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29-JP

项目编号:SCP-729-JP

项目等级:Euclid

特殊收容措施:SCP-729-JP目前收容于██县██町的基金会前台企业经营的一家中华料理店“██饭店”中。在该店铺经营期间内请保持至少1名特工于店内待命。若确认事件发生请立即让待命特工根据协议“蹩脚演员”的方法中断事件。若出于某种原因而使事件完成了,则立即向附近的餐饮店派遣特工,确定SCP-729-JP出现的店铺。

描述:SCP-729-JP是一种会出现在供应中华料理的餐厅中的,有着椅子外观的物体。虽然每次出现其形状会有差异,但其材质必定为木材,且为没有固定于地板上的类型。
SCP-729-JP会在中华料理店中与店内放置的已经存在的椅子以替换的形式出现。此时,因为替换了的SCP-729-JP完美模仿了原来的椅子,除非后述事件发生否则无法对其进行判别。

SCP-729-JP的异常性质在于,当SCP-729-JP及其相邻的椅子上同时有成年男性就坐时会发生一系列“事件”。对于坐椅子的时机并不严格,单纯地并排坐在一起即为条件成立。事件的详情如下。

首先,SCP-729-JP及相邻的椅子上坐着的进餐的二人之间会因“胳膊肘碰了好几次”、“吃饭的时候声音太吵”之类的,每回都不一样的理由而开始轻微的争吵。这种小争吵会逐渐升级,在经过互相冲撞、戳碰这样轻度的暴力手段后,最终发展为离席打架。然而此时,与二人本身的身体机能无关,会展开一场使用正拳、突刺、手刀、飞踢这样的格斗术的,非常高速且高水平的攻防战。争斗中,坐在SCP-729-JP上的人(SCP-729-JP-1)不久会将自己坐的椅子(SCP-729-JP)作为争斗用的工具使用,或作为盾防御对手的攻击,或挥舞着作为武器,或踢飞它去扫对手的脚。

而后一连串的争斗毫无例外地,以SCP-729-JP-1的胜利而告终。败北的人物,则被SCP-729-JP-1的最后一击不正常地打飞出去。这时,若伴随着激烈的旋转,且店内堆积着椅子或小件物品之类的,则会伴随有一头扎进那里而华丽地毁坏掉它们这样的结果。同时,因为被作为最后一击的武器而使用或作为盾来防御攻击,在结束的瞬间或在此之前SCP-729-JP会完全报废。败北的人就那样失去意识,SCP-729-JP-1会将自己和对手的饭钱放在柜台上,快步离店而去。与此同时完全报废的SCP-729-JP会消失,事件到此结束。

另外,在发生一连串事件的过程中,顾客和工作人员等店铺内的人将出现认知障碍。虽然可以进行像起身走路、向某人打招呼这种程度的自由行动,但是像离开店铺向警察寻求帮助这样的方法却完全无法想到,即使想到去调解争斗的二人,或向他们说些劝解的话,也会在实际激烈争斗的二人前因有着“被卷进去会很危险”、“不是自己能搞定的对象”这样强烈的想法而连调解都无法进行,不论哪个人都始终只是看着眼前的争斗。这种认知障碍虽然会在上述事件结束,即SCP-729-JP-1走出店铺的时间点消失,与此同时会有另外的认知障碍覆盖,将眼前发生的激烈争斗认为成是正常的事情,店内不论哪个人都不会向警察或医院通报。此外,在与SCP-729-JP-1争斗中败北的人物会在SCP-729-JP-1离开的同时醒来,在目前为止发生的所有案例中,尽管被华丽地打飞,却都是无伤或仅受了很轻的擦伤。并且,确认了SCP-729-JP-1及对手会将该场争斗记忆为与现实相比非常小的,在店内进行轻微争论的事件,仅为对程度的认识。1

在一连串的事件完结后,虽然SCP-729-JP会如上所述那样报废消失,在那之后,会转移到该店铺附近的其它中华料理店中再次出现。虽然转移的具体范围不明,但至今还未确认到有转移至3km外的店铺中的案例。因为消失的时机与事件的结束是在同时,所以为了防止转移必须要阻止事件的发生或结束,但由于店内的人全部因为认知危害而不可能到店外去寻求援助来阻止事件,再加上对当事人的调解或硬性干预争斗之类的行动无法施行,一旦事件发生就很难阻止。目前,阻止事件的方法正在摸索中,因此正在广泛募集灵感。在20██/██/██的事件发生案例中,根据特工・██的行动,发现了被认为有效的对应方法(后述)。

