上帝,它会乖乖的呆在那里。请在认真考虑自身可能面临的风险后再申请实验。它总是以一种惊人的频率突破收容,但甚至是MTF Nu-7(“落锤”)也不愿意接近这该死的玩意儿,因此它做了它所想要做的一切该死的事情。我们都只能任它摆布。Dr. Hessen已被要求上交SCP-729-J以使其得到妥善收容……只要有人能鼓起勇气给她写一封电子邮件。

描述:SCP-729-J应该是一个毛绒玩具,但我想知道哪个脑子有洞的家伙会想要把这种东西给孩子们玩。标签上它是由聚酯纤维做成的,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是用邪恶的沙发填充物做的。或者别的什么吧。

它的恐怖统治开始于一次SCP-106的收容突破中。SCP-106设法将Dr. Hessen困在了她的办公室中,并成功的在门上腐蚀出了一个洞,但就在这时,它看到了那个该死的玩意SCP-729-J。SCP-106完全停止了移动,开始盯着SCP-729-J看,并且对Dr. Hessen毫无兴趣。SCP-106随后开始后退离开了Dr. Hessen的办公室,从未移开盯着这可怖的令人惊骇的SCP-729-J的视线,直到它退至走廊尽头,并迅速的在它的收容间中重新实体化。值得注意的是SCP-106在整个的与SCP-729-J遭遇的过程中都在竖起中指。SCP-106的这种反应,坦率的说,是可以理解的;数名目击了这一事件的研究员随后发现SCP-106蜷缩着躺在它的收容室中。

实验记录:

SCP-2006

结果:SCP-2006从被引入时就开始尖叫,并变成了与SCP-729-J相同的样子。自这次交互后,SCP-2006没有改变形态。

SCP-1548

结果:SCP-729-J的静态图像被加密,转化为二进制,用无线电播送给SCP-1548。在播送后SCP-1548立刻转向另一方向。翻译后的来自SCP-1548的信息充斥着语无伦次的诅咒和惊恐的语气。以下是回复的摘录:

这是什么。什么天杀的玩意。把这该死的东西从我身边拿开。没有什么东西像它那样……那样……我不知道!这玩意甚至没有一张嘴!这他妈的不就是一团糟吗?!天哪,它所有的边缘都是诡异的弧形,它不停的盯着我看,哦神啊我好想回家。

SCP-1322

结果:SCP-729-J通过一个虫洞被送到了SCP-1322的社会。它在6分钟后被送了回来,身上绑着一个白旗。

SCP-303

结果:当Dr. Hessen被指示带着SCP-729-J走向一扇SCP-303正在另一面的门时,SCP-303立刻为Dr. Hessen打开了门任她通行,并在这之后迅速的离开了房间;但在这个过程中Dr. Hessen没有表现出通常应有的任何恐惧的表现。在六小时后SCP-303被发现在一个废弃的储物柜中蜷缩成胎儿的姿势,并吮吸大拇指。

SCP-1048

结果:当被暴露于SCP-729-J时,所有由SCP-1048所创造的复制品均变得静止不动,并在暴露后也不再重新移动。SCP-1048对此表现的很惊恐,做出了类似于用手比划出十字的动作,并撤退到它的复制品后面。SCP-1048在SCP-729-J被移走后重新获得了制造它的复制品的能力。现在它频繁的创作将SCP-729-J描绘成巨大恐怖的模样的图画,并且在被展示SCP-729-J的图像后变得恐惧且畏缩。

即使是泰迪也是如此?啊……可怜的Mr. Buns,他只是想要一个朋友。 ——Dr. Hessen

试试2317。或许这头地狱的野兽能和它的同类好好相处。 ——Dr. Yvaine

它也不能陪他玩的啊! ——Dr. Hessen

……我的神啊。 ——Dr. Yvaine

采访记录:

被采访者: Dr. Hessen

采访者: Dr. Yvaine

前言:SCP-729-J已被“收容”——如果那真的算是收容的话——在Dr. Hessen的手提袋中,因为已经有数不清的人恳求说请把这个该死的东西拿走了。

<记录开始>

Dr. Yvaine: Dr. Hessen。请告诉我你获得SCP-729-J的途径。

Dr. Hessen:我是说,这只是一个我在网上买给我自己的小礼物,为了复活节,你听明白了吗?

Dr. Yvaine:在它的制造过程中没有什么异常吗?

Dr. Hessen:没有!

Dr. Yvaine:我们已经搜查过制造它的工厂,找到了撒旦教相关的证据,真古怪。

Dr. Hessen:好吧但是,他……是邮寄过来的!它是一个有特殊香味的箱子。

Dr. Yvaine:我的神啊……[转向Dr. Hessen的手提袋]我很抱歉我曾经任意的使用你的弟兄门,请让我活下来,我保证不会让这一切再度发生,请发发慈悲吧。[转向Dr. Hessen]你究竟拥有怎样的能力以免疫SCP-729-J的性质?

Dr. Hessen:异常性质?我的意思是这就是个毛绒玩具。我普通的拥有它。[Dr. Hessen开始取出SCP-729-J哦天哪难道她认为我们想要让这个东西待在靠近我们的什么地方吗?!]

Dr. Yvaine:不不不妈的让这个东西离我远点——

<记录结束>

结尾陈述:采访因即将发生的收容突破而终止。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