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P-734
untitled.JPG

在“嬉闹时间”中的SCP-734,此时在植入动脉导管之前。

项目编号: SCP-734

项目等级: Keter

特殊收容措施: 任何进入收容区域的人员都必须穿配内循环危险材料防护服。不允许与SCP-734进行任何物理接触。任何与SCP-734进行了物理接触的人员将会被立刻从收容区域转移到隔离环境中以进行观察。任何存在于测试区域的物品必须在保证处于无菌状态后才能移出收容区域。
 
抽血应通过动脉导管每天进行,抽取量每月进行一次重新评估。导管需要每天进行三次清洁与保养。导出的血液应被立刻密封保存,且要在低温保存前对容器进行杀毒以保证无菌状态。血液可以储存五年,之后就会被进行焚毁。使用血液的申请必须被提交至监督者。

无论何时,必须有一名每四小时轮换一次、身着全套危险物质保护装备的处理员待命在SCP-734附近。SCP-734需要被更衣,根据按照评估而每月调整的营养需求进行喂养。SCP-734可以在监督者允许的情况下被给予玩具。

描述: SCP-734似乎是一个年龄在七个月到八个月之间的男性人类婴儿。SCP-734展现出了在其年龄和遗传背景下正常的发育与健康情况。在任何测试中都没有发现异常的基因突变、感染或罕见的细胞紊乱,也没有找到SCP-734能对人体组织造成影响的原因。

任何与SCP-734有过物理接触的人体组织都会迅速开始分解并“脱落”下来。该影响最常通过相互的皮肤接触而发生,但是任何活着的SCP-734细胞都能够造成该效果。该“脱落”效果将会在最初暴露于SCP-734的两个小时后开始,并且会以0.5毫米/分钟的速率扩散。这种“脱落”发生的方式未知,因为并没有任何形式的病毒,细菌或化学物质通过SCP-734被传递到受影响对象身上。
 
细胞开始失去物理凝聚性,小块组织开始脱落。这种脱落只会在做了接触的组织层开始发生——最常见的是表皮——并且只攻击这一层组织五个小时。五个小时之后,该影响会在下一层组织产生,并按照该模式不断扩散,直到所有的组织层都受到了影响。这个过程伴随着极度的痛苦,随着神经组织,血管,肌肉组织和骨骼结构也被暴露并在随后被影响“吃掉”,该影响会逐渐变弱。没有任何对受影响区域的进行的治疗或小规模截肢在阻止这个过程继续发展中取得成功,而截肢的成功率为72%。

由于该影响的非感染性及低存活率,从SCP-734体内抽出的血液有着极高的战略价值。一根动脉导管已被植入来保证源源不断的血样供应,这些血样正被储存以用于研究其在基金会行动中可能的应用,同时包括掩盖活动与军事活动。SCP-734本身已经展现出了超出平均水平的智力与身体素质,并且一旦他成熟,就对SCP-734进行训练使其成为一位基金会特工的提案当前正在讨论中。

burn2.jpg

████████护士在暴露后的最初阶段。

在出现了数起有关█████医疗医院的产科病房内发生了一场未知肉食菌爆发的报道后,SCP-734被回收于该医院。基金会特工调查了区域,并找到了受到SCP-734影响的几位护士,四位医生,以及一个婴儿。在对医院职工进行采访后,SCP-734被进行了隔离与收容。并未找到SCP-734的生母,也没有找到该人的出院记录。据推测,她在生下SCP-734时同样受到了影响,并因此死亡。她是如何能够怀上,并怀着SCP-734到达医院的目前仍然未知。1

附录:

至处理员的备忘录:  这不是必要的;但是,要对所有与SCP-734一起工作的人员进行提醒,全脸面具是与SCP-734在一起工作时需要穿戴的危险物质保护装备中必须佩戴2的一部分,并且在工作中的任何时间都不可被取下。SCP-734的确是个婴儿,但是它仍有能力引起任何接触到SCP-734活细胞的人产生一种退化性组织障碍,包括接触到粘液。特工███████████曾摘下了她的面具,说“他只是一个小婴儿罢了,我已经握住了他的手,没事的!”。随后SCP-734向特工███████████的脸打了一个喷嚏,导致她的脸和脖子上共有二十六个地方开始了“脱落”。

 对她所受影响的摄影记录将会被提供给任何对SCP-734及其收容措施有疑问或者不满的人员。

计划更新:██/██/████: 对SCP-734在其██岁时进行的测试确定了其拥有98%的Aeslinger忠诚指数3。其已被允许进行异常武器训练。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