SCP-729-JP于20██年█月左右,被发现于██县██町。最初,设立于附近的Site-81██中执勤的██博士及同僚███博士之间谈论“昨天午饭时偶然进入的拉面店里奇怪地发生了激烈的斗殴。双方都是有格斗经验的人吧,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这件事,是基金会了解的第一起有关SCP-729-JP的事例,但是当时并未意识到异常的存在。然而在此之后,根据相同地区的外勤特工报告,在██町的居民之间,与██博士的报告非常相似的“拉面店里奇怪地发生了激烈的斗殴”的目击案例相继出现,于是开始紧急调查。在对██博士进行采访后,派遣特工去██町的餐饮店进行调查后,从多个特工那里得到了和██博士相同的报告。这些特工的报告中,有着“报告者本人认为这样的骚乱并不是什么异常的事情”的特点,与██博士的目击事例一致,于是,“伴随着一种认知危害”这样的预测被建立起来。为了详细地探明异常性,多次派遣D级人员和有意向的特工进行追加调查,但因为店内的人有认知危害而使深度探究异常性质变得非常困难,在经过多次的调查后,事件的详细流程及异常性的源头是椅子这件事等终于被查清,正式认定为项目。

事件的发生也可从店外观测。然而,踏入店内,从窗户外向店内投入什么东西等,想要进行明确的介入就会像店内的人物一样暴露于同样的认知危害中,因此从店外进行妨碍非常困难。不仅仅是偶然目击到斗殴的一般人,即使明确地认识到了项目的异常性也可毫无矛盾地两者并存。即使在对D级人员说“若不进行调解就会成为处罚的对象”的情况下让他们走向事件发生中的店内,也会因为“跟处罚什么的比起来反正要一直遭遇可怕的事”这样的理由而无法实施调解。

补充1:20██/██/██,基金会前台企业经营的一家中华料理店“██饭店”中出现了SCP-729-JP,在一般的客人之间发生了事件,开始了小规模的争斗。这时,位于店内的特工・██为了试图阻止事件,一边大声说着调解的话一边接近争吵的二人,碰巧店内的地板上有水洒落,过度集中于阻止事件而没有注意到地板上有水的特工脚滑了出去而滑稽地摔倒了。就在那一瞬间,店内的所有客人和工作人员、甚至争吵不休的二人都一起大声笑了起来,店内充满了爆笑声。在那之后特工被曾经争执的二人笑着帮忙站了起来,店内的客人和工作人员也一起回去吃饭或回到工作岗位上,作为事件对象的二人也互相笑着回到了饭桌上。之后,二人就这样吃完饭,像平常那样离开店铺,同一天中也没有再次发生事件。

第二天,同一家店铺中再次发生事件,引发了客人之间的争执,同一名特工再次一边大声说着调解的话一边接近争吵的二人,故意滑稽地摔倒让他们看到,结果店内又充满了爆笑声,事件因此终止。接到该报告,研究小组同该特工对事件中断的条件进行了细查,判明了可以根据

  • 在试图介入事件中纠缠的二人时,摔倒,绊脚,撞上桌子或椅子,无法顺利地移动
  • 在同样的情况下,中途说错给二人打招呼的话,发音等变得不清晰(即所谓的“咬字”),像忘记要说什么一样闭嘴,空出间隔,进行失败的发言
  • 作为“店内争吵的参观者”,采取明显不正常、或者过于显眼的行动(突然跳起来等)

之类的行为,以爆笑来结束事件。在事件中断的阶段会发生认知障碍,根据采访可以判明一般客人和工作人员只留下“店内有人摔倒了(并且帮助了他)”这样的程度的记忆2。在一连串的行动中,确认了即使是故意引发的也会有效果,且在事件中断后SCP-729-JP的转移也不会发生,同一天中不会再次出现事件。基于这些结果制定了阻止SCP-729-JP事件的协议“蹩脚演员”,至今为止一直在防止从同一家店铺内转移,并成功不断阻止事件的发生。

补充2:SCP-729-JP与██町内曾经住过的人物██ ███氏之间的关联性被指出。██氏是动作影片,特别是功夫片的超级爱好者,因为持有功夫片海报和电影这样非常多彩的收藏品,是该町内有名的人物,进行过“要把功夫片的精彩传达给后世”这样的个人普及活动。然而,在200█年█月发生地震时,因被倒下的家具击打头部而死亡。此时,██氏在藏有收藏品的仓库中,从倒下的架子上好像要把什么保护在身体下似的,以这样的姿势死去,但他的身体下却什么也没有 。此外,伴随着此次地震,██氏平日里最引以为傲的,有名的动作片演员█████・███氏在拍摄时实际使用过的木制椅子消失了。██氏的自家和仓库,附近地区也被进行了搜索,至今为止还未被发现。

确实在功夫片中花絮集算附带品,不过稍微有些不情愿。  ――特工・██

至少我们知道,您是有名的演员吧。  ――██博士